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二寅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宏智库 - 张二寅首页
李扬经济学的缺陷与亮点
2016-11-09
字号:
    最近,原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经济学部主任、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发表了系列文章,较为系统地提出了对经济危机的解释与解决方案,是中国主流经济学家中的佼佼者,本文将其言论称之为李扬经济学。

    首先,2016年10月20日光明日报转载李扬发表在《行政管理改革》上的《新常态下宏观调控要有新思路》,

    该文做出如下论断:

    一、本轮全球经济危机为长期性的经济波动,非短期冲击,也非周期性变化,着眼点为提高劳动产生率,要采取剧烈调控手段。

    二、货币价格调控效果不及数量调控。

    三、宏观调控的四大目标为表面目标,潜在目标为劳动生产率。

    四、调控要公开、财政政策要宽松。

    新常态即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以及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叠加的阶段。“三期叠加”明确划出了中国经济发展的新阶段。

    其次,2016年10月2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主办的《经济蓝皮书夏季号:中国经济增长报告(2015~2016)》和《中国上市公司蓝皮书:中国上市公司发展报告(2016)》发布会在京广中心召开。

    李扬指出,经济出现五大长期趋势:

    一是经济增长速度低迷长期化;

    二是低利率乃至负利率长期化;

    三是通货紧缩长期化;

    四是债务长期化;

    五是去全球化。

    其中,增速低迷处于核心位置,它决定了下面的趋势,其原因有三条:

    1、由于科技创新不足,导致劳动生产率下降;

    2、人口老龄化导致人口红利消失,导致劳动生产率下降;

    3、需求不足导致长期产出缺口,它也降低了劳动生产率。

    劳动生产率下降引起效益下降,投资实体意愿下降,导致低利率或负利率,货币脱实入虚,形成通缩。

    债务只增不减的原因在于当前的货币制度,即纸币的成本远低于自然经济时期的黄金货币。借债要适度,超出适度,就有债务危机。

    2016年10月27日-30日,第十二届北京国际金融博览会上。

    李扬指出:当下中国的债务问题高起,这次危机就是高杠杆危机,要警惕债转股成为逃废债的通道。

    他列举了七种去杠杆的方法,1、即还钱,2、通胀,3、销账,4、股市上涨,5、增加GDP,6、印钞,7、债转股。

    他认为,只有第5条通过增加GDP来扩大分母,即通过提高劳动生产率来降低债务率可行。

    因此,他得出结论,现在需求侧的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失效,需要转到实体供给侧,只有通过技术创新、重获人口红利才能实现调结构,稳增长。

    由上,其逻辑链条为:科技创新不足、人口红利消失、需求不足——劳动生产率下降——效益下降——投资意愿下降——低利率负利率——通缩。反通缩,过度借贷——债务危机——有效的去杠杆——增加GDP——创新,人口红利、新增需求——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然而,这个推理逻辑链条是存在重大缺陷的:

    一、劳动生产率不但没有下降,反而是快速提高了。

    1、没有证据显示现在科技创新不足,苹果手机、谷歌自动驾驶、智能穿戴、神州登月、火星探测、无人机等高科技日新月异,令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很多老年知识分子经常感叹跟不上时代。

    2、人口红利消失只是表面现象,它背后的根源是高房价、高生活成本导致的生育意愿下降。所谓的低工资人口红利推动的经济快速增长,是以顺差为要件的,即仅仅工资低,并不能保证经济增长,因为在一个封闭的系统内,工资越低,过剩与通缩会越严重。

    3、人口老龄化与低龄化并不必然反映需求的高低,因为需求包含两大含义:首先是有需求欲望,其次是有需求能力。放开二胎,会增加需求欲望,新增养育小孩与二套购买婚房,但这个欲望的实现靠的是需求能力,即购买力,钱。现实告诉我们,二孩放开后,生育意愿远没有达到官方预期。这是对蔡坊副院长一贯主张的人口红利论的重创。

    劳动生产率如果下降,那么实体经济应该表现为供给不足,物价上涨,而现实情况却是供给过剩,物价下跌。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自2012年3月份以来连续54个月下滑。

    二、效益下降的原因并非是生产效率降低,而是提高。

    这里涉及到微观视野与宏观视野的差异问题。

    传统经济学以微观的视角看待经济世界,它认为效益下降必然是产出减少,因为只有产出减少,才导致可以供出售的商品不足,然后亏本,效益下滑。

    新宏观主义则认为:在一个经济封闭体内,当总体生产效率提高时,而需求又保持不变,必然物价下跌。在市场经济中,最终需求只有消费需求,它来自初始投资需求,由于初始投资需求所投放的货币被中间加工商利润与工人工资储蓄所截留沉淀,因此,小于初始投资需求,即初始投资必然发生货币性亏损,尽管该投资者有大量的库存。

    市场经济实际有两大循环:实物循环与货币循环,前者由于技术进步导致劳动生产率大幅提高,因此实物是递增的;后者由于中间利润与工资储蓄沉淀,货币是递减的。所以,宏观上的真实情形是劳动生产率上升,实体通缩,效益下降。

    由此可见,该推理存在逻辑漏洞,没有找到效益下降的根源,因此劳动生产率下降论与事实相背。

    三、长期趋势与一般周期有什么联系?

    李扬秉承传统经济学,认为短周期可以由需求管理来解决,而长期需改革供给结构,这里存在一个逻辑盲点:长期是短期的累积,短期的需求管理累积的结果是什么?从因为传统理论缺陷,无法找到根源,但现实却告诉人们,是债务。

    那么,长期应着眼于债务来源,然后去债务,而不是在实物循环中打转转。

    四、适度借贷非常含糊,适度如何计量?

    从效益下降——投资意愿下降--低利率负利率——通缩,这一推理链条是合理的,也是符合实际的,既然如此,反通缩也是理性选择,它怎么会导致过度借贷了呢?

    这就是传统经济学的逻辑软肋,它缺乏债务根源的探讨,经济学教科书上甚至没有将债务单列,而债务却是经济世界的最重大主题。其原因是新古典发端于自然实物经济,忽视了自然经济与市场经济中货币性质的变化,即由买卖转向了借贷,从而由内生货币转变成为外生货币,它给经济系统带来了基础债务性,并且让投资需求从自然经济的最终需求转变为市场经济的中间需求,导致了需求不足,进而将自然经济的均衡可能性消灭了。

    因此,所谓适度债务只是针对的微观个体,对于宏观而言,并不存在适度,债务只能增不能减,即随着产出增加,央行发行的货币也增加,但它提供的不是传统意义的钱,而是债务,经济增长是债务拉动。这也即货币主义创造了债务危机而不自知。费雪与哈耶克的过度投资论同样也是源于该缺陷。

    五、有效的去杠杆——增加GDP不能成立。

    李扬的推理认为增加GDP可以使分母扩大,而分子保持不变,这样债务即可逐步减少。

    但根据上面的推论,经济增长是债务拉动,增加GDP必然使债务增加,进而分子扩大,而且速度比分母更快,债务不会减少,而是增加。

    现实验证了这点,当前的经济出现了触底上升态势,PPI结束了连续下滑,9月开始转正,它的原因不是去杠杆,恰恰是加杠杆的结果,即财政赤字突破3%,中央与地方政府均扩大基础设施投资力度,连续降准降息,减半印花税和契税,终于导致房贷激增,房价暴涨,造就了即将迸裂的房产泡沫。

    李扬对M2增速两倍于GDP增速的解读完全颠倒了,它不是货币供应量增加了,而是债务增加,是定存增加,即银行债务增加,也就是社会债务的主要部分,当然也就是分子了,它让社会债务不堪重负,哪里能去杠杆?因此,所列7种去杠杆都是无效的。

    M2增速两倍于GDP增速,它的直接原因就产生于间加工商利润与工人工资储蓄,即商业银行的衍生债务,它几倍于央行基础债务,它在实体经济中无路可去,于是脱实入虚,在政府扩大投资时,炒作原油、钢铁、煤炭、房地产,绑架实体经济,推高生产生活成本,造成滞胀。

    央行的基础债务与商行的衍生债务导致了债务危机,它不可偿还,只有通过周期性的危机来强制消灭。工业革命前的国富论不能理解债务危机,也没有见证过经济周期性危机,不能理解产品过剩,经济危机的风险源积聚于银行金融系统。

    尽管存在上述逻辑缺陷,但李扬经济学也是有亮点的,这是难能可贵的:

    一、承认债务长期化。

    二、将债务根源聚焦于货币发行制度,尽管解释是有问题的,因为央行基础债务并非由于纸币成本低,而是必须记债,即实际原因是自然经济为交易获得货币,而市场经济为借贷货币货币。市场经济只能生产实物利润,不能生产货币利润,它提供的是货币债务。

    三、指出了去杠杆的不可行性,即债务只增不减,间接支持了债务拉动的经济增长。

    而这些亮点可分别见于《新宏观主义》第42页、75页76页。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市场经济早已经走进死胡同!
    2016/11/9 12:44:0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zhangyanxia   lisha864   哇哈哈160   kingfire   yinuo0822   fsgj   圣空法师   dhstone   李建良私塾   悟-方志华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山东宁阳人,现居天津。1992年毕业于西南石油学院自动化专业,中国社会科学院MBA,国际财务管理师(IFM)。当代宏观经济学者,主要从事西方经济学、政治经济学、控制论等跨学科领域的研究,新宏观主义创建者,储备需求倡导者,指出储备需求为第四大需求,它实现了对消费不足的价值补偿,是摆脱经济危机的根本路径。著有《新宏观主义》。人生信条:自由的思想,有效的实现,更快的进步。转发请尊重作者权益,否则将追责。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