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洛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金融斗士 - 周洛华首页
洋服披开衣当纱
2012-09-17
字号:

  ——序田立同志新著《从金融的视角看经济》

  2006年春,我收到出版社的来电,说有一位金融工程学教师想和我取得联系,就我撰写的金融学教材中的相关学术问题以及在实际教学过程中发现的问题与我商榷。我很快就和这位读者兼用 户取得了联系,然后我很郁闷地发现他提出了几个问题我都没有办法解答,一是我缺乏第一线的教学经验,二是我自己的金融学知识有限,所以我又很无奈而抱歉地答复了他的问题。结果我 们俩反而因此成为了好朋友,他就是这本书的作者老田。

  此后一段时间,我们俩常有电子邮件往来,也常打电话联系。当时,我还在国泰君安的资产管理公司里面挂职锻炼,正逢中国股市的上一次牛市,市场机制在股改之后发生了许多深刻而根本 的变化,我们一起讨论了许多热门的话题,非常热烈地讨论着如何把国外先进的金融理念介绍到中国并结合中国资本市场的实际问题来设计我们自己的交易制度。无论是中国股市还是我们两 个热爱金融学的人来说,这真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在逐渐热络的电话联系中,我发现他是一个挺细致、挺感性的人,他总是能够记得我说的一些案例,过后许久还一直和我讨论这些经典 交易过程中,参与者们反反复复的心态到底是怎么演变的。相比较而已,我只关心交易的输赢,他则会去揣摩当事人的心理变化。我想这可能也是他的文章中有许多行为金融学影响的根本原 因吧。

  大约在2007年底,上一次牛市的第一波调整阶段,我损失惨重,已经退出股市转而注重人性了,想起这位素未谋面的老友,于是飞去哈尔滨与他见面。在机场我们几乎立即就认出对方来了, 然后相互戏谑地称这次聚会是80后网友的异地见面会。他是一个高个子,声音洪亮而富有磁性,留着长发,显得很有文艺气息,说话很有条理,也善于倾听别人的反馈。他很豪爽地安排我住 在马迭尔宾馆,那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文化建筑,可能是上个世纪初俄国人建的,很有欧式古旧气息。建国前夕,许多从香港转移出来的民主人士就下榻在这个酒店。后来我在许多电视剧中发 现许多故事都是在这个酒店拍摄的,由此感到很亲切。

  在哈尔滨期间,他一直费力地安排我的行程并坚决遏制我任何一次自己买单的念头。他当时还没有买车,总是借他朋友的车和司机,带着我四处参观,我总是觉得那样太麻烦他的朋友,他总 是不以为然,认为朋友之间就应该这样,我想这可能是南北方文化差异之一。我去他的学校听了一次他的讲课,并和他的研究生举行了一次座谈。他讲解有关二叉树期权模型定价原理的内容 是我听过的这方面课程中,最严谨、最精彩、最有滋有味的一次,三个形容词中,第一个词是我的感受,其次是学生的感受、最后则是他自己的感受。

  我由此产生一个念头,希望他能够和我合作写一本崭新的教科书,把金融学的普遍原理和中国资本市场的具体实际更好地结合起来。我们俩一拍即合,因为我们都为这些年来,中国高校生搬 硬套外国教科书而感到苦恼,许多内容只有抽象的概念,学生根本不知道怎么应用。他对“金融学中国化”的想法非常热情,我回上海以后,他就向学校申请去上海担任访问学者和我一起工 作。于是我很高兴地在上海复旦大学把他安顿下来了,那天我们忙里忙外地收拾着他的一个小宿舍,都感觉回到了学生时代,我挺愧疚的是,他在上海期间,我没有像他在哈尔滨招待我那样 ,热情地招待他,我想把这归咎于南北文化差异,但是自己不能原谅自己对朋友的怠慢。

  他来上海以后,我们接触的时间多了,我发现他总是生活得很有派儿,很有范儿,很有腔调,三个形容词中,第一个是北京话,中间的是东北话,最后一个是上海话。他总是打扮得很得体, 也很讲究生活。他喜欢用手工雕刻的烟斗,抽古巴雪茄,用一个精致的保湿雪茄盒,但是据我所知,他没有烟瘾,而是喜欢这些精致的生活氛围。他虽然研究金融学,但是本人不太注重投资 ,经常把钱花在个人消费方面,招待朋友方面他出手阔绰。他曾经毫不犹豫地买下一双和当月工资等值的皮鞋,并且对鞋的质量赞不绝口,他说自己人到中年,要保护好脚,防止受伤。我感 到羞愧的是,我和他完全相反,我是一个省吃俭用,把每一个仔儿都省下来投资的人,否则就觉得自己不安全,我因此而感觉自己的生活质量不如他,而且我又一次地把这种差距归结于南北 差异,是上海这座城市的生活氛围迫使我对财富产生高度的责任感和紧迫感。

  我们后来还一起撰写了一系列学术论文,他的学者气质和学术功底帮了我的大忙,我是那种有思路和火花的人,不对,真实情况是,我可能是只有思想火花,而缺乏细致严谨的工作态度的人 ,他恰恰和我是互补的,把许多基础工作做得很扎实。我们一起写作论文期间,正值美国次贷危机爆发,我们经常一起畅谈危机的成因与前景,我们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现天色已晚,或者烟 抽完了,而饭还没有吃。把金融学最近50年的成绩和问题做了一个梳理,这是我们俩在那段日子里面的共同收获,其中有几篇我们合作的论文至今很有影响力,比如用对冲法替代净现值法则 的依据,比如波动率研究的经验值问题,这些在金融学前沿的问题总是让我们兴奋不已,好像都回到了学生时代。

  老田不是一个自闭于书斋的学者,他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分析当前资本市场的制度建设问题,估值方法问题,为普通股民呼吁的文章常见于报端,我喜欢在报上读到他文章中的正义感和 流畅的金融学思想,那种思想和文字就像是一个老朋友在向你倾诉,你读来有无比的默契和亲切,他说得可能是一件新鲜事,而读完却有着长久的共鸣。

  老田的新书出版,嘱咐我为他写序,我本来还想客气谦虚一下,说写序应该是前辈或者领导来写,我的学术水平和学术地位均不足以获得为他作序的荣誉。50年以前,我的祖父周谷城请毛泽 东主席为他的新书《逻辑学文集》作序时,主席是这样回信答复他的:“大著出版,可资快读,逻辑问题,我无多研究,不敢有所论列,作序一事,不拟应命,可获谅解否?”我本来想把这 段话里面的“逻辑问题”改为“金融问题”,给他发个短信婉拒一下,然后再等他三请四恳。后来,我转念一想,这次可能是我难得的既不费力,又能报答他的一次机会,于是我又主动提出 ,说作序的事情一定要交给我。他很高兴地答应了,于是我又把这种态度转变归结于南北文化差异。

  我为人写序时,喜欢找一句相关的诗来做题目,这次也不例外。反复想了几句都觉得不合适,于是就把我祖父在1930年代的一首诗中抽取一句来作为老田这本文集序言的题目。原文本来是讲 我祖父在上海租界暂住的时候,只有一件像样的西装,白天要这件西装穿着出门,晚上还是这件西装盖在自己身上取暖。我由此想起了我在复旦大学一间底楼朝北的阴冷宿舍里,把一件旧的 鸭绒大衣递给他时的情景;想起他一直以来,全力维护着学者的正义,维护着市场的公正,维护着普通投资人的利益,而不太在意个人际遇的冷暖。他始终保持一种西装笔挺的正面形象,无 论自己的处境和机遇是否如意,他总是积极地、正面地、光明地维持着他的人生态度,这三个形容词是我对他的印象,相信也会成为读完这本书的读者们的共同印象。所以,我觉得用“洋服 披开衣当纱”这句诗来形容老田,似乎挺恰当的,因为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周老师,呵呵
    2012/10/2 13:11:2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美国达特茅斯大学塔克商学院金融学博士后研究员。国泰君安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并购部副总经理,上海大学金融学院副教授。私募基金合伙人。主要著作有《中级金融工程学》《金融工程学》《资产定价学》《经济学家是我的敌人》等。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