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二寅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宏智库 - 张二寅首页
凯恩斯主义与弗里德曼货币主义的功过是非
2018-08-23
字号:

    次贷危机前夕,卢卡斯自负地宣称,防止经济衰退的核心课题已经被攻破,但次贷危机却不期而遇,遭到英国女王的问责,新古典经济学面临塌陷,克鲁格曼反思经济学,经济学家为什么错得这样离谱?他认为现代经济学还处于黑暗的时代。罗默在宏观经济学的麻烦中指出,广为应用的DSGE模型对现实逐步失去了解释力,过去的三十年是失去的三十年。

    那么,三十年前的宏观经济学又是什么呢?

    凯恩斯主义与货币主义。

    第一经济首席经济学家梳理两大学派的功过是非,以便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

    凯恩斯首次超越了微观经济学资源配置的狭隘眼光,开始关注宏观经济的总量,在理论上推开了宏观之窗,在实践上则挽救了资本主义。

    大萧条爆发后,罗斯福推行新政,阻止了危机的进一步蔓延,而第二次世界大战则带来了强大的外部需求,使经济扭转了衰退,转而强劲增长;80年代美国再次陷入衰退泥潭,里根的供给主义并没有让拉弗曲线如愿以偿,反而是政府扩张支出支持下的星球大战计划挽救了经济,但赤字就此暴涨,里根因此被称之为赤字总统;次贷危机后,中国迅速实施4万亿政府投资计划,避免了因为外需急剧下降而可能发生的衰退,保持了增长的持续性,在赶超世界第二的经济进程中功不可没,然而,它也遗留下过剩的产能与高耸的债务。

    凯恩斯主义的过错在于理论上的不彻底性,其理论框架仍然基于实物循环。它认为失衡的原因是非充分就业,通过政府扩大投资,带动储蓄=投资,就能将失衡拉回均衡。在他的模型之中,投资需求还是最终需求,也就是说,卖不出去的商品存货也是财富,因此,萨伊定律仍然有效,过剩只是行业过剩,没有全面过剩。从这个意义上讲,他并没有革新古典的命。

    其次,凯恩斯主义的理论核心——投资乘数理论,还停留于实物循环。因为政府扩大投资的产物——存货,被视为最终生产目的,它的收入与利润本质为实物产出与实物利润,这样也就无视过剩;同时,它没有计量投资本身的收益性,结果无视债务。

    凯恩斯主义无法解释滞胀。因为它看不到在成本与收入中均存在的债务成分,新凯恩斯主义的菜单成本属于表面枝节,粘性工资则是饮鸩止渴,消减工资使消费需求愈加不足。

    在实践上给实施凯恩斯主义的国家留下了天文国债,可以发现,市场国家越老,债务越高这一规律。

    瑕不掩瑜,凯恩斯的功还是大于过的,在经济危机时刻,经济学家与政府部门还是想到了凯恩斯主义,毕竟它能救急。张维迎在次贷危机发生后背离了新古典,转而投奔奥地利学派,他声称,该学派是预见了大萧条,但是,奥地利学派将危机归咎为迂回生产的过度投资,问题是,何为适度?或者说,只要适度,经济仍可均衡,这就说明,该模型与新古典如出一辙,究其原因,就在于它还是将资本品视为最终需求,而非中间品。因此,张维迎是无法埋葬凯恩斯的。

    弗里德曼认为货币是最重要的,这一点与新宏观的货币循环主导了实物循环一致。他发展了货币数量论,认为通胀都是货币现象,这就未免武断了,因为价格是由供求双方决定的。他根据货币数量论推导出要均衡供应货币,反对逆周期操作,同样忽视了货币的债务成分。

    而他的货币稳定方案颇有可取之处,即将商业银行改组为存款银行或投资银行,央行支付利息,因此为新宏观的储备需求方案吸收。

    次贷危机后的量化宽松实质为弗里德曼货币主义的再现。因为伯南克理解弗里德曼关于大萧条为美联储不当紧缩所致的观点,故在次贷危机来临后果断迅猛宽松,避免了再次大萧条,但由于该方案治标不治本,故债务继续累积,美国的国债增长与GDP增长同步。

    新宏观主义超越了凯恩斯主义与弗里德曼的货币主义:

    首先,新宏观主义区分了货币性质,指出了非均衡的必然性。

    工业革命后,央行的出现带来了需要还本付息的基础货币,新宏观称之为外生货币,这样,央行通过基础货币控制了商业银行,而商业银行又以三张财务报表控制了居民、企业、政府,也就是货币循环主导了实物循环。在实物经济中的投资需求为最终需求,但在货币经济中变为中间需求,此时,最终需求只有消费需求,它来自初始投资需求,是其一部分,由于工资储蓄与中间加工商的利润存在,使其必然小于初始投资需求,即不能给初始投注需求带来货币利润,这就是宏观投资必然亏损。在利润表的误导下发生借贷,导致债务累积,最终不堪重负而倒闭或救助重组,当债务水平下降后,经济重启复苏,此即债务长周期。可见,经济是非均衡的,原因在于债务导致的内在的不稳定性。

    其次,新宏观主义将产业分级,建立产业树模型,定量地证明了宏观投资必然亏损,指出投资乘数理论缺陷在于实物循环,没有以货币循环的视角论证。该结论解释了政府投资与垄断企业亏损的必然性。

    再次,因为储蓄的存在导致宏观投资必然亏损,企业不得不限产保价,形成滞胀;而由于缺乏利润空间,储蓄没有出路而储炒作房地产大宗加剧滞胀。故央行的基础债务与商行的衍生债务是债务长周期的两大根源,要解决债务长周期,必须从消除两大根源入手。

    还有,物价P由总需求TD/总供给TS决定,物价与成交量决定经济路径,菲利普斯曲线经济路径不完整。物价上涨并非需求拉动,而是成本推动,成本推动的原因并非由于工资粘性,而是债务刚性,它可由辜朝明的资产负债表型衰退、特纳的债务货币化、伯南克的储蓄论得以佐证。

    另外,宏观货币流工具将微观现金流工具闭环化,清晰地解释了债务危机与明斯基时刻。

    马克思天才地指出了货币不再仅仅是交换媒介,而变成了资本,其路径为货币——实物的增值——货币的增值,然而,该逻辑链条断裂在实物的增值——货币的增值,即实物的增值并不能当然地达成货币的增值,一个微观个体可以通过提高竞争力来实现,但宏观整体却无法实现这一使命。它的潜在假设市场无限,在宏观上并不能成立。新宏观通过明确货币流量为现金+超准,货币流速为每月一次,得出月度GDP=M*(1-S*D)^V,周期总GDP=M/(S*D),周期总储蓄=M/D,可见,通过增加M,减小S或D可以使GDP增长,但债务也在增长,即经济增长是由债务拉动的。这里M为基础货币,S为储蓄率,D为法定准备金率,V为月度序数。没有出路的储蓄在正反馈机制的推动下,形成资产膨胀,造成利润表假象,诱使增加借贷扩大投资或消费,当无法支付庞大的债务本息时,正反馈转为负向,资产泡沫崩裂,坏账显露,债务危机爆发,这就是明斯基时刻。对比新宏观的月度公式与货币主义的数量公式,月度公式的货币流量与流速更为符合现实,而且显化了债务成分,而数量公式将M2视为货币流量将人们误导了,最终陷入货币迷失的困局之中;由于缺乏债务成分,因此找不到危机根源,均衡地货币供应无视债务累积,最终导致货币政策失效。

    储备需求的解决方案为央行以铸币税购买公共品,带动储蓄资本直接投资购买公共资产,而央行偿还铸币税的方式不是回收货币,而是将购买的公共品免费交由社会使用。这样,储备需求一方面利用市场的竞争性为社会提供了丰富的产出,另一方面又将货币发行公共品化,从而实现了微观私有与宏观公有的有机统一,避免了极端利己与极端利他,既保证了经济的可持续增长,又避免了社会的分裂。储备需求从消除债务长周期的两大根源入手,吸收了弗里德曼货币稳定方案中的有益成分,克服了凯恩斯主义扩大政府支出带来的债务累积与滞胀,可以更好地造福人类。

    本文首发于第一经济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第一经济首席经济学家梳理两大学派的功过是非,以便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

    新宏观主义已经站在了当代人类宏观经济学的最高峰!
    2018/8/23 10:54:30
  • “凯恩斯主义与弗里德曼货币主义的功过是非 ”,此类话题已经很多,但二寅此博文无疑最新最简明深刻。

    新宏观主义储备需求理论相关表述也越来越简明严谨。
    2018/8/23 10:53:1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山东宁阳人,现居天津。1992年毕业于西南石油学院自动化专业,中国社会科学院MBA,国际财务管理师(IFM),第一经济首席经济学家。当代宏观经济学者,主要从事西方经济学、政治经济学、控制论等跨学科领域的研究,新宏观主义创建者,储备需求倡导者,指出储备需求为第二大最终需求,它实现了对消费需求不足的价值补偿,是摆脱周期性经济危机的根本路径。著有《新宏观主义》。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