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二寅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宏智库 - 张二寅首页
“鸿浩之志”:学术与权威亟待正确轨迹
2018-05-09
字号:

    因为在北大一百二十年校庆典礼上将“鸿鹄之志”念作“鸿浩之志”,林校长快速发了道歉信。

    有同学说,遇到不认识的字很正常,可是,鸿鹄这俩字,真的不应该不认识,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这句话,是中学语文里的重点句子,陈胜的这句话,每个中学生都能用的烂熟,可是,北大校长居然不知道,太不可思议了,我实在理解不了,难道北大校长没上过中学吗?

    从林校长的道歉信中看,文革时期的教科书和文革后的中学教科书不同,那篇文言文可能没学过。

    又有人讲,与林校长同年的莫言,小学毕业,却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不能将无知归咎于时代。但人各有所长,作为化学家,化学元素与有机物生僻字遍地都是,汉字念半边是习惯法则,因此,将鹄读作浩也不是太大的事。

    同时,林校长的道歉信中声明,自己是勤奋好学的,发言稿都是自己写的,最近刚出版《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一书,不必小题大做了。

    问题是,一个人不会写自己不认识的字,但林校长又声称自己所写,这就矛盾了。

    北大校长副部级,配秘书,如果发言稿都要校长亲自写,那么,文秘这一专业可以取消了,但现实却是这一行业异常繁荣昌盛。

    出这样的错,是秘书不知校长语文根底,不了解领导,以为校长的教科书与自己的相同。

    为此,有人建议,以后秘书写稿子要加拼音。

    可以推出的真相是:林校长发言稿秘书代笔,由于文革原因,不识该字,又因为校务繁忙,无暇事前过目导致误念,事后道歉,但不承认代笔。

    事件可能的处理结果是秘书不称职,需要更换,校长原地保留。

    然而,它映射出了应变能力与事件背后的问题。

    有次张作霖给日本人题字,应为手墨,结果写成了手黑,别人提醒大帅写错了,张答,没错,一寸土不给日本人!简洁有力,掷地有声。

    是秘书代写的,出现不认识的字,没有时间细读,都是可以理解的,不能理解的是事后胡乱涂抹。

    北大校庆前夕,人民大学贾根良教授的《新结构经济学因中兴事件而轰然倒塌——在第十届中国演化经济学年会上的发言》文章在“演化经济学”公众号中登出后,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副院长王勇教授很快回文反驳,认为“针对贾文以(错误)批判新结构经济学的方式来试图提高演化经济学的地位和注意力,我觉得并不是学术上最有效的辩论方式与营销方式这种观点”。

    这种学阀式回应让贾教授出离愤怒:将别人对新结构经济学的批评一概批评为试图借助其提高“XX”的名声,这是不是有点妄自尊大啊?这种做法难道是避免别人对其提出批评应有的态度吗?笔者认为,这种思维是很要不得。笔者是个老派的学者,一直讨厌学术营销这种说法,也一直拒绝“学术营销”,试看演化经济学界出过很多书,哪一个像《新结构经济学》那样进行大肆营销,何况后者是不实之词的营销?

    这两篇文章很快就被屏蔽了,正常的学术讨论为什么被扼杀?新结构经济学不能被质疑吗?谁有屏蔽这两篇文章的能量?

    再推前一个月,因为李悠悠实名举报,南京大学、上海师范大学宣布驱逐沈阳教授。

    北京大学事后回应为:北大官方表示,近日,有校友在网上发文,要求原中文系老师沈阳(2011年已调离北大)对1998年某女同学自杀事件承担责任、作出道歉。对此,学校高度重视,要求教师职业道德和纪律委员会立即复核情况,依法依规开展工作。

    中国新闻周刊采访当时的北大中文系系主任费振刚系教授:我没有参加任何调查,也没有人向我汇报任何事情,大家都很忙,百年校庆是北大很大的(一个活动),我和我们系的党委书记,主要是做这些事情。(处理沈阳的)事情主要是北大纪委处理的。

    可见,北大的校庆越来越隆重了,学生生命、学术探讨、学术水平都要让位于场面应酬,让位于行政级别,官僚作风,官员做派,官样文章愈加盛行。

    在北京大学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中,已免去8名校长助理和10名“三长”(教务长、总务长、秘书长)副职的相关职务。可见,不但有秘书,而且有秘书长,官员体系庞大。但“动真格”的去行政化改革,应当是全面取消高校校领导的行政级别。

    聚全国最好的学生,每年200亿的支出,能够史册留名的学术贡献又在哪里?

    道歉信的末端,“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前进的脚步。”林校长的这一见识尤其不能让人认同。

    原子弹会使地球毁灭,克隆、机器人引发道德人伦焦虑,全球化导致的两极分化让人忧虑,这是人类文明的正常反应,唯如此,社会才会进步。

    质疑与批判恰恰是学术进步的核心,是催生学术大师的摇篮,能够创造伟大的价值,它什么时候都不能被忽视,尽管它可能成为阻碍官员进步的绊脚石;而不容置疑,盲从权威,官本位崇拜,才是学术的大敌,扼杀大师的利器。

    本文首发于第一经济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这年头,文科生风头过盛。
    2018/5/11 14:03:34
  • 我是实地到湖南中部考察过,当时没有料到会发生电脑芯片如此重大的变局。
    现在看到有希望,无论如何都要设法试一试。
    晚清的龚自珍有一首诗:
    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
    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人才必须是多种多样的,各种阶层,各种类型,各种追求的人,人人大发财是不可能的,必须让他们安居乐业,发挥自己的专长。
    有人要建超级精英的大学,我不奢望建半工半农半读的工农兵大学,只希望编写工农兵能够看懂的电脑辅助教材。
    2018/5/11 13:59:08
  • 我在1988年想在中国搞面向民众的普及教育。寸步难行!
    1997年,马化腾利用ICQ进入中国的互联网产业。
    1999年担任英语教师的马云等18人,在杭州杭州创立阿里巴巴。
    2000年李彦宏、徐勇携120万美元风险投资,创建百度公司的互联网搜索平台。
    这三个公司获得巨大的成功,我没有妒忌他们。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不会搞游戏平台,也不会促进衣服皮鞋的大量消费,更不会误导民众。
    2018/5/11 12:04:07
  • 我在1988年在香港开办《电脑教育》杂志,因为我的《PC-DOS操作法》被香港电脑公司大量采购运到国内,当电脑说明书,20万元的资本是有的(即有了联想公司开业时的资本)。
    当时是有了资本,但办杂志的批文是无法办到的。即我没有在深圳作为面向全国利用电脑杂志进行普及教育的可能性。
    2018/5/11 11:52:10
  • 毛泽东主席一生批判武训、资产阶级和地主阶级。

    武训是依附在地主阶级的一个主,虽然他想方设法办学不错,他能救得了多少人,不过是杯水车薪,无法普惠式改变中国。

    地主阶级虽然有一些好人,但地主阶级作为群体,是一个妨碍社会进步的群体。

    毛主席认为资产阶级天生的软骨头,为了利润,绞死自己绳子都愿意卖给他人,不约束他们向既定的方向努力,放任自流任其发展,国家只会灭亡,不可能独立富强。

    对没有教育武装的工人阶级,毛主席也是批判的。没有教育武装的工人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一样,天生的软骨头,自私自利,你看他对资本家非常愤恨,资本家给他们加一点工资,改变下工作环境,就成了资本家温顺的狗了
    2018/5/11 9:22:06
  • 美国贵在自由竞争的精神,但现在美国主流的金融精英扼杀竞争,也反映到美国政治和学术,因此美国发生危机。
    2018/5/11 8:15:32
  • 我现在网络上讲《电脑互联网智能手机》,那真的纯粹是《美国学》,别的国家提供廉价的硬件产品,核心思想全是美国的。
    说美国正在衰败,废话,美国正在调整,而中国也要调整。
    2018/5/11 7:54:37
  • 我将在毛泽东家乡附近的湖南小镇,开办《松明书院》,网络自学大学,半工半农半读大学。聘请和培养中国的民间人才。
    目标是打倒美国的常春藤大学群。
    2018/5/11 5:51:25
  • 施一公开办西湖大学,得到多方庞大支持。如果我有施一公千分之一的支持,将走毛泽东的面向工农兵的教育路线,和施一公的精英路线对着干。
    2018/5/11 5:42:34
  • 我们说北大林校长是伟大的化学家,清华副校长施一公是伟大的生物学家,那是西方的标准,而西方的标准是我们最高的标准。
    2018/5/11 5:33:24
  • 中国人如果有志气,要把汉字推广到全世界的话,甚至代替英文,成为第一个国际语言的话,就要设法使中华文明压倒西方文明。
    我这一句话会吓死中国的知识人。
    2018/5/11 5:07:49
  • 因为有了Unicode,现在互联网上常见到中文简体字和繁体字共用的文章,不知道如何善后。
    废除汉字,越南,韩国,朝鲜如此做了。
    2018/5/11 5:05:1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山东宁阳人,现居天津。1992年毕业于西南石油学院自动化专业,中国社会科学院MBA,国际财务管理师(IFM),第一经济首席经济学家。当代宏观经济学者,主要从事西方经济学、政治经济学、控制论等跨学科领域的研究,新宏观主义创建者,储备需求倡导者,指出储备需求为第二大最终需求,它实现了对消费需求不足的价值补偿,是摆脱周期性经济危机的根本路径。著有《新宏观主义》。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