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无愧于心 - 叶檀首页
目前的震慑是在建立法治市场吗?
2014-06-25
字号:
认为反腐是权力派系斗争的人,有可能被证明是错误的。当薄熙来与令政策先后锒铛入狱,我们看到的不是派系斗争与派系平衡,而是一个民族主义者试图力挽狂澜的最后努力。

  拒绝贪腐是其中的重要步骤。很多人会引用电影《建国大业》中蒋介石退台之前的一句台词,反腐败,亡党;不反,亡国,难啊。在电影场景中,此时蒋氏父子在松树旁一坐一立,颇有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但谁也不会忘记,民国末年恰恰是这对父子的亲属成为最大的、“死不悔改”的既得利益群体,无论是套汇还是套利,无论是披着国有外皮的权贵企业欺凌民企,都有孔氏与宋氏家族的身影。小蒋打虎失败,这是关键因素。

  从历史纵向比较,中国人目前吃得饱、穿得暖,处于历史上的最好时期,脱贫成绩全球瞩目。2013年3月14日,联合国在墨西哥城发布《人类发展报告》指出,由于最近几年扶贫工作取得意外进展,到2030年全球至多80%的中产阶级将生活在发展中国家。支持人类发展指数(HDI)取得进步的是中国、印度和巴西等国经济的迅速增长,中国和印度的人均经济产值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增长了一倍。身处微观市场的人绝没有宏观数据显示的那么乐观,横向与文明国家比较,很多国人看到的是贫富差距悬殊,权贵企业横行,创新能力缺失,是经济结构与中产收入陷阱,而人们所期盼的道义、公平、财富增长、民企复苏,并没有在这些乐观的微观报告中有所体现。

  公民的幸福感与愤懑感并不来自于抽象的宏观经济数据,而是来自于本地经济状况、地方政府守信与否、邻居通过什么手段发财致富、环境污染后癌症比例是否上升,这些现象是具体而细微的。如果不能解决这些基本问题,民间暴戾之气将日益盛行,警察将以枪支对待连菜刀都要实名制的公民,而贪腐不仅存在于高阶官员中,连一些落后地区最基层的村干部都在肆无忌惮地鼓励家人攫取贫困补贴,硬生生从五保户嘴里夺那么丁点口粮。

  腐败的现实让人沮丧,但举刀并非最好的选择,建立法治体系才是关键,真正实现所有公民人人平等,目前的主要困境来自于选择性法治体制,来自于政府信用沦丧。甚至城管在多数人眼中已经沦为恶犬的象征,而这些人恰恰是树立政府信用最重要的基层行政执法者。

  只有建立法治市场经济,才能建立契约和信用的根基,中国社会才有救。以新文化运动、文化革命拯救中国,被证明只是乌托邦的幻想。

  没有法治就没有真正的市场。相比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处境,非公经济公平政策屡屡遭遇玻璃门,央企事实上拥有几乎一切重要的廉价资源,石油、天然气、贷款等等,当一家民企获得了廉价的资源时,人们有理由怀疑这背后是权贵作祟,不幸的是,事实往往印证了民间的猜测。

  2013年9月3日,《21世纪经济报道》披露,中石油前任董事长蒋洁敏可以毫无顾忌地从中石油的帐上汇出千万元,为权贵“抹平创伤”;蒋洁敏任内主导的海外收购以及国内油田和民营企业之间的合作项目疑点颇多,有深喉指出:“在那些地方,花几十亿美元收购的项目,之前说是资质良好,结果轮到中石油自己开采,才发现其实资源贫乏。海外还有专门的机构,专门做这种把贫矿包装成‘富矿’的‘以贫扮富’的生意,卖给中石油赚钱。”

  法治与监管一齐缺失,使中石油在一定意义上成为权贵的钱袋子,大官大贪、小官小贪,蔚然成风。一旦民企进入重要经济领域,就有舆论高呼,国家经济不安全,似乎民营经济天然卖国、而央企天然爱国。目前的反腐事实清晰地展示,只要是权贵企业与低效国企,都会让中国经济更不安全,撕毁了中国经济的所有堤防。

  意识形态化的经济不会更安全,也不可能产生法治市场,无论是国企也好,民企也好,在同一个游戏规则下行事,进行同样的博弈,中国经济才可能摆脱权贵阴影。因此,目前在反腐这枚硬币的背后,建立一套法治体制是当务之急,为反腐而反腐,没有制度保障,新一轮的权贵将迅速占据旧权贵留出的空隙,以更贪婪之胃席卷市场财富。

  目前处于对权贵的震慑期,这一阶段是必要的。6月21日,审计署公布了11家央企2012年财务收支审计结果,肥得流油的中国烟草总公司,以及掌握安全命脉的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牵涉军工的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拥有巨大影响力的中石油与中石化,以及亏损的中国海运(集团)总公司、风波不断的华润(集团)有限公司,均在审计之列。截至5月31日,经整改挽回和避免损失32.96亿元,对190名相关责任人进行了严肃处理,其中厅局级干部32人。

  人们津津乐道的是,裸官已经被清出官员上升序列,为国泰君安效力长达十年的前任总经理陈耿主动去职,就与妻儿手握国外护照有关。《北京青年报》6月12日报道,今年年初,中共中央印发《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明确选拔干部要“以德为重”,其中不得被提拔的六种干部中包含“裸官”。金融圈里,家属尤其是子女,在境外上学、持有境外护照非常普遍。今年春节后,很多人都选择了召回家人。其间,陈耿也上报了家庭成员情况,他的妻子和三个子女均持有境外护照。陈耿妻子也选择了回国,目前也仍在国内。据悉,为了保证孩子的学业,陈耿并没有叫孩子停学归国。政府清退裸官动了真格,社会之所以还对现状保持部分乐观,正是因为目前的反腐,那些认为反腐将动摇根本的理论,不过是权贵阶层为自己找的遮羞布罢了。

  社会追问的是,震慑之后怎么办?难道年年搞运动以保持政府廉洁吗?这显然不现实。明初朱元璋时代贪腐官员性命朝不保夕,制度却没有丁点改进,致使朱元境坐立难安,很难理解贪官为何越反越多。现代法治才是安身立命之所,以央企而论,避免有利益关联的国务院国资委成为央企的监督者,由审计署每年抽查,以严厉的民事赔偿举措惩戒权贵利益输送,才能有效制止央企权贵化。

  法治缺乏尊严,已经使市场信用危如累卵,中国食品在国际上遭到冷遇,投资者在A股市场,除了打新股,已经不相信公司会有什么信用,不相信财务报表会是真实的,这两年股市低迷、只有个别概念股被热炒,说明了一切,中国的股票市场遭遇空前的信用冻结与金融冻结。无法治就无信用。

  处于震慑阶段制度建设的前期,对制度建设悲观或者乐观言之过早,市场在清除蛀虫填补空洞,法治建设还没有提上议事日程。如果中国建立严格的法治社会,市场有望,则中国未来有望;如果选择以大范围的贤人治建立市场经济,寄希望于官员道德,中国市场不可能有希望。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以寻衅滋事等名义让一些律师消声,并不能树立法治的尊严。法治是在一个个案例、一个个公开博弈中形成的,法治与政府信用同样在此过程中得到捍卫。

  无论是新加坡,还是上世纪50年代的韩国,精英治国、市场发展的背后,都是严格的法治与规范。

  来源:FT中文网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说到底法律是官员制定的,他们可以操纵、解释、篡改法律,话语权在他们手中,单靠法律治国是一厢情愿的空想!!!
    2014/6/25 16:33:33
  • 有文章揭露曝光华润老总的那位记者李建军为山西一煤老板供养的鹰犬.咬过公安局长.咬过生意对手.现在此二人均在香港躲灾不敢涉足大陆.
    2014/6/25 11:11:24
  • 法制也不过是官员手中的玩物.
    2014/6/25 10:02:06
  • 3楼说的极是.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的官员不腐败才叫奇怪!
    2014/6/25 10:00:42
  • “实现所有公民人人平等“,希冀于法律?!资本剥削劳动基本社会条件下,“人人”公平?基本条件不公平的法律,公平?中国社会之复杂,治天下须有“半部伦语”的人文哲学观。毛泽东时代的法律就那可怜的几个,那时的中国,却是世界历史上真正的天堂,成为人们永远抹不去的美好记忆,就是中国的人文哲学加马克思主义的公有制为主的社会经济基础。法律对于一个小国,人口少情况简单的国度,有法律传统的国度或许有还有点效果,对于有5千年历史文化的中国,法律只能下降为辅助手段,让位于“以德治国”,而治国者,须自己有德。
    “屁股决定脑袋”,一个人人为私根本不公平的经济社会,决定了人都要自己“先富”、更富、富了还要富!这就是腐败的不竭动力。为了这个“先富”,只要有机会,就可以不择手段。我们抱定的愚蠢法律 ,永远落后于腐败手段的创新。更何况我们已经不依靠雪亮的“群众眼睛”发现腐败,打击腐败的力量不再是力大无比的“群众”。这种法律,已经彻底沦为资本和官僚剥削掠夺压迫大众的帮凶,但它依然披着“社会主义”的迷彩服。
    2014/6/25 8:39:24
  • 毛泽东时代,中国有多少部法律?有没有成天高喊法制建设?但那个时代出现过多少腐败分子和腐败案件?如今中国法律多如牛毛,法治不可谓不健全,但为什么出现了举国皆腐的局面?希望公知们仔细想想,想好了再说!
    2014/6/25 8:12:1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历史博士,财经论者。经济领域的市场派,文化上的保守主义者。以我手写我心,用事例与逻辑说话,对事不无小补,对己无愧于心,且文章不遭斧钺之害失去原意,于愿足矣。邮箱yetan@vip.sohu.com

从历史到现实,从经济到政治,期间并无轩轾,常有令人惊讶的相似之处。因此谴责任何以牺牲个人充当某种崇高理想祭品的行为,以及脱离生活常识的高深理论。赞赏尊重常识的理论,同情任何凭辛苦工作追求个人利益的行为。转型期的人面向不可知的未来,或许彷徨,但好在并未象但丁一样,对未来失去信心与感受。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