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大碌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创新思维 - 朱大碌首页
外贸外资是中国的软肋
2020-08-06
字号:

    中国要稳外贸外资,美国人暗自高兴。

    只要中国把外资外贸当个宝,愿意为外国打工,中国就存在一个软肋(外资外贸由不得中国,决定权在外国),美国及西方世界就还是大老板,就能抓住这个中国的软肋兴风作浪。

    中国的外贸是假的,主角是外资,外资出口的收益归外国人,中国分文未得,所有顺差都是假顺差,哪来的共赢?中美贸易美国从来都是大赢家,中国则是亏大本的输家。

    媒体常说中国“使用”外资多少多少也是假的,按照物权法,外资只有外国人能使用,中国一分钱也不能用。

    只有一种情况下中国可以说使用外资,那就是外国购买中国国债(中国购买美国国债就是美国使用外资),此外所有中国“使用”外资都是明显骗人的语法错误。

    按照现行招商引资政策,中国不可能使用外资,外国却可以使用中资。比如马斯克说是到中国来投资,其实什么资也没有,资金、土地全是中方提供,空手套白狼。

    在上海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拿出3000亩土地和巨量资金给一家外国公司赚钱,仿佛在上演新版“宁赠外友,不与家奴”丑剧。(这些资源如果用于国内,能产生多么大效益)

    这还是一家生产伪劣产品的可疑公司,特斯拉乔装打扮的华丽外表下,掩藏着一颗丑陋的心,电池重达一吨,3年就要换电池,根本不是新能源,而是高耗能高污染专供富人玩的老式电瓶车,除了制造垃圾,对中国毫无用处(中国电瓶车产能早已严重过剩)。这家长期亏损从未分红的小公司,股票却被炒到天上,把所有实干的顶级大公司都踩在脚下,玩的正是庞氏骗局的老把戏。

    胡锡进指美籍华人余茂春是卖国汉奸,显然是看走了眼,余茂春是美国人,卖谁的国?不可能是美国吧?

    真正出卖中国利益的汉奸就在在国内,胡锡进知否?

    卖国利益集团把外资当作宝,实际外资只是外国的宝,对中国则是一颗草,而且是有毒的草。

    外资到中国,手中握有屠龙刀,不杀中国企业,哪有外资的立足余地?

    外资提供的就业是伪就业,与当皇协军是一个性质,都是帮外国人打中国人。外资就业越多,中资就业就越少,国家越虚弱。

    当兵要看为谁打仗,不是什么就业都能要的。

    本世纪初外贸外资在中国占GDP超过70%的时候,中资企业被大屠杀,溃不成军,几千万人下岗失业。

    转机来自2008,我们要特别感谢美国的金融危机,是2008年美国的金融危机救了中国。

    美国的金融危机把中国逼上梁山,重新唤醒了中国的主权经济。从4万亿投资到中共十八大路线,中国的主权经济越走越强,终于开创了一个新时代。

    但是拉美化外贸外资路线并没有退出中国历史舞台,他们人还在心不死,在利益集团的坚持下,从2008年之后,中国经济进入了双轨制,一边为自己打工一边为外国打工,一边积累财富一边还在流失财富。

    不过好在为自己打工的主权经济在中国呈现出越走越强的趋势,外贸外资占比越来越少,从当初的三分天下占其二,到目前只有20%,乾坤倒转。

    无可奈何花落去,谁能稳得住?

    这一事实充分说明,中国的发展靠的是为自己劳动的主权经济(绿水青山、扶贫攻坚、振兴乡村、做强国企、大国重器等等),中国不是为外国打工外资外贸的受益者,而是最大的受害者。

    中国为西方贡献了巨额财富,占大头的外资出口收益归外国人,不归中国,实质是白送(美国、日本等都是不允许外资出口的)。中国外贸拿廉价货去换外国高价货,用100条裤子换一条外国裤子,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吃了大亏还挨骂,成为中国财富流失的黑洞。这是中国老百姓长期辛勤劳动却富不起来的主要原因。

    劳动创造财富,劳动本是无上光荣的事,但是为外国老板创造财富不但不光荣,而且是自取其辱。

    中国在国际上没地位,随便被人家甩锅,不是某些人说的体制问题(象沙特这种专制王国依然受人尊重),而是一个为外国老板当打工仔的国家,自然被看作吃软饭的国家,怎么可能有地位?

    明明是外贸外资的受害者(中科院报告指中国损失高达3万亿之上),人家还要说你占便宜(谁叫你吃软饭),有理说不清。

    所以古人言,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人必自强而后人强之。

    中国必须挺起腰杆,结束双轨制,彻底清除拉美化卖国利益集团,走一条自立自强的道路。

    外贸究竟要不要平衡?必须平衡!

    不平衡的中国外贸已经沦为为外国输送利益的渠道(美国以1000亿换5000亿,巨额逆差全是中国白送)。

    但是不能按美国人要求的方法(多进口多开放)来平衡(不可能平衡),对外开放符合美国和西方的利益,不符合中国利益,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对外开放的国家(国将不国)。

    只能彻底改革中国外贸,夺回外贸主权,与国际接轨,以其人之道还以治其人。

    禁止外资出口,只允许有利于本国自主发展和外汇平衡的外资进入(借鉴日本、美国外资法)。

    取消出口退税,停止出口廉价商品,不做低价换高价的坏贸易。

    将稀土等列为战略禁运物资,征收高额出口关税。

    抛售央行囤积的巨额美元美债,禁止央行印钞买美元,汇率由市场决定,外汇由民间储备。

    取消港币,澳门元,统一使用人民币。

    禁止进口含草甘膦等致癌物的转基因食品,对奢侈品征收高额进口关税。

    制定购买中国货法,国货优先,外资占中国市场不得超过5%,占股不得超过40%。

    这些措施可使中美贸易迅速平衡,两国贸易在新的平等的基础上恢复正常。

    事实说明,中国搞外向型经济靠出口就业占外国的便宜想法幼稚可笑,结果是贪小便宜吃大亏(哪有打工仔能占老板便宜的?),发展经济必须靠自己。

    当前世界经济低迷,是中国建设发展的好时机,中国非常需要利国利民的超级大工程上马,既是经济转型的需要(增内贸减外贸,增绿色产业减传统高耗能污染产业),也是保障全民就业的需要。

    公路电气化智能电车工程。国家电网在民用电网之外,建设全国长途电车网,实现公路电气化,淘汰所有燃油汽车和充电电瓶车,所有汽车都必须安装智能授电弓和预付费电表,改造成智能电车或混合动力车(中国第五大发明01134033.9,德国西门子公司已试制成功样车,第一条电气化高速公路已经在德国开建)。

    光电、风电工程。以光伏、风力发电取代传统能源。实施亿万家庭光伏发电,在公路、铁路上方建设光伏发电顶棚,在沿海和内陆建设大型风力发电厂。

    生物制气造肥工程。以沼气、秸秆制气取代天然气和化肥。在全国建设一万个日产20万方的沼气、秸秆制气厂(河北衡水模式),由国家统一并网供气和储存发电,并生产有机肥料,将废弃的10亿吨秸秆和40亿吨粪便全部变废为宝。

    电气化轨道交通工程。建设高铁、磁悬浮等以清洁电能为主的陆地飞车,取代大部分国内飞机航班。以地铁、轻轨、有轨电车、无轨电车等清洁电车构建城乡公共交通。

    抽水蓄能调峰调水工程。开建引西藏水入新疆的东线红旗河工程,同时开建沿新藏公路和青藏公路引水入新彊和青海的西线和中线工程,三线并举,从西藏雅鲁藏布江开始,以抽水蓄能电站加管道的接力形式,将西藏水一步步从四川、青海、甘肃引向新疆,沿途建设大量抽水蓄能调峰调水电站,建成智能电网和水网,将废电废水变成宝电宝水。

    这五项绿色超级万世谋工程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将彻底改变中国面貌,实现美丽富强的愿景。

    中国有钱要往老百姓身上花,如实施十年制高中义务教育,为学生提供免费用餐,实现全民免费医疗,实施国民收入倍增计划,等等。用不着补贴外国人(所谓稳外贸外资就是花钱补贴外国人,今年上半年出口退税已达6000多亿人民币,补贴外国全是大手笔几千、几万亿,补贴国人小儿科鸡零狗碎几亿、几十亿),少和美国啰里八嗦。

    “2013年1月8日中国科学院国家健康研究组对外发布的《国家健康报告》第1号中披露,美国从全球攫取的红利达73960.9亿美元,占全球总量的96.8%,是攫取红利最多的国家;中国损失的财富高达36634亿美元,占全球财富损失的47.9%,是全球财富损失最多的国家。报告指出,中国人均损失财富达2739.7美元,相当于中国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的1.2倍;2011年中国损失的霸权红利,相当于中国军费开支的33倍、科技投入的44倍、教育投入的16倍和医疗卫生投入的37倍。若按劳动时间计算,中国劳动者有60%左右的工作时间是在无偿为国际垄断资本服务,创造‘剩余价值’”。

    “1913年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一针见血地指出,曾有人说拉丁美洲给外国资本以特许权,但从未曾听人说美国给外国资本以特许权,这是因为我们不给他们这种权利,因为投资于某个国家的资本会占有并且统治该国。”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49年生,毕业于东南大学经济信息专业,硕士学历。南京市市政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老三届,当过农民、工人、科技工作者。常年独立研究社会经济问题,长于预测和创新思维。

E_mail:nzdl@sina.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