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洛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金融斗士 - 周洛华首页
控制CPI重于保持GDP 三论通缩型牛市
2009-05-18
字号:

  ——兼答郭末弱

  2008年10月25日,我发表了《A股反转指日可待》的文章,并没有给黑暗隧道中苦寻出路的投资人带来一丝光明,因为他们对我的乐观言论根本听不进去。这也不能责怪普通投资人,当时的媒体和舆论都是一边倒的空头言论。我在2008年9月底的时候,曾经写了一篇《为什么我看四千点?》的文章交给某主流媒体去发表,编辑同志断然拒绝,并义正词严地责备我:“周先生,你这样的文章是要误导广大股民的”!我不以为然,我说“你们报社在2007年底发表那些看8千点乃至1万点的文章,难道不是误导股民?怎么在1800点左右你反而认为看4千点的文章是误导” ?但是,我说服不了这位编辑同志,他似乎不是代表他个人来和我谈话的。现在回头看,凡是仔细阅读并始终追随这份主流报纸的读者,可能会在5千点以上建仓,然后又在2千点以下抛出,这样就吃了两遍耳光了(这份报纸不是你正在阅读的《中国经营报》)。

  我的老朋友,一个绰号“郭末弱”的老股民曾经在股市跌到1600多点的时候(当时他已经满仓),发了一条这样的短信给我:“最近翻看了列宁同志的《批判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和毛主席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坚定了必胜信念”。不久以后,行情渐渐稳住,1600点附近的底部似乎很坚实了,我又收到他的短信“回望千六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等到上证指数向上攻击年线的时候,老郭又发来贺电“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老郭不愧为中国股市的老游击队员,老布尔什维克,今天我就他最关心的“控制CPI增幅和保持GDP增幅,这两个目标哪个更重要的问题”,专门做一个答复。

  早在2009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央就明确提出了2009年保持经济增长8%以上,同时把通货膨胀率控制在4%以内的目标。这对于当时被套在股市中、还在挣扎并渐渐陷入悲观的股民来说,无疑是振奋人心的特大利好。而且以中国政府一贯的执行力,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些目标经过努力是完全可以实现的。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究竟应该如何实现这个目标呢?发改委的经济学家顾问团似乎赞成增加政府开支,增加政府主导的投资,以投资增长来拉动GDP的增长。这是一个学会了四则运算的小学生都会举手赞成的提议,因为增量就是加法,而这个增量就是我们一砖一瓦堆出来的GDP数字。

  恕我直言,如果有人认为这个提议将得到普遍的共识,可能他低估了两会代表和委员们的智慧。首先,这个提议只能有效地拉动GDP增长的数字,而不能促进经济内生性增长。其结果就是政府赤字扩大,而经济增长的效率下降,这是对科学发展观的背离。其次,这个以政府主导的投资为龙头的经济刺激计划,几乎没有考虑到资本市场本身应该发挥的重要作用,使得政府头顶“理性的反周期投资”的光环站到了舞台中央,进而把资本市场贴上一个“非理性的趋势投机者的乐园”的标签并将其边缘化了。

  如果我国的资本市场能够出现我所梦想的“通缩牛市”的繁荣,就能够带来2方面的积极作用。首先,股市上涨能够给广大股民带来财富,并能够促进消费,从而抵消了部分出口下滑而带来的不利因素。其次,股市的上涨在全流通时代将带来更广泛的财富效应,促进社会资本投资实体经济。一旦这样的激励机制存在于股市之中,我们就会看到全社会迸发出蓬勃的投资热情,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切以政府的4万亿投资为火车头。历史事实告诉我们,在许多行业社会投资能够取得 比政府投资更高的效率,而效率进步是我们改革开放的根本成功经验。当然为了实现这个宏伟的目标,还需要2个政策的配套措施。一是证监会应该推进创业板,并重新启动主板和中小板的IPO,并鼓励非募集式的IPO,即一个企业可以在A股取得上市地位却不触发其融资需求。二是央行的货币发行机制要改,不能从四则运算法则出发去事先确定我们的货币发行量,只要我们的经济没有出现过热的迹象(最好CPI在1%之内),我们就不应该对银行体系和资本市场的流动性进行干涉。满足了这两条之后,我们就会启动国内民间投资需求,其效果一定是远大于政府发债主导的投资。这是一个多方共赢的局面,而且能够取得温总理提倡的事半功倍的效果。

  反观一些经济学家提出来的经济刺激政策,完全是另外一个逻辑。以政府主导的投资将给各大产业带来更大更强的产能,并将推升国内的原材料价格上涨。由此形成的这些巨大产能除非都能出口,否则将对国内的物价造成更大的压力,使得我们的上市公司继续在原材料涨价,产成品跌价的泥潭中挣扎。到那个时候,我们非但改变不了固有的经济增长方式,可能还得要花更大的力气,用更多的政府投资去拉动经济。这样一来,保八的任务就成了一个事倍功半的体力活儿。

  “通缩型牛市是我信仰的一部分,我当恪守下去”每次讨论起股市的情况,我总是重复这样一句令听者扼腕的话。我的“通缩造牛”的理论恐怕还需要事实来证明,许多人的内心并不认同我的观点,但是我现在觉得,无论我的理论是否站得住脚,在一场普遍预期即将到来的通缩面前,我们确实需要一次股市的牛市,这将使得我们保八的任务变得稍微容易一些,并且使得我们在实现保八任务之后,更容易驾驭其后的复杂局面。

  从最近2年的市场表现来看,我的“通胀无牛市”的观点无疑是成立的。如果上述通缩牛市的观点也是正确的话,那么对于政府来说,把通货膨胀率控制在4%(甚至1%)以内的目标是实现GDP健康增长8%这个根本目标的基本前提,因而前者比后者更重要。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CPI是检验政府道德的一把尺子。

    如果在经济不景气的环境下,发生物价上涨将意味着我们的政府已经被既得利益集团裹挟。

    经济危机通常也是社会利益进行调整的一个过程,是各阶层艰苦博弈的一个阶段。国家现在通过放贷在实质上站到维护企业利益一面,老百姓承担着货币贬值的压力。但是企业主因为市道不景气不会对自身进行投资,富余的资金会投向保值的领域---房产,粮食等资源类。
    如果危机的进一步恶化,政府信用破产发生通货膨胀,那么既得利益集团通过持有房产、粮食等民生必需品到时可以疯狂敛财,老百姓将进一步被洗劫。
    所以说,现在CPI是政府立场的一个风向标。
    2009/5/21 14:22:39
  • 股评家的良知,有很好的办法可以去检验。

    在高点上提示人们风险,低谷处建议人们投资-----就是股评家的良知。
    2009/5/21 13:54:31
  • 通过股市提振人气,让优质企业得到一个宽松的融资环境用于购并,整合资源。这是一个高效率的产业升级途径。

    国家应该放开优质企业IPO适当的低价让利刺激股民参与,允许地方政府、国资委以入股形式推进上市公司对当地落后产能的购并,通过低市盈,高增长潜力来推动牛市持续发展形成共赢局面。
    2009/5/21 13:49:56
  • "无论私人投资与政府投资,都难以消除社会总供给大于社会总需求现象的出现。
    所以一般情况下,根本不用去担心什么“控制CPI”的问题。
    现在的问题在于,废除了货币发行合理基础(即**本位)又缺乏理性约束与社会责任感的处于统治地位的少数利益集团在利用“政府信用担保货币”这一便利工具追求自我利益最大化的同时,滥用“政府信用担保货币”来调节社会经济,导致了全面通货膨胀的不可避免----不论在国外还是国内都是如此。
    中国在国际贸易中的巨额顺差,使得这一问题变得更加突出。 "
    一飞的该评论非常有见地!
    2009/5/19 23:25:24
  • 无论私人投资与政府投资,都难以消除社会总供给大于社会总需求现象的出现。
    所以一般情况下,根本不用去担心什么“控制CPI”的问题。
    现在的问题在于,废除了货币发行合理基础(即**本位)又缺乏理性约束与社会责任感的处于统治地位的少数利益集团在利用“政府信用担保货币”这一便利工具追求自我利益最大化的同时,滥用“政府信用担保货币”来调节社会经济,导致了全面通货膨胀的不可避免----不论在国外还是国内都是如此。
    中国在国际贸易中的巨额顺差,使得这一问题变得更加突出。
    在生产资料公有制的条件下,这些都不会成为让人焦虑不安的问题,而在生产资料私有制或生产资料官僚所有制的情况下,却成了个让人惶惶不可终日的心病与迟早要到来的大病----不论是国外还是国内也都是如此。
    2009/5/19 22:28:39
  • “历史事实告诉我们,在许多行业社会投资能够取得比政府投资更高的效率,而效率进步是我们改革开放的根本成功经验。当然为了实现这个宏伟的目标,还需要2个政策的配套措施。一是证监会应该推进创业板......二是央行的货币发行机制要改......”
    ----无论私人投资还是政府投资,都难以逃脱资本利润率必然趋于下降的规律。  
    2009/5/18 21:56:06
  • 需求的虚弱拉动不了投资,放出去钱更多得是进入虚拟经济。集富于民才能让经济向正常化靠近。
    2009/5/18 16:35:17
  • 畸形的政策培育了个畸形的市场,不敢实业投资而在股市抱团避险,嗯,很想看看这种状况究竟能坚持多久。
    2009/5/18 14:08:5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美国达特茅斯大学塔克商学院金融学博士后研究员。国泰君安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并购部副总经理,上海大学金融学院副教授。私募基金合伙人。主要著作有《中级金融工程学》《金融工程学》《资产定价学》《经济学家是我的敌人》等。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