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旭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醉里挑灯 - 戴旭首页
越菲日是美国的三条狗 应杀一儆百
2012-08-29
字号:

  看钓鱼岛事件要有全局的眼光、战略的思维和清晰的目的。什么叫全局的眼光呢?就是要对当今的国际大势有一个基本的判断。现在就是天下大乱,就是从春秋走向战国的时期。这个时期的特 点是大国称王称霸、小国结盟自保、中等国家趁火打劫。日本、欧洲这样的属于中等国家,在趁火打劫。美国是称王称霸,其他小国拉帮结伙。历史的规律是不会变的,变的只有时空。看清 这个特点,才能知道日本为何这么闹,美国又为何支持日本。美国眼下的重点是要打击中东,包围叙利亚、伊朗,准备在十年之内把最后两个对手彻底消灭掉。而在此之前,当它集中全部力 量对付中东的时候,就让菲律宾、越南、日本等对中国进行战略牵制。日本、菲律宾、越南闹得越凶,越证明新的中东战争即将爆发。

  在这种情况下,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战略目的,日本想借美国的战略东移,实现它在太平洋地区的实质性扩张,为下一步日本的全面崛起或它的“全面武装化”奠定基础。这是日本要做的事 情。

  在钓鱼岛事件上,为何石原“购岛”举动在前,日本政府也参与了?这其实是在对中国进行战略试探。想一想1871年日本挑起的琉球事件,就是对清朝的战略试探。由于清朝表现得非常软弱, 1879年,日本直接把琉球纳入到日本的内政改革里。这次日本试探什么?试探中国的意志,进而试探中国的实力。我们目前在钓鱼岛上展现的是我们的意志,实力还没有展现出来。

  我们保钓,不应该仅仅去几个人,买一条船再让它撞坏,这没有实际意义。既然我们判定美国在东海和南海都是虚晃一枪,我们就要借这个机会——借目前美国利用这些国家向中国挑衅,但 又不真想和中国发生直接对抗的想法——就来点儿实的,包括对越南、菲律宾、日本,这是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三条走狗,我们只需要宰上一条,其他两条马上就老实。我个人的建议是:东海 我们要树国威、南海要保国土,不能放弃这个机会。等五年以后美国打掉了叙利亚和伊朗,那个时候全都变实了,就来不及了。战争就是抢机会,我们1962年打印度,仅仅利用美苏古巴导弹 危机的一个月时间,结果换来40年的和平。现在我们有五到十年的时间。

  东海立威怎么立?以后的保钓行动要和国家的整体战略配合起来,不要让我们的人被日本扣押,也不要让我们的船被他们撞坏。我提出几条建议:第一、借这次的保钓单个事件的胜利,对日本 展开全面的舆论战,就是要提出琉球问题。琉球和朝鲜半岛的地位是一模一样的,朝鲜半岛实现独立,琉球也可以实现独立。它可以不是我们的,但也不是日本的。美国单方面把琉球给了日 本,没有任何道理,在法理上连美国一起攻击。对日本提出《波茨坦公告》,它没有遵守二战宣言,它还没有退出在日本上掠夺的中国的领土。这是法律工作者和舆论工作者共同的责任。

  第二,保钓运动不光局限在钓鱼岛,要在全球展开,要唤醒全球华人的保钓意识。同时,以保钓行动为由头,对日本新军国主义的复活进行全面的批判。

  第三,我们的执法船要想办法抓获日本的渔船、撞沉日本的执法船。我们有一个误区,认为钓鱼岛被日本实际控制,实际不是这样的。我们方方面面的力量都比日本强大得多。渔船比它多, 执法船也比它多,军事力量也比它强大。之所以是目前的状况,是因为我们搁置争议的主张造成的。我们想抓他们的人很容易的,如果他们自卫,就再打一场战争。

  第四,随时对日本的军事挑衅做好打击准备,一分钟都不要犹豫。只要它出军队,我们马上出动。他来老百姓,我们也来老百姓,他们来执法船,我们也去执法船。不管是日本,还是越南, 还是菲律宾,我们都比他们强得多,就是美国也没什么了不起,我们又不是没打过。关键是我们要在心理上强大起来,让我们的心理和真正的实力符合起来。你要是自己心理软弱,给你什么 样的武器也没有用,比如说一只羊,即使你给它垮上冲锋枪、穿上钢盔,见了狼照样哆嗦,并不是我们没有力量,是我们的心理没有力量。

  为什么我们不能给日本出一些难题?

  罗援(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副秘书长、少将):“狭路相逢勇者胜”、“狭路相逢智者胜”,现在就是斗智斗勇的阶段——斗勇,首先在钓鱼岛问题上要划线,要示警,要出牌,要出手,要划出 警戒线,比如不许日本登岛,不许钓鱼岛问题国有化,不许日本驻军,这是几条硬线,绝对不许触犯。日本的议员要登岛,我们就要有惩罚手段。这些问题在外交部,或者对日研究单位,要 把它量化。

  第二就是要示警。肯定要有一定的报复手段。我们不要对等报复,我们要不对称报复,你走到这一步,我们就要有比你更强硬的手段等着你,让你知难而退。

  第三,该出手时要出手。在必要的时候,要在东海、南海设立军事演习区、导弹试射区,必要的时候要把钓鱼岛作为航空兵的靶场。现在划线,不许他们进12海里,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设封锁 区进行布雷,确实让日本不能登岛。拿出我们的实际行动来。

  斗智,主要是造势。在东海问题、南海问题上,我们一定要有国家的海洋战略,要有顶层设计。我们应该尽快成立“国家海洋委员会”,由哪位领导同志统管大洋事务。还可以打“海上游击 战”,打海上人民战争。这次香港去了,下次台湾去,再下次大陆去。我们可以明示我们要去,也可以偷偷地去。让日本人疲于奔命,两线作战。他们不能长期设防,大家轮番出击,这个打 游击战,真真实实,虚虚假假。而且,要集团作业,去三五十艘甚至上百艘船。日本的海上保安厅的大型巡视船就是40艘,中性的46艘,小型的20艘,能搭直升机的13艘,这就是他们海事的 全部家当。我们去100艘船,他们怎么对付?

  第四,我们要结成保卫二战胜利成果的统一战线。我们要在北方四岛(俄罗斯称“南千群岛”)问题上策应俄罗斯,在独岛问题上要策应韩国。这就是为了保卫二战胜利成果,维护雅尔塔体系 。雅尔塔体系就是这么规定的,不管日本战前版图多大,战后的版图就是这么多,这就是历史给日本的惩罚。我们要鼓励民间到南千群岛进行投资,搞一些经济开发。每年5月份韩国要在独岛 附近搞一次国际帆船比赛,我们就要参加。在这方面结成维护二站胜利成果的统一战线。

  第五,要抢占冠名权。韩国在与日本的独岛之争上就先声夺人,把他们最大的一艘两栖登陆舰称为“独岛号”,到世界各国游历,各国都说韩国的独岛号来了,都知道是韩国的。我们要把自 己的第一艘航空母舰冠名为“钓鱼岛号”,到世界各地一看都是中国的,都知道我们中国的第一艘航空母舰是“钓鱼岛号”,这就是抢占了冠名权。

  第六,要建立钓鱼岛经济开发集团,旅游业、油气开发、石油、文化等项目都由这个集团负责。我们要发行钓鱼岛主权基金,或者发行钓鱼岛主权彩票,让全国人民关注钓鱼岛问题,激发全 国人民的爱国热情。

  第七,我们要尽快组建国家海岸警卫队。我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还不组建国家海岸警卫队,我们已经很被动了,而且还进行了辩论。包括海军,都要摆脱部门利益。渔政船、海监船的力量不 行,过于分散和单薄。国家海岸警卫队是准军事力量,吨位可以更大,还可以配备武器装备。这才能和日本进行对撞。必要的时候还是要护渔、护航,拿出实际行动才能体现夺回钓鱼岛的主 动权。现在我们都是疲于应对,为什么我们不能给日本多出一些难题,让他们应对我们?

  李杰(中国海军研究所研究员、大校):我觉得钓鱼岛问题非常难,要用非常长的时间解决,非常复杂,一定要有打持久战的思想。一时喊打可能很痛快,但要考虑到后期的问题,可能还需要 从长计议。

  我们确实要以高度的战略来考量这个问题,要深入分析,要科学、深入。比如钓鱼岛和冲绳的问题,有很多人认为这两个问题应该分开处理、分开对待、分开研究。因为钓鱼岛问题绝对是属 于台湾省宜兰县的问题,不要把它和冲绳的问题牵涉到一起。无论是从法理或者是历史上,如果分开谈这两个问题,可能更有利于问题的解决。只有通过很深入的研究,要对法理和历史有比 较透彻的了解,才能更有利于钓鱼岛问题的解决。我们要制定总体的战略,但下面各个层面的,包括历史问题、法理问题、文化问题,甚至是军事问题,要有总体的战略考虑,要搞细、搞科 学、搞深入。

  现在,我们在海洋问题上没有具体战略,没有具体的应对机构,这恐怕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首先要解决的问题。钓鱼岛问题必须有切实针的机构,研究解决办法。媒体的宣传报道是需要的 ,也需要做更多具体深入细致的工作,各个层面要分清楚。

  我们要不战而屈人之兵,首先要有战胜的可能。政府的执法部门的力量要强于对方。我们的部门确实存在各自为政的情况,各个部门之间确实有自己的利益和长期形成的问题,这需要长期的 工作或者是进一步的沟通和各部门的协调,才能把这个问题解决。

  目前来看,渔政、海监、海事等部门的海上执法力量在逐步增强,对钓鱼岛问题和南海问题的解决可能会比较有利。我们在解决问题的时候一定要加大各部门间的硬性装备和软件装备的建设 和执法力度。比如,在我们黄岩岛和南沙问题上已经全部采取战备常态化的巡逻,钓鱼岛问题上比较可行的方案也是常态化巡逻,包括渔政和海监的船只要定期巡航。保钓联盟的行动是非常 重要的,但由政府部门出面可能会更有利于钓鱼岛问题向有利于我们的方向解决。

  彭光谦(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少将):

  军事上要做好充分的准备,要进一步发展军事力量,特别是海上力量。同时,在军事力量为后备的情况下,可以采用多种手段,一些非军事行动也可以进行。有些科学考察、环境保护,完全 师出有名,想拦也拦不住,可以多做文章,体现我们的实际存在。当然,对于日本的挑衅行为要坚决打击。日本要是敢派兵上去,我们就敢进行导弹袭击。我们还是要后发制人,有理、有力 、有节。

  (环球网评论频道整理/本文为“专家谈保钓”系列文章之一)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日本和美国必须履行遵守《开罗宣言》,把属于中国的领土无条件归还中国。日本的主权领土战败后只限定在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战胜国所指定一些小岛。
    2012/9/2 12:29:56
  • 钓鱼岛问题,中方要从国际法理上宣示日美的无理。首先日本应该遵守二战投降协定,接受其国领土只限于本土的划定协议,把之前非法占领和掠夺吞并的别国领土无条件归还别国。否则就是非法侵占,没有履行国际法院的决议,是对联合国权威的挑战。彰显了他的新一轮侵略扩张野心!
       其次是美国,作为二战战胜国负有监管日本的责任,只是在履行联合国的决议,是执法者,无权私自把监管权下的领土管辖权私下越权转让于别国,这就如同某联合国维和部队把被维和国的领土管辖权私下转让给别国一样,是无理的。如要转让也应经联合国通过由中,美二战胜国协商解决,而不是美日双方。所以这就是美国的无理和违法。这一点必须要大张旗鼓地向世人宣示的。
    2012/9/2 12:08:02
  • 对处理钓鱼岛以及南海问题,有如下建议:
    处理钓鱼岛问题,别的动作不用做,清清楚楚地把话撂在那里:日本人占了钓鱼岛也没用,他们永远不可能单方面开放那儿的资源,什么时候竖起油井我们的飞弹就什么时候打过去。另外可以算旧账,向世界列数日本侵华对中国生命财产经济造成的损失,我们是一分钱赔偿也没拿过,现在还得把领土赔出去,公理何在?
    越南方面,他们当初采油我们没有阻止,现在不易率先以武干涉。可以照办煮碗,在附近海域招标,也邀国际公司开发石油。如果越南敢动武,我们便乘机开炮,把他们原有的采油设备捣毁。他们不动,我们就达成共同开放的目的。
    2012/9/2 4:25:45
  • 李杰(中国海军研究所研究员、大校):我觉得钓鱼岛问题非常难,要用非常长的时间解决,非常复杂,一定要有打持久战的思想。一时喊打可能很痛快,但要考虑到后期的问题,可能还需要 从长计议。--------------气可鼓,不可泄。此篇文章看到这里,感觉是刚鼓起的气,一下子全泄了!当朝的代表也。
    2012/9/1 0:54:59
  • 打东海不如打越南。一、海上打;第一阶段,二、海陆一起打,第二阶段。打得越南经济衰退十五年,打得菲律宾和日本胆寒。
    2012/8/31 23:52:03
  • 美国其实已经算准 中国已经不是强国 中国是衰老化国家 人口老化最终会使中国自生自灭 不战而败 美国面前中国没有军事科技优势 又一天天失去人数数量优势 最后战斗力大减 美国不是声东击西 是声西击东 其实美国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晚一天进攻中国 就会多一分胜利 战胜中国其实不需要有形战争 无形战争足够了 日本身为美国的狗 有义务读懂主人的意思 所以在钓鱼岛叫个不停 美国会这样教导日本 中国的核武器水平从实验成功后 就停止不前了 放心大胆的前进吧
    2012/8/30 22:11:23
  • 政治斗争实在太险恶啊
    2012/8/30 8:23:49
  • 可以联合匈奴人(俄罗斯)对抗美日,前提条件是匈奴人必须接受东北亚自由贸易区,允许中国人在西伯利亚自由投资和居住。
    2012/8/30 0:42:38
  • 匈奴人(俄罗斯人)的远东战略就是将中国的目光引导至海上,和日美冲突,自己坐收渔利。作为一个大陆国家,中国的最现实利益在北方:内蒙古(200万平方公里),西伯利亚(三条长江的水资源和将近50亿亩耕地)。往太平洋发展,即使战胜日美联军,得到的实际利益有限,况且,中国可以通过陆地管道从中东获得石油,保护马六甲水道根本不是什么理由。
    2012/8/30 0:36:25
  • 愿望虽然与现实有很大的差距,才需要我们齐心协力,而不是抄起手冷言冷语!支持楼主!!愿助威楼主大声疾呼!让更多人醒醒!对日本有任何幻想都是愚蠢的,如诺门坎式的教训才能让日本停止妄想!高层的领导但愿能看到认同!
    2012/8/30 0:07:48
  • 摘.1928年5月3日日军为挑起与中国的战争,冲进位于济南经四纬六路的国民政府外交部山东交涉使署,强迫蔡公时承认是由中方挑起事端不果后,蔡公时被日军割去耳、鼻、舌,挖掉眼睛后遇难,交涉使署其余16名随员也同遭杀害。
    一一一
    国殇
    2012/8/29 23:25:39
  • 好帖!!强顶起来!!!
    2012/8/29 23:25:3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教授,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微博社区委员会委员,空军大校军衔,先后在空军地空导弹某部飞行学院任导航台长、新闻干事。毕业于空军电讯工程学院和空军政治学院,发表过军事学术专著、政论和军事评论文章一百余篇,以见解独到、思想敏锐、观点尖锐、文风犀利、语言生动见长。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