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洛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金融斗士 - 周洛华首页
历史是有使命的
2009-03-19
字号:

  ——在“2.27”读书会《亚洲史》专题讨论会上的主题发言

  一、关于什么是历史的问题

  1970年代,E.H.Carr“What is history”(入选企鹅从书)历史学家究竟应该怎样书写历史?“精确记录历史事实的历史学家应该像那些使用精美建筑材料的建筑师一样得到赞扬,但是仅仅会使用精美材料对于一个好建筑师来说是不够的”。大多数人心中的历史学其实是“史料学”,蔡元培、胡适皆属于此类。

  除此之外,又有人把历史当成了“策论”。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资鉴说”,其选材必定以“资鉴”为标准,凡过去的史事,着者认为可供今人取法的,则一一选出”,其结果是“强史就我”,注定要破坏历史的客观性和完整性。“新体”史书虽不以“资鉴”为标准,但仍以“强史就我”者多“,今之新体,未必仍持资鉴之说;然其取材,却仍以'强史就我'者为多”,其结果是于无意中变通史为专门史,在不知不觉中变历史书为史料书。

  根据历史完形论提出的“完形体”通史的选材标准是人类过去的一切活动(阶级和民族的冲突是人类历史活动的结果之一,而不是动机和原因本身)。史家编写通史,都存在取舍的标准问题,选材以历史自身为标准,强调“编着通史之时,始终应以历史自身为选材标准,或以人类过去活动自身为选材标准;不能专着眼于读者的特别要求,于无形中化通史为专史或者国别史之简单总和”。

  我提“历史使命论”,这个使命就是通过人的活动(科研、投资、斗争、艺术等等)以及人对历史的认识,去实现一个更加理想的、符合、发扬和成就人性的、制度或者安排,同时在追求这种制度安排的过程中,我们提升了发展了人本身。寻找、建立、维护这种制度的过程中,对于人类以往历史活动的认识是必不可少的(是否有博弈论的观点?)。我们事先没有路线图,人类从来不是按照某一个哲学家的预言来发展的。而每一次我们按照先哲路线图去发展制度的时候,都陷入狂热和悲伤。

  二、关于欧洲中心论的问题

  哈翁瓦兹的史家世界史“Historian’s History”,共72卷,含一本索引。在1920年代集中各国史学名家完成巨着。虽然其作者做到了不厌其烦、其文献做到了浩如烟海、其赞助者做到了倾其所有,但是全书仍然是以埃及希腊罗马为起点,以白人在世界范围活动为主题的一本巨着,无论其是否有史料和策论的价值,其出发点已经偏离了人类总体演进的格局。我每次翻看这部书,都有一种复杂的心情,既感慨前人呕心沥血的巨着,又反感其无疑是史学界“欧洲中心论”的顶峰。剑桥史没有解决欧洲中心论的问题,而是用国别史掩盖了这个问题。

  美国历史学界对这个问题的作用是两个方面的,早期的美国历史学者继承了欧洲中心论,而美国是欧洲人在世界范围内的势力扩大。“亚洲人和非洲人的活动是白种人在世界发挥影响力的注解”。

  《亚洲史》的 作者没有回避这个问题。在这本书中,没有崇尚欧洲体制的言论,更没有宣扬WASP黄蜂优越论的东西,全书在讨论有关欧洲人在亚洲活动的历史时,主要的角度是“带入了新的因素,新的变化”。并且讨论了这些外来新因素对各自亚洲国家的影响。

  印度的问题尤其是亚洲国家接受欧洲中心论的翻版。中国历史上是否也有过欧洲中心论呢?两个翻版:从伦敦到莫斯科

  美国学者写有关殖民主义的问题总是比欧洲学者更客观一些。《亚洲史》作者在全文中,提倡的人性发展,殖民地人民的自觉意识,和对殖民制度的中性描述都是可贵的,反殖民主义可能也是美国历史学者的传统。

  作者有关部分印度人对于殖民统治不仅没有抵触,反而充满了认可、向往、及其认同感等等问题,相信都是那个时代的真实写照,也就是说,反对欧洲中心论的任务并不那么简单。身份的孤立是人性的问题,在第五大段中再详细讲,历史要进步,不仅仅是要推翻一个旧的制度,个人同时要取得人性的进步。

  三、关于亚洲人民对历史的若干认识问题

  没有历史共识,就没有共同进步。

  中日关系问题,中东问题。中东问题一个很大的方面在于对历史的认识问题,而且是关于“历史应该从哪里开始的问题”。巴勒斯坦人认为历史追溯到1948年,而以色列人要追溯2000年以上。双方都面红耳赤,各自扞卫着历史观。这是一个对“历史使命论”的最好诠释。

  博弈论有关形成均衡解的几个条件。甲乙双方都对对方过去的决策行为有充分的了解;甲乙双方都知晓对方已经了解了过去的决策行为;甲乙双方都知晓对方同时知晓自己对上述两项的了解。

  美国在中东问题为什么总是调停失败?不完全是偏袒某一方的问题。美国(任何一个去中东调停的人)总是让双方抛弃历史观,一切向前看,在前面画一个美好蓝图。这种割裂历史的做法是不能让人类实现共同进步的。巴以双方应该充分交流和沟通历史观。和平的基础是对未来的一致预期和对过去的一致认识。如果对历史的认识都是千差万别,哪里来的一致预期?如果不能满足这些条件,就没有均衡解,就是继续的冲突、对立、漫骂和仇恨。

  中日之间也是这样,日本长期拒绝向国民教育真实的战争罪恶史,导致日本国民对过去的认识,和亚洲各国人民有差距,他们只想描绘美好未来,“亚元,共同体”等等一切割裂历史的做法都是失败的。

  人类有关对过去活动的认识其实会或多或少地体现在在人们今天的决策中。

  四、关于历史与资本市场的问题

  有关未来的预期体现在人类今天的活动中。不能只有对过去的认识,而应该看到未来,体现未来预期在资本市场中。人类金融活动史过去是依附于贸易史和殖民史的,最近一个世纪以来,金融活动影响人类的当前决策更加明显。

  什么是资本市场代给历史的影响呢?市场本身是一套完整的激励和约束机制,而不仅仅是钱和资产的交易。用这套正确的激励约束机制去鼓励人们创造价值,并做 正确的决策。

  美国20世纪的历史完全可以按照资本市场为主线来展开。20世纪30年代之前的资本主义狂飚急进的年代,及其之后在“公司治理、货币发行”这两个制度的改进。

  有关石油和新能源的问题,有关地产和环保的问题。

  资本市场在前面给我们启示,如果资本市场对某项资产的定价是错误的,我们会犯一系列的错误,如果是正确 的,会鼓励我们去做一系列有利于社会发展的事情。

  五、关于人类本身进步的问题

  因此,历史学需要博弈论(用过去指导现在)和金融学(用未来指导现在),否则就容易成为史料学和资鉴学。但是,归根到底我们谈论的是人的进步。人和制度之间的互动,最终要实现的是提升人性和建立保障人性的制度这两个根本的目标,这就是历史的使命。

  历史使命论有两条总线,“人的目的”和“制度的作用”,两者相互依存,构成的历史的科学性。

  人的目的就是要实现“仁”,仁者,人人也,使人成人,体现人性,理解人的意义,实现人的价值。

  历史的使命就体现为:找到一种制度安排,使得人得以成为人。我们历朝历代的制度都是当时人们的探索,希望能够找到一种制度安排,希望使得我们能够进入和谐的大同。

  人的修身程度越高,这种理想的制度就越容易实现;所以,写历史应该看到人性的进步,《亚洲史》作者在这方面是有欠缺的。

  中国对人修身的要求是很低的,绝对不要求人修炼成为反人性的动物,做出所谓大义灭亲的事情来。来看一个例子:

  叶公对孔子说:吾党之直躬者,其父攘羊,其子证之;孔子回答道:吾党直躬者异于是,子为父隐,父为子隐,直在其中。

  那种灭绝人性的修身是不能持久的,那种冀希望于每个人都修炼成为崇高的、特殊的、自觉的人,并不是中国古代圣贤所提倡的。他们认为:应该有一种制度安排,对人的要求很低,允许人人都发挥人性,这样的制度就能长久;如果一个制度对人的要求很高,人人都要灭绝人性,成为遵纪守法的模范机器,这样的制度在短期内可能很有效,但是,长期无法存在。这就是日本和德国法西斯灭亡的道路,从秦始皇开始,亚洲历史上所有残暴的政权寿命都很短。

  总的来看,我们不能将个人修身和制度建设分割来看,人的发展是从“礼”到“乐”的过程,用“规范人”来“发展人”。一个人在一定的规范和约束下,逐步修身,从而自然而然的表达人,什么是自然呢?自是己也,然是如此,自己本来如此就是自然。从这段话来看,使人成人确实是修身的目的。

  殖民地人民的自觉意识,去除自身的卑贱意识;封建国家人民的民主意识,都是使人成人的具体表现。

  那些不符合人的发展的制度安排,就注定是失败的。历史是有使命的,找到一种制度安排,使得人的利益有保障,而且人的发展本身巩固了这种制度。

  在这个过程中,矛盾永远解决不完吗?游泳池边的对白。

  六、关于平等世界之创造

  什么是历史、应该怎样写历史、历史会怎么发展等等问题在我的脑子里面纠缠在一起。

  什么是历史,历史不是被动记录人类过去的一切活动的总和(无论这些记录有多么真实),而是我们在黑暗中走过的轨迹并且包含着我们对这些轨迹及其今天现实世界的全部认识,而资本市场,则是我们手中一盏昏暗的竹灯,照亮了我们前方脚下一尺见方的未来。

  我写到这里其实挺感慨的,我觉得似有天意启迪,我该放下股海中每天望涨跌的辛苦,转航去研究历史。

  本发言稿得到了邢战国博士的指导,并有多处引用其相关论文,特此致谢。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历史就像一个真实的老人,可愧对这位老人的人很心虚,就千方百计地粉饰其面目,起初,面目全非的历史老人也真的会蒙骗好些人,久之,一旦粉饰填充物脱落了,历史老人也清醒了,记起了自己的责任,就会把真实的一面呈现给人们。。。。。。
    2009/4/7 13:45:02
  • 历史是偶然的,也是必然的,也许一个偶然便决定了一个天大的必然,孰是孰非,难以定论。但历史却留下深刻的命题予以后人。
    2009/3/21 10:06:30
  • “什么是历史,历史不是被动记录人类过去的一切活动的总和(无论这些记录有多么真实),而是我们在黑暗中走过的轨迹并且包含着我们对这些轨迹及其今天现实世界的全部认识,而资本市场,则是我们手中一盏昏暗的竹灯,照亮了我们前方脚下一尺见方的未来。”
    ——不知资本市场这支忽明忽暗的残年风烛,会怎样照亮时空之下的历史——因为历史的时空似乎从来不是前方脚下一尺见方那么大。
    2009/3/19 18:31:06
  • 流水账不记好,总想把会计帐搞平
    难怪审计总是找不到债务问题出在哪里了呀。
    嬴政呀嬴政,一把火把流水账都烧了,搞得后人审计了一两千年,也没搞明白帐错在哪里了。现在到好,被人又打又骂又骗的,还在那里做沉思状。
    2009/3/19 12:55:00
  • 借历史的眼镜
    能否看清现实和未来,
    不只是眼球的问题.
    2009/3/19 10:45:0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美国达特茅斯大学塔克商学院金融学博士后研究员。国泰君安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并购部副总经理,上海大学金融学院副教授。私募基金合伙人。主要著作有《中级金融工程学》《金融工程学》《资产定价学》《经济学家是我的敌人》等。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