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针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医主义 - 成针首页
中医思维下的财富观
2019-08-01
字号:
    一百多年前,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有了顺差,情况是怎样?

    鸦片战争前,我们被动地参与了世界贸易,当时,英帝国已经开始了工业革命,而我们还一直保持着以农为本、以地为本的自给自足经济,双方贸易的结果,却是他们的贸易出口额与我们的出口额根本不能相提并论,给我们遭成了巨量的白银入超,由此,白银顺差所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英帝国在世界范围内进行大量的鸦片种植和贸易,印度种鸦片,再到中国来销售,用毒资来冲抵白银顺差!当我们拯救生命、惩治毒贩、禁止毒品贸易时,白银的断流动摇了他们的殖民结算,于是帝国愤怒了,狗急跳墙,用“暴力掠夺”取代了“自由贸易”!一战而成,他们的逆差(也就是我们的顺差)被迅速抹平,甚至反超有盈余!“财富效应”更是有了第二次鸦片战争的变本加厉,强盗比商人来得更直接!

    一百多年后的今天,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又有了顺差,情况又会怎样?

    我们的外汇储备世界第一,与美帝国的顺差也是世界第一,这是通过生产一箱箱的货物换来的,相比以前的贸易结算,这时代是用纸币或信用证换成了白银,但性质依旧没变,唯一改变的或许就是:以前的白银会断流,如今的纸币美元不会断流(人有多大胆,币有多大产)!作为世界上最主要的储备和流通货币,美帝国躺在铸币税上,一劳永逸、恶性消费,可以无限地扩大货币信用,“我们的货币,你们的问题”,非美元发行区都成了奴役的对象,穷兵黩武,把战争当成生意做,把军事开支、财政赤字淡化在贸易赤字(他们的逆差)之下,种种指责他人的不是,国内公交、医疗都无法保障的情况下,大棺材航母却还要游弋瞎折腾!入不敷出、举债过日,双赤字引发的天量国债,更是充当了助纣为虐的工具,即使美元不会断流,也难保美债不会断流,一旦全球摊派不成,阳萎不举,累积成恶性通胀,美帝国难道不会狗急跳墙?莫须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话题有的是,用战争去核销逆差(只有全球动乱才能突显美元“锚”的价值),这是西化国家的习惯做法,中国作为最大的债权国,也必然会受到核销洪流的强大冲击。

    不管我们是被动地、还是主动地融入这个全球“化”的潮流,“化”的时代已来临,经济金融化,利润私有化,风险社会化,按揭证券化,财政赤字货币化,国际生活武力化……眼花瞭乱,借中医整体观的慧眼,能使我们看清这核心的毒瘤就是“债务”。

    银行放款(债)收息,靠存贷差、靠收手续费过活,银行放贷的根本权利来源于储户的存款,所以,我们不能把贷款户所欠银行的债务,想当然地认为这是属于银行自身的权益或财富,更不能因为银行有放债收息的收入,而把这些“债务”等同于象房子、存款一样能收租收息的“资产”或“财富”,从而允许银行进行债务、按揭的证券化,生成新的产品再全球销售。金融毒资产之所以“毒”,就是因为其根基原本就是一堆债务,不管是优级的还是次级的,它总是要还给债权人的,信用再好也有系统性的风险!私人银行可以对自己的自有资产进行支配,即使烧掉它的利润钞票那也是他的自由,而挪用储户的权益演化成其它产品,那就是大逆不道,不管经过评级公司如何地包装(无论是多少个A),许诺是如何地安全,可“债务”终究还是“债务”。如果说“债务”是储户身上扒下的第一层皮,那么证券化了的“债务”更是从其身上扒下的第二层皮,而风险的无限累积透支的必然是国家的最后信用。

    “资产”已迷失其本义,把证券化了的“债务”等同于“资产”,并看作是可交易的“财富”,这就如同把“鸦片”交易看作是普通的商品贸易一样,一百多年前我们判定“鸦片”是毒品,事实和时间都证明这是人类正确的、必须的立场!一百多年后的今天,我们同样有理由要把“债务”界定为“毒品”,华尔街的所谓金融创新,其实就是把人脑中的“债务”洗成“财富”一词,然后进行全球洗劫,国际私人银行已彻底演变成制毒贩毒的主凶,一群群空心债权人,信用违约掉期(CDS)、雷曼债、精英债、股票累计期权(KODA)……销售到除美国公民、美国地区以外的所有角落,多斯文的剥削,比军事殖民省力多了。

    一个有真本事的中医,我们常说他能铁笔判生死,病人未说啥,就先自我考试了,答案全由病家审批,这是他的功力、修炼使然,他的眼光、脾气……无不倾浸着智慧,所以,如果遇到一位脾气爆躁的所谓中医师,实在是没有搭识的必要,太欠火候!鸦片,债务在现实生活中有使用价值,前者有医用价值,后者有配置资源等功效,但即使它们有这样那样的作用和功效,也必须要在严密的监管下使用,这是贴上“毒品”标签的好处,非一般市场可流通!好医生是凡事拿捏都有个“度”的,慎之又慎,过了,就是另外一码事,把“有用”的利益错估成非凡的财富,那可是事关人命关天、民族存亡的大问题了。

    印第安人的头皮算不算财富?杀一个印第安人取一块头皮,这不是一味药材!这是美帝国的立国基础!一块头皮,可以从政府那里换取货币财富100英磅(参见王小强著《史无前例的挑战P83》),政府花了点小钱,就收获了这块土地的合法性利益!土地包含着无穷的有用利益,而留下的现实,却是幸存的这些印第安人后人还只能生活在蛮荒地带,这也是留给他们最后的空间,自地理大发现,7000多万屈死的印第安人冤魂,相信在天有灵也会价值重估,营救“五月花”号的日子,该算是感恩节还是忘恩负义节?一个帝国,二百三十多年的历史尽然参与了二百四十多场战争!天理人权何在?所谓的“美国利益”再大,无论是面对国内民众,还是面对整个人类社会,本质上就是一小摄人的利益,美国,如此透支的生活方式是这个星球人类所不能承载的。见树必须见林,这是一个中医师起码的眼光,“人是地球的财富”还是“地球是人的财富”?这是中医最起码的思辨体系,中医整体观点出的就是这样一条执“道”的路:人类可持续发展才是最大的利益,由此收获的才是真财富。

    真财富就是正气财富,鸦片、印第安人的头皮、债务在历史长河中一路浮沉,通过它们可以更好地厘清财富的真谛。沉淀下来有生命力的必然是生产、服务性的财富,食品衣服、航天军工、水利设施是真财富,医疗教育等也都是真财富,而蒸发的必然是交易性财富,或指称为财富积分,虚拟经济有着伟大的力量,为泡沫起着推波助澜的强大作用!一桌子的人搓麻将赌博,究竟创造了什么真财富?只能理解为增加了维护社会秩序的成本,加上黄、毒、黑等的恶势力,则形成了不折不扣的邪气财富。一世界的人投机炒汇,究竟创造了什么真财富?在流动性泛滥的期货市场中寻价定价,只能是增加国际贸易的交易成本,金融衍生品规模数十倍于实体经济规模,这绝对是一个失控的泡沫,蒸发,会离我们远吗?玩一场财富积分而已!菲律宾曾是亚洲四小龙发家之前就阔过了的,金融洗劫之后,是菲佣托起这坚实的财富。“家务”,家里的主人做了,就不会计入财富之列,也就是《财富的革命》托夫勒所说的产消合一者,菲佣替代主人横扫劳务市场,所赢得的服务性收入,才是经得起考验的真财富。

    货币是抽象性的,而财富又是具体性的。现代社会用纸币、信用卡来计量,实现货币与财富的对接,需要有更大的责任去维系的。粮食、苹果和水产品等实物性财富,储藏时间长了,会生虫变质失去价值效用,而一旦交换成银子或货币,这抽象性的价值就不会变质了,由此,钱物两清,制止假物、假钞、假卡等扰乱市场行为就需要有责任感。本金与利息,基于纸币发展而成的电子货币计量,更是抽象迷离,庞氏骗局,新入会的本金可顶替老会员所需利息及回报的支付,只要池中有钱,就可一直玩下去,麦道夫20年500亿美元,玩得不亦乐乎,正是钻了货币抽象性的空子,如果投资客看到他玩得不过是拆东墙补西墙那几块具体的砖,早就把他煮了!法律管得住良民管不住老狐狸,可见责任的重要性。

    中医,天降大任于斯,理论的系统性和实战的广泛性,炼就了她能把这财富看得透彻,做蛋糕是经济,切蛋糕是政治,这蛋糕“财富”要吃好喝好,只能靠整体观下的政治经济学,掰去一条腿的西方纯经济学走的只能是条瘸路。面对流动性的大洪水,“中国”,地球的继承者(汤因比语),她真实的含义就是“中流砥柱之国”,真财富才能砥柱中流。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没有利人胸怀的人,与禽兽无异!他他们越成功,利益相关人人群越恐惧,自然不被人激赏,相反的,人们窃愿其早死,而后快。
    利及他人的人,则是另一番状况,他他们越成功,世人越拥之戴之, 爱之护之,其死了,人哭之 念之 颂之 忆之,感恩之!
    我们无法改变世界,但是我们力求有益于世界世人,唯此足矣!
    2019/8/2 19:16:51
  • 写的入骨三分!赞一下。
    资本主义,就是这样。
    原来的资本是真的血汗积累,玩着玩着变化了,以钱滚钱,滚刀肉游戏了。欺骗天下,反而认为合法。这才是问题所在。
    2019/8/2 18:29:0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中医1 .0,仅看看身体,那也太小看中医了,中医2 .0,她将明确:人类的进步(科技等)是建立在地球的退步(环境等)之上的,到底是地球的人还是人(类)的地球?这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在更深的层面,它将是一场“全球人”与“经济人” 的斗争。E-mail:zesthome@sina.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