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仁和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东方欲晓 - 刘仁和首页
警报:医学屠刀已经挥向健康人群(中)
2013-05-28
字号:

  四、强烈质疑并坚决要求改变我国当前的医疗方针政策

  面对越来越魔鬼化的西医药,我国医疗卫生管理机构做了些什么呢?他们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制定并颁布《执业医师法》,让西医医院和相关医生越来越大权独揽,并把大量的民间中医排 除到医疗体制之外,许多行医多年的中医生一夜之间成为了非法行医者。即便这些人还可以苟延残喘过下去,但重压之下,他们几乎已经很难找到可传之人了。许多祖传中医,已经或正在上 演绝代悲歌了。要不了多少年,“祖传中医”就会成为一个历史名词了。

  请看这样一篇让人义愤的报道吧:

  男子用秘方救治数百癌症病人 以制售假药罪获刑

  2013年05月21日02:10  中国经济周刊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郭芳|浙江、北京报道

  4月8日,在经历了漫长的煎熬之后,倪海清等来了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法院的一审判决:倪海清因生产、销售假药罪一审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

  对于倪海清和他的辩护律师黄振兴而言,这是一个意外的从重量刑结果。

  在此之前,倪海清因患肾癌晚期,被取保候审。因认定其肾癌已转为良性,符合收监条件,一审宣判当天,法院变更了对倪海清的强制措施,执行逮捕。

  “这是一个悖论。法院此举等于证明了倪海清的中草药片剂不仅无害且有效地治疗了自己的癌症,但同时又认定倪海清的中草药片剂是假药,一审判决其生产、销售假药罪成立。这本身 就自相矛盾。” 黄振兴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激动地说。

  当然,黄振兴忽略了一个前提,倪海清的中草药片剂并未经法定审批,这在法律上被定义为假药。由此可见,一审的定罪并无不当。

  在倪海清假药案中,检察院的指控始终未能提供因此药直接或间接造成危害后果的病例。反而有不少癌症病人要求出庭证明该假药有疗效。

  一种行为,没有证据证明其有危害社会的后果,相反,却有证据证明它可能有益于社会,这种行为是否应受刑罚?这正是该案横亘于法律与疗效之间的困惑。

  事实上,法院对此案的判决也是经历了很长时间。自2012年5月24日、30日两次开庭完毕之后迟迟没有判决,直至2013年4月8日,历时近一年时间。

  假药治癌:有罪的“有效”

  倪海清是浙江省金华市的一名江湖郎中,出身农民,小学文化,没有行医资格。

  倪海清称,十多年前,自己偶然获得了别人的祖传秘方,在此基础上,研制出了一种治疗晚期癌症的中草药秘方,救治了数百晚期癌症病人。2009年,他成立了海清民间草药研究所,之 后获得了肿瘤内服中草药片剂国家发明专利。但其研制的中草药片剂并无生产许可证及药品管理部门批准文号,在法律意义上,这的确是假药。

  2011年10月17日上午8点半,金华市婺城区公安局查封了倪海清的研究所、仓库及与其合作的金华协和门诊部,抓捕了倪海清及其儿子、妻子、坐诊医生等7人。理由是:在明知未经国家 药监部门批准的情况下,生产名为“海清中草药肿瘤研究所研究成果”的药品,并向上门求医的患者销售。

  被抓捕时,倪海清躺在床上已经不能走路,面瘫,严重的糖尿病导致视网膜病变,眼睛几近失明。看守所不敢收他,变刑事拘留为取保候审。“那时候,如果被关进去,我也许就死在里 面了。”在取保候审期间,倪海清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说。

  “以他当时的状态,我们以为他等不到判决的那一天了。”一位经办该案要求匿名的警察向《中国经济周刊》坦言,他和同事们后来看到倪海清恢复得像正常人一样出现在法庭上的时候 ,都很惊讶。

  在被抓捕前的一个月,通过CT扫描,医生临床诊断怀疑倪海清患有左肾恶性肿瘤,但需要进行病理学切片检查才能最后确诊。这意味着必须切除倪海清的整个左肾。

  “医生说,这已是肾癌晚期,如果不切除,最多只能活三个月;如果切除,可以再活一年半。我赶紧回家自己治,我自己就是治癌症的。”倪海清说,在那之前,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患了 肾癌,“以为是糖尿病,一直打胰岛素。”相关统计数据表明,14%的肾癌患者患有糖尿病 , 是正常人群患糖尿病的 5 倍。

  记者向多位医学界专业人士请教后得知,从西医的角度,倪海清的癌症也有可能是假性癌症,因为他拒绝了医生的要求,没有进行活检取得病理学诊断,而这是目前为止被认为是确诊癌 症最可靠的手段。

  医生诊断后第二天,倪海清办理出院手续回家,开始服用自己的草药来治疗。至2013年4月,在服用了近一年半的中草药之后,应法院要求,倪海清到医院检查。医院检查结果显示,左肾 癌得到有效控制,转为良性。

  但这只成为法院是否将其收监的依据,不可能成为法院对其定罪量刑的依据。

  2011年2月25日,《刑法修正案(八)》对生产、销售假药罪作出了修改,将“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删去,侵犯的犯罪客体从“人的身体健康权利”变成了“国家对药品的管理制度”, 该罪因此从结果犯变成了行为犯,即只要实施了该行为,即使没有严重危害健康也构成犯罪。

  “我把癌症病人治好了,也是犯罪?”倪海清不服。他对自己研制的中草药被认定为“假药”,很是反感、厌恶、排斥;相反,对其药效十分自信甚至过于自信。根据他在法庭上的供述 ,至今为止,大约“救治”了数百个晚期癌症病人。

  为了证明他的药不仅无害反而有效,黄振兴曾向一审法院申请,让曾接受倪海清治疗的其中10位患者出庭作证。法庭以病人的疗效与本案无关为由拒绝了申请。

  在判决中,法官只字未提辩护方提供的病人证言及检查报告等证据。而在最后的判决书中,出现了曾接受过倪海清治疗的两位病人的死亡证明,但判决并未就两人的死因与倪海清的中草 药之间是否存在任何直接或间接关联性进行任何说明。

  对此,黄振兴认为,这有点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味道。“事实上,倪海清一般只接收从医院退回来的晚期癌症病人,应该说,晚期重症病人死亡属正常现象,就像医院不能把所有的病人 都治好一样。”

  虽然法庭拒绝了患者出庭作证的申请,但2012年5月24日开庭当天,10位患者及家属还是来了。据记者了解,他们当中有患白血病的,还有鼻咽癌、宫颈腺癌、胃癌、肠癌、肺癌、肝癌等 不同病症。

  其中,那些经医院检查证明病情已得到控制但仍处于治疗阶段的病人,显得十分焦灼。因为草药已被查封在公安局,大多数人已经断药。此前,他们曾多次迫切地给倪海清打电话要药救 命,倪说,他已经无能为力,手上只剩余了少量药,得先保证把自己的肾癌治好。

  之后,这些病人的家属曾多次到婺城区公安局、金华市信访局以及政府其他部门,请求放一点药出来给他们“救命”。其中一位病人家属对《中国经济周刊》说,“刚刚看到效果和希望 就没药了,你永远无法理解这得有多少痛苦。”

  几乎所有部门给予他们的答复都是:相信科学,耐心等待司法判决。

  一种药被认定为有效,应遵循严格的验证和审批程序。显然,在科学性上,上述患者的务实主义是不严谨的。例如,这个药会有哪些毒副作用以及在未来对身体有哪些潜在的危害目前尚 未清楚。

  但对于那些晚期癌症病人来说,逼近的死亡显然要比什么都重要。

  无力自证的难题

  倪海清的行为是否具有社会危害的后果,在辩方等看来,是该案的焦点所在。

  但当地药监、公安、检察院等相关部门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均表示,药是否有效,并不成为其执法的依据,也不属他们的管辖范围,“并非因涉案药物疗效不好而认定其为假 药,而是因其未经批准。”

  倪海清承认自己违规,但坚决否认生产、销售假药罪的指控。他坚持认为,他的中草药研究成果仅限于临床试验的“配制”与“配售”,而非面向市场的大规模生产与销售,而且疗效明 显。“未经临床审批,最多只能算是违规,谈不上犯罪。”

  知名刑法学专家、江西财经大学兼职教授张国轩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认为,根据刑法第13条的规定,要构成犯罪,必须是明显危害社会的行为。“倘若那真的是治病救人的良药, 真的把病人都给治好了,不仅没有社会危害性,对社会反而是有利的,就不应当认定为犯罪。但关键是经权威认定该药的有效性。”

  在医学上,对一种药的疗效进行权威的论证,需要提供一套完整的数据,也有很严格的程序,但对倪海清来说,这恰恰是最大的难题。按正当程序,倪海清的药要取得合法身份,须经研 究、试验、审核等多个程序。一个新药的审批是一个漫长的而且耗资巨大的过程,从临床前试验到临床试验,从专家评审到管理部门审核批准,耗时长达5至10年,投入的财力物力则是天文数 字。这一切对于倪而言,无异于天方夜谭。某种程度上,这也导致了许多民间秘方无法获得合法的身份让社会受益。

  当然,无论如何,这不能成为违法的借口。但却是一个现实的困境。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曾于2009年1月7日出台《新药注册特殊审批管理规定》,该规定第2条第3款对“治疗艾滋病、恶性肿瘤、罕见病等疾病且具有明显临床治疗优势的新药”给予特 殊审批的待遇。

  但问题是,除了倪的病人及病人家属之外,几乎没有人愿意相信他。除了病例实证,他也无能力从理论上为自己的药进行科学论证。而从西医的角度,他的所有病例都只是个案,缺乏医 学循证,不能说明任何问题。

  当然,目前为止,官方也无法证明其无效。

  在浙江中医药大学副教授曹灵勇看来,“对于那些本来就是100%要死亡的人,吃了药能提高生活质量,已经是一个伟大的事情,一个晚期肿瘤患者本来就要面对死亡,心情该有多痛苦!”

  “多少癌症病人绝望地等待着医生的死亡通知书。那是什么心情啊,最起码倪海清可以给你这个希望。”5年前被确诊为白血病的30岁患者郑霞说。

  另一位宫颈癌患者张淑兰接受倪海清的治疗大约两年多,她向法庭提供了书面证言和治疗记录。她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从她自己的个案看,康复效果比较好,“希望司法部门充分 调查、切实了解清楚,不要轻易地毁掉一个好药方。”

  “根据全国肿瘤登记中心发布的《2012中国肿瘤登记年报》显示,平均每天8550人、全国每分钟有6人被诊断为癌症。面对高发的癌症病例,对于像倪海清这样的没有证据证明其明显社会危害 的案例,司法机关是否应予慎重裁量?” 黄振兴说。

  (为保护病人隐私,应采访对象要求,郑霞、张淑兰为化名)

  倪海清案被这样乌龙地判决,一个能够治愈晚期癌症的民间中医生被以重罪重刑收监,我表示强烈抗议和谴责!从此案可以看出,法院也与中国医疗卫生管理机构一样,成为了力挺西医,绞 杀中医的帮凶了!这帮执法者包括法官纯粹就是机械僵硬的法匠甚至是冥顽不灵的法害——法律的祸害者。

  法律法规的尊严要不要?当然要。但法律法规本身必须是贯彻惩恶扬善精神的,执法者在执法的过程中更应该以惩恶扬善为宗旨,灵活机动地执行法律法规。就此案来说,倪海清既然能够治 愈晚期癌症,就应该视为国家特殊人才,倍加珍惜,应该一方面善意地批评、斥责其违规,另一方面各个公权力机构都积极帮助其完善相关手续,举国家之力,帮助他合理合法地生产经营, 帮助他做大做强,并因此而帮助一切与之类似的祖传秘方拥有者产生、发展、壮大起来,把我国中草药产业蓬勃发展起来,把中草药治癌以及治疗其它各种所谓不治之症的神奇效果广泛传播 到全中国、全世界。

  只有这样,才是真正贯穿法律惩恶扬善的精神,才会传为千古美谈。

  我国医疗卫生管理机构做的第二件大事,就是促成了他们津津乐道的所谓“医改”——让接受西医医院治疗的病人才能够报销医药费(虽然还有所谓的“中医院”,但中药治疗收费不多,用 西医治疗却可以大把收钱,所以在利益诱导之下,如今的所谓中医院早已经是挂羊头卖狗肉,实际是中皮西骨了),许多病人为了报销药费,几乎是别无选择地接受了西医医院的所谓治疗。

  不难看出,我国医疗卫生管理机构这些做法的本质就是一场大的围猎——把几乎所有病人或潜在的病人,都像野猪、野马一样赶进西医所构建成的巨大围猎场,西医不管是想拔毛、扒皮、饮 血、吃肉还是想夺命,完全随他们所愿!能够帮助这些病人逃离围猎场的民间中医生,被抓被关,从而断绝了想要逃离者的逃离之路。

  每当看到医院里人头攒动、人满为患的场景,每当看到大街上偏瘫或轮椅病人经过,每当看到或听说有病人在病痛中离世,我的悲悯与义愤之心都会油然而生。我多想大声呼唤我的同胞们: 赶快觉醒吧!我们再也不能忍受这样无耻与无能的医疗了!

  那么,如果我们所有人都麻木不仁,听之任之,我国现行医疗政策就能够继续执行下去吗?请看一篇关于美国医疗情况的新闻报道吧:

  奥巴马初登总统宝座之后,某年6月15日在对美国医疗协会所作的有关医疗改革政策的答辩时,就阐述了医改的意义,他说:“今天,我们每年在医疗领域的花费已经超过2万亿美元(据我所 知,这个数字有误,美国每年医疗费应该是三万亿美元,奥巴马的医改之后,会达到四万亿美元——刘仁和引用时注),这比世界上医疗费用次高的国家的人均医疗花费多出了几乎50%。但 是,即使在这样高的医疗花费下,我们依然有许多公民没有任何医疗保险,我们的医疗服务质量依然常常为人诟病,而且我们也丝毫没有因此而变得更加健康。事实上,在许多国家中,人们 以比我们更少的医疗费用支出,却能够获得比我们更长的寿命。显然,正是在医疗领域中过高的成本,构成了对我们的经济的巨大威胁。这是我们的家庭和企业面前一道越来越高的障碍;是 我们联邦财政面前一颗棘手的定时炸弹;更是我们整个美国面前一出‘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通过奥巴马之口,我们应该明白西医药的问题所在了吧?美国不可承受,中国能够承受吗?西医药可以压垮美国家庭、企业,压垮美国国家财政,就不会压垮中国家庭、企业,乃至国家财政 吗?

  可悲的是,奥巴马虽然看到了西医药的高昂和难以承受,但他不是从更积极的方面去探索解决问题的出路,而是让几千万以前因贫穷而没有医保的人也参加医保。也许出于慈善,但国家的负 担会增加一万多亿美元。奥巴马表面是在谴责西医药,实际却是在帮助西医药圈钱。美国财政本已经捉襟见肘,却因此而更加山穷水尽,于是美国政府不得不更加卖力地向中国借钱。中国所 买的美国国债,因此而节节攀升。对于西医药来说,中国真正是大好人一个,把好事一直做到底了。

  就在这几天,就在今年的5月25日,中国药学会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桑国卫,在第十五届中国科协年会上作大会特邀报告时,还沾沾自喜地说:“中国医药市场快速增长,2007年进入全球 前十,2011年仅次于美国位列全球第二,预计2020年后将跃居世界第一。”

  有这么糊涂的药学会理事长兼工程院院士,我们国家的医疗事业能好起来吗?不管好的坏的,什么世界第一都想去争,你还有脑吗?这样的第一如果真的争过来了,我们的人民将要承受多少 的医疗痛苦,我们的财政,将要承受多么庞大的开支啊?

  可是,当我们的财政也因为昂贵的西医医疗支出而山穷水尽的时候,谁来救我们?谁又救得了我们?

  中国医疗西医化的前方已经是悬崖峭壁和万丈深渊了,可是,桑国卫们仍然像跳水运动员一样,乐颠颠地想跳下去,并带着我们的国家一起跳,我们一切中华儿女,决不能袖手旁观,我们必 须大声疾呼和坚决制止!

  我强烈要求发生的改变是:1、国家医疗卫生主管机关再也不能被一帮西医人士牵着鼻子走,应立即改组,选择一批具备兼容并包之心的人,他们可以不是医生,但一定要有一颗公正廉明、勇 挑重任的丹心。2、卫生主管人员不要仅仅坐在办公室发号施令,而是真正走进各级医院,走进养老中心,走进病人家庭,体察医疗现状,真正为病人和国家利益作出长远的决策和行动!3、 对各种可以替代西医药的治疗方法,医疗卫生主管机关不能一味地堵、卡、压,而是公平、公正、公开地积极提供平台,让其他所有疗法在阳光下,在台面上进行,与西医公平竞争,让不好 的疗法或水平不高的医生自动退出,让好的疗法或水平更高的医生脱颖而出。如此,则国家之幸,苍生之福也。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全球市值最高的25家企业(当前市值与6个月前对比):
     企业 国家 市值 排名变化 2011年3月11日市值 3月排名
    21、诺华制药,瑞士,1505.28亿美元,上升20.2%,3月时市值1252.18亿美元,第38位
    23、可口可乐,美国,1468.58亿美元,下降1.2%,3月时市值1486.95亿美元,第28位
    24、罗氏制药,瑞士,1398.49亿美元,上升15.6%,3月时市值1209.26亿美元,第39位
    ===============、
    1西药
    国外有这么多庞大的制药公司、中国如何是对手。
    中国的现代制药企业创新能力太弱,只能以模仿外国过期【已没有知识产权了】的药方为主,不肯自己下血本研究。
    2中药
    中国现在许多现代上市公司的股价拼命创新高,加起来的市值还是小的可怜,
    2013/5/28 14:37:56
  • 全世界每年用于癌症治疗的费用大约六千亿美元,折合人民币三万多亿元。但每年大约一千万至一千二百万人死于癌症!这六千亿美元,大多砸进了西医产业链条。仅仅美国一个国家,一年 用于癌症治疗的费用就是两千亿美元。我们中国每分钟新发现六个癌症病人,但每分钟就有五人因癌去世。西医治癌,基本上都是用手术和放化疗的方式,费用高昂,基本无效,已是不争的 事实。但是,他们不是彻底的反省与真诚地改过,而是变本加厉地敛财害人。
    强烈要求发生的改变是:1、国家医疗卫生主管机关再也不能被一帮西医人士牵着鼻子走,应立即改组,选择一批具备兼容并包之心的人,他们可以不是医生,但一定要有一颗公正廉明、勇 挑重任的丹心。2、卫生主管人员不要仅仅坐在办公室发号施令,而是真正走进各级医院,走进养老中心,走进病人家庭,体察医疗现状,真正为病人和国家利益作出长远的决策和行动!3、 对各种可以替代西医药的治疗方法,医疗卫生主管机关不能一味地堵、卡、压,而是公平、公正、公开地积极提供平台,让其他所有疗法在阳光下,在台面上进行,与西医公平竞争,让不好 的疗法或水平不高的医生自动退出,让好的疗法或水平更高的医生脱颖而出。如此,则国家之幸,苍生之福也。
    2013/5/28 13:30:2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2年生,四川射洪人。1981年毕业于射洪师范学校,1988年成人高教自学考试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79年在师校看到《中国近代史》后,触动忧国忧民之心,从此无法释怀。80年始立大志,从教十余年,感觉教育工作距离自己的人生理想太远。于93年辞去教职,浪迹天涯,探索人生,追寻理想。此生终极目标:促成第二次“百家争鸣”,促进人文社会科学的再次繁荣,促进中华文明的全面创新,为深陷西方资本主义泥潭而无法自拔的世界,找到一条全新的、正确的出路。近期目标:于2011年8月发起“未病先防,小病补防,强身固本,远离重疾——现代化中草药保健养生万里行”活动,欲从西医的肆虐中解救广大的无辜病人,并以此作为人生的起点。座右铭: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由于原来QQ号997612553已满,现在起换成新的QQ号2488082141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