刘仁和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东方欲晓 - 刘仁和首页
火线报告:在昆明见证徐老的中医治癌(四)
2013-11-30
字号:

  ——徐老也没能治愈的癌症病例

  在发表本文之前,首先感谢金定章先生一直在我的博文后面发表评论,介绍了很多中医知识和西医危害。金先生也面临许多中医共同的问题——无证行医!能治病的中医不许治,不能治病的西医却合法,不能治病的一些人也冒充中医骗人钱财。国家的医疗乱象确实令人忧虑,我们就各自尽自己的一份力量以补天漏吧。

  金先生,请原谅我平时与你互动很少。对支持者没有太多的热情表示,对反对甚至辱骂者也没有什么厌恶愤怒。也许我这样过分的淡定让人觉得麻木,但我的文章,却又分明显示了我有一颗依然年轻、依然火热的心。

  金先生,君子之交淡如水。但这样的“淡”,绝不是淡而无味,而是充满了我们对病患的关心和爱护。我们的心中都有太多的思想和办法,是隔空无法全面交流的。但愿什么时候有机会,我们能够坐而论道,一叙衷肠。

  这篇文章,早在计划之中,也早在写,却迟迟没办法写出来。因为我们这里已经是癌症病人生命的最后一道防线了!我们这里都不能救回来,癌症病人的生命也就没有任何指望了。

  而我写这篇文章时的心情,绝不是想着怎么为自己、为徐老推卸责任,而是充满对病人生命的敬畏和尊重,对病人失去或将要失去生命的悲悯与同情,对我们没有能力挽回的自责和愧疚!同时,我也一直在分析这些病人一步步走向不治的自身原因,希望能从中找出一点一滴的可供他人借鉴的东西。

  现在,我就以非常难过的心情,给大家讲述我在这里所见到的、徐老也没能治愈的几例癌症病人。

  1、许其生:男,60岁,浙江省嘉兴市海盐县人,背部肌肉瘤转骨瘤、淋巴瘤。

  8月底,我来颐康缘医院,发现徐老治癌方法独到而发表文章后,第一个因为我的文章而来到昆明求治的病人,就是许其生先生。他9月2日到来后,我还满怀希望地为他写了一篇文章,期盼因为他的到来而出现医疗奇迹。但是,9月16日就出院回家治疗的许先生,现在却病势沉重,已经不久于人世。事情会如此演变,真让人痛心不已。

  来昆明之时,许先生确实病得太重,背上的肿瘤溃烂部位太宽,救治难度确实太大。但是,他来这里后康复的速度也确实很快,让我,让他自己和家属都大喜过望。但是,许先生的精神意志太脆弱了,完全像一个被吓破胆的小孩子,情绪极容易起落变化,这是一个非常致命的失败因素。

  他女儿是教师,新学期刚开始,就请假与母亲一起陪他过来治病。看他已经在好转,就忙着回去上课。但许先生怎么都不同意,说女儿走他就走。他女儿请我去帮忙劝一劝,我说有老伴在这里陪着,就让女儿回去吧,年轻人有自己的家庭和事业,要挣钱养自己的小家,还要挣钱为他治病。他说,你劝我让她走,她走了你就不能走,你要等我回去后才能走。我早已说过要回一趟四川的,我只好答应尽量多陪他些时间。

  6日,他女儿乘机回到了浙江。他的病情仍然在好转,9日早上,他兴冲冲地告诉我说,他昨晚做了一个梦,梦见他的病完全好了,高高兴兴地回到了家乡。我也为他高兴,认为是一个好兆头。

  但他的高兴与忧愁转化很快,一天之内情绪都可能出现多次起落。身体如果出现好的变化,他高兴得像一个心满意足的孩子;当身体有什么不适反应时,他马上情绪低落得像拼命溃逃的败兵。比如,他有时清早起床脸上会有点浮肿,他马上就慌张得很,到上午浮肿一消失,他又开心得很;他背部有时会疼,一疼他就不停找医生护士,说怎么回事啊,怎么这个药也止不了痛啊?是不是这个药不管用了,是不是治不好啊?一会儿疼过了,他又充满信心了。

  我来昆明时,本来是打算学会了就去浙江救治他,所以穿的、用的都带得很少,十多天后已经感觉很冷了,要回四川带秋凉后的衣服。就算穿的可以在昆明买,但家中也还租有门面,也还有病人在等待,所以必须回去处理一下。

  从他2日到昆明后,我就告诉他我很快要回四川十来天,他一直叫我不要走,等他回去后再走。他女儿回去之后,更是一再叮嘱我不要回去。我也一再给他讲我要回家去的理由,想让他让步,但他始终不同意。他说的理由是只有我对他最好,其他人都没有我容易交流——他每天情绪太容易起落变化,稍有状况就不停找医生护士,所以别人都有点烦,但我就像呵护小孩子一样安抚他,他因此产生了一种依赖之心。

  11日我告诉他,我决定12日出发回家,他情绪很激动,几乎失控,他说你回去了我就回去,我说你要放弃救命机会吗?他说是你不给我机会。任我怎么劝说,他都不同意。看到我回家的态度很坚决,他的情绪也由发怒到失望、低落。我说我处理完事情后尽快回来,但他不相信。

  他的状况让我很不安,我给所有医护人员多次交流过他的问题,临别时又特别写留言条,希望每个医护人员一定要把病人,尤其把许先生当婴儿一样呵护;我又给许先生女儿女婿打电话,请他们多联系多安慰他。

  但他终究不谅解,我给他打电话,他态度冷淡。15日,听说他第二天就要回家去,我打电话劝说,他说他已经放弃了,叫我以后不要再给他打电话了。当夜,我急得整个上半夜都睡不着觉,后半夜睡着后都在梦见他。我一直都在想,重症病人的心理怎么与常人完全不同呢?将来该怎么对病人心理进行干预呢?是否需要建立重症患者心理学?

  16日,许先生离开昆明,回到了嘉兴市海盐县人民医院,以后也一直住在该医院里,重新开始了每天的输液打针。

  21日我回到昆明后,听说许先生夫妻俩把从家里带的和昆明买的所有锅碗瓢盆全都带走了,我当时很惊讶他们夫妻怎么会有那么大力气,因为他们来的时候就带了几大包衣服及其它日用品,但那时有他们女儿一路。而且回家要带的药物也很多,又怎么拿得了呢?

  后来才从许先生女儿电话里知道,他带的东西太多,实在没有办法,就把所有药品都通过快递公司发回,生活用品随时带回。但不知快递在路上怎么耽搁了,拖延了些时间才送到,所以好几天没有服药——那么重的病,心情郁闷,情绪低落已经很不好了,还这样不知爱惜体力,停用药物,多危险啊。

  药物寄到后,虽然也一直在内服和外擦,但医院里液体是寒性的,与艾氪新的热疗方向是相反的,对病人的康复极为不利。我电话提醒许先生女婿了,但他们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既然住院就得由医院做主。

  现在,许先生疼痛越来越严重,止痛药已经从来昆明时的每天10粒上升到现在的50粒了,有时候还不能止痛,还需要打吗啡针止痛。肿瘤已经继续在扩散,几乎不能走路,只能躺着,说话也已经不太清楚了。

  当初所期盼的奇迹没有发生在许先生身上,让我感到一种很大的挫败。我觉得许先生最大的失败就是对癌症过于恐惧,情绪极易波动,这既需引起以后的病人即家属注意,作为医护人员,也必须想办法进行有效的心理干预。刘有生善人的性理讲病学说,仍然大有用处。

  2、薛X兰:女,70岁,江苏省泰兴市人,子宫癌转卵巢、肝、肾。新浪微博网友@午睡的人 (即王先生)的母亲。

  王先生是从网友南蛮的淘股吧里知道了徐老和艾氪新后, 8月底与姐姐一起送母亲到昆明求医。他与我很聊得来,曾在微博中对我做了比较过头的赞誉:“8月31日 16:50:陪母亲看病,缘遇刘仁和老师,听他聊经历,觉得他真是一个活菩萨,愿他的理想早日实现,天下无病。”

  9月中旬他们离开昆明后,我们仍然保持着电话或短信联系。据他说,他母亲的治疗效果不好,目前在家乡化疗后,暂时情况还比较稳定。

  王先生母亲的病情,先请大家看看诊断报告:

  江苏省泰兴市人民医院CT报告单:报告日期:2013-8-28 8:07:21。肝脏左右叶内可见团状低密度灶,直径约为37mm,密度不均,边缘尚清,增强后病灶边缘呈环形强化;肝脏右后叶可见囊性不强化低密度灶;肝内胆管无扩张,门脉未见明显充盈缺损;胆囊壁增厚;左肾内可见囊性低密度灶;子宫密度不均匀,增强后见异常强化;双侧附件区可见多发囊性低密度灶,增强后可见分隔样强化,腹腔及后腹膜见小淋巴结;腹腔内积液;附见:双侧胸腔积液。

  检查印象:可符合临床肝脏转移性病变诊断;肝脏右后叶囊肿:提示子宫及附件占位性病变(恶性可能大),请临床结合超声及MRI检查考虑:腹腔及后腹膜小淋巴结;腹腔积液;胆囊炎;左肾囊肿;附见:双侧胸腔积液。

  江苏省泰兴市人民医院  磁共振(MR)报告:部位及扫描方式:盆腔平扫+增强。

  检查所见:双侧卵巢区见囊实性低T1WI高T2WI信号影,增强后实性部分及分隔强化,最大位于左侧卵巢,大小约为4.3x4.9cm,病灶与肠管及子宫间分界不清;子宫体部粘膜下见结节状低T1WI低T2WI信号影,增强后明显强化,直径为1.lcm;盆腹腔内液体信号影增多。

  附见:骶2椎体水平,椎管内可见直径为1.0cm大小的无强化长Tl长T2异常信号影。

  检查印象:双侧卵巢区占位,考虑为卵巢囊腺MT;子宫肌瘤;腹腔积液:附见,骶管囊肿。

  从上面描述可以看到,王先生母亲病情确实很重。但当时我们都把她的病情与许其生先生做哦对比,觉得许先生发病部位没有她多,但其中一处,即背部特别严重;她发病部位虽多,但没有哪一处特别严重。所以,应该是许先生母亲更容易治疗。但王先生母亲喝不下药,因为艾氪新里面有酒,她一直不喝酒。有时候完全不喝,有时候少量喝一点,这给治疗带来了巨大的困难。而且他们家人怕她受不了,一直不肯告诉她是癌症,她本人如何认知?这样做对治疗是起正面作用还是负面作用,我们也不好判断。住院近20天,情况时好时坏,但总的趋势还是向好的。

  中秋节回到家乡医院体检,关键性癌症指标——糖类抗原CA125指标从603下降到350,正常值是0~35U/ml,当时王先生还是比较高兴。但仍然喝不下艾氪新,或喝得很少,十多天后再去检查,CA125又升到550了。王先生于是认为在昆明的治疗是失败的,彻底放弃了用药,改为化疗。他说,虽然化疗不好,但至少眼前有点用,他母亲化疗以后,身体情况也还比较稳定。但后来的趋势,可能很不乐观。

  对王先生母亲来昆明的治疗,我曾经抱很大期望,当初喝不下药,我也给予了很多鼓励,以为适应了就好了,但想不到她一直不能适应。虽然艾氪新也研究出了阴道给药、肛门给药等多种方式,但阴道给药和肛门给药也会有刺激,而且比直接服药麻烦得多,有些人也不愿意使用和坚持。

  对王先生母亲救治的失败,主要是艾氪新有一股浓厚的中药味,他适应不了;艾氪新有酒,她喝不了。该怎么救治无法喝艾氪新的病人?还是根本就没有办法救这一类病人?这是一个很大的困惑,暂时很难解决。

  3、赵X:女,河北省石家庄人,38岁,乳腺癌。新浪微博名:乡间小桥流水田园泥土芳香,赵女士9月11日乘机来的时候,情况已经很危急,只能整天躺着,吃不下,睡不着,走路困难,甚至坐着也困难。她是从微博里看到我并与我联系后过来的。可惜我当时只想救人,对她病的沉重不太敏感,没有阻止她前来昆明。

  她虽然在这里住了几天院,但无法进行治疗,因为她药已经吃不下去,推拿按摩她也受不了,只是用西医方法输了几次白蛋白和一些营养液,就回去了。

  我后来细读和分析赵女士微博,第一,能够感受到她的坚强,比如都到8月13日了,她还在给自己鼓劲:“不管现实多么残酷,你都要坚信,这只是黎明前的黑暗。”第二:感觉她是否有过什么错误,比如9月4日,她说:“事物之间是有联系的。老天爷真要灭我吗?”这句话很让人狐疑:事物之间的联系与老天爷要灭她,为什么要放在一起?有什么因果关系吗?

  作为年轻妇女,最难处理好的,是与公婆的关系。我不知道她在这方面是否犯过什么大的错误,还是有其它错误,不得而知。

  她的微博里还说,服用无限极两年,从乳腺增生服到乳腺癌,这让我很是困惑。经我手用无限极调理好了的乳腺增生患者较多,她为什么会发展为乳腺癌呢?究竟服用了多少?是否连续?是否配对了产品?等等,随着病人的离世,一切都成了无法解开的谜团。

  4、陈X妹,女,65岁,广东省深圳市人,结肠癌腹腔、胸腔、淋巴多发转移,内脏多处包块,皮肤多处包块。

  她9月初看到我介绍徐老的第一篇文章和许先生来颐康缘医院的消息后,立即就到了昆明来。病历资料一大摞,但她只让粗略看看就收起来了,她说你会写,但我的事不能写出去。我问她为什么?他们那里有些人说自己有错误或罪过才会得癌症,所以她她说她不让谁知道。虽然病了那么久,但许多亲戚、朋友、邻居、同事都不知道她病了。我当时就感到她有心性方面的障碍,想在治疗的过程中为她调理心性。

  说起她的病,她非常伤感,她说她和丈夫都是工程师,为工作、为家庭辛苦一生,孙子也带大了,刚刚日子好过了,清闲了,可癌症就找上门来了。她患病两年,开始是结肠癌,手术、放化疗后转移到淋巴,做了二十次化疗后,已经全身转移了。每次化疗的反应都很严重,她问给她化疗的主任医师化疗什么时候才能停止,医师说生命不息,化疗不止,让她既愤怒又无奈。她说别看她还能吃能走,好像健康人,但她全身里里外外都有太多包块,她非常急切地希望回归健康。

  她还说,她先在昆明治疗十天,然后要回去,在广州某大医院进行生物治疗——将自身T细胞抽出来进行人工培育繁殖以后,回输体内,以增强自身抗癌能力。说已经交了四万八千元,已经在培植,只等到时候回去输入,而且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再输入。我当时就极力劝阻,告诉她这又是西医编造出来的一个骗钱把戏,绝对不是治癌的正确方法。但她不相信,说一定要回去。

  她在这里治疗的十天里,虽然喝药酒比较艰难,但通过推拿、热敷、中药等各种治疗,外表的包块有的明显缩小,有的停止生长,所以很满意。我当时已回四川,她也发短信表示感谢。

  但是,她却要回去回输自身T细胞了,我再三劝阻无效,徐老再三劝阻无效。她回去一周多,回输了T细胞。但再回来时,精神、体力都变差了。由于拖着重病之身往来奔波,弄感冒了,整天咳嗽不止。在广东医院输了几天液也没有好转,怕耽误在昆明的治疗又带着感冒回来。

  而且回去后,因为老是在路途中或接受当地的治疗中,所以关于昆明的用药也完全中断了。再次接受治疗后,感冒一直没好,咳嗽一直不止,治疗后再没有上次的效果了。她情绪很不好,不管医护人员和病友,都很难相处。她说原来写文章说效果多么好,但实际不是这么回事。

  我说,上次效果那么好,不该回去输什么T细胞,她很干脆地说,那没什么问题,那是增强免疫力,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我想调理她心性,但给她讲刘善人的故事,她不愿听,说她懂的道理很多。她甚至也拒绝接受推拿和敷药了。她老伴也觉得她不应该,多次劝她,但她听不进去,常常拿老伴出气,老伴也只能叹息,给我们说实在拿她没办法。我问她老伴,以前她在单位时人际关系好吗?他说感觉也还可以,只是现在越来越脾气怪了。

  于是,我们也再也无法为她做什么了,她出院回家了。在来这里的病人中,她是唯一带着怨气离开的。为什么得病的是她?这是她刚来就一直挂在嘴边的问题,但她初来时我就要回四川了,她身上的问题我一时还看不到,她那时虽然喜欢与我交流,但我却没有时间与她细谈。

  她第二次来时,身上的问题暴露多了,我知道她病之所来的原因了,但她却拒绝交流了。她的病,如果心里的原因疏通了,是可能得救的,但由于她自身的原因,我们的一切办法都用不上,很是可惜。

  她也一直在练郭林新气功,练了多年,初来时还很热情地向我们所有人推荐,在这里的时候也每天都在坚持。可郭林新气功却不但没能避免她患癌,也没能帮助她顺利康复,反而病情越来越严重。

  我虽听说气功对防癌抗癌有作用,但我不是很了解,对气功不做忘评。可是,从她身上,我总结了一点:如果气功真正有好处,那也是性情随和的人练了才能得到好处;如果脾气性格不好,爱生气上火,还是不练为好。原因在于,没有气功功力的人,发火时气是散的,不会随着一个方向深入走远;有功力的人,发火时气容易自然聚集,向某一个方向突击猛进而不自知。

  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练气功走火入魔的其中之一种。我对陈工程师的病拉拉杂杂说了很多,就是想请后来欲练功者和已练功者都能深深引以为戒。

  陈工程师是特别需要做心性调理的人,但我却调不了她,也许我的功力不够,也许她自身无缘。但救治失败,总是让人难以释怀。

  5、李X:今年6月检查刚检查出直肠癌时,就已经肝转移,已不能手术,只做化疗。医生开了十二轮化疗,但只做了两轮,就实在受不了,转而采取食疗,但病情发展很快,8月下旬再次住进上海医院。李夫人以前已在关注@福建蝈蝈111 ,即郭壮辉先生,见郭壮辉先生到昆明治疗了,她想等郭先生有明显好转才到昆明来,但病情发展迅雷不及掩耳,一天比一天恶化,上海医生告诉她,病人的寿命只能以天数计算了。

  他们一家急忙与徐老联系,要赶紧过来。虽然我们也没有太多把握,但家属说,既然在上海只有一个结果,在昆明至少还多一个希望,于是坚决要过来。从上海出院时,医生叫家属用救护车和轮椅送李先生上飞机,李先生夫妻俩和李先生姐姐、姐姐的已成年女儿,一行四人,于10月4日中午抵达昆明颐康缘医院。请看病情报告:

  上海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  超声多普勒检查报告:检查日期:2013 09 30。

  肝两叶弥漫分布大小不等低回声,大小68x60mm,57x52mm,44x41mm,61x62mm,55x21mm等。边界尚清,部分邻近呈融合状,部分中央见无回声小区,内可见条状血流。

  门静脉远端分支显示不清,门静脉主干管腔内彩色血流信号充盈缺损,内隐约可见弱回声。胰腺显示不清。

  上海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  贴化验报告记录单:腹水:腹腔内见无回声区,最大前后径约76mm。

  提示:

  1.肝两叶多发实质占位、部分伴液化(M可能);

  2.门静脉主于内可疑团块结构、远端显示不清(请结合其他影像学检查除外癌栓);

  3.腹水。

  其它检查报告中,许多生化指标与正常值相差极大,就不逐一转录了。

  来昆明时,李先生仍然坐着轮椅,人的精神尚好,但腹胀如鼓,而且腹部很硬。开始治疗后,前几天效果还比较好,吃饭、睡觉都有改善,已经脱离轮椅,每天可以在医院的过道里来回走几圈。他们,他们家乡的亲人,医护人员和所有病友都高兴不已,以为奇迹就要发生。

  但是,11日下午,他开始感到不舒服,晚上也睡不着,右侧腰腹部疼痛。病人和家属也没有及时告诉我们,以为那是小事,以为以前也出现过那样的情况。12日早上,病人出现呼吸困难,坐卧不宁。我们赶紧在本院范围内采取抢救措施,各种中医西医方法都用上了,但病人的体能与精神越来越差,嘴唇的变化最明显,由红变白变黑。

  于是赶紧联系救护车送医院抢救,在医院确诊是肝癌引发的肝解毒功能丧失,进而形成酸中毒,贫血。可是输了四袋血以后查,血红素仍然继续下降。当天下午送人重症监护室时,病人已经处于休克状态。14日中午离世。

  李先生病情的急剧恶化和过世,让我极为震惊、悲伤和愧疚。他们带着对我们的信任,带着那么大的希望来昆明,病人却客死他乡。让他们承受了更多的不便和更大的痛苦。送他去医院急救,火化前的最后道别,我都参加了,我愿意接受家属和亲朋们的一切责难。但好在家属和亲朋没有任何指责,他们都是感谢,感谢最后关头带给病人和他们以希望,惋惜没有更早地知道我们。他们说,当上海医生说生命只能按天数计算以后,他们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到昆明,只是不甘心,还想最后赌一把,赌输了也就算了。

  多好的家属啊!可是他们越好,我越过意不去。我一直在探索思考他的病从6月份发生后,为什么会发展那么快?到昆明后为什么又会发展那么快?当他们还在上海筹备来昆明的时候,我分析认为是病人听说是癌症以后精神崩溃,只要给他以希望,就会转危为安。

  可是病人来昆明后,我与他交流较多,观察较多。他很坚强,不是一个脆弱的人。而且,他以前一直爱跑步,打篮球,游泳。发现癌症的前一天,他还游了两公里。可是,他的身体,为什么会说垮就垮了呢?

  通过与家属做更多交流,我发现他属于比较典型的阳亢阴虚体质:他从小到去世前,一年四季,手脚都很暖——这并不好,人的手脚,以冬天摸着暖,夏天摸着凉为最好;他体力好,爱锻炼,打球、游泳都能够轻易得比别人坚持得更久,这看起来是好事,但却过多地消耗了他身体的潜能;他冬天也穿得不多,因为他不感觉自己冷——这仍然不好,仍然会消耗他太多的阳气。

  由于长期的阳气过度消耗,他的身体早已经发出预警了——不到30岁的时候,他已经谢顶了;30岁开始,他有了甲亢,血压也偏高了;35岁开始,他的性功能明显下降了……

  可是,他没有听懂身体的预警,没有采取任何的补救措施,仍然一如既往地运动健身,继续过度地消耗着已经是强弩之末的人体阳气。

  需要说明的是,这不是在他去世以后的马后炮式猜测,而是在他身前就已经从他的脉象上看出来了——他来之后,我们给他把了脉,发现他的肾脉很弱。我们既注意了做适当弥补,也一直在分析原因。上述结论,既有他身前的分析,也有他身后的分析。

  上医治未病!可是,很多医生,很多病人和健康人,并不知道治未病的含义。从李先生身上,应该能深刻体会到治未病的重要性了。也印证了《黄帝内经》:“是故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此之谓也。夫病已成而后药之,乱已成而后治之,譬犹渴而穿井,斗而铸锥,不亦晚乎”的论断。

  李先生的癌症一发现就已经由直肠转移到肝,可谓来势汹汹。但如果刚发现时,就能够认识到他的病因,重点补肾助阳,综合调理各大脏腑功能,平衡阴阳。当时的眼光不宜重点盯住癌症,但应该兼顾癌症,用药物适当平抑癌症发展势头。这样,也许还能挽救回来。但他进医院后,医生照样是化疗,是对人体阳气的进一步摧残。所以他的化疗反应比其他人更厉害,做了两轮化疗后,他实在受不了,说宁死也不再化疗,就坚决停止了。

  他遇到我们之时,的确太晚了,不管我们怎么努力,都已经回天无力了。

  但愿李先生的悲剧,能够对后来者有所警醒。当身体向我们预警或呼救时,要真正能听懂,要真正有治未病的意念,而且要善于找到真正能够治未病的医生。

  以上就是我在这里亲眼看到的几个治疗失败的病例。也许大家不会满意,说凡是治疗失败,基本都是病人的原因,就没有颐康缘医院的原因吗?

  医院的原因也有,我一直都在分析,一直都在努力弥补和完善。但我是来补台的,不是来拆台的;是来成事的,不是来败事的。

  我觉得,这些病人都确实太严重了,治疗起来的难度确实太大了。在癌症如此凶险,很多医院和医生都没有彻底治愈办法的时候,徐老能够迎难而上,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很不容易了。

  对这些没能治愈的病人,我再次表示深深的惋惜和歉意!也请广大网友谅解!我们会不断总结经验教训,力争取得更好的治疗效果。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的方法——走中国特色的医疗改革之路
    既然以西医为主的改革陷入泥潭,不如以祖国的中医进行城市医改试点。这样摸着石头过河才值得!
    2014/10/16 14:57:46
  • 刘仁和先生,看了你火线报告:在昆明见证徐老的中医治癌的系列报告,非常想问下你关于徐老治疗癌症方面的问题。我的母亲在去年发现在胆管延伸入肝的部分发现肿瘤,做了手术,大小是2公分不到,但是化验出来是阳性,即容易复发的类型。后来做了十二次化疗,人很虚弱。上个月一直晚上睡不好,会心跳的很快,检查的时候无意中发现有胸腔积液,住了一个星期的院后,导出了将近2000毫升的积液,而且积液里化验出癌细胞。现在在吃口服的化疗药,反应是皮肤过敏发红发痒,人也没有胃口,一天天憔悴下去。我眼见这样却没有办法,请问我母亲的情况徐老能治疗吗,因为我是杭州的,不知道除了去昆明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因为我母亲很虚弱,可能去昆明路途遥远她不太吃的消。我是无意中看见您的文章,感觉像看到了一线希望,这个草根网我不是很会用,不知道如何看您的回复,不过我会天天上您的博客关注您的回复。我的QQ是419643429,也希望您有空和我联系。一位心焦的女儿
    2014/3/27 16:17:28
  • “中医主导,它医辅助”的医改模式,是复兴中医梦的唯一捷径,也是实现中国梦的一个重大组成部分!“用了中药人死了不找你麻烦,不用中药人死了要找你麻烦”——这是多么铿锵有力、信心十足、扬眉吐气地金石之言啊!如果在全国600万医务人员头上,都有这么一把达克摩利的神圣之剑,怎么会有看病贵、看病难、医改难呢?
    ===============================
    再次向刘博主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2014/1/21 13:02:07
  • 作者是菩萨心肠,但是,天地之道——客观规律,是必须遵循的。老祖宗认为,生命是由有形与无形共同构成的。无形的生物场分布于有形机体的内与外,控制着有形机体的生老病死。这个无形的场,老祖宗称其为先天,《灵枢经》将其归纳为“阴阳二十五种人”,有什么命,得什么病,升降沉浮具在先天。遇到良医,遵医劝,是他先天有此善缘;遇到良医,不听医劝,是无此善缘。医生的最高境界应该是,对患者个个辩证施治,不能用一药治多证,也不能用一种心对百人。医术要精益求精,但是绝对不可能超出先天之外。超出先天属于修炼的范畴。
    2013/12/27 22:18:16
  • 评论3.
    我在“陈玉琴女士问答三”上看到的内容,摘录如下:

    晚期肝癌

    “拒绝伤害性的治疗。身体是靠养起来的,先不求好,只求稳定,求逐步能进食,大小便能通。然后体力慢慢有所好转,有不舒服或痛的地方都可以用指压或拔罐来帮助,心中无杂念,静心休养。不治癌症,只求生存。在生存的条件下,人体的能力日益上升的状态下癌症是不治而自治的。”

    我上述内容的理解:
    1,陈玉琴女士的回答太精辟,太好了。值得参考。
    “拒绝伤害性的治疗。”我以为就是必须拒绝西医治疗,是指:放疗,化疗,开刀手术,用西药的伤害性治疗。,
    2,我看到徐老也不同意用保健品治癌症,这一问题,我和徐老的看法一致。
    西方高科技制造的保健品是骗人钱财的东西,现在连普通百姓都知道了,因为已经上当的人太多,所以保健品的名声不好了。
    那么为什么癌症病人吃了保健品有一定的好效果呢?是患者吃足西医治疗的苦头,改用保健品,阻断了西医治疗的危害,因此身体感觉好一些,如果因此以为保健品能治癌症,这就错了,这一点必须明白。
    2013/12/5 20:16:15
  • 我的评论
    看了这篇报道,感到内容真实,太好了。患者死都是实实在在的去死,因果关系清楚。
    我先作一些粗浅的分析,供大家参考。
    1、病情发展到十分严重,用药治已是下策。
    黄帝内经指出:治未病的中医是上工,治病初起的为中工,治病严重的为下工。到徐老用药治严重的患者,已是下工了。还要指出,下工里面还要分上中下,徐老在这一层次是很好的上工了。
    明白了这个道理,就知道到病情严重,再用药来治已是下策了,难了。
    2、我们中西方文化,西方科技知识,西医学的毒太深了。
    你报道中的分析多数是正确的,但病人不明白,不接受,不配合,这徐老也没有办法了,你也没有办法了。
    治癌,西方西医专家都说,西医是不会治癌症的,谁让西医治,就死得快,花钱多。现在知道这个道理的人太少了,大多数癌症病人都不知道,
    你说:“不该回去输什么T细胞,她很干脆地说,那没什么问题,那是增强免疫力,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你说得对,这是西医用高科技的名义骗钱,患者相信科学,相信高科技,愿意受骗。实际效果证明是骗人的,患者还坚持相信。现在的一些人已糊涂到听骗不听劝的地步了,还有谁能救得了这些人?不可救药了。所以我说这些人死得实实在在,因果关系清楚。
    3、许多癌症患者是被吓死的。
    这是张钊汉中医师在治疗中得出的结论。
    4、我们和这些患者一样没有受到良好的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
        虽然我们都是中国人,但是我们每个人都在学校里只受到西方文化,西方科学知识的教育,没有受过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所以分不清善恶,是非,对错,不知道,也不相信因果报应的自然规律,发展到不懂道德,不懂道理的地步。徐老和你在治病过程中很为难,药不是万能的,患者患病,有各种各样的原因,药只能治其中一部分,精神,情绪方面的原因就难治了。在这份报道中我看得清清楚楚,但是有许多人看不懂这份报道啊!
    2013/12/3 19:19:4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2年生,四川射洪人。1981年毕业于射洪师范学校,1988年成人高教自学考试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79年在师校看到《中国近代史》后,触动忧国忧民之心,从此无法释怀。80年始立大志,从教十余年,感觉教育工作距离自己的人生理想太远。于93年辞去教职,浪迹天涯,探索人生,追寻理想。此生终极目标:促成第二次“百家争鸣”,促进人文社会科学的再次繁荣,促进中华文明的全面创新,为深陷西方资本主义泥潭而无法自拔的世界,找到一条全新的、正确的出路。近期目标:于2011年8月发起“未病先防,小病补防,强身固本,远离重疾——现代化中草药保健养生万里行”活动,欲从西医的肆虐中解救广大的无辜病人,并以此作为人生的起点。座右铭: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由于原来QQ号997612553已满,现在起换成新的QQ号2488082141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