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二寅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宏智库 - 张二寅首页
新宏观:储蓄的新出路——储备信托基金RTF
2020-08-17
字号:

    张二寅廖仁平

    储备需求的宏观必要性

    中国加入世贸后,经济高速增长,创造了经济奇迹,其原因为顺差拉动,2007年次贷危机爆发,顺差拉动不可持续,2009年中国果断实施4万亿投资,从萧条中快速恢复,但也带来了债务上升,效益下降,主流经济学认为是效率下降,技术倒退,于是供给侧改革,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然而稳增长压力持续加大。

    新宏观认为,市场经济的增长方式从货币层面可以分为债务拉动与顺差拉动。债务拉动即英美欧日债务长周期,它经历物价上涨、产出增加的复苏期,物价下降、产出增加的繁荣期,物价上涨、产出减少的滞胀期,物价下跌、产出减少的萧条期。其中复苏期与繁荣期为加杠杆,滞胀与萧条期为去杠杆。面对滞胀,紧缩,则滑入萧条,如美国20世纪80年代;宽松,则加剧滞胀,如日本20世纪90年代。即传统的宏观调控方式对债务拉动失效。而顺差拉动曾使得美国、德国、日本、韩国、台湾等长期高速增长,但它又是不可持续的。

    债务长周期的根源在于债务货币发行与储蓄债务的累积,要消除两大根源,就要从顺差拉动中寻求启示,然后进行优化替代,新宏观的方案为储备需求。

    储备需求的微观呼声

    疫情期间高速免费,显著降低了社会物流成本,迎来百姓一片叫好声,但高速投资方亏损,非常不情愿,地方政府也无力长期补贴,怎么办?央行支付。如此就能使高速免费常态化。

    储蓄在来源上给宏观投资带来货币性亏损,在去向上又造成债务危机与滞胀,在房住不炒的情形下,储蓄何去何从?储备需求指明了出路。

    储备需求的实施

    储备需求即央行增发货币购买具有公益属性的储备品,带动储户购买能生产该储备品的资产;由于央行增发货币为对社会的负债,它的偿还不是回收货币,而是全社会免费使用储备品,它包括重大基础设施、重大专利、勘探成果、生态林等。

    储备资产的购买主体是储户,依靠的是民间资本,由此减轻了财政补贴压力,使国债逐步减少。

    储户是储备资产的产权人,央行择优购买储备资产的产物--储备品,并送全社会免费使用,以此降低社会的生产生活成本,同时,储备基金给予了储蓄以新的出路,不再炒作房地产,避免了滞胀。

    人大负责遴选储备品标的,央行委托社会第三方验收储备品,合格后印钞支付,这比政府发债、投资、采购、建设、运营、保管减少了大部分环节。该大部分环节通过市场化以提高效率。

    央行考虑的是货币投放的性质与数量,为经济系统创造宏观层面的货币利润空间,不负责具体项目的损益,因此,依据物价与债务高低,控制货币投放。

    未来,商行转变为投行,寻求好的储备需求项目,制作为储备信托基金(Reserve Trust Fund),向储户发售,自己收取一定费用。风险提示:尽管央行支付储备品费用,但是,如果流量过低,则该储备信托基金可能会亏损。典型如高速公路储备信托基金,如果京沪高速被央行选中十年,则该十年内高速通行费免费,通过车辆先有ETC系统自动缴费,车辆年检时央行返还所有京沪高速路段通行费,此举既刺激了京沪高速的流量增加,又补偿了车辆使用者的消费能力。

    建立新型财富市场,包括重大基础设施、重大专利、勘探成果、生态林等储备基金交易市场,央行高抛低吸以保证新型财富市场的稳定与发展。

    储户购买的是实物资产,且经营方式已经确定,即成熟资产,比如专利,也是已经发明出来的,即成果导向,而非当前的立项一投资一验收模式。这是与股权债权投资的重大区别。现在很多上市公司融资后随意更改投资方向,股民只能事后被动确认。

    储备需求与公共品有交集,但并不相同。储备需求与消费需求相对,都是最终需求。它着眼于储备潜在的生产力与社会财富,应对供求波动与冲击,是可持续增长的必要条件。央行支付储备资产保管费,又免费送给全社会成员使用,这本身就已实现了公益,它比政府具体投资层级更高,更宏观。公共品既可能是储备品,也可能是消费品,它不强调未来与增强潜在生产力。

    储备需求的优点

    美日量宽本质上就是央行支付保储蓄,但无法避免滞胀。不过它们并没有意识到,认为只是低位购买,高位抛岀的救市行为,不会长期持有。日本央行的事实告诉人们,它应该是货币发行投放的常态,即并非美国的推高股指。

    储备需求消除了滞胀与萧条,即摆脱了市场经济的痼疾--债务长周期,又保护了潜在生产力与既有社会财富,故能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增长。

    储备需求减轻了政府的经济管理压力,使政府有更大的精力专注于政治、军事、外交、社会管理等事务。

    储户购买储备资产,企业,尤其是外贸企业转型生产储备资产,如此,企业不再负债,库存大幅减少,雇佣工人增加,劳动收入稳定增长。

    储备需求扭转了宏观投资必然亏损的规律,它使投资公益品有利可图,将极大提高民间资本参与PPP的积极性。

    储备需求消除了储蓄成为热钱危害中国金融生态,“储备基金”是中国的重要金融创新方案之一,它的实施必将大大促进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

    储备需求改变了货币发行方式,不但是主权货币,而且是非债务货币,由此避免了特里芬悖论,消除了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的最大障碍。

    储备需求实现了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的结合,或者说斯密与马克思的统一。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山东宁阳人,现居天津。1992年毕业于西南石油学院自动化专业,中国社会科学院MBA,国际财务管理师(IFM),第一经济首席经济学家。当代宏观经济学者,主要从事西方经济学、政治经济学、控制论等跨学科领域的研究,新宏观主义创建者,储备需求倡导者,指出储备需求为第二大最终需求,它实现了对消费需求不足的价值补偿,是摆脱周期性经济危机的根本路径。著有《新宏观主义》。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