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仁和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东方欲晓 - 刘仁和首页
现代中药功力初显,草根博主来川致谢
2013-06-29
字号:

  ——《西医无德装治病,中药有道救苍生》系列文章

  在病魔肆虐,医院无能,病人无助的当下,本人急病人所急,当仁不让,毅然高举起了现代化中医药的大旗,向一切疾病发起了最坚决的进攻。

  面对本县卫生执法大队审查、斥责与恐吓的场面,面对身边、网上质疑、嘲笑与否定的海洋,我没有气馁,没有恐惧,一直奋勇出击与冲锋在治病救人的第一线。虽然拒绝多而接受少,但每 一次来之不易的“战斗”,我都始终充满激情,全力以赴。

  天道酬勤!只要真正付出,真正勤劳,总会有收成的。近日,素昧平生的广东患者、草根网博客作者——梅州农民谢进杰先生,不辞炎天暑热,千里迢迢,从广东梅州市来到了四川遂宁市射洪县,感谢我治愈了纠缠他十多年的鼻炎,让我颇感欣慰。

  本来,我与谢先生约好,我们各自从自己的观点出发,写出自己的文章,同时发表,但谢先生因忙于其它事务,没空写作,让我独自发表,所以姊妹篇暂时难成,本文只能独自先与大家见面 。

  一、敢于承诺并真能兑现承诺

  今年1月23日,谢先生加了我QQ,说很赞赏我的文章中那种治病的底气,说他受鼻炎困扰十多年,常流鼻涕,有时会连打喷嚏数十个,有时完全堵塞不通,必须用嘴呼吸。去过多家医院,也找 过民间医生,但到处求医问药都毫无办法,问我能不能治愈。我的回答很干脆:能!

  谢先生说,如果只看我一两篇文章,觉得我话大,不可信;但看过我多篇文章后,感觉我心很诚,绝不是骗子,所以请我去广东过春节,同时治疗他们一家人。但我却不能去,因为即使我去 了,即使他一个人相信,家里人也很难相信,我又能发挥什么作用呢?我只能告诉谢先生,请他首先“以身试法”,看看我是否真有本事让他康复。于是,谢先生马上开始了服药。

  初期的调整反应非常严重,他先告诉我说头很疼,后来说腰也疼得厉害,甚至起床都有些困难。我回答说,为什么某些部位会疼,因为那里有隐患,是药物激发了免疫系统功能,免疫系统去 清除那里的隐患,也就会疼。一般几天就会过去,如果实在难以忍受,可以暂停药几天,等疼痛缓和一点再接着服。谢先生是一个态度温和、善解人意的人,很认同我的解答,配合得很好。

  停两天后继续用药,再也没有调整反应了,身体的状况越来越好。坚持用满三个月,鼻炎的症状完全消失了,他终于完全回归了健康人的行列。

  但他心里仍有一丝担忧:以前治疗的时候,就曾有用药之时没有症状,停药之后又是病人的情况,这次会不会又是老样子呢?

  但这一次情况完全不同,停药已经两个多月,鼻炎都没有发作过。

  不管我怎么转述,我的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甚至是让人怀疑的。还是引用谢先生与我QQ聊天记录的部分内容,请大家共赏吧:

  (2013、1、23)梅州农民谢进杰 23:23:15:刘兄弟:你好!看过你的许多文章,赞同你的绝大部分观点,有机会一定好好和你多多交流。你是一位非常爱国和非常关心全人类的人士,我代 表祖国人民和整个地球村人民谢谢你!

  梅州农民谢进杰 23:44:06:看过先生的文章后,我上网看过无限极的保健食品,我深信不疑,也很想亲自试用一下效果如何。

  (1、28)梅州农民谢进杰 18:52:00:我家的病人较多,春节也比较有空,你能否春节来梅州?春运期间四川来广东的火车票应该很好买。

  (1、29)刘仁和(注:我的第一个QQ网名叫火炬,早已加满。谢先生所加的,是我的第二个QQ,网名是本名刘仁和):0:55:59:请你放心,你家的病人虽然多,我都可以远程治疗的。只要 你把病人的详细情况告诉我,我就可以为他们配药,等到他们都好了,相信的人多了,我再来,才最合适的。因为现在网上找我的,家乡找我的,都比较多,我暂时不好抽身。

  梅州农民谢进杰 20:55:01:好的,以后有机会再来梅州也好。我和亲人说吃保健食品可以治病,他们可能不会相信。春节期间在我家上网也挺方便,我可以在公司借一台手提电脑回家用。我 父亲高血压,我妈冠心病,我哥一个肾结石另一个坐骨神经脚痛、经常不会走路,我妹乳腺瘤,我嫂子糖尿病,舅舅痛风、经常手脚肿胀痛,舅妈两次割子宫瘤,一个堂妹十二指肠炎自寻短 路死了,另一个尿独病人财两空,还有邻居的病人太多了。

  我1月25日开始吃无限极,今天正头顶上痛了一整天,但不会象以往头痛一样那么难受。

  (2、2)刘仁和:21:54:30:谢先生:听到你们家族中有那么多病人,真的很震惊!我特别做如下建议:第一,请相信无限极确实能够让你们家族中大多数人恢复健康;第二,为什么一个家 族会有很多人被病痛缠绕?可能家族的德行、脾气性格或饮食习惯会有缺陷。所以,我希望不要完全依赖无限极,请从根上找到原因,并解决问题。请抽时间仔细看一看我的博文《现代中医 起狂飙,横扫西医如卷席》下篇。

  谢先生虽然对王凤仪、刘有生两大善人的性理讲病学说了解不多,但他也对方兴未艾的中华传统教育颇有兴趣和研究,这对他的顺利康复也非常有用。所以,也将他的相关聊天记录收录于此 ,希望有缘的网友能去搜看:

  (3、31)梅州农民谢进杰 21:56:56:非常值得大家推荐给亲人朋友观看的视频,下面是连接网址:1.圣贤教育改变命运。2.中华传统文化公益论坛 。3.或老师简介视频。

  二、千里赴川谢恩,共话中医复兴

  6月9日,谢先生突然通过腾讯QQ告诉我,他完全康复了,要亲自到四川致谢,并计划过完端午节就出发。我既很意外也很欣喜,当即表示欢迎谢先生的到来。请看相关记录:

  (6、9)梅州农民谢进杰20:04:11:刘先生:你好!近况如何?生意不错吧!过完端午节我想到你那里看看,不知道如何坐车?我这边有到武汉的火车。

  梅州农民谢进杰22:45:51:刘先生:首先非常感谢你,我的鼻炎已经康复了。坐火车到成都、重庆或遂宁然后转乘到射洪的车,三个市其中哪个最近?不必来接我,你只须告诉我如何坐车就可 以了。

  实际的经历是:13日晚8时多,谢先生登上了从广东梅州开往湖北武昌的火车,后在武昌转车,于15日晨8时到达遂宁火车站,我们在遂宁车站相见,然后再赴射洪。

  由于有现代化中医药做媒介,我们一见如故并相见恨晚。谢先生说,他康复的情况好得出奇,不但鼻炎好了,而且以前眼睛发痒,现在不痒了;以前长年耳鸣,现在不鸣了;身上其它各种让 人不适的小毛病,都一并好了。“无病一身轻”是多么美好,只有在自己真正康复之后,他才体会到了。

  他此次来川,不仅仅是要感恩,还想解救家庭里、家族里更多的病人。谢先生说,他父亲的高血压很严重,只要他自己的手多用一点力,或外人稍微施加一点外力在其上下臂,他手臂皮肤的 毛细血管就会破裂,手臂会发红发紫;哥哥肾结石已经十多年,虽然在医院打碎了,却无法通过输尿管排出来,等等。谢先生问我,所有的这些病人都能治好的道理在哪里。我说,现代化中 医药已经对医疗的方向做出了革命性、颠覆性的重大改变——从以前的治病,彻底转到了现在的“治人”上来——从心性方面把人的心肠、心态、脾气、性格治好,从身体方面把人的正气、 阴阳、经络、气血等构成的生命系统治好,因此诸病归治。过去有医生只能治病,不能治命的说法,也就是说,医生治不好命中该死的人。但现代化中医,用王凤仪、刘有生两大善人的性理 讲病学说,包括先生通过QQ所传来的《圣贤教育改变命运》学说,就能“治命”,就能让本来命中已经注定该死的人得以延年益寿。而现代化中药通过调理人体生命系统间接治病的方法,就 好比是国家发生了叛乱以后,不是单纯去消灭叛匪,而是深修德政,提升正气,稳定社会,强化警察、军队的组织纪律和战斗能力,分化瓦解叛匪等,这样的做法,比单纯剿匪的效果,其实 要好得多。

  但这样的治病理念要真正在一个病人身上发挥作用,一是需要病人及其家属高度配合有过错必须真正悔过改过,没有过错也必须发大的善心善愿,该用药则必须不折不扣地坚持用药;二是病 人不能拖得太晚,就好比一个国家的叛乱,如果已经基础动摇、全面崩溃了,就很难挽回了。

  谢先生深深认同现代化中医药的理论,说走这一趟非常值得。说他自己和家人多年来饱受疾病的折磨与煎熬,不管怎么治疗,都看不到任何希望,对医院,对现代西医药和传统中医药都深感 失望。他已经切身感受到了现代化中医药的神奇效果,听了解答,才更感自己的康复并非偶然。他一定想办法尽快调治他的父母家人,让他们早获健康。将来也一定会去大力宣传推广,让更 多人真正康复。

  谢先生自号梅州农民,并以“地球村经济顾问”为己任,且常在草根网博客发表相关文章,所以,关注的目光很宽。他非常热心地想与我探讨更多的社会问题。比如,他谈到广东农村的耕地 大片丢荒,政府虽给了一定补贴,农民也不愿种地,情愿去企业干工挣钱。因此对中国的农业很是担心,对其它许多社会问题也很忧虑,他自己也思考并提出了许多应对之策,几次想与我深 入交流。对谢先生担心和忧虑的这些问题,虽然我也在关注,以前的博文也曾做过较多研究和探讨,我人生的终极目标,也是希望这些问题得到彻底解决,让祖国长治久安,万代太平。但是 ,我也深知,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如果要以这有限的生命去达成长远的目标,那么就必须区分近目标和远目标,并全力以赴去达成最近的目标的。

  而今天,我的目光,已经牢牢地聚焦到了医疗上!我只能竭尽全力,去攻克各种疑难杂症,解救更多的病人出苦海。所以,对谢先生想谈的其它问题,我只能泛泛关注,不想深入研究,谢先 生几次引入话题,都被我或转移或回避了。这可能让谢先生有些扫兴,在此再次恳请谢先生的谅解!

  本来希望陪谢先生多在射洪走一走,多看看射洪的风景,但不巧的是,谢先生来的那几天,射洪的气温高达35至37°C,闷热难耐,根本难以出门。而在谢先生于18日离开射洪之后,气温却很 快下降了,连续十来天停留在30°C上下,相对凉爽一些。这份遗憾,若将来谢先生有机会再来射洪,一定为你弥补!

  三、惋惜与期待

  顺利康复的谢先生是幸运的!他的幸运,不仅来自于他当初作出了正确的选择,而且来自于他在长达三个月的时间里坚持了当初的选择。

  可是,不管是通过网络找我的,还是就在射洪,就在我身边的病人,都有一些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中途放弃了,令人伤感和惋惜。甚至包括前次在我博客里公开邀请我去浙江舟山并给我 买了飞机票的那位丁姓网友,都与我失去联系了,连我的电话与短信都得不到回应!尽管他们当初也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而且很快就见到了明显的效果,但是,他们却无法坚持自己的选择— —各种信息的不断轰炸,各色人等的冷嘲热讽,使他们无法镇定自若,坚持远航。

  佛家很强调定力!我自己默默坚持,几十年一路走来,没有怎么注意定力的存在。但是,当有人与我同行一段路的时候,我才突然发现,怎么老是走着走着就不见人了呢?有缘曾与我同行的 同胞们,你们的定力为什么这么弱啊?我要怎么做才能真正有效地帮助你们呢?丁网友,你还在关注我的博客吗?你还会看到这篇文章吗?你的父亲现在的情况好吗?你曾经力排众议选择了 我,我的内心一直身怀感谢之心!如果你父亲采用其它方法康复了,我会由衷的高兴!因为病人的康复是大事,成功不必在我。但如果其它方法的效果不好,还请你再次力排众议,继续用我 的方法,让你父亲真正康复,好吗?

  一些人之所以会放弃,既有他们自身定力不足的原因,也有现代化中医药自身的缺陷。从性理讲病的角度来说,调心性的难度,在于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人们很难正视自己的缺点错误并坚决 改掉;从对生命系统的调理来说,我所选择的方法,时间长,一般病人三个月,重病人需要半年、一年甚至更久,每天都要服药,故难坚持。而且药物较贵,有些家庭无力承担。

  对这些缺陷,我暂时无力解决,我现在还找不到可以替代的药物。我多想让大家不花钱、少花钱就能康复,而且王凤仪、刘有生两大善人的性理讲病方法,以及陈大惠老师的圣贤教育改变命 运方法,都能做到这一点,可是,很多人无法静下心来去聆听、去感悟,这些真言、真法又怎么为大家所用并让大家受益呢?

  拯救健康与生命之路,如此艰难曲折,超乎想象。但是,我必须坚持,必须前进,必须去夺去最后的胜利!

  谢先生,感谢你过去的信任与坚持!并希望这样的信任与坚持能够继续下去,让你的父母、家人以及更多的人告别病痛,恢复健康!

  同时,也真诚希望各位中医界同仁,百花齐放,各显神通,相互学习,优势互补,共同打响中医药全面复兴和创新的伟大战役,为中华民族和世界各名族的健康,做出我们独特的贡献!愿更 多中医同道,能在人类医疗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刘博主:我年轻时患过风湿性心脏病,有医断言不能活30岁,自己也非常悲观,我母亲坚持不放弃,为我寻医问药,吃了不少单方,有一单方供你斟酌:野生天鹅蛋(类似仙人掌)一个(拳头大)拔刺去皮,撕成小块,放入一仔公鸡肚内(没开叫)外加一小块冰糖;放置于瓦罐中,蒸旱鸡。睡前吃一小碗。早上天似明未明,到河边吸气,鼻进口出15分钟(雨,雾不能去)因河水昼夜不停,吸收日精月华,在卯时放出精华。方子来源:重庆老君洞安拜子(安道人)安道人,年轻时与人相斗,瘸腿,而出道,80年代在慈云寺病逝。
    2013/6/29 13:54:5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2年生,四川射洪人。1981年毕业于射洪师范学校,1988年成人高教自学考试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79年在师校看到《中国近代史》后,触动忧国忧民之心,从此无法释怀。80年始立大志,从教十余年,感觉教育工作距离自己的人生理想太远。于93年辞去教职,浪迹天涯,探索人生,追寻理想。此生终极目标:促成第二次“百家争鸣”,促进人文社会科学的再次繁荣,促进中华文明的全面创新,为深陷西方资本主义泥潭而无法自拔的世界,找到一条全新的、正确的出路。近期目标:于2011年8月发起“未病先防,小病补防,强身固本,远离重疾——现代化中草药保健养生万里行”活动,欲从西医的肆虐中解救广大的无辜病人,并以此作为人生的起点。座右铭: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由于原来QQ号997612553已满,现在起换成新的QQ号2488082141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