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英俊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道学庄 - 薛英俊首页
字号:

  • 但最先想到奇点大学的是迪亚曼迪斯,2007年他读了库茨魏尔写的《奇点临近》后,立即意识到如果建立一个教授指数技术的大学的话,那它一定会有市场的。

        他把这个想法告诉给正在推销奇点思想的库茨魏尔,两人一拍即合。他们要通过这所大学,汇集一群敢于冲破束缚迎接挑战的人群;在这样的一个集体中,问题将变成机会。

        因此,奇点大学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常规性的大学。他们没有一个固定的课程表,没有四年的本科学位。课程计划一年会变四五次;有的课程是三天、五天,也有的课程是三周、六周,像是一个高级培训技校。

        而奇点大学的教学方法,是跨学科的;在计算技术、机器人、医学、纳米技术和神经科学之间游走,像是当今技术的实施。

        它的主打班,是夏季8周住校研究生培训班。开始这是一个非常昂贵的班,但到2017年竟然变成了免费。这是由于大财团赞助的结果。

        来自学界或商界的学员,入学研究生培训班后,先用4-5 周时间通过专家讲座、案例研究等方法,学习以上 11 类学科。学习的核心,是那些在全球面临挑战的问题,和一些已经实现了的未来技术。

        创业是重点,学员们把在奇点大学形成的项目继续下去,有些得到了投资,少量的已经开始在改变世界。所以不管你相信,还是不相信,奇点的说法,正如前面王飞跃教授的《人工智能:第三轴心时代的来临》说的观点,人工智能正以极快的速度发展,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

        所以我们可以不去追究奇点能否出现,只想人工智能也许能无限地接近而永远达不到人脑就行----这似乎也符合数学的极限概念。2016年达沃斯全球经济论坛,阐释人工智能的技术奇点,仅指人工智能超过人类智力极限的时间点;依据库兹韦尔的“加速循环规则”,技术奇点将于2045年到来。

        此后世界的发展,将会超出人类的理解范畴。

        张富春教授是国科大卡弗里理论科学研究所所长,2017年“卓越创新中心”依托国科大,联合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半导体研究所和理论物理研究所,北京大学、浙江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参与建设,张富春教授担任中心负责人。

        这也类似一所“奇点大学”,因为量子计算作为量子信息科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卓越创新中心为建设拓扑量子计算,集中了院内外的量子计算优势力量。
    2018/1/13 13:47:55
  • 王飞跃教授最后也明白地说:语言智能根本就说不清什么是“聪明”?什么是“智能”?那完全是想象智能的事!《未来简史》一书称人工智能将使我们变成“无用阶级”。

        但别忘了四百年前,徐光启翻译那本“无用”的《几何原本》时的感言:无用之用,众用之基!实际《几何原本》就是超弦初心“原本”。

        现在媒体和一些报告中所讲的智能,让多数从业人员一无所知。反之,也认为超弦无用。王飞跃教解释智能是“直道平行超车”,是“一带一路”与中国梦。说它比“弯道超车”好。“弯道超车”是客观上加剧了“中国威胁论”的市场。而且中国是13多亿人口的大国,如此大国弯道超车的场面,太容易令外人不安。我们不但要建好自己的“直道”,还应鼓励帮助其他国家和民族换成这一“直道”来实现超车,实现新的全球化。

        其实不管“直道平行超车”好?还是“弯道超车”好?关键是能否有竞争力,实现是领跑者和引领新时代全球化的目的,就都是给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和机遇。

        主张“弯道超车”的潘建伟院士就说:他发现德国有着发达的科学技术和精良的制造业,这些都为德国的经济发展起了强大的推动作用;而经济发展,最直接的受益者就是普通百姓。

        “中国从前有个习惯,要么特别重视原理研究,要么特别重视应用研究,中间就会慢慢形成一个‘死亡之谷’”。加强应用基础研究,只有形成一个完整的创新链条,才能更好地推动发展。这里不存在“中国威胁论”,和13多亿人“弯道超车”拥挤的问题。

        奇点大学之说缘起启示

        北师大蒋迅教授2017年在《金融博览》第6期上发表的《奇点大学之窥视》一文中说:“奇点大学”由美国未来学家库茨魏尔和科技企业家X奖基金会联合创始人迪亚曼迪斯发起,并分别担任校长、副校长。而这个大学校名,就来自库茨魏尔在2005年出版的《奇点临近》一书。在书中,“奇点”被用于描述包括生物技术、纳米技术、人工智能、自动化、基因技术和信息技术的科学和技术的加速发展。

        库茨魏尔认为,几个世纪以来,技术一直是以指数级数以复杂的形式增长,正在接近一个奇点。就是这样一个点,从此以后科学技术将代替人类的创造性。2009年库茨魏尔正式提出“奇点大学”这个新概念。
    2018/1/13 13:40:22
  • 当然在霍金、彭罗斯的黑洞时空中,类似“奇点”的说法也讲得很多,如说裸黑洞、黑洞裸点。即黑洞坍缩出现无穷大密度的一团均匀球对称的尘埃云,就关联“奇点”。

        霍金说,宇宙在密度很高的早期,每个点过去都出现奇点,这是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也没有提供的准确描述。即按弦论,广义相对论也是可以修正的。

        但类似梅晓春教授式的一些反相对论的物理学家,并不如曹天予知道“奇点”的这种精致与限制,也就直接把均匀球对称体,混淆当作奇点。这是国内最大的一种误解。

        然而20世纪后期,西方的科学家正是基于这种智慧,创造了奇点、视界、黑洞等三个概念。但奇点主要还是指要暗含球面,这也是出于球面与环面直观的区别,可见惠子和墨子弦学的深远。

        目前联合国美俄对立,“政权现象”与“政权人物现象”难以“正义”解决全世界的“难民、饥民、灾民和移民”等问题与现象,有人担心“空头支票”智能时代的来临,也能理解。

        从“码农”到软件工程师、架构工程师、网络工程师等,都不是“政权现象”与“政权人物现象”。对马克思和列宁把共产主义、无产阶级专政、阶级斗争革命、消灭剥削和压迫等思想,与“难民、饥民、灾民和移民”等问题与现象,联系在一起的“正义”解决方法,很少有人论及和研究。

        哥德尔后来希望把“哥德尔悖论”推广到哲学和社会学中去,绝不仅是试图证明“人脑超过所有的计算机或者数学不是人脑创造的,或者二者都成立”,而是包括了对马克思和列宁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和平幸福正义方案的呼唤。

        中国社会从十七、八世纪出现世界范围少见的难民、饥民、灾民和移民等现象,到上世纪80年代理直气壮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明确定义,可以说是对哥德尔晚年的“广义哥德尔定理”的马克思和列宁实现和平幸福正义方案的回应与解答。

        王飞跃教授说:广义哥德尔定理就是“算法智能远小于语言智能,语言智能远小于想象智能”。有趣的是,老子的《道德经》开头话:“道可道,非常道”,有人根据新的出土材料认为,这是三句话:“道,可道,非常道”。

        就是“道”,是算法智能。“可道”是语言智能。“非常道”是人类大脑里的想象智能。其实,“非常道”指的是“最有希望成为统一解释中各种物质与力的终极理论”超弦;“探究时间、空间及宇宙的本质”的超弦;“实现爱因斯坦之梦”的超弦。
    2018/1/13 13:35:10
  • 所以,王飞跃教授把人类的智能未来说成“广义哥德尔定理”----即使第三轴心时代是“正和”智能全球化,如果没有弄懂马克思和列宁解决“哥德尔难题”方案,也不能解决由此出现的“难民、饥民、灾民和移民”等问题与现象。

        所以,王飞跃教授也只能是给“智能技术”打包票:空话一句“不会威胁人类的生存和发展,只要合理利用,必将像农业、工业和信息技术一样,造福人类、推动社会发展”。

        反过来,王飞跃教授批评社会上的许多观点,如“技术奇点”、“人类将变成机器人的奴隶”等,实际这正类似“奇点大学”实践。

        例如,历史上社会陷入“贫穷”发生农民起义,解决“贫穷”又现新“贫穷”,不是“技术奇点”?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8年出版的《20世纪场论的概念发展》一书,作者曹天予(1941- )教授在美国、英国等高等研究院校学习工作了21年,该书对“奇点”有两种定义:

        一是“奇点”能分清环面与球面不同伦。这是人民教育出版社1979年出版苏步青教授等,编写的高等学校试用教材《微分几何》一书中就有的经典观点。这是指环面自旋范围是虚与实两种空间共存,环面的实体部分对应实数,是无限可分的,这近乎惠子的“万世不竭”的意思;而微分几何、拓扑学的“连通”也是判别环面与球面不同伦的根据。

        但曹天予教授反其意创新:类似提出环面实体以外包围的中心虚空部分,对应自然数0,不是无限可分的。即无限可分的还是等于0,这类似一个不可穿透的球。所以把离开环面的中心虚空部分,也等价看成“奇点”,那么它即是不容易分割下去的东西;这近乎墨子的“端”的意思。

        这种奇点来源于环又不说环的智慧,微分几何、拓扑学没有讲,也没有定义。这太漂亮了,它解决了王飞跃教授说的第一轴心时代和第二轴心时代统一属于“奇点大学”轴心时代的数理形象说明。

        我们与《20世纪场论的概念发展》一书翻译者之一的吴新忠博士,关于“奇点”的定义有过一场争论。吴新忠博士由于追随赵国求教授不分环面与球面不同伦的量子曲率论,认为环面与球面上都存在“奇点”,我们就用苏步青教授的《微分几何》教材给予反驳。

        但吴新忠博士提出,法国著名数学家托姆的“突变论”,其中在任何地方发生的“分叉点”就类似“奇点”,进行回击;说只要是类似“拐点”都是“奇点”,没有微分几何、拓扑学的严格之分。
    2018/1/13 13:30:47
  • 潘建伟院士的说法是:“提到量子力学,不少人都会想:这是个艰深难懂的物理学概念吧?可你知道今天全世界,上到80岁的欧洲老太太,下到美国对婴儿的早教,都在普及量子力学?

        量子信息是一个全新的学科,我们必须学会和习惯做领跑者和引领者……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

        潘建伟院士说他曾在国内做过科普演讲,演讲中,他用最生动浅显的方法,讲量子叠加态、量子纠缠,可下面的学生却说:老师,我很认真听了,但是听不懂。然后,学生就不听了,转而去玩游戏、刷朋友圈去了。为什么?

        其实王飞跃教授心里也明白“智能”,只是个包罗万象的智慧概念。他说:开发智能技术通过第三次智能全球化,阻止第一物理世界的“负”增长才能修复我们的生态环境;促成第二心理世界的“零”增长,让人性及人类社会返璞归真,和平幸福;推动第三人工世界的“正”增长,丰富各类有用的知识,通过知识的自动化实现智慧社会。

        这里的“知识”,王飞跃教授并不明白,它和“智能”是一个自我类似的循环。

        王飞跃教授实际想阐述的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未来向何处去?但不知道“人类命运共同体”下面还有“民族命运共同体”和“政权命运共同体”两个结构。

        王飞跃教授所谓第一物理世界的“负”增长影响生态环境,实际是这两个结构造成的,而不是物理世界本身。王飞跃教授不是也说任何技术都是一把双刃剑,好人拿起来做好事,坏人同样也可以拿来做坏事。其发展不是我们的担心所能制止的。

        我们深信通向“人类命运共同体”未来的和平幸福的武器,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因为马克思和列宁,是把前人的共产主义、无产阶级专政、阶级斗争革命、消灭剥削和压迫等思想,始终与解决“难民、饥民、灾民和移民”等问题与现象联系在一起的。

        但“民族民运共同体”和“政权命运共同体”两个结构下面的“政权现象”与“政权人物现象”,却始终把前人的共产主义、无产阶级专政、阶级斗争革命、消灭剥削和压迫等思想,称为“经典马克思列宁主义”,把由此出现的“难民、饥民、灾民和移民”等问题与现象,责任推给对方的“政权现象”与“政权人物现象”。这本身就是一道“哥德尔难题”。
    2018/1/13 10:56:41
  • 没想到,老太太竟说:我读过你在《自然》杂志发表的那篇文章。当时他非常感动,一个80岁的老太太还对科学保持着,这样一种原始兴趣的初心!

        在欧洲,对于科学,一个乡村老太太都会感兴趣,那时的他就发现:人类对于科学,是有一种天生好奇心的。他觉得:如果现在中国人,对科学都没有这种原始冲动,没有兴趣,那我们怎么可能变成一个真正有创新的国家呢?“假高中、假大学”能少吗?

        潘建伟回国后想方设法去激发学生们的求知欲和好奇心,并送他们到世界上最好的实验室去深造。所以他的弟子们学成之后,没有一个人留在国外,都毫不犹豫地回到他的身边。但王飞跃教授说这类带领,只能实现弯道超车。如潘式团队掌握了国际上最好的冷原子技术,最好的精密测量技术,最好的多光子纠缠操纵技术。2005年和2013年,潘和团队成员陈宇翱,先后获得欧洲物理学会和“菲涅尔”奖。

        王飞跃教授的“直道”平行超车,和潘建伟院士的弯道超车,到底谁好谁差?

        我们想到的是:1970年潘建伟院士在浙江东阳农村出生时,我们正好大学五年本科毕业。虽然其中经历文革的停课闹革命,但我们对爱因斯坦的崇拜,使我们正好利用自学的机会,与量子“纠缠”,没有间断学习和思考过。

        潘建伟院士的奇迹,是他的人生不到17年,1987年他就顺利考上了中国科技大学。1997年潘建伟才27岁在塞林格的指导下,在世界权威杂志《自然》上发表论文,宣布实现了量子态的隐形传输,世界顶级《科学》杂志将这一成就列为1997年度全球十大科技进展。

        就这样,29岁他参与的有关量子隐形传态的研究成果,被《自然》评为“百年物理学21篇经典论文”。31岁他被任中国科技大学教授。41岁成为中国当时最年轻院士。45岁获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2017年12月19日,国际顶尖学术期刊《自然》发布了2017年度十大人物(在过去一年里对科学产生重大影响的十人),“墨子号”量子科学实验卫星首席科学家潘建伟上榜。

        所以不管是“直道”平行超车,还是弯道超车,都好。总之,“人工智能”、“智慧社会”,关键是“智慧”是不是“真”?而不是提“虚劲”、打“冲拳”自恋……
    2018/1/13 10:53:04
  • 三个世界及其三个轴心时代揭示了全球化不但是物理的,也不仅是心理的,而且还是人工的。然而,物理世界的性质导致其全球化只能是“负和”。侵略、压迫和殖民曾是第一次全球化的代名词。

        心理世界还可以实现“零和”全球化,正如当下以自由贸易为代表的第二次全球化所表明的。只有在人工世界借助于新IT智能技术,我们可以实现多赢、包容的“正和”全球化,这就是智能的第三次全球化。

        王飞跃教授把“人工智能”说得天花乱坠,但具体“人工智能”需要什么本事?或者说,王飞跃教授本人,具备的是些什么知识?

        例如,懂量子纠缠信息隐形传输吗?奥地利科学院院长、著名量子物理学家安东•;蔡林格教授是全球量子通信领域的泰斗级科学家,但2016年中国科技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宝宝的量子纠缠学》书中,作者加拿大科学家费利博士说:“没人真正懂得‘纠缠’的原因”。

        就是说:察林格教授也不一定真正懂得“纠缠”。费利博士说得有些道理。英国科学家克莱格在《量子纠缠》一书开头就说:量子纠缠是宇宙的结构单元,一旦两个粒子发生纠缠,不管它们是在同一个实验室,还是相距数亿光年。

        就是说,小到在实验室相距物质的最小单位,如“弦”大约10-35米至10-33米的弦长距离,还是大到“宇宙弦”的弦长距离,都属于“量子纠缠”的结构单元。但如今还没人把“量子弦”长和“宇宙弦”长和谐统一起来;这是大小不分的“一朵乌云”。

        蔡林格教授最得意的学生潘建伟院士说:我们国家之所以没有诺贝尔物理学奖,原因也许就在对科学没有真正的兴趣,怎么能培养出诺贝尔奖大师呢?

        因为潘建伟到蔡林格教授的欧洲留学时的经历,一次他曾到阿尔卑斯山山区大峡谷去游历,见到一个80多岁,满头白发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她见到中国人后非常高兴,就问他:你是干什么的?他说:我是做量子物理的。然后她进一步问:你做量子物理的哪一方面?

        他说:我就是做那个叫做量子信息,量子态隐形传输,用英文就叫做,像时空穿越里面的量子信息这么一个东西。
    2018/1/13 10:49:34
  • 何为“直道”平行超车?王飞跃教授说:我们人类完全可以“淡定”,没有必要对眼前的人工智能技术过于激动甚至“骚动”。因为把机械替代人力劳作的光辉历史,再一次化为机器替换智力辛苦的崭新征程,就可以看出从技术本质而言,人工智能方法从牛顿的“大定律,小数据”技术范式,再向默顿的“大数据,小定律””技术范式转移。

        具体而言,类似计算机可以利用规则将人类几十万盘围棋博弈的“小”数据,自我“对打”成几千万盘博弈的“大”数据,然后再凝练缩减成“价值”和“策略”两张“小”网,最后战胜人类高手,明白无误地指出了一条利用规则由小数据产生大数据,再由大数据练就“小定律”式精准知识的技术路线。

        将来小数据会越来越少,而小知识也会越来越精。

        即未来的IT,一定是“老、旧、新”三个IT的平行组合和使用。科学哲学家波普尔就认为,现实是由物理、心理和人工世界(或称知理世界、智理世界)等三个世界组成的。每个世界的开发都有自己的主打技术,物理世界是“老”IT工业技术,心理世界靠“旧”IT信息技术,而人工世界的开发必须依靠“新”IT智能技术。因此,人工智能成了“热门”,大数据成了“石油矿藏”;智能技术是解决人类智力面临不对称问题的心脑于烦累的艰巨任务。

        他说:就像现代社会需要交通、能源、互联网等基础设施一样,智慧社会也必须有相应的基础设施才能实现。在技术层面,具体而言,就是围绕着物理、心理和人工三个世界建“网”。

        第一张网主体就是交通网;第二张是以电力为主的能源网;第三张是以互联网为主的信息网;第四张是正在建设之中的物联网;第五张网就是使我们进入智慧社会的智联网。

        这五张网把三个世界紧密地整合为一个整体,其中交通、信息、智联分别是物理、心理、人工世界自己的主网。能源网和物联网分别是第一和第二世界、第二和第三世界之间的过渡和转换。这五张网,就构成了人类智慧社会完整的基础设施和平台系统。

        他还说:按照雅斯贝思的观点,“轴心时代”之所以形成,是人类为满足其交流、比较并渴求共识之本质性的需求;源于人类的恐惧、贪婪和懒惰之“天性”,其在世界范围的表现形式就是全球化运动。
    2018/1/13 10:45:34
  • 从奇点大学到超弦大学的轴心时代
    ----全息超弦理论的研究与应用(6)
    路小栋  习强

        摘要:“中国公众科学”既然包括非职业科学家、科学爱好者和志愿者参与的科研活动,显然“超弦大学”属于“中国公众科学”大学范畴。中国公众科学即使是这样,除“中国民间机构”努力实践在生态学和环境科学相关领域成为专业科学研究的有力支持,产生的价值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看到外,游离的非职业科学家、科学爱好者和志愿者参与的“超弦理论”科研活动,在网络论坛上10多年来也没有停止过发表各自的研究成果。

        关键词: 轴心时代 奇点 智能 系统 超弦大学

        超弦争夺第三轴心时代?

        卡尔•;雅斯贝思在1949年的著作《历史的起源与目标》里,第一次提出到“轴心时代”的概念。但雅斯贝思只是揭示了第一物理世界的“轴心时代”,这是公元前800年到200年之间,人类在三个两河流域独自展现出来的人性大觉醒和人类哲学的突破。

        由此看,第二和第三世界也应该有自己的“轴心时代”:第二心理世界的“轴心时代”刚结束或近尾声,是从文艺复兴到现代物理学为代表的人类理性大觉醒导致科学突破的500多年。

        第三人工世界的“轴心时代”源自哥德尔的不完备定理,则刚开始。这是人类智性大觉醒并将催生技术突破的智能时代,它由维纳、图灵和冯•;诺依曼等,对计算与智能的新认识起步。今天的人工智能和智能技术仅仅是开始,第三轴心时代是迎接“正和”智能全球化。

        以上是王飞跃教授2017年12月,在《文化纵横》杂志发表的《人工智能:第三轴心时代的来临》一文中的观点。

        王飞跃教授是中科院自动化所复杂系统管理与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研究员;青岛智能产业技术研究院院长;国防科技大学军事计算实验与平行系统技术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他的说法是:在未来如何抓住人工智能所带来的新技术突破,是创立发展智能科技的新“直道”,换道平行超车,实现和平、幸福和奉献世界的智能时代之“中国梦”。
    2018/1/13 10:41:2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晓竹,网名风行九天,工科学士。男,汉族。1963年2月22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克东县,祖籍河南省濮阳市南乐县。1981年入伍。1987年毕业于南京通信工程学院。历任通信排长、报道干事、指导员、沈阳军区特种大队宣传股长、通信股长、技术中心主任。1999年转业到辽宁省葫芦岛市物价局工作。主要成就:1987年开始诗歌创作,1989年于鲁迅文学院深造。1992年从事新闻工作,1993年与旭源合作出版诗集《手中的花》。2006年10月与李桂秋合作出版《老子》译著《变化之道》。2006年被邀请参加在武汉举办的《海峡两岸唯道论研讨会》,提交论文《唯物论、唯心论、唯道论》,并做大会发言。 2009年被邀请参加在北京召开的首届国际老子道学文化高层论坛,提交论文《道德经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社会兼职:福建省老子学会顾问。
邮箱:xyj39@163.com  电话:13802283907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