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鸿兵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货币战争 - 宋鸿兵首页
宋鸿兵:预言与真相(一)
2008-12-23
字号:

  人物介绍:宋鸿兵,1968年出生于四川,1994年赴美国美利坚大学留学,取得硕士学位;2002年至2007年,先后在美国房地美和房利美公司担任咨询顾问,2007年5月出版《货币战争》一书。

  如今,随着《货币战争》的热销,宋鸿兵越来越繁忙,频频参加各种各样的研讨和演讲,接受众多媒体访问,在各种场合下,讲他的这本书,以及讲他在美国按揭贷款公司房地美和房利美工作期间,如何提前预感到了美国次贷危机的发生。

  宋鸿兵:其实这可以说是一个小故事,因为我们在房地美也是做模型和数据分析啊,包括一些技术手段,应该说比较好,因为我可以调集,从我权限来看,我可以看到美国,数千万家庭的现金流的情况,那么我自己做了一个分析判断,就是2007年2月份,将是整个房地美和整个美国房地产,按揭贷款市场一次重要的调息高峰,利率重设,这个利率重设概念实际上是美国可调整利息贷款的产品,一开始给你锁定一个比较低的利息,到这个时刻,三年之后开始往上突然加利息,一加利息,很多家庭就会出现现金流不够,就会出现违约。

  宋鸿兵:那么时间点也是出现在2月份,这个在2006年的时候,就已经可以看到个时间点,准确可以到月,那么看到这一点之后,按照你逻辑已经有了一种精神准备,那么到2月份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有一天我下午2点多,晃晃悠悠的也比较困了,准备到1楼咖啡厅去喝点咖啡,房地美一贯提供这种免费咖啡,因为是一个很大的公司,然后做了也是很大的买卖,人很少,所以他整个公司的利润率非常高,从来都是免费咖啡。结果这一天我到楼下,突然发现免费咖啡壶就没了,就是一般人没了就没了,他不会去多想什么,包括我一起下楼去喝咖啡几个同事,那没有了那明天再来,但是我的看法就不一样,我马上打电话,去给其他几个楼的朋友,去问你们那儿的咖啡壶还有没有,结果过了一会儿他们都给我回,他们那儿也停了。这个就不是一个偶然现象。

  记者:是当天没有了,还是以后也没有了?

  宋鸿兵:以后也没有了,如果只有这一个楼没有了,那可能是由于维修什么之类的问题,但是不是,所有几个大楼三四个大楼的人反应,都没有了。

  记者:那就见微知着了。

  宋鸿兵:对,见微知着了,这个东西就比较有意思,一般人是不会去注意这样细节的问题。

  记者:这说明什么?

  宋鸿兵:这说明什么,当大公司开始节省小钱的时候,说明这个公司的财务出了问题,要不然从历史上来看,他从来没这么干过,他不是一个非常非常节省的公司,他为什么从现在开始改,如果你没有2月份将要发生利率重设,一个大的公司和大的逻辑的话,这样的细节就会被你忽略掉,你不会在于这个细节。

  记者:给你的影响是什么?

  宋鸿兵:这一天应该是2月25号,发现这个问题之后,我马上在自己的博客上,如果因为看我博客的人上千万人,我觉得很多都会回过头去看,这篇文章叫,2007年2月25号,就是在次贷危机爆发之前半年,我写的博客的题目是“美国金融业泰坦尼克号房地美已经撞上次贷的冰山”在中间就讲了这个小故事,而且讲到了,我认为他的财务状况出现了严重问题,后来我给我的一个朋友打电话,他是主管财务的,后来他3月份给我回答,确实2月份美国房利美,财务状态剧烈恶化一个月。

  记者:07年2月的时候,这本书已经成形了吗?

  宋鸿兵:这个在2006年就已经全部写完了,04年到06年,05年是写作高峰期。

  记者:你的发现是什么?

  宋鸿兵:当时我已经基本上可以看出来,美国这回要出大问题,不是一般的问题,是非常严重危机,尽管当时次贷危机并没有爆发。

  记者:这是预感。

  宋鸿兵:我认为它是必然发生的。

  在《货币战争》一书中,宋鸿兵对房利美和房地美公司所面临的次贷危机做出了预测,甚至还给出了美国房地产按揭贷款市场“崩盘”的“引爆时间表”。而以后美国次贷危机爆发的事态进展恰恰印证了书中的这些预言。

  宋鸿兵:我认为它是必然发生的,很简单,在房利美工作的时候,我们有一次参加风险控制会议,然后很多人的逻辑,我觉得很多东西是常识和逻辑的问题,不是谁的理论水平高,谁的学术水平高的问题。就我们那儿的一个,总风险控制师,他做讲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这个模型如何如何完备,对冲模型了,就对对冲利率上升对冲提前偿付,对冲违约,对冲三大风险,他提出了一整套的解决思路,推了很多数学公式,上百个数学公式,当时我底下听,然后我就提问了,我就说从逻辑上来看,美国现在老百姓家庭收入一年上涨3%,而房价上涨15%以上,那这两者能够持续吗,如果不能持续,因为老百姓上涨是有限的,而房价上涨是远远超过老百姓收入的,他必然会出现拐点,那出现拐点的时候,要按你风控模式,你会用30倍的方法来进行公司操作,但一旦拐点出现,出现房地产下滑,你整个30倍刚好就会要你的命,这是一个非常非常简单的问题,他用了很多数学模型来推,但是居然忽略了拐点必然出现的一个基本事实。

  记者:你提出来了,别人有没有提出来?

  宋鸿兵:我觉得很多人,我觉得非常奇怪的就是,大家在形成判断的时候,因为当时美国是2004年、2005年房地产在疯涨,所有人在生活中得到的直接感受是,房价不可能下跌,某种意义上,跟我们现在北京人感觉是一样的,房价怎么会下跌呢,而他们形成这样的判断,主要是依据一种生活上的感受,所有人都说,所有专家都说,美国房地产还会涨,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并不是基于一种逻辑,而是基于一种生活上的一种体会,感受,和别人怎么去说,我就怎么去信,基于这样一种从众心理也好,生活直观感受也好,或者是一种期待也好,实际上很多人做判断的时候,都是基于这个东西。而我发现居然在很多领域中,像包括这种总风险控制师这样的人,都是基于这样的一种判断,我就觉得很吃惊,所以说在我分析问题的时候,首先是100%的纯粹的理性,纯粹的逻辑,不要有任何主观上的情绪上的东西,来干扰你的判断。这个判断其实很简单,房价上涨15%,老百姓收入上涨3%,拐点必然出现,而你30倍的杠杆,这么去运作的话,一旦房价下跌,你就是30倍的损失,30倍的放大性损失,它怎么撑得住。到2007年8月份的时候,我看到房丽美的杠杆已经杠到62倍,我说这个公司必垮无疑,这实际上是早就已经可以看出来的问题。

  记者:那这么简单的逻辑,房利美,房地美公司内部的高层人士,他们意识不到吗?

  宋鸿兵:我们举个例子,我反问你,如果你现在面对你的电视观众,你说北京的房价,会不会永远的往上走,你会怎么认为,其实我仍然相信多数人会认为,这房价会永远无限的上升。

  记者:为什么他们会有这么一种感觉呢?

  宋鸿兵:这个就是人的思维方式不一样。

  记者:我们是外行,我们可以这么理解,但对于内行的人,他应该有自己的分析,尤其是身处其中,对很多数学模型,对理论有一个透彻的了解的人,不应当作出这样的结论?

  宋鸿兵:其实我从小就发现了人真是分成两种,一种人绝对相信理智和逻辑的,另外一帮人,不管学问有多大,不管知识量有多大不管在专业领域中,他的研究到底有多深,他在本质上不是基于理性,而是基于一种感性在做判断,这个就是回答你刚才那问题,为什么有的专家没有意识到,次贷危机发作会这么厉害,或者很多人甚至到最后还不理解,为什么这个东西会演化成这样,其实这些人做判断的时候,他不是基于纯粹的理性,不是基于纯粹的逻辑,还是基于一种感觉,比如说我碰到国内一个很有名的金融学专家,我们在2007年9月份讨论这问题的时候,我说次贷危机是一场严重的全球性危机,他当时哈哈一笑,说怎么可能呢,次贷危机不过就是两三千亿美元的损失,当时07年9月份,只有两三千亿嘛,美国资本市场,股票市场是几十万亿,债权市场也是几十万,加在一起七八十万亿的庞大市场,两千三亿的坏账算得了什么,一笔勾销不就没事儿了吗,我当时也是参加了一些上研讨会,像英国经济学家那个主编,比尔尤金也是持这个观点。

  宋鸿兵:这个就让我,因为他是风控方面的专家,英国经济学家杂志那是什么级别的杂志,他那个主编是什么级别的人,他对这个行业应该非常清楚,非常了解。他得出的结论也是次贷危机,将在2007年年底结束,2008年全球经济将恢复正常,当时我听了这个我觉得无比震惊,我说你要说中国的专家不了解次贷危机,那也就罢了,因为你不是在漩涡中心,你说英国经济学家杂志的主编也这么说,我当时我执行完以后我就问他几个问题,我说我不同意你的看法,我说从逻辑上来讲,从次贷危机这个性质来讲,从分水平,和垂直水平两个方向来看,水平方向来看,就是次级贷款660万次级贷款人,一旦借了钱还不出来,他的房子要被银行收走,那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房子都没有了,家都没有了,这个人他还能还贷款吗,他还能学生贷款吗,他还能还消费品贷款吗,所有贷款他都不会还,从逻辑上来说,他就必然一开始不会局限在次贷危机上,他从一开始就会蔓延到其他行业中,只不过我们现在还没有看到。第二点从垂直方向来看,你说两三千亿这个损失,只是最基础资产的信贷贷款的损失,基于这些贷款之上衍生品,NBS,CDO,CDS,这都是好几万亿美元的规模,如果根上出了问题,他会逐基坍塌下来,而不会只影响你这一小块,其他东西没有任何影响,这是从逻辑上这是不成立的。

  记者:他怎么面对你的问题?

  宋鸿兵:他说你这个分析方法,他认可,但是我们判断问题要基于数据,那么当时2007年9月份,美国所有经济数据都很好,就业率这个GDP,他说从这些数据上说,包括各种各样的开控率,我们看不出美国要爆发经济危机这些,这些可能性。/如果我们现在倒回头去看,2007年以来的所有经济学家发表这个言论,我们可以作为一个统计,我认为90%人判断是错的,而这些人判断,是基于电视上,报纸上和他们自己的这种感性上得出的结论,美国这么大庞大经济体,怎么会由于这么一点点次贷危机,演化成全球金融危机,也化成一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这是无论如何无法想象的一件事儿。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上什么学校对有才能和天赋的人来说影响很有限,宋先生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希望中国的家长都能给孩子,尤其是天赋很好的孩子,一个自由宽松的成长环境。有了人才,有了一大批不为金钱和权利所左右的人才,什么样的阴谋诡计都不能阻挡中国前进的脚步。
    2009/1/9 10:44:21
  • 之所以金融系统出现如此多的过量的虚幻的资产,是美国的主要监管机构成立时候是为了对付29年的那次大萧条,后来虽然零零碎碎打了很多补丁,但是还是跟不上金融业的创新,因此也就不能通过监管有效抑制人的贪婪。好比几张网之间出现了漏洞,那些虚拟资产就在漏洞里发芽壮大。这也是美国这个体制基本的工作原理,出现了问题再想一套机制去对付,整个社会体系就是在这种不断纠正修补中慢慢建立的。本人始终相信,在一个任何问题可以被充分讨论的氛围和环境里面,出现阴谋非公正事件的概率远远小于一个专制虚假禁言的环境。因此比起人来本人更相信的是程序和机制,每个人都可以说出自己的思路,虽然执行的人可能出错,但是毕竟概率和可能性要小得多。

    很多做法在完美的道德体系里面确实很合理,但是实践中是行不通的,央行不管是私有还是公有,都在起着必要的作用。中国央行名义上算是公有的吧,又怎样呢?是不是真的每个中国公民都持有相应股份了(或者我们对这个政府的影响力呢)?一个人可以选者相信这个世界在被少数人控制着,这和相信上帝其实没多少区别,当然选择相信这个世界说到底还是自由开放的也不见得就是没有道理,没有人真正有能力可以控制所有人的意志,至少在言论和信息自由的环境里面是这样的。
    2008/12/31 15:37:39
  • 写的很好,是外行人看的懂,内行人理解的东西.
    2008/12/31 11:36:55
  • 39楼] 评论人: 请神:
    你好!
    央行有发钱的办法,自然也有收钱的手段
    ---
    好啊!终于看见有人提出这种观点了。
    进而言之,是央行既有印钱(money-printing)的办法,也有毁钱(money-destroying)的办法。
    鄙人在《美联储除了印钞票,还能做什么》一文的评论中,就曾指出美联储降低联邦基金利率,“注入资金”并非新印钞票,而是盘活存量。
    我想这些宋先生是知道的,然而他不提,网友们可能就会误以为钞票只印不收,余额总是在增加。
    2008/12/30 15:32:28
  • 且不论结论如何,非常欣赏宋大侠的逻辑实证思维,个人以为现代文明基本就根源于这种人类独有的强大的思维能力,通过观察-逻辑推论-实证-预测的不断反复来确立认识世界的真理。 宋大侠很多结论本人也隐隐意识到,只是没有您归纳的如此明确,受教了。
    2008/12/30 15:07:56
  • "企业在将美元上交国家之后,得到的人民币是国家在现有货币量的基础上新增的货币“

    央行有发钱的办法,自然也有收钱的手段,可以提高商业银行准备金和发行央行票据来回笼因为结汇所多发的纸币。这就是一个数字游戏。要是央行的工作只是印印钞票,不管大局的经济数据,那就是现在的津巴布韦,最终导致所有的经济活动停顿,因为纸币已经没有让人去赚取的意义。
    2008/12/30 15:02:48
  • 希望宋老师的<货币战争>论能成为主流!!
    DING!!!!!!
    2008/12/29 0:12:25
  • 34楼,你好!你理解的基本是正确的。正如你说的:“企业在将美元上交国家之后,得到的人民币是国家在现有货币量的基础上新增的货币”。
    在我国通常实行的是强制结汇制度,即企业的出口创汇,必须卖给国家换取人民币,通过结汇新增的人民币,叫以外汇占款方式发行的人民币!但在今年五月份,我国的强制结汇制度有所改变,企业可以保留部分出口所得的外汇了!
    2008/12/26 22:21:48
  • 国资委主任李荣融 难得一见的有预见的掌门人
       简评  科学发展,既要科学,又要预见。有预见的掌门人掌舵是百姓之福,但难得一见。国资委主任李荣融可能就是其中之一。
    2007-12-23李荣融称:国家队2008年面临大考,考验真正开始 .2008-04-24李荣融讲话:从国际经济环境看,世界经济增长的趋势放缓已成定局,我国的出口市场面临萎缩的风险,美国的经济衰退你救得起来吗,救不起来的。2008年08月11日李荣融:央企要过两年紧日子,美国经济的变化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已在逐步显现,作为企业只能去研究和适应这个环境,同时做好充分的准备去应对最困难的情况出现。2008-12-25 李荣融:明年经济环境局面将非常困难.  
        
    2008/12/26 8:56:54
  • 在宋老师这里我听到了跟郎咸平教授同样的一个声音,也是很多人讲的,关注基本面,世界的五彩缤纷恰恰是建立在那些基础物质上的,不要被假象蒙蔽,拨开云彩深入本质。
    2008/12/26 0:20:15
  • 27楼的同志,对你的看法有点不懂的地方,你的意思应该是说,企业在讲美元上交国家之后,得到的人民币是国家在现有货币量的基础上新增的货币,而不是用原来旧有的货币来跟企业进行兑换。我不知道实际情况是怎么样的,请知道的同志们指点一下,谢谢了。
    2008/12/26 0:17:38
  • 宋鸿兵先生也曾“我们看不出美国要爆发经济危机”,我认为站得不够高。如果也站在何新先生、刘军洛先生的视点看问题,这个问题可能太容易被发现。
    2008/12/26 0:10:4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环球财经研究院院长。20世纪90年代初赴美留学,主修信息工程和教育学,获美利坚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硕士学位。长期关注和研究美国历史和世界金融史。曾在美国媒体游说公司、医疗业、电信业、信息安全、联邦政府和著名金融机构供职。近年来,作者曾担任美国最大的非银行类金融机构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的高级咨询顾问,主要从事房地产贷款自动审核系统设计,金融衍生工具的税务计算分析,MBS(资产抵押债券)的风险评估等方面的工作。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