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仁和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东方欲晓 - 刘仁和首页
中医辉煌之日 百病驯服之时(中)
2011-07-29
字号:

  三、传统中医中药,日趋没落

       中医药的鼻祖,据说是炎帝(神农氏)。炎帝好不容易教会人们种植和食用五谷,却发现人食五谷之后会生百病。于是他又亲自遍尝百草,为人治病。历尽艰险,终于创造了原始的中医中药。

  但是,中医药从产生之后,就很不完美,对病症的诊断全凭医生的感觉,感觉一错就会害人,历史上“庸医杀人”的悲剧事件频频发生;中药材的产地、季节、生熟,甚至收获时的老与嫩、晨与昏、昼与夜,收获后是阴干还是晒干等等,都可能使药物功能发生变化;中药材不便储藏,易生虫易霉变,不但影响疗效,而且可能有毒;即便医生看准了病情,用对了药物,但配药时应该添减某位药,或具体每位药的用量,也会因患者的性别、年龄、体质、病程、患病季节等不同而变化,能不犯错者极难、极少。

  因此,自古至今,对中医药的责难之声不绝于耳。远古周公、孔子就曾非难中医,近代孙中山、鲁迅也反对中医。如1929年,中华民国政府曾在首都南京卫生部专门开会,作出“废止旧医(中医)案”,决议禁办中医学校和中医杂志,规划50年之后的中国“只有西医,没有中医”。

  从1929年到1939年,中医自发“救亡国存”,自发设立“国医节”,共召开十次全国中医代表大会,四次赴南京请愿。由于要求禁中医的名人多,权势大,中医界势孤力单,在即将满盘皆输之际,曾主动提出并真正实施与西医“单挑”——在全国选出不同病症的10对(20位)病人,每对病人病况大体相同;再选出中西医师各5位,每位医师分别挑两名病症不同的病人,西医先选,半年后分辨疗效。结果是中医取胜,禁止中医的声势才暂时受挫。

  抗战暴发后,双方有组织的公开较量虽停,但暗战激烈,西医不断攻城略地,中医节节败退,甚至溃不成军。逃到台湾的国民党政府公开禁止了中医;港、澳政府则把中医划为江湖郎中,不许进入大医院;大陆五十年代的禁中医案虽未通过,但改革开放后的30年来,西医如日中天,中医却江河日下。

  如今,大陆的中医药大学学生已几乎不背汤头,不学切脉,学生绝大部分时间和精力实际上不是在学中医,而是在学西医。大陆的中医院诊病几乎已完全西医化,中医院所开药品中西药占80%,而且中医院也大量使用抗生素,“中医院”近乎名存实亡。民国政府当年在大陆力推禁中医而未果,如今新中国政府则虽未明禁,但因西医开药更简单,也更便于收高价,受利益驱使的中医学校、中医院和中医师们,却即将自发完成对中医的全面埋葬。

  在中医药四面楚歌之际,号称“科普作家”和“打假斗士”的方舟子先生以“痛打落水狗”的心态,频频出击,不但说“中医不是科学”,“不承认中医医生是真正的医生”,还对中医养生传统发起了攻击,唯恐中医药行业咽不下那最后的一口气。而我,只严厉谴责方舟子,却对周、孔、孙、鲁等历史上的反中医者表示理解和尊重,这是为什么?因为周公、孔子当年真正看到了中医的不足,孙中山、鲁迅则既看到了中医的不足,还看到了西医相对于中医的长处,他们是真诚的人,反得有理,必须理解和尊重。那么,轮到方舟子为何就要严厉谴责呢?厚此薄彼吗?不是!因为方舟子作为现代人,有幸见证了现代西医对人体和人类的巨大危害,再无任何理由挺西医而反中医。如果说中医只是“不足”,那么西医则完全可称之为“有害”;中医尚可补救,西医无可救药。

  空讲道理无用,我在此讲两个小故事,以供大家思考。

  第一个是关于我自己的,我自幼风湿较重,四肢骨心常疼,1985年疼痛难忍之时,曾在县中医院住院一月,也只是略有减轻。1995年在云南犯疼之时,一当地老人仅用50g黑附片加50g酸木瓜熬水,就为我彻底治愈了。至今已过16年,从未疼过。我曾说要奉献此方为别人治病,但一老中医说风湿分五、六种,适合你的不一定适合别人,治出问题怎么办?一来我再没到过云南,而四川的附片、木瓜与云南完全不同,连托人从云南带回来的都不合要求,二来他的话也让我有些担心,此念也就作罢了。

  第二个故事是关于别人的,几年前,我县一个20岁农村小伙子长期腹部不适,久治不愈,遂到县医院检查,照见腰的一侧腹腔内壁有一个鸡蛋大包块,怀疑是肿瘤,但无法肯定。住院观察半月,医疗费花去数千,仍未能确定。家中贫穷,再无钱住院,更无钱手术,只好出院回家。回家后有人介绍去看一位草药医生。草药医生诊脉后说脉跳强健,脉象正常,不像是大病,不会是肿瘤,怀疑是以前小青年间疯玩,皮鞋尖踢到或棍棒捅击而致腹内壁淤血逐渐聚集,但青年什么也记不起来。草药医生按自己分析做散瘀血治疗,仅三副药,共几十元钱,青年人就彻底痊愈了。

  这两个小案例对我心灵的触动很大、很深——我们的中医和中草药,也许的确太原始了,目前几乎仍与五千年前一样,野地里采回来,晒一晒、切一切,熬水喝下去就成了,但有时却能轻松、快捷、干净、彻底地解决问题。相比之下,西医搞得太复杂了,制药过程程序繁多,不但环境污染严重,而且成品药的副作用也很大。这与中、西方对待食物的态度、方法类似,如红薯,中国崇尚少加工,不加工,吃原食,往往吃出健康;西方崇尚精加工,吃炸薯片,虽然香了嘴,却自己也承认那是垃圾食品,易吃坏身体。

  据此,我认为,中西医各有所长,应该共生,应该在竞争中提升和互补,而决不能禁中医或继续让中医不禁而禁,走向灭亡。

  中医药目前的形势,已经万分危急。可以想见,完全西医化的中国,将会何等凄凉。挽救中医药,已经不仅仅是中医业界内部的事,而是真正关心中国、关心中华民族、关心整个人类的所有中外有识之士的神圣使命。

  中央10台《百家讲坛》栏目,凡讲中医的内容,只要时间允许,我都尽可能听。前不久北京中医药大学罗大中教授讲《大国医》,我听得特别认真,心情既非常高兴,又非常沉重。

  为何特别高兴?罗教授所讲王孟英、钱乙、李东垣、缪希雍、朱丹溪五位中医大师,横跨宋、元、明、清四朝近千年历史,他们不仅具有高超的技艺,而且具有崇高的医德,让人从中看到了传统中医顽强的生命力和传承力。而罗教授的搜集、整理和讲述,也让我看到了当代中医人的积极进取,并未全都随波逐流,坐以待毙,从而看到了中医药走出困境,重铸辉煌的希望……

  为何又心情沉重?从罗教授的讲述中就能深刻感受到中医的严重危机:一是中医的标准化教学与治疗都太难——他们留下的一件件医案告诉我们,与他们同时代的,大多都是庸医。因为在很多案例中,他们不是针对病人的病症与疗法同庸医们陷入激烈的争论,就是极力挽救被庸医们治得快死的人。他们取得的“胜利”越多,就越能说明传统中医的失败——因为一个神医、名医再能干,再勤劳,也治不了、救不了全国的病人,全国众多病人只能被迫接受庸医的治疗,这是多么残酷的事?历代中医门派观念严重,几乎从没有思考过把庸医大规模地转化为名医的事;二是中医的传承太难,神医们往往都是一生单传一个弟子,即使收了数个弟子,能够通过美德、智慧、执着等各方面考察而得到真传的弟子也仅止一个,甚至一个也没有。绝学屡次失传,中医又如何发扬光大?

  近几年来,两位与我同为60年代出生的明星的病逝,令我对中医、西医同时产生了深深的怀疑与责备。

  第一位是陈晓旭,87年版《红楼梦》中林黛玉的扮演者。演员与角色水乳交融,真正演出了曹雪芹原着中黛玉的神韵——楚楚动人的面容,清纯高雅的气质;碧水含忧的双眸,深藏偶露的智慧;寒梅傲霜的个性,忠贞不渝的爱情……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无不牵动男儿怜香惜玉的柔情。

  我一直自认还算是个坚强的人,一直在穷毕生之力,追寻理想,流过汗,流过血,但是,不管遭遇多大挫折,都不曾流过泪。然而,每次看晓旭的《红楼》,看到黛玉之死,却都忍不住双泪长流,痛哭不止……

  最令人难以想象,也最令人难以接受的是,2007年5月13日,年仅42岁的陈晓旭因乳腺癌去世!追踪了解,才知她确诊病症之后,放弃了治疗。她为什么要放弃治疗而甘愿英年早逝呢?假若她接受治疗会否痊愈呢?我一直在思考,在求解。

  女性最容易患两种癌——乳腺癌和子宫癌,而国内目前通行的是采用西医方式的手术割除治疗,乳腺癌至少要割掉连乳头在内的一个乳房,子宫癌往往要将整个子宫完全切除。切除之后还要接受多次的放疗和化疗,每次放化疗身体都会受到严重伤害,但治疗成功与否,尚在两可之间,手术之后继续恶化而很快死亡的比例仍然很高。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曾有不少女性冒着生命危险,做丰胸隆乳的手术。但是,西医却采用切除乳房和子宫的方法给她们治病,这对女性心理上的伤害,丝毫不亚于对她们身体的伤害,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数年前,与我家乡射洪相邻的蓬溪县,就曾有一位中年农村妇女,在确诊为子宫癌中晚期,必须手术切除子宫才可能保命时,坚决不愿手术。她说,宁愿死了算了,没有子宫就不是女人了,最后悲壮而慷慨地死去。一个并无多少文化的农村妇女,尚且在子宫和生命不可兼得之时,毅然选择保留子宫而放弃生命。那么,作为美女、名女、奇女、才女的晓旭,不管多么热爱生命,留恋人生,她都更可能保持自己身体的完整,有尊严地死去。

  我虽然对晓旭放弃治疗,放弃虽然缥缈但却依稀尚存的一线求生希望而深感惋惜,但是,我非常理解和尊重她所作出的艰难选择。她是在用自己主动放弃治疗而死的方式,表达对西医治疗乳癌方式的抵制和抗议。心痛晓旭,就应该感同身受地心痛普天下面临乳腺癌、子宫癌威胁的每一位姐妹。我愤怒谴责如今我国和世界所共同采用的西医治癌方式,并发誓找到让女性不患乳腺癌、子宫癌,或虽患癌但不切除乳房和子宫的、让女性心理不受伤害的治癌方式,来作为对晓旭最好的纪念!

  如果晓旭当初接受西医治疗就能活下来吗?很不可靠!我的另一位同龄人,中央电视台着名播音员罗京,在2008年9月查出淋巴癌后,一直住在中国人民解放军307医院,积极配合治疗,却仍然在次年6月逝世,终年仅48岁……

  如果说西医不中用,那么中医干什么去了?关键时刻为何不敢挺身而出,独挑大梁?既然中医不思进取,不敢出头,或根本没有能力出头,那么西医就可以说:我即便再滥都永远比中医好,如果我西医都不行,就再没有谁敢说行了。

  中医中药,我在为您期盼,为您焦急!现代西医药摧残下的人体太过脆弱,现代西方抗生素培养出来的细菌、病毒过于强大,西医药在面对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艾滋病等多种疾病时,已近乎投降。中医药,无助的国人、无助的世界对您殷殷期盼,您能绝地反击,重塑尊严,救亿万民众于水火吗?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本末岂能倒置?中医乃易医。其博大精深无人可比
    2011/9/25 23:42:01
  • 人类太多又无明显天敌制约,只有让人类自己给自己找点病自行消减。
    中医确是救人之术,可现世,不是该救人的时候。
    所以大自然让中医暂且休息,西医兴旺帮助自然消减人类。
    当人类因病岌岌可危时,如果大自然还想让人类继续生存就自然会让中医上班。
    病都是人类自找的。
    博主莫急,现在不是时候。
    2011/7/30 7:52:4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2年生,四川射洪人。1981年毕业于射洪师范学校,1988年成人高教自学考试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79年在师校看到《中国近代史》后,触动忧国忧民之心,从此无法释怀。80年始立大志,从教十余年,感觉教育工作距离自己的人生理想太远。于93年辞去教职,浪迹天涯,探索人生,追寻理想。此生终极目标:促成第二次“百家争鸣”,促进人文社会科学的再次繁荣,促进中华文明的全面创新,为深陷西方资本主义泥潭而无法自拔的世界,找到一条全新的、正确的出路。近期目标:于2011年8月发起“未病先防,小病补防,强身固本,远离重疾——现代化中草药保健养生万里行”活动,欲从西医的肆虐中解救广大的无辜病人,并以此作为人生的起点。座右铭: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由于原来QQ号997612553已满,现在起换成新的QQ号2488082141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