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麒元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义不容辞 - 卢麒元首页
特朗普税改与资本争夺战
2017-05-31
字号:
    特朗普早前公布了税改提案,虽然该提案未必能完全获得通过,但是,美国的税改方向已经形成,税改方案肯定会获得某种程度的落实。特朗普税改有两个方向:一是大幅度降低企业所得税税负,二是简化个人所得税缴纳层级。建议降低企业税率,将所谓不需负担企业所得税实体(即由企业所有者以个人所得税形式而不以企业所得税形式为利润缴税的企业)的最高税率从39.6%大幅降至15%。以个人所得税来看,特朗普拟由最高39.6%、最低10%的七级距,调整至33%、25%或12%三个级距。年收入在37449美元以下,适用税率为12%;37500至112500美元为25%;年收入高於112500美元,适用税率则为33%。

    让人惊讶的是,特朗普税改方案并未提供减税後财政收支再平衡的预案。此中意涵耐人寻味,或者税改方案早已成为美国高层的共识。美国企业所得税在联邦财政收入中占比仅为10%,就算减税幅度高达60%以上,实际减税金额并不算大,对美国财政影响十分有限。

    策动全球资本回流

    笔者初步估算,特朗普税改将减少联邦财政收入约略2000亿美元。而今年,实际减税幅度仅为1000亿美元。几乎可以确定,美国今年海外利润回流和经济增长所增税收足以弭平减税之预算缺口。长远地看,如此之低的公司所得税,必然导致他国公司大规模涌入美国,为美国未来带来可观的税赋增长。笔者粗略估算,利润回流和外资涌入,应可带来每年不低於5000亿美元的新增税收。即是说,特朗普减税反而增加联邦收入。况且,特朗普还有强化堵塞偷税漏税的後招,平衡预算应该没有太大的难度。更为重要的是,特朗普税改着力点不仅仅是内部经济增长,也考虑到了美国全球金融博弈的总体战略布局。

    美国的再工业化建立的基础就是资本回流,资本回流的基础就是公司盈利的比较优势。美国不能跟中国等制造业大国拚劳动力成本,唯一可以拚的就是税收。美国将公司所得税一降到底,可谓是志在必得。往深层思考,税改风暴必然带动全球资本流动的蝴蝶效应,会策动全球资本(包括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大规模回流美国。大规模资本回流,将助力美联储缩表,夯实强美元的物质基础。与之对应,资本撤离将对半主权货币国家(特别是使用美元联系汇率的国家)构成严重冲击。历史经验证明,汇率的剧烈波动将对制造业形成毁灭性打击(无法进行正常的国际结算)。其中,中国将经受极其严峻的考验。作为中国人,有理由怀疑特朗普税改的真实动机。以税改为由头,发动全球资本的争夺战,显然比直接的贸易战高明。

    反观中国,近年来企业的税负加重,实体经济税负沉重。去工业化已成为事实,资本大规模出走也已成为事实。近两年,中国遍地都是金融机构,人人向往一夜暴富。暴富,唯一的途径,就是制造资产泡沫。特朗普税改,绝不是一个疯子的一时冲动,那是美国一以贯之的既定国策。美国在两年前就已经开始收缩流动性了,特朗普税改是收缩流动性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美国高层,落实再工业化早有共识,奥巴马用八年时间完成了能源自给。同时,强美元亦为既定国策,美联储加息、缩表配合财政部减税增收,必然加速全球资本回流美国以推进再工业化完成。金融资本无祖国,是金本位时代的逻辑。在主权信用的时代,金融资本必然与最强主权媾和,进而进化为最强主权国家的大杀器。

    那麽,中国应该如何应对呢?中国必须主动收缩流动性,确保人民币信用不被这场金融风暴摧毁。

    首先,中国必须开启税政改革。一方面,中国也可以大幅度降低公司所得税,以应对特朗普的减税挑战。与此同时,可以针对个人的资产持有和资本利得,建立一系列新的课税科目,以弥补公司所得税之减免额度。初期开徵资产持有类税赋,将会有大额的补偿性税赋收入,足以抵顶税改过程中的财政收入波动。此外,中国的互联网商业,存在着巨大的偷税漏税问题(应该每年超过1万亿人民币规模),为中国税改隐藏了一座税务金矿。

    其次,中国必须考虑压缩制度成本。财政供养的近半人员应归还给社会。中国相关机构如此之多,竟然无一个机构完成对美国税改影响之动态模拟,也未能提供中国财政改革和金融改革方案之动态模拟情况,而中国的决策依据长年依靠境外金融机构提供的改革方案。供养过多公职人员,必然形成权力壁垒,形成权力干预和权力寻租。压缩一半机构和人员,就能节省近半的财政支出,为中国大幅度削减公司税创造条件。

    人民币开始迎接风暴

    再次,中国必须为人民币发行立法。人民币信用,取决於人民币发行的数量控制。货币发行权必须是立法权,全国人大必须对人民币发行的数量边际进行立法约束。人民币的发行依据必须与经济规模相匹配。建立人民币的人大信用,人民币才能扛住即将到来的风暴。

    最後,中国必须准备承受资产泡沫破灭的冲击。美元转强,必然导致全球货币重置。扞卫人民币的唯一选择,就是主动地、有序地、可控地接受房地产等资产泡沫破灭。资产泡沫不灭,人民币有可能卢布化。为防止走向政府机会主义,必须立法阻止政府机会主义泛滥。收缩财政规模、金融规模,遏止金融资本的超级利得,消灭食利者阶级,让资本回流实业,完成中国的工业化升级。疯狂食利的时代,必须历史性地结束。

    特朗普的税改风暴,已经掀起了全球经济的滚滚沙尘。凡是缺乏立法约束的主权货币,都将面临历史性的洗牌。金砖国家,已经陆续遭遇主权货币的信用危机。俄罗斯、巴西、印度、南非都在艰难地重置其主权信用。其实,人民币也已经开始迎接特朗普风暴了。中国在2016年底开始了严厉的外汇管制,但仅仅靠外汇管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而必须夯实人民币的信用基础。

    人民币应接受一次性有序的贬值,也要在适当区间建立坚固的防御。人民币也需要一次性重置,但重置的幅度必须在个位数之内。无论如何,希望是自主的、可控的、平稳的重置。中国拥有足够大的体量,又是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有实力抵抗风暴。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我个人认为,人民币可以在一个区间内,动态调整,没有必要进行单向的定向贬值。
    虽然人民币会承受较大的贬值压力,但是人民币的国际化已启动,人民币需要再向前推进一步。
    2017/6/1 12:20:03
  • 1997年香港回归,一些香港人回流,买楼的人增加,香港楼价大涨一倍。后来受亚洲金融危机影响,香港楼价大降,到2003年楼价是降到最高价的三分之一。
    这种情况一定不会在中国一线城市和香港发生吗?
    2017/6/1 7:39:35
  • 静止中的思维与运动中的思维是石灰与面粉的结果。
    2017/5/31 19:18:44
  • 重要的话,要重复三遍:
    ---信用货币条件下,社会财富分配的手段,还有比税收更厉害的“大杀器”----货币调节。

    对于国家而言,社会财富分配的手段“大杀器”是:信用货币发行。

    ----直接给你答案:资本过剩条件下,纯理论上讲,国债完全可以替代税收。
    ----也就是说,纯理论上讲,资本过剩条件下,可以做“零税收”制度安排,国债,就解决了财政收入问题。
    ----千万别惊讶。
    2017/5/31 13:37:01
  • 1、我们传统的砖家叫兽,对【国债】的理解,那是百思不得其解啊,国债不是【债】吗?这“债”怎么能充当政府收入啊?
    2、不懂,没关系,我教教你就好了。
    3、金属货币条件下,国债,的确是【债】,这个没错;
        但,信用货币条件下,国债,被改性了,就不一定是【债】了;
    ----非营利性的国债投入,消费性质的国债投入,就具有货币的性质了;
    ----营利性的国债投入,资本性质的国债投入,具有债的性质;
    4、信用货币条件下,国债,被改性了,变成了宏观货币的调节器:
    ----一方面,吸收过剩的资本,以【国债】的形式,把“过剩资本”投入到“社会消费不足”的领域,把“过剩资本”投入到“社会资本需求”的领域;
    ----换句话说,【国债】吸收过剩的资本,以【国债】的形式,把“过剩资本”投入到“过剩资本不进入”的领域;
    ----懂了吧?
    5、发行国债,是有利息的,合算吗?国债发行,得到了什么价值?
    ----这一点,也是“死老筋的砖家”所不能理解的。
    ----国债发行,所产生的国债发行价值,也就是依据国债所发行的“货币发行价值”,远远大于所谓的利息。
    ----为了方便理解,怕人搞不懂,我做一个类比:
    A、依据国债所发行的“货币发行价值”,相当于9头牛;
    B、 相应的国债利息,相当于一根毛。
    2017/5/31 13:33:33
  • 特朗普税改与资本争夺战
    ==========
    1、特朗普税改,目的当然很明确,争夺全球资本,让全球资本回流美国。
    ----这一点,谁都知道。
    2、但,99.99%的人,并不知道,特朗普税改的【底气】在哪儿?
    ----换句话说,特朗普的税收少了,特朗普财政税入哪儿来?特朗普【财政窟窿】用什么填?
    ----很多担心的是这个,也是很多人搞不明白的地方。
    3、依据传统落后的新自由西方经济学,是无法找到答案的,博主,也是乱弹琴。
    ----特别是,博主建议给人民币戴上“紧箍咒”,完全就是一副“自宫毒药”药方。
    4、事实上,税收,仅仅是社会财富分配的【基础和初级手段】。
    -----信用货币条件下,社会财富分配的手段,还有比税收更厉害的“大杀器”----货币调节。
    5、重要的话,要重复三遍:
    ---信用货币条件下,社会财富分配的手段,还有比税收更厉害的“大杀器”----货币调节。
    ----问题来了,什么样的货币调节?
    6、对于国家而言,社会财富分配的手段“大杀器”是:信用货币发行。
    ----别急着戴【货币超发】的帽子。
    ----直接给你答案:资本过剩条件下,国债完全可以替代税收。
    ----也就是说,资本过剩条件下,可以做“零税收”制度安排,国债,就解决了财政收入问题。
    ----千万别惊讶。
    ----当你懂得了信用价值论后,你就会发现,信用价值论的威力。
    2017/5/31 13:12:1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卢欣,字麒元。祖籍四川,生于山西,就读于东北,工作于北京。现居香港。

本博客内容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任何个人以及网站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署名原创作者名及文章来源或与本人联系!联系方式:evenluxin@hotmail.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