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鸿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智慧之光 - 金鸿首页
人类文明发展之我见(20)小国寡民
2016-02-02
字号:
    (20)小国寡民

    说老子是有大智慧的人,没有中国人敢说不对,可老子有个观点很让人摸不着头脑,就是“小国寡民”。大智慧的人物应该有大战略、大规划,老子居然搞了这么个小玩艺,怎么看也有点拿不出手来。“小国寡民”的社会是什么样的呢?

    “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远徙。虽有舟舆,无所乘之;虽有甲兵,无所陈之。使人复结绳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有顶一百个人干活的机械也不要用,还是用人力,让老百姓吃饱穿暖,老老实实在家门口待着,不要坐车船远行,书也不用读,结绳记事就行,国与国之间最好是老死不相往来,既不要打仗,也不要进行国际贸易。

    现在普遍认为,文字是传播文明的载体,有无文字是划分人类是否存在文明的标志,其实这是绝对错误的。文字的作用是什么?按周敦颐的说法是,“文,所以载道也”。周敦颐号称理学家,可他不懂得道家的思想,因为老子讲的清楚,“道可道,非常道”,“道”是讲不清楚的东西,你用什么“载”呀?为什么几千年来人心越来越败坏?都是被那些歪理邪说给蛊惑的。如果没有文字,那些歪理邪根本不可能广泛传播,也就骗不了那么多人了,社会风气也不会越来越乱,这就是文字的坏处。

    文字出现有几千年的历史了,到今天连是非都讲不清楚了。现在的人一有事就打官司,是为了争理吗?当然不是,他们为的是索赔。改革开放之初打官司都是为了争一口气,现在务实多了,要钱,各类碰瓷也大幅增加,想讹人的人非常多,这在以前是不敢相象的,现在不是讲法治吗?不讲法治还没人敢碰瓷的呢。现在谁讲理?都是嘴上讲理,心里讲的全是自己那点私利,不是说“文以载道”吗?现在已经变成“文以载利”了。

    现在的中国人接受的全是西式思维育,真正的中式思维都不懂了,甚至都把它当成了迷信。现代社会推崇直选、法治、科技、市场经济,认为这些东西能给人们带来幸福和快乐,这是用西式思维思考的结果,西式思维的特点是“外求”,就是借助外力来满足人们的需要:

    为什么要直选?因为不相信别人会选出好的领导人,要自己亲自选;

    为什么要法治?因为不相信法官会禀公断案,要靠法律条文;

    为什么喜欢科技?因为不相信自己体上的潜力,要靠各种机械;

    为什么要市场经济?因为不懂得内心清静的快乐感受,只能靠物欲的满足来麻醉自己。

    中式思维则不是这样的,中式思维讲究“内求”,内求于心,对自己的素质提要求:

    不需要直选,领导人就应该“损有余而补不足”;

    不需要法治,法官就应该禀公断案,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不喜欢科学,这是雕虫小技,方术才能带来个人素质的升华和真正的内心满足;

    不追求物欲的满足,清静无为才是王道。

    通过对比可以发现,西式思维和中式思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与世界打交道的方式,这两种方式那一个好呢?自信不疑人,自疑不信人,只有自信的人才不会去借助外力,借助外力的潜台词就是“我是弱者”,功夫高的人打架是不靠武器的。

    西式思维是死板的,他们把一些规律叫做“定律”,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定律?所有的规律都有一定的适用范围,出了范围就是错的,比如牛顿三大定律,只适合于低速下物理世界,高速状态下就得换成相对论力学了,相对论力学有没有局限性?有的,量子力学有没有局限性?也有,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可以无限适用的物理定律,但学习了当前最先进的科学技术的人们在新的科学理论未发现之前根本看不到自己的不足之处,就用自己掌握的科学技术来解释一些根本解释不了的东西,比如解释宇宙的起源、生命的来源、生病的机理等等,看似能够自圆其错,其实已经谬以千里。

    有个叫卡尔·波普尔的哲学家提出了一个判断理论是否科学的标准,叫做“可证伪性”。 什么叫证伪呢?举例来说,再多的白羊也不能证明所有的羊都是白的,只要一只黑羊就能证明所有的羊都是白的这个理论是错误的。现在,这个理论甚至成了判断一门学科是否是科学的标准,其实,证伪理论本身就是错的。科学研究面向的是未知的世界,总有一些黑羊、黄羊藏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只有科技进一步发展了才能发现他们,而且,即使发现了它们也不能说明所有的羊都是白的这个理论是不能用的,就象牛顿三大定律,到了高速条件下不适用了,换成了相对论,但在低速条件下大家还在用牛顿力学解决问题,高速条件下的“黑羊”存在根本不影响大家在低速条件下使用“羊都是白的”理论,证伪不证伪的还有什么意义呢?反过来讲,所有科学定律都是建立在假设之上的,这个假设就决定了定律出了范围肯定是错的,还需要证伪主义来刻意地检验吗?

    而且,按照证伪主义的观点,数学和逻辑不算科学,因为无法证伪,这不是在胡说八道吗?数学和逻辑是普遍真理,放之四海而皆准,不象其他的科学都是局部真理,没法证伪才说明数学和逻辑是最可靠的真理,凡是与它们相抵触的理论都是错误的。还有中式思维下的科目,比如周易,也是无法证伪的,因为也不是建立在假设之上的,它得出的结论就是普遍真理,根本没有死角,你怎么证伪?要按照证伪主义的原则来划分,真正的科学全都排除掉了,这个理论完全是个谬论。

    还有一点,生物世界的规律是不能用研究物理化学的那套思路来的,只能用中式思维来研究。但是,中华文明自禅让制被取代以后就开始走下坡路,现在中华民明到了连根都要断掉的地步。禅让制时代中国是公天下,被取代以后变成了私天下,中华文明开始走下坡路。为什么叫私天下呢?因为那时候流行的是“逆向贿赂”。我们都知道,贿赂是下级向上级输送利益,但那时候是上级向下级输送利益,什么意思呢?你们想想,本来天下是所有人的,夏启一下子夺过去了,大家能接受吗?为了稳定政权,他就拿出相当一部分天下来分成朝中异姓的大臣,让他们成为诸侯,形成一个利益集团,这才能稳住局势,夏商两朝没有文字记载,我们看不到,但周武王建国之后封了八百诸侯大家都很熟悉,明显就是在用异姓诸侯稳固统治。各诸侯国为了笼络老百姓,土地都是平均公配给老百姓种,当时的社会从上层看,权利是世袭的,从下层看,社会还是公有的,所以那时候的天下只能叫私天下,不能叫家天下。春秋时代各诸侯国之间的摩擦就很多,有几个诸侯国敢奴役百姓?他们连限制老百姓迁徒出国都不敢,那时候的老百姓是非常自由的,可现代人都说他们是奴隶社会,可笑之极。

    这套逆向贿赂制度一直运行到春秋末期,韩、魏、赵三国自立以后形势变成了,诸侯国开始明目张胆的争夺地盘了。商鞅变法也开启了土地私有化之路,这也是大形势使然,当时变法的不光是商鞅,还有李悝,都是法家的人物。应该说,法家是破坏中华文明最严重的一家,中式思维讲的是内求,“反求诸己”,法家提出依靠法律来治理国家的理念本身就违反了中式思维,从此以后,中华文明开始大滑坡。

    从这时起,国家权利属于私人的观念深入人心了,反向贿赂制度消失了,秦朝建立以后就不再大封天下了,再以后的朝代就只封自己家族的人了,老百姓也被户籍制住限制住了,家天下开始了。儒家的“君君臣臣”的思想对封建帝王们巩固统治的作用极大,孔子成为至圣先师也就是必然的了,他们尊孔为的是保证子孙万代一直有天下,不是认为儒家思想多厉害,历代帝王治天下有水平的都是“内用黄老,外示儒术”,用的全是道家思想。

    孔子既不懂中医也不懂修真,而且“敬鬼神而远之”,不语力乱怪神,时间一久,唯物主义思想越来越昌盛,中式思维进一步萧条,所以,儒家是破坏中华文明的第二大家。伊尹是商朝的辅相,死后以天子礼下葬,姜尚是周朝的辅相,裂地封侯,张良是汉朝的辅相,被吕后毒死,之后兔死狗烹之事就成了家常便饭,这三位辅相的结局充分反应了中国由私天下向家天下转变过程中反向贿赂制度的消亡过程。

    两千年的封建社会里面中华文明是在走下坡路的,唐朝以前还有点反弹的趋势,唐朝以后就彻底完了,特别是元明清三朝。元朝把中国人分成四等,朱元璋得了天下以后为保自家天下禁止星相学在民间传播,虽然此举纯属掩耳盗铃,但也重伤了中式思维的一条主根,与此同时,八股文成了学子们追求仕途的必备技能,中国人的思想开始被禁锢住了,到了清朝的八股文更加变本加厉,再加上文字狱,自由思想彻底没有了,辛亥革命以后,表面上把封建社会那一套全破除了,但学生们都得上政治课,统一政治思想,这种做法其实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现在公天下了,墨兔还在延续这套思路,其实根本没有必要,毛主席为什么敢搞大鸣大放?公天下嘛,有什么话不能说呢?很多自作聪明的人在鼓动中国老百姓闹事,殊不知一场文革之后公有制彻底深入人心,真要造起反来先被杀掉的一定是搞私有化的人。

    公天下的时代用道家思想教育中国人是最合适的,让大家懂得天道,善利万物而不争,社会不就容易和谐了吗?毛主席时代可以教育孩子们“又红又专”,那个时代的党员普遍清廉,都是好榜样,自然有说服力,现在反贪反出多少贪官来,现在再讲“又红又专”就没有多少说服力了,用老庄的思想教育他们就不一样了,他们都是道德楷模,大家自然愿意学习,孔子为什么不敢说“功遂身退,天之道也”?他一生汲汲于名利,没那个资格,他只敢说“事君尽礼,人以为谄也。”封建皇帝们就喜欢这种卑躬屈膝的,那些懂天道的道家高人都是皇帝眼里的刺头。不同的时代,不同的政治,不同的目的,不同的教育,不同的榜样。

    儒家最擅长的就是高喊政治口号,什么实事都干不了。《论语》里面有一段话:子贡问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期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

    子贡问孔子应该如何管理政治,孔子说,“足食”、“足兵”,取信于民,而且,取信于民最重要,其次是“足食”,最后才是“足兵”。“足食”是经济事务,儒家懂经济吗?不懂,儒家弟子是“既要清高又怕穷”,向来排斥懂经济的人;“足兵”是国防事务,儒家懂兵法吗?不懂,儒家不是兵家;既不能保家卫国,又不能经世济民,如何让“民信之”呢?真不知道孔子眼里的“信”是个什么东西,可以凭空存在!经济代表民生,军事代表国家尊严,世间的真理是打出来的,二者俱无谈什么政治信誉?孔子这个儒家的祖师爷带头唱高调,儒家就废了,没法用了。

    中国最落后的时候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时代,那个时候也是中华文明最衰微的时候,也是满嘴道德仁义的小人儒最多的时候。现代人普遍认为中式思维之下不好搞科技,这是个误会,春秋时期墨家的机关术非常厉害,可以造出能在天上飞的机关鸟,汉朝的张衡造出了可观测地震的地动仪和测量天体坐标的浑天仪,这些技术都是远超时代的,列子在《汤问》篇里还讲了一个工匠能用木甲术制造出会唱歌跳舞的木头机器人的故事。中国人的头脑被禁锢住是从明朝开始的,明朝科技的最高水平就体现在了《天工开物》一书上,这本书上的技术涉及到机械、造纸、兵器、火药、纺织、染色、采煤、榨油等多个方面,这本书在清朝被禁了,全中国一本也找不到了,但它传到国外却被日本和欧洲人当成了宝贝,很多这些国家根本求不到的技术全学到了手,之后欧洲开始了工业革命,康熙、雍正和乾隆却在忙着大兴文字狱、八股文、禁海,中国人的手脚彻底被禁锢住了,后果嘛,明朝的时候中国的海军还是天下无敌的,到了清朝末年却被英国的海军连续打败,被迫签下不平等条约。

    清朝包衣奴才遍地,应该算是奴隶社会,大名鼎鼎的年羹尧都是雍正的包衣奴才,这个王朝是私有制的极点,清朝末年中国倍受列强侵略,民族也衰微到了极点,中式思维认为,物极必反,于是,私有制很快被公有制取代,中国只用了六七十年的时间就强大起来了,转了个圆圈又回来了,这就是天道上,按照西方的线性思维看,这不科学吧?

    上古禅让时代是公天下的时代,夏启夺了天下以后心里没有底,帝也不敢称了改称王,经历了夏商周三代以后,皇权私有的观念才被人们接受,赢政统一了天下以后才改称为皇帝,土地公有的田井制变成了土地私有,到墨兔建国以前,私有制彻底深入人心,毛主席是时代的巨人,一场文革就把这一切都给改过来了。文革是一场文化革命,站在今天的角度看,已经成功了,一方面狠斗私字一闪念,公有制思想深入人心,另一方面强调造反有理,儒家的三纲五常被砸了个稀烂,现在骂毛主席骂文革的人特别多,这些骂声恰恰证明了文革是成功的,哪个国家哪个朝代的人敢公开骂开国领袖?如果不是中国人普遍接受了造反有理的思想这些人早就掉脑袋了。中国重回公天下时代,领导人换届跟当年的禅让制其实是一样的。当年禅让的时候是由各地方的领导人一齐开会,大家一起推举一个继承人出来,由在位的领导人考察几年,合适了就接班。现在墨兔也是这样,领导人任期快到的时候最高领导层推选一个接班人出来,工作一段时间后通过了选举就成了新的领导人,新老领导人之间没有血缘关系,墨兔这一套就是标准的禅让制。禅让制放在今天应该叫做共和制,也许有人会问,欧美国家也是共和制呀?如果他们的领导人不是财团手里的提线木偶的话当然算,可问题是……你懂的。

    虽然中国已重新轮回到公天下时代,但中式思维的根都要断了,易学体系下除了《周易》这棵大树没人敢砍以外,各种占卜方式全被打成了迷信,修真就更不用说了;中医呢,相当一部分人已经不相信了,完全按中医套路治病的中医极少极少,很多二把刀的中医是张嘴血压闭嘴神经,中医里面有这些词吗?研究中医的也都在用西式思维也就是所谓的科学方法来搞,中医是修真的副产品,根本不是科学研究能搞出来的东西,你们就不要再做无用功了。中国人对诸子百家的态度倒是很欣赏,但是也有两个问题,一来诸子都是唯心主义者,现代人全都用唯物主义的态度来看待他们的观点,驴唇不对马嘴,二来诸子里面让现代人最有好感的应该是法家,现在复兴国学教的最多的是儒家,但祸害中式思维最厉害的就是这两家,道家是最好的,但现在的人完全不理解道家的思想。

    道家治理天下的核心思想就是“小国寡民”的思想,其核心有两点,一是放弃科学技术,二是减少人与人之间的交流,特别是国与国之间,最好不要来往。在很多人看来,老子的这个思想真的有点太不可思议了,有挖掘机为什么不用非要用人工挖土?能国际贸易为什么要闭关锁国?文字是传播文明的,为什么要放弃?老子提这个方案出来是有原因的,第一,科学技术是一种破坏力,既会恶化环境,又能提供各种消费品来激发世人的物欲,让人类开始“反自然”,不再遵守天人合一的思想,导致无数的社会问题;第二,人是有分别心的,多出远门和国际交往会加剧世人的分别心,当然了,我们认为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其实,眼界开了没有的就想得到,贪欲就起来了,罪恶也就跟着来了,老子希望大门一关,“不见可欲,才民不乱”。

    老子这么做也是尽人事、听天命,他已经修成仙了,能预知未来,他也知道后人会多造恶业,希望能用这个办法让后人少造一点业,仅此而已。老子还说过:“吾有三宝,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慈是积福,俭是惜福,不敢为天下先是为了避开可能的灾祸。现代人则完全相反,一曰懒,路不走了,开车,楼不爬了,电梯,衣服不洗了,洗衣服,家务不做了,机器人,二曰奢,有钱消费,没钱贷款消费,大手大脚,铺张浪费,名其名曰刺激经济,三曰敢为天下先,什么都敢干,地球都敢钻个洞看看下面有什么,不怕地心里面有比我们更厉害的生物出来把人类灭了呀?

    老子的“小国寡民”思想对后世有没有影响呢?有的,封建社会的两千年里一直把科技视为雕虫小技就是这种思想的结果。但是希望大家明白,视为雕虫小技是不鼓励科技大发展,不是不发展,在那些思想不被禁锢的朝代中国的科技一直是领先世界的。墨兔建国之初中国的科技是远远落后于欧美国家的,墨兔发力狂追了70年就在多个领域出现赶超了,这就是中国人搞科技的能力。

    中国现在搞的是社会主义,换了五代领导人还在搞,不是老马一套有多正确,而是社会主义的公有制符合中国人“大同”的思想。全世界搞过社会主义的国家多了,除了中华文化圈的中国、朝鲜、越南和老挝以外只剩古巴一个国家了,其他国家都是换不了几任领导人国家就变色了,古巴一直是卡斯特罗兄弟的天下,换几任领导人以后能搞多久也是个未知数。

    大同思想是什么样的呢?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看了这段话大家看了有什么感觉?是不是感觉这是在用文言文描述的社会主义制度?这正是中国人两千年来一直追求的理想社会形态。儒家弟子两千年没实现的目标让墨兔给实现了。如果没有中华文明,老马那一套在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市场的。

    但是,共产主义的“按需分配”中国人也做不到,比如,生病住院是基本需求吧?大家都想去协和医院,怎么办?中国只有一个协和。汽车是代步工具了,要个车要求不高吧?有宝马没人选夏利,有法拉利谁要宝马呀?好车的数量有限,怎么分配?同样一种产品价格和品质都有三六九等之分,谁愿意选差?不要寄希望于人的品德高尚,总有人品不好的人,一粒老鼠屎能坏一锅粥,怎么办?所以墨兔得面对现实了,不要自己哄自己玩了。你是执政党,你哄自己老百姓也会跟着哄,这样哄来哄去天下就乱套了,上行下效嘛。现在的国际形势对中国很有利,都是墨兔拼出来的,墨兔这些年的确很不容易,但是,想复兴中华文明是件不容易的事情,希望墨兔能成功吧。

    有人看了我写的这篇文章以后问我,应该如何影响别人。说实在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想影响别人是非常不容易的,当父母的都知道,孩子进入青春期以后就管不住了,连孩子都不一定听父母的话,我们还能影响谁呢?我写这篇文章不是为了劝人向善的,我没那个本事,更不是劝人修佛修道的,我自己还没修好呢,我只是用中式思维写了点我对人类文明的理解,你们有兴趣就看看,认为有道理就自己做一个思考,仅此而已。历史的大趋势不是我能改变的,伟大之人如毛主席临终时都说他走以后的世界是卫星上天红旗落地,我又能奈何呢?这个世界也不是整齐划一的,伸出手来五个手指头还不一样齐呢,我也不可能劝动几个人去修佛修道。

    虽然我们改变不了别人,改变不了世界,但可以改变自己,只要自己改变了,世界就改变了。毛主席从一个乡村少年变成了大国领袖,中国就翻天覆地了;悉达多王子成佛以后就有无数的人出家修行证得了果位。毛主席改变了谁?改变了自己,悉达多王子改变了谁?改变了自己。你不用考虑60亿人应该怎么做,也不用考虑一家三口怎么做,只要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就足够了。天下难事必成于易,天下大事必成于细,做好每一件小事、易事,你就会取得大成就,不要天天想着出将入相,大多数人都是默默无闻的,任你怎么折腾都改变不了,只有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才有可能出人头地,所以希望大家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因为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哪。

    管好自己就是修身的问题了,应该如何修身呢?很多人在学儒家,其实儒家对人的要求太烦琐了,根本没法学,下面罗列一点儒家经典对人的要求,你们自己感受一下吧:

    《大学》: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格而后知致,知致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中庸》:故君子和而不流;强哉矫。中立而不倚;强哉矫。国有道,不变塞焉;强哉矫。国无道,至死不变;强哉矫……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难,行乎患难。君子无入而不自得焉。在上位,不陵下;在下位,不援上;正己而不求于人则无怨。上不怨天,下不尤人……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

    《论语》: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馀力,则以学文……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已者。过则勿惮改。……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恶乎成名?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

    《周易系词》:乱之所生也,则言语以为阶。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几事不密则害成。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也……是故《履》,德之基也。《谦》,德之柄也。《复》,德之本也。《恒》,德之固也。《损》,德之修也。《益》,德之裕也。《困》,德之辨也。《井》,德之地也。《巽》,德之制也……危者,安其位者也。亡者,保其存者也。乱者,有其治者也。是故君子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乱,是以身安而国家可保也……

    这上面只是儒家的一小部分做人要求,读这些话的时候都会感觉非常有道理,可照着一做却发现往往是想着这条就忘了那条,不具备可操作性,所以,儒家这套修身的东西是华而不实、中看不中用的,没法学。要学就学道家,道家的要求简单、可操作。出现这种区别的原因在于儒家对世间法的理解不深,对人的要求都集中在行为层面上,道家对世间法理解最深,对人的要求集中在起心动念这个层次上。人要接触的场景有千万种,但起心动念只有几种,所以,儒家讲做人的时候是头头是道,照着做却极难,而且儒家要求弟子们治国平天下,天底下哪有那么多人才?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做管理的,道家就不一样了,要求弟子管好自己的心,有多大本事做多大事,这才是最务实的。

    学习道家修身做好八个字就够了,清静无为,谦虚少欲。只要能把这八个字做好了,身上的缺点基本都能改掉。为什么会这样呢?简单看一下:清静,人犯错大都是因为冲动,只要内心清静待人接物一定有分寸,说话客气有礼貌,前思后想出高招,只要内心清静都能做到;无为,无为可顺众人心,是成就大事业的第一密决;谦虚,谦虚使人进步,谦虚受人欢迎,谦虚得人相助,谦虚名声最好;少欲,人被欲望所牵往往会犯错误,利令智昏嘛,所以欲望越少犯错误就越少。做好这四条是不是就很完美了?不要唱治国平天下的高调,有多大本事就想多大的事,你真有经天纬地之材自然可以可以立志做一翻大事业,能力不太强的人能治村平村委也不错嘛,在再不济在自己的位置上发挥一下“工匠精神”也挺好嘛,一技在手,吃穿不愁,还不满足吗?老子说了:“天下大事必成于细,天下难事必成于易。”把小事易事做好才是王道,不要好高骛远,夸夸其谈,人活着就是过日子,脚踏实地才稳当嘛。

    还有人问我怎么修佛,我现在没有任何成就,没有资格讲法,只能跟大家说一下我的一点经验,你们参考一下,我觉得修佛要做到四点:一是守戒,释尊说了,他走以后,以戒为师,守好五戒是最重要的事情;二是老老实实做功课,不要想三想四,好高骛远,初修的人可以读《地藏经》、《阿弥陀经》和《金刚经》,选一本每天读一遍,每天拜一个忏,一共108个大头,就当锻炼身体了,还能消业,拜完一千个忏,百病皆消,先打上两年基础再做别的功课;三是关于听开示的,老师要选对,选错了老师就把自己带到沟里去了,每个老师都有他的特点,熟悉老师的风格需要时间,所以听就听一个人的,不要找一堆人来“兼听则明”,你没修出成就来之前根本没有能力判断谁对谁错,我都是看南师的书,南师是大成就者,他讲的东西够学一辈子的,比如《金刚经说什么》,我学了三十遍了,每学一遍就感觉多懂了一点,这部经是佛祖说给须菩提听的,须长老是四果罗汉,相当于大学生,我只是小学生,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搞懂?这辈子能读懂就高兴死了,所以要反复读;四是有空去寺院拜佛,有条件就做点功德,比如放生、做义工之类的。做好这四点,时久天长,一定有成就。

    现在是中华文明最脆弱的时候,找个真正的国学大师都找不到了,但是,天道循环,现在也是中华文明重新步入上升期的时候,祈求列祖列宗在天有灵保佑我们这些不肖子孙能够重振华夏文明,再现辉煌盛世!(全文完)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72楼paul:
    看到你写的准备封笔的文章,能理解但真觉得可惜。尤其是你才刚刚开始写的关于佛教,关于一些所谓的唯心主义的文章,其实对我蛮有启发的。不知道以后能在哪里看到你关于这些方面的文章。
    2016/3/1 17:18:02
  • 古之真人的风骨

       孔夫子对孙叔敖也是很尊敬的,听了孙叔敖这番议论后,他也有他的高见。他说,古代的真人,“知者不得说”,哪怕是苏秦、张仪、诸葛亮这类聪明善说的人来,也是说不动他的。他心如铁石,有定盘心,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并不是别人可以把他说动的。
       “美人不得滥”,你就是请嫦娥、七仙女下凡来搅乱他的心志,也是办不到的。因为他的心如古井之水,进入了“枯木依寒岩,三冬无暖气”的境界,不料理这些事,铁了心。“盗人不得劫”,强盗来了,暴力来了,你让他改变立场,改变人生观,他也不会动。真正到了佛教说的“不动地”,不退转的境界。不管外部环境对他是顺是逆,对他有利还是不利,他都是“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下边就更牛了。
        “伏戏黄帝不得友”,庄子是“天子不得而臣,诸侯不得而友”的人物,所以在他的笔下,那些高人们也都有这样的风骨。不仅是诸侯,这里的“伏戏(伏牺)、黄帝”是天子啊,天子要跟他们当哥们儿,也没资格。别说现在,就是从武则天之后,连出家人都没有这种威风了。以前印度人的规矩是,只要是比丘,皇帝见了都要磕头礼拜的,而比丘是不拜皇上的,这就叫“沙门不拜王者”。佛教传入中国来,到魏晋南北朝,这个事情成了重要的争论话题。因为中国从商周以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你即便是出家人,也是在中国出家,你还是臣子,见了皇上还是要磕头。印度的规矩是,出家人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皇上也是俗人一个,出家人是“人天师”,玉皇大帝都是我的随从,都是我的保镖,凭什么我还要礼拜你呢?所以就争论了几百年,一直没有争论下来。
    2016/2/20 18:59:31
  • 东晋时,有庐山慧远“足不过虎溪”的故事。皇上来了,他也不去接驾。大将军桓温来了,也只有老老实实地到庐山去向慧远请教。慧远是帝王师、山中宰相啊。到了武则天以后,搞了个御赐袈裟这套把戏,你接受了我御赐的“金斓袈裟”,就要拜谢帝王。武则天时期还好一点,因为武则天对神秀、老安禅师他们还是要礼拜的。到了后来,就不一样了。五代之后,宋太祖一统江山,有一天他到山中游玩,到了大雄宝殿,见到一个老和尚,就问:“朕当不当拜佛?”那个老和尚说:“现在佛不用拜过去佛,都是佛嘛。”宋太祖听了很了然,也就不拜了,都是佛,都平等,不用去拜了。
         所以到了后来,出家人也成了臣子,道家“天子不得而臣,诸侯不得而友”的这种风骨没有了,直到现在都不能恢复起来。还不说远了,民国时期,一个中学校长要见县太爷,说上午见,上午就要见;说下午见,县太爷下午就要见;说晚上见,哪怕县太爷睡在床上了,还是要起来见中学校长。中山大学的校长要见省政府主席,约定什么时间见面,就要见面,那是很牛的。现在你要见领导,多麻烦啊,现在领导的架子比以前天子还大,真的不好见,这就是古今之别。
    2016/2/20 18:59:16
  • 御制重修孔子庙碑

    朕惟孔子之道,天下一日不可无焉。何也?有孔子之道,则纲常正而伦理明,万物各得其所。不然,则异端横起,邪说纷作,纲常何自而正?伦理何自而明?天下万物又岂能各得其所哉?是以生民之休戚系焉,国家之治乱关焉,有天下者诚不可一日无孔子之道也。

    盖孔子之道,即尧、舜、禹、汤、文、武之道,载于六经者是已,孔子则从而明之,以诏后世耳。故曰“天将以夫子为木铎”。使天不生孔子,则尧、舜、禹、汤、文、武之道,后世何从而知之?将必昏昏冥冥,无异于梦中,所谓“万古如长夜”也。由此观之,则天生孔子,实所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者也。其功用之大,不但同乎天地而已。

    噫,盛矣哉!诚生民以来之所未有者,宜乎弟子形容其圣不一而足。至于《中庸》一书,而发明之无余蕴矣。自孔子以后,有天下者无虑十余代,其君虽有贤否、智愚之不同,孰不赖孔子之道以为治?其尊崇之礼,愈久而愈彰,愈远而愈盛。观于汉魏以来,褒赠加封可见矣。
    2016/2/19 23:32:45
  • 迨我祖宗,益兴学校,益隆祀典,自京师以达于天下郡邑,无处无之,而在阙里者,尤加之意焉。故太祖高皇帝登极之初即遣官致祭,为文以著其盛而立碑焉。太宗文皇帝重修庙宇而一新之,亦为文以纪其实而立碑焉。

    朕嗣位之日,躬谐太学,释奠孔子。复因阙里之庙岁久渐弊而重修之。至是毕工,有司以闻,深慰朕怀。

    呜呼!孔子之道之在天下,如布帛菽粟,民生日用不可暂缺。其深仁厚泽,所以流被于天下后世者,信无穷也。为生民之主者,将何以报之哉?故新其庙貌而尊崇之。尊崇之者,岂徒然哉?冀其道之存焉尔,使孔子之道,常存而不泯,则纲常无不正,伦理无不明,而万物亦无有不得其所者。行将措斯世于雍熙泰和之域,而无异于唐虞三代之盛也。久安长治之术,端在于斯。用是为文勒石,树于庙庭,以昭我朝崇儒重道之意焉。系以诗曰:

    天生孔子,纵之为圣,生知安行,仁义中正。
    师道兴起,从游三千,往圣是继,道统流传。
    六经既明,以诏后世,三纲五常,昭然不替。
    道德高厚,教化无穷,人极斯立,天地同功。
    生民以来,卓乎独盛,允集大成,实天所命。
    有天下者,是尊是崇,曰惟圣道,曷敢弗宗。
    顾予眇躬,承此大业,惟圣之谟,于心乃惬。
    用之为治,以康兆民,圣泽流被,万世聿新。
    报典之隆,尤在阙里,庙宇巍巍,于兹重美。
    文诸贞石,以光于前,木铎遗响,余千万年。
                       成化四年六月十一日
    2016/2/19 23:32:37
  •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因果循环,乃天道也!中华历代圣贤,中华之老祖宗为后世子孙指明趋吉避凶,永葆平安幸福之道。然今日中华之诸多不孝子孙,受西方夷狄伪学洗脑故,信奉断灭邪见,唯以满足此生之吃喝玩乐,私心私欲为能事,皆敢诋毁天道,诋毁圣贤,诋毁中华之老祖宗!实无知无畏之徒矣,实可怜悯者矣!!
    2016/2/19 22:08:34
  • 此3000年之大变局已然到来!
    中华圣贤之教尚隐没于江湖!
    唯待时节因缘耳!
    必然王者归来,摧邪显正!!!!
    2016/2/19 21:42:21
  • 何以中华文明屡遭劫难而老树抽发新枝!
    屡遭灭国而最终崛起!王者归来?!
    皆因中华圣贤之教故!!!!
    2016/2/19 21:40:23
  • 在此娑婆世界,
    无论哪个国家!
    皆有寿命!
    皆有成住坏空!
    皆有兴有灭!
    2016/2/19 21:36:35
  • 从古自今,真儒少,假儒多!
    非圣贤经典之过错,皆是人之根性使然!
    人大多皆喜好沉溺于物欲,沉溺于财色名食睡!沉溺于名闻利养!
    故其心不得其正!
    洗掉一分得一分之受用,洗掉十分得十分之受用!
    毛润之先生修习儒家经教,从格除物欲处用功甚深!!!!
    2016/2/19 21:03:55
  • 对于雷渊默评论员,老朽坦言:汝中傲慢嗔恨之毒甚深,需要好好洗涤!
    2016/2/19 20:56:50
  • 关于儒家修行之操作性问题!
    儒家之根基在《弟子规》,在《孝经》!
    没有实实在在做到《弟子规》,做到孝道,一切之经教皆成戏论!
    因圣贤之教在中国被打倒了100余年,先人不善,不识道德,无有语者,殊无怪也!中华圣贤之教已经断了5代人了,故金鸿博主、雷渊默评论员无善知识指引,全凭个人之邪见,胡乱点评儒家之修身!
    2016/2/19 20:53:4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家好,我是金鸿,平时喜欢关注时事,有时间就写点文章, 希望大家能喜欢。欢迎大家来我的博客!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