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二寅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宏智库 - 张二寅首页
供给侧政策的摇摆
2016-05-15
字号:
    2008年的4万亿投资引发产能过剩与投资效益下降的担忧,这一点在本人发表于2008年12月10日的《南辕北辙的4万亿政府投入》有详细论述,并准确预测到了产能过剩,以及针对 “国家发改委张平主任说本次政府4万亿投资方向不同以往,不但有基础设施,还包括医疗、教育、农村民生工程”的论断,做出以下判断:然而结果必然是过剩,因为并非不想消费,而是无力消费,是有钱的不买,想买的没钱,徒增国债赤字与银行呆坏账。这同样是微观个体竞争力的提高无法让宏观整体摆脱价值约束困境。

    夏斌有企业效益减少的论证:据测算,2005-2008年,1元社会融资量能带动4元GDP,到了2012年,1元社会融资量只能带动1.93元GDP。2012年,未扣除利息前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收益率为8.88%,但银行一般贷款的加权利率却为7.07%,如果算上各种理财、影子银行中的高利率因素,企业的资产收益率实际上已接近其融资成本,有相当部分企业已低于融资成本。而在 2013年5月,居民与企业的债务却已超过82.9万亿元,若仅以7%的利息测算,每年的利息就高达5.8万亿元(有人以非金融企业债务合计算利息,利息高达8万亿元-9万亿元),分摊到每月为4840亿元。也就是说,要维持一定的经济增速,企业除本来需增加一定的正常贷款外,在企业资产收益率接近甚至有些企业已追不上融资成本的情况下,为了维持其日常生产和投资活动而不“崩盘”,还需另外增加一块以偿还利息为目的的新贷款,才能维持整个资金链的不断裂。这就是为什么会出现2013年一季度GDP增速比2012年一季度下降0.4个百分点,但社会融资总量的增速却是同比上升64.2个百分点的原因。”

    而吴敬琏则在2015年大声疾呼要打破三驾马车,供给侧才是经济良药。

    “大致上从2009年开始,不知什么原因,在分析中国宏观经济走势的时候,流行起一种认为经济增长速度取决于消费、投资、净出口“三驾马车”的需求强度的理论。根据这种理论,中国经济的增长乏力,是由消费、投资和净出口等三项需求不足造成的。只要能够把需求扩大到足够的水平,增长就能够重上台阶。我认为,这一套分析有重大的缺点。

    首先,它用错了分析框架。十分明显,“三驾马车”分析法是凯恩斯主义的短期分析框架的变形。如同大家知道的,凯恩斯主义认为,需求的强度决定供给的规模,因此,产出总量等于由消费、投资、财政赤字和净出口四项需求构成的社会总需求。不过即使凯恩斯主义的经济学,也只是运用这一理论框架来讨论短期经济问题,把它用来分析长期发展趋势显然是用错了分析框架。

    其次,由这种分析得出的政策结论也是有问题的。因为消费、投资、出口需求有多大,归根到底是由一些客观因素决定的,并不取决于人们的愿望。以进出口为例,它最终取决于整个国际经济格局。过去中国对发达国家有大量的净出口,第一是因为在高消费、高福利导向下,发达国家的储蓄率很低,在储蓄和投资之间有很大的缺口,需要靠从发展中国家净进口来填补;第二,是因为中国低成本的竞争力很强,能够在发达国家的净进口中分到一块比较大的“蛋糕”。全球经济危机发生以后,发达国家去杠杆化,提高了自己的储蓄率。这样一来,根据经济学的“双缺口模型”,只要发达国家储蓄跟投资的缺口变小,发展中国家净出口的可能性也就变小。美国的储蓄率会有起伏,但是要想回到危机以前的水平,我看是不大可能的。随着中国劳动者工资水平的提高,中国产品的低成本优势也在减弱,因此在出口蛋糕中所占份额也会降低。另外,消费需求的提高,也不是以人们的愿望为转移的。例如有人说,城市化可以使消费需求提高,因为农民进城以后消费需求会有很大的提高,只要加快城市化消费需求就会很快增加。这里其实是把消费需求和消费愿望混为一谈了。在经济分析中所说的需求是指有购买能力的需求,有钱做后盾的需求。所以要增加劳动者消费需求的前提,是增加他们的收入。而增加劳动者收入的首要办法,是发展生产,提高效率。即使政府能够给予补贴,也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是不可能使人民普遍富裕起来的。”

    吴敬琏指出中国大规模的投资不可持续,因为其效益日益低下,因此反对扩大投资。

    而林毅夫则反驳说,没有投资,则消费需求会进一步下降。

    令人称奇的是,余永定在2015年底前是供给侧的支持者,年后则转变为凯恩斯主义的拥趸了。

    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2016年第一季度,央行大放水,基础货币供应量激增50%,2016年5月12日,国家发改委、交通运输部印发《交通基础设施重大工程建设三年行动计划》(以下简称《计划》),在2016年至2018年的三年间,将重点推进铁路、公路、水路、机场、城市轨道交通项目303项。

    吴敬琏与林毅夫都称得上是国家智囊,一个反对扩大投资,一个支持扩大投资,谁对谁错?

    如果不分对错,那么就难免导致政策的摇摆不定,正如权威人士一样总给市场泼冷水。

    现阶段中国由凯恩斯主义转向供给侧管理证明了不但企业的宏观投资必然亏损,而且论证了凯恩斯主义主导的政府投资并没有改变宏观投资必然亏损这一命题,不过是亏损的主体由社会企业转移到了政府头上,这恰恰也是传统经济学投资乘数原理所缺失的。但是,完全否定投资需求也是不对的,因为投资需求是消费需求的来源,没有投资需求就没有消费需求,即投资需求是经济增长的必要而非充分条件。所以,反对投资是不对的,扩大投资当然也不对,正确的选择是对投资进行价值补偿。

    由此看来,吴敬琏与林毅夫对错各半,以半对半错的智囊为指导,当然要摇摆不定。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陶冬:5月最后一周贷款暴涨 央行货币政策一年四次摇摆


    2016年06月09日 15:25
    来源:凤凰财经综合

    文/陶冬 瑞士信贷亚洲区首席经济分析师

    今年五月前三个星期,据内地媒体报道四大国有银行才借出去1200亿元。当市场正为经济放缓的担心的时候,五月最后一个星期四大行贷款暴涨,一个星期借出接近之前三个星期的总量,全月新增贷款也就扶摇而上了。

    这是中国人民银行在一年内第四次转换政策基调。去年第四季度,京城上下都在谈供给侧改革,银行收缩信贷。今年第一季度在稳增长的政策下,新增贷款在1月和3月先后创出历史第一和第三记录。然而,权威人士言论再次改变了央行立场,窗口指导之下,4月新增贷款只有3月份的三分之一。5月份的大部分时间,银行仍小心翼翼地借贷,但是最后几天就开始了冲刺。

    市场对央行政策的评价是,“稳健的货币政策很积极”;政府对央行政策的要求是,“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真的稳健”;央行自己的说法是,“我们一直挺稳健的”。其实,政府在供给侧改革和需求侧刺激之间重心不断摇摆,货币政策自然摇摆,银行贷款量自然大起大落。

    那么,中国人民银行的货币政策到底是稳健的还是积极的?在笔者看来,本届政府的货币政策除了最初的一年外,始终是积极的,印钱的速度堪比2009-2011年的四万亿时代。人民银行透过定向发行向政策性银行注入流动性,再由政策性银行资助基建项目,是乃本届政府的基本套路,中间还有为地方债置换铺路的任务。

    但是这次货币政策扩张的效果明显不如上一次,工厂订单三月跳升一个月后,四月份就又沉寂了。政策性银行的借贷节奏也明显放慢,因为如今找到好的基建投资项目越来越难。五月底银行借贷冲刺,多数都是短期流动性安排,进入实体经济的不多。换言之,货币扩张的乘数效应愈来愈低,实体经济并未受惠于宽松的货币政策。

    这个情况在欧洲日本也同样存在,只是那里的央行坦承货币扩张。问题在于改革裹足不前。货币政策从来都是偏师,是为结构改革铺路的。结构改革仅闻楼梯声,货币政策也只能唱空城计,诸葛的空城计吓退司马百万兵只能用一次。

    稳健的货币政策真的做到稳健,必须有其他政策措施的配合,必须有改革的推进,必须再燃民营投资的积极性。就货币政策谈论货币政策,就像看病只关注高烧,不理背后的炎症。
    2016/6/9 18:09:48
  • 当农业银行能做到向特定客户提供百分之二十的利息、建设银行能向特定客户提供贴息贷款、工商银行能向特定客户提供最佳资源、人民银行能向特定客户提供全流通、四家银行成立合伙項目、并且交换角色扮演、那就成了国之盾牌
    2016/5/15 21:54:53
  • 把不会赚钱的人培训赚钱、让没有消费习惯的人养成消费习惯、把大陆地区的全部职业经理人都召集起来、会同银行和人力资源部门、大家一起接力开挂、让多数人变成中产阶级和合格消费者、这就可以很好的解决中国人基础薄弱。
    2016/5/15 21:07:32
  • 史上最牛经济学人刘不耕来了、解决供需矛盾的根本办法是发挥银行作用、制造端低成本融资、消费端高利率推送、定向操作、赚钱的人用杠杆、花钱的人玩汇率、两头开挂、中间赢收。
    2016/5/15 20:43:47
  • 啥叫供给侧、小民不懂、改啥得让百姓明白支持吧、整八股文、不是愚民吧、
    2016/5/15 17:51:49
  • 6楼没理解本文的含义,宏观亏损指的是整体性亏损。
    如果能找到大的盈利项目,智力正常的都不会选择亏损的。
    2016/5/15 16:05:03
  • 本人拥护林毅夫!不过,本人也主张,对基础设施大投资应该进行较认真的评估,实在距离盈利太远的项目,宁可停止大投资。
    2016/5/15 15:09:33
  • 期望吴敬琏、余永定、林毅夫等智囊们尽快明白新宏观。
    2016/5/15 11:20:08
  • 估计现在不接受新宏观思维的人,想破脑袋也不会明白。
    2016/5/15 11:18:40
  • “现阶段中国由凯恩斯主义转向供给侧管理证明了不但企业的宏观投资必然亏损,而且论证了凯恩斯主义主导的政府投资并没有改变宏观投资必然亏损这一命题,不过是亏损的主体由社会企业转移到了政府头上,这恰恰也是传统经济学投资乘数原理所缺失的。但是,完全否定投资需求也是不对的,因为投资需求是消费需求的来源,没有投资需求就没有消费需求,即投资需求是经济增长的必要而非充分条件。所以,反对投资是不对的,扩大投资当然也不对,正确的选择是对投资进行价值补偿。”

    没有新宏观思维之前,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其中道理。
    2016/5/15 11:16:26
  • “由此看来,吴敬琏与林毅夫对错各半,以半对半错的智囊为指导,当然要摇摆不定。”

    的确如此,他们各自从不同角度看经济问题,虽说都有道理,但都是片面道理。
    2016/5/15 11:14:1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山东宁阳人,现居天津。1992年毕业于西南石油学院自动化专业,中国社会科学院MBA,国际财务管理师(IFM),第一经济首席经济学家。当代宏观经济学者,主要从事西方经济学、政治经济学、控制论等跨学科领域的研究,新宏观主义创建者,储备需求倡导者,指出储备需求为第二大最终需求,它实现了对消费需求不足的价值补偿,是摆脱周期性经济危机的根本路径。著有《新宏观主义》。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