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英俊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道学庄 - 薛英俊首页
字号:

  • 24楼中华术数:我看过先生的很多评论,其实先生确实没有自己的思想与主见,大多数都是别人的。不向我学学;一篇中华术数从零谈起,就可以被百度收录。不相信先生可以百度一下华术数从零谈起,那里有我对零独特的认识。
    --------
        呵呵。对于一个连两句话都搞不懂的人,还能期待其对“很多评论”有一个正确结论吗?
        有教无类,学而无边。

        只是看不到你的能够值得本博学习的“独特认识”哦。
    2018/3/14 11:29:02
  • 风行九天先生好;如果有人能帮我解决一个问题,本博将会为其解决十个问题。好好好;关于王唯工我百度了一下,不就是个西化的物理学人吗?美国人把它台那么高,只是美国人的。我看过先生的很多评论,其实先生确实没有自己的思想与主见,大多数都是别人的。不向我学学;一篇中华术数从零谈起,就可以被百度收录。不相信先生可以百度一下华术数从零谈起,那里有我对零独特的认识。
    2018/3/13 22:27:51
  • 22楼中华术数:是不是那里出了问题?我可以帮你解决的。
    --------
        呵呵,如果有人能帮我解决一个问题,本博将会为其解决十个问题。

        比如,现时哪个人要想将《内经》现代化、现实化,首先搞懂王唯工。
    2018/3/11 23:41:03
  • 21楼好;我们才熟悉不久;你先生就要上岸歇一歇了,是不是那里出了问题?我可以帮你解决的。
    2018/3/11 21:46:06
  • 嗯,能允许坚持到今天,已经很了不起了。谢谢草根网!

        本博也该上岸,歇一歇啦。
    2018/3/11 14:27:35
  • @风行九天:其他地方的文章请不要转发到草根网。谢谢合作
    2018/3/11 11:18:40
  • 作为权力载体的政治制度的运行,更加离不开思想观念的引导与推动。

        世界上没有无“灵魂”的政治制度和政治权力,意识形态可以说是一个国家政治权力的思想灵魂。只不过这个“灵魂”有的是自己的,有的是借来的或外生的。

        外生的“灵魂”很难真正成为一种政治制度的规范力或推动力。比如,一些国家学习了西方民主制度,却没办法改变自己的文明基因。结果,表里不一的政治权力不仅不能给国家带来预期的福祉,还造成更多混乱。

        人们常把军队比作国家柱石、国家长城。在军事权力中,士气因素与思想观念密切相关。在我国,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因此,“党指挥枪”这一军事制度史上的伟大发明,就是不可动摇的根本原则。

        坚持走中国特色强军之路,必须保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这是人民军队的建军之本、强军之魂。

        可见,国家权力中经济权力、政治权力、军事权力这三种组织化、制度化“硬权力”的互动,或者各自在其领域内发挥作用,均离不开无形的又无处不在的意识形态权力。所以说,思想话语权事关国家安全。

        意识形态方面思想话语权的形成离不开哲学社会科学研究。

        当前,我国在思想话语权上的不足反映出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还存在滞后问题。我国近代以来的哲学社会科学只有百余年历史,曾经学习了大量西方概念和理论。然而,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改革开放的实践探索与巨大成就,没办法用西方理论和话语来解释。

        如果依然用西方书本知识来对照中国实践,以西方中心主义为尺度进行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我们在理论上就不可能有所建树,在实践中就会陷入危险境地。

        对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来说,当务之急是从对西方理论的“注经”中走出来。要立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在世界历史与政治等的比较中进行理性研究,在兼容并蓄的基础上形成具有自主性的中国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建构起中国政治学、中国经济学、中国社会学等。

        这不是一蹴而就的工作,而是一项世代工程。只有基于自己的历史而形成自己的理论体系和研究方式,才能巩固和增强制度自信。只有在制度自信基础上,才能有牢靠的制度安全。
    2018/3/11 11:07:17
  • 杨光斌 | 思想话语权事关国家安全
    来源:人民日报
      
        杨光斌,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大学特聘教授,国际关系学院院长,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工程首席专家,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思想话语权事关国家安全
          
        国家权力是一个内涵比较丰富的概念。根据人类历史发展经验,经济权力、政治权力、军事权力、意识形态权力都是国家权力的重要内容,这几种权力相互联系、相互作用。

        其中,经济权力是国家权力看得见的来源和基础,经济权力大小的表象是经济总量多少,背后则是经济工具、经济组织、经济制度和经济思想等方面的控制力、影响力;政治权力是国家权力的直接表现形式,是一种对特定疆域的人和事排他性的管辖权;军事权力由军事制度、士气和兵器威力等方面构成,历史上大多数国家权力都离不开军事权力的形成与维系;
        意识形态权力则是通过语言、文化来传播、影响的力量,表现为国家的思想话语权,是一种虽然看不见但无处不在的力量。

        相比于经济权力、政治权力、军事权力同国家安全的直接相关性,意识形态权力及其表现——思想话语权的作用看上去是间接的,但其重要性却不容置疑。

        话语权既是字面理解上的说话权力或者讲故事能力,也是一种通过建构概念体系、理论体系来影响人心的观念性力量。因此,从国家安全角度看,话语权其实就是以政治理论为基础的意识形态权力。经济权力、政治权力和军事权力都离不开意识形态权力的引导作用。

        经济权力包括经济工具、经济组织(如企业)、经济制度(如产权制度、交易制度)等方面的控制力、影响力。在不同经济思想支配下,工具、组织和制度的组合方式和运行效率是不一样的。

        以哪种经济思想为指导,本身就是一种能够影响一个国家生产力发展水平的意识形态权力。近代以来,世界上经济思想的竞争从未停止,或者说国家实力之间的较量在很多时候表现为经济思想的较量。
    2018/3/11 11:03:43
  • 正如博文中所引用的:不开人之天,而开天之天。开天者德生,开人者贼生。不厌其天,不忽于人,民几乎以其真!
    2018/3/11 10:55:01
  • 谢谢刘博主的支持!

        自私与大公,是“思想”问题,而非生理问题,所以才有“思想改造”的红色理论。
        而思想问题,归根结蒂是思维式法问题,这就必须追溯到文化、文明的本质及其历史。这也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本来意义。
    2018/3/11 10:53:35
  • 。。
    2018/3/10 22:28:51
  • 军令如山,为了顾全大局,毛泽东不得不先同意部队先卸下下铁制辎重,仍带着印钞机等辎重艰难前进,直到二纵赶到湘江之畔,他终于说服跟进的中央军事三人组周恩来同意,扔掉印钞机等最后一批辎重,轻装抢渡,分分秒秒,为革命多保留了一些有生力量。

      湘江几近全军覆没的惨胜最终致使中国红军在遵义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史称遵义会议。它是在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红军四处碰壁身处绝境时召开的,从此给左倾错误画了休止符。遵义会议的召开标志着中国工农红军历史翻开崭新的一页,中国革命从此开始修正方向,步入未来的胜利,当然这是血战湘江,红军劫后逢生之后话。

      看完《湘江血战》,唏嘘之余不由得心情沉重,帝国主义勾结既得利益集团,亡我之心不死,即使到了今天,他们还在幻想并极力着手实施颜色革命,妄图让我们步前苏联解体亡国之悲剧。

      党的十九大召开后,习@近平总书记带领中央校正了时代发展航向,经济发展迅速,中华民族正在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但是毋需讳言,目前的国际形势未必乐观,我们任务依然艰巨。

      如何在绝望中,坚守信念,继续前进。昔日,苦难辉煌,中国工农红军幸甚,因为有毛泽东的坚守!中国革命幸甚,因为有毛泽东的力挽狂澜。今日,有习主席带领我们不忘初心,奋力前行,中华民族幸甚!

      传承好红色基因,讲好红色中国故事,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
    2018/3/10 20:45:5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晓竹,网名风行九天,工科学士。男,汉族。1963年2月22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克东县,祖籍河南省濮阳市南乐县。1981年入伍。1987年毕业于南京通信工程学院。历任通信排长、报道干事、指导员、沈阳军区特种大队宣传股长、通信股长、技术中心主任。1999年转业到辽宁省葫芦岛市物价局工作。主要成就:1987年开始诗歌创作,1989年于鲁迅文学院深造。1992年从事新闻工作,1993年与旭源合作出版诗集《手中的花》。2006年10月与李桂秋合作出版《老子》译著《变化之道》。2006年被邀请参加在武汉举办的《海峡两岸唯道论研讨会》,提交论文《唯物论、唯心论、唯道论》,并做大会发言。 2009年被邀请参加在北京召开的首届国际老子道学文化高层论坛,提交论文《道德经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社会兼职:福建省老子学会顾问。
邮箱:xyj39@163.com  电话:13802283907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