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定创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倾心强国 - 蔡定创首页
四部委对马云的约谈及时阻止了一场灾难
2020-11-24
字号:

    凡是看了今年10月25日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马生21分钟发言的人一定会记得,马云先生该发言的最后,还谈及到应重新定义数字货币问题。

    下面这一段是马云在金融峰会上关于货币这一段说的:“拿数字货币来说,如果用未来的眼光打造30年后世界所需的金融体系,数字货币可能是非常重要的核心。今天的金融确实不需要数字货币,但是明天需要,未来需要,成千上万的人需要,我们应该问自己,数字货币到底要解决未来的什么实际问题?十年以后的数字货币和今天的数字货币可能不是一回事,这个数字货币不是从历史上去找,不是从监管角度去找,不是从研究机构去找,而是从市场去找,从需求去找,从未来去找……数字货币可能重新定义货币,”

    上面这段话的要害是:“这个数字货币不是从历史上去找,不是从监管角度去找,不是从研究机构去找,而是从市场去找,从需求去找,从未来去找”。

    一般对金融没有比较深入认识的人,对所谓“从市场中找,从需求中找”,肯定看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其实,经济体对货币的需求有2个方面:一是对央行发行货币的需求,这部需求构成基础货币;另一方面对贷款货币的需求,也就是企业与个人要向银行借钱而产生的派生货币(详见《信用价值论》(蔡定创 蔡秉哲著)第1版第6章“银行信用与派生货币”,168-194页)。目前央行开始发行的数字货币,就是意图替代一部份基础货币的发行。仅有基础货币是不够的,还需要有商业银行大量的派生货币,这个货币就是由货币的借贷的需求而产生。因为货币的借贷需求会产生风险,所以央行只发行基础货币,这个有风险的派生货币就由商业银行通过存款贷款去派生。马云所讲的“从市场中找,从需求中找”就是指这种由贷款所产生的派生货币。

    基础货币加派生货币总量也叫货币m2。派生货币量除以基础货币量也叫货币乘数。目前我国通过存款准备金率的调控手段,货币乘数通常在4~5倍之间。通常商业银行派生货币的放大率比货币乘数要稍低,也就是说最多放大不超过4倍。通过近来一系列的揭密文章,蚂蚁金融在过去的几年内,通过资产证券化的等手段,将贷款货币量放大了100倍。这当然还是加了对资产证券化只做4次的控制,如果不加控制,依据在互联网这个平台上的瞬间支付特点与大数据所支持的用户信用识别快捷的特点,放大1000倍10000倍也是可能的。

    央行正在做的数字货币由于改变了支付的方式,这显然会对支付宝产生影响。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后,国际上总结这次金融危机的教训重修了巴塞尔协议。根据《巴塞尔协议III》,商业银行的核心资本充足率将由原来的4%上调到7%,同时计提2.5%的防护缓冲资本和不高于2.5%的反周期准备资本,这样核心资本充足率的要求可达到8.5%-11%。总资本充足率要求维持8%不变。据此来计算银行的自有资金率,我国目前的货币M2是216万亿元,商业银行的派生货币总量约180万亿。我国的商业银行体系要做到180万亿的派生货币(当前的数据),就必须要有14万元以上的银行自有资金。蚂蚁金服的贷款总融资2.1万亿,按照巴塞尔协议第3版的规定,它的自有资金就必须要高于1680亿以上。但是,过去几年中蚂蚁是通过资产证券化的方式来放大资本量的,如果以最初的35亿自有资金来计算,其自有资金率只有1.67‰。 如果依据巴塞尔协议的不低于8%的自有资金量,其35亿的自有资金,其贷款总额就不能超过438亿。

    这就是马云先生为什么要攻击巴塞尔协议,说巴塞尔协议是”老人俱乐部”,银行抵押贷款是“当铺”思想的原因。依据他的说法,不要监管、不要采用当铺思想的抵押贷款方式,依据它蚂蚁金融网络平台上的派生货币的方式,目前阶段的全部的180万亿的派生货币,都可以由蚂蚁集团通过网上的贷款需求派生出来。在蚂蚁看来,垄断的互联网瞬间支付系统,大数据的信用识别系统,具有无限的派生货币的能力。在蚂蚁金融的电脑中,只要有需求就可以产生贷款所形成的货币电子符号,要那么多复杂的数字货币有什么用?这就是马云所说的数字货币应从“从市场中找,从需求中找”。

    现在大家应该知道马云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的发言中所说的,数字货币“从市场去找,从需求去找,从未来去找”的含义了吧?但是,如果一句马云的数字货币“从市场去找,从需求去找,从未来去找”,不要监管、不要抵押,全部是几百万亿的数字货币(派生货币)都在他蚂蚁集团的电脑中产生,将会是一种什么情景?

    这种情景就是全部的商业银行都会被蚂蚁集团所替代。为什么商业全部的商业银行都会被蚂蚁集团替代呢,因为基于互联网的支付系统与信用识别系统所支持的营运成本,只有商业银行同样系统营运成本的二十分之一(这是个估计数,有心者也可以确切地计算一下),也就是说商业银行的营业成本高于蚂蚁集团基于互联网平台营运成本的二十倍。届时整个传统商业银行业务都会被蚂蚁金融所挤掉。如果一个国家几百万亿的派生货币全都在蚂蚁一家公司的电脑中,这等于是全国14亿人平均每个人都欠蚂蚁的20万元钱,这是何等危险!

    因此,四部委对马先生的约谈,实际上是及时阻止了一场灾难。 银监会、央行等联合发布的《网络小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市场监管总局《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近日也相继出台。问题似乎是得到了解决。

    但是我认为,仅仅认识到了监管的必要性与反垄断还是不够的,还是必须要认识到,在我国,新的“集聚生产”的社会生产力已经产生并且有了相当的发展,由“劳动分工”产生的资本生产方式正在萎缩,由“集聚生产”产生社会资本生产方式正在不断增强。互联网平台、大数据、5G网络平台等这些社会资本生产的产品,具有很多不同于资本生产产品的新特性,《信用价值论》已经从理论上对这些进行了充分的论述。社会的发展已经到了必须要充分认识这些理论,依据新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相应地调整生产关系与分配关系的时候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原南京高级陆军学校毕业。十七年军旅后转至省单位工作,先后为IT、外汇投资公司总经理。倾心于强国,并致力于经济与改革等方面的探索。著有《资本论续-信用价值论》、《货币迷局》、《印钱消费》、《双轮经济》。QQ:50058624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