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英俊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道学庄 - 薛英俊首页
字号:

  • 软权力与硬权力有一定的关系,但也不一定完全如此。

        中国在硬实力很弱时,软权力可能更大一些:比如50年代民族解放运动蓬勃发展的时期,中国提出的和平共处5项原则成为指导亚非主义的原则;70年代提出的三个世界划分影响到世界格局的发展。

        90年代后,中国的硬权力加强了,但软权力下降了,这有几个因素。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但社会主义运动现在处于低潮;当初提出三个世界理论时强调第三世界的影响,是某种程度上作为第三世界领袖的影响,但第三世界随着全球化分裂;我们急于与西方世界接轨,及外交上的韬光养晦的战略,等等。

        本来韬光养晦是要有所作为的,但在实践中就变成了韬光养晦,无所作为,因此在这个方面,在国际舞台上,基本上没有中国的话语权。

        二.关于话语体系
        然后讲到话语体系,话语体系是会变化的,有一个继承的问题,我们今天这些话语都是继承来的,也就是说人类的文明是一个继承的文明。比如我们现在动不动就讲民主/专制,其实民主是一个很古老的词。而且当年的民主和现在的民主根本不是一回事,但这个词是继承过来了。

        希腊当年的民主是抽签,今天肯定不是那么回事。后来民主就当作一种民权、良政的代名词,但在18、19世纪,它是暴政的代名词。我们不应该忘记民主口号喊得最响的是法国革命,而法国革命之后是一段时间的白色恐怖和红色恐怖。

        因为美国建国在十八世纪,美国革命和法国大革命是前后发生的,因为当时民主和暴政连在一起的,所以重读美国开国之父们的的文集,最典型的是联邦党人文集,可以看看在联邦党人里面有多少是把民主和暴政划等号的,包括麦迪森、富兰克林等很多人都是把民主等同于暴政来谈,所以说词汇是变迁的。十九世纪之后民主才成为普选的代名词,成为争取妇女青年选举,成为推动西欧北美地区的社会进步的口号。

        二战以后,民主曾经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口号,在亚非主义盛行的时候,民主基本上促进是东方集团向西方集团挑战的口号,因为当时要民主,讲的是鼓励民族自决,鼓励国家独立,所以亚非主义里有很多。
    2017/12/29 8:26:56
  • 所以很大程度上,英语作为一种垄断性语言,使我们很难知道信息来源。我们如何才能对付这种事情呢?需要多加思考,不盲目轻信。不要别人一弄出来个什么就相信,不能盲从。另外一个多加比较,纵向(历史)、横向、比较多种信息来源,不能轻而易举地相信一些事情。

        (四)话语权的概念
        刚才讲的是各种各样的话语权,而这些事情是靠不住的,下面讲讲这个事情本身是什么东西。
        
        话语权(discourse power)本身是一种说话的能力,话语权是指控制舆论的能力。话语权掌握在谁手里,谁就决定了社会舆论的走向。葛兰西是一名意大利共产主义思想家,曾经被关在监狱里,写了很多东西,他对于话语权是有专门定义的,他给了几个比较大的定义,一个是话语权的定义,一个是霸权的定义,我们今天讲国际货币体系,讲霸权的逻辑,霸权的定义时,往往要用葛兰西的定义,他是很早给霸权下定义的思想家。

        葛兰西的定义:社会集团维护其地位的方式为二,一是上层建筑的国家机器支配权;二是知识和道德的领导权。话语权就属于第二种。

        福柯的定义:权力形式是一种知识方式,权力和知识是共生体,而人类的一切知识都是通过话语而获得的。

        话语意味着一个社会团体依据某些成规将其意义传播于社会之中,以此确立其社会地位,并为其他团体所认识的过程。我们以为不证自明的道理,都是潜移默化被灌输的,这些道理未必就是真的道理。他说这是一个过程,这些价值和观点如何为人所接受被当作真理。

        另外,话语权与“软权力”有一定关系,就是引导别人按自己的意志思考、行事的能力。软权力随着国家间力量对比的变化也发生过变化。18世纪的法国,19世纪的英国和20世纪的美国曾先后为软权力大国。软权力与话语权有一定的关系,基本上国家比较强盛时,对外软权力就大,话语权就大,别人就基本上顺着他的思路去思考,所以在十八世纪时法国是这方面的代表。

        当时法语是全世界通行的语言,所以我们今天看俄罗斯的小说,里面有很多法语的段落,托尔斯泰的小说里就有大段的法语。后来由于英国起来了,英语又变成这样的语言,最后就又变成美国的事。
    2017/12/29 8:22:17
  • (3)引导人们先入为主,制造定势思维。就是说他先把你引入一种思维,然后你解决问题基本都按这种思路,我们都知道,我们对事物的认识是根据脑海中已有的知识、规律来看待的,但是观察新的东西时,如果脑子里没有一些教条和框框,也许会从新的地方去思考,可能会找到事情的真谛,但如果他事先给了很多框框的话,你就会顺着这些框框去想,会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这里面有很多游戏,包括字的游戏,很唬人的,经常会把你的思维引入其他的一种想法,让你怎么也找不到结果。

        (4)控制信息源,制造信息,影响舆论。这是现在控制话语权很重要的事情,我们现在的很多信息,比如说出现什么事了,这个事情怎么来的,都是被他们控制的。

        (5)之所以能够控制信息源最大的原因就是英语是一种垄断的语言,它基本上控制着信息源,我们知道的世界上发生的事情往往是从他们那边过来的。我们看看我们的互联网上、报纸上的信息,当世界上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我们对事情的了解基本上都是把英语翻译过来就完了。

        我们的信息来源都是这么回事,不知道真正是怎么回事。垄断了信息源之后,也就基本上控制了话语权。而在知识这点上比较可怕,可怕是在于我们不太清楚事情的因果关系,他就可以把他的东西解释给你,然后你就先入为主,很难再接受其他的。

        我跟你们说一个事情,199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给了一个法国人,叫莫里斯·阿莱,当时很多人都挺吃惊的。后来研究一下发现,这个人不只在经济学,在物理学等很多领域非常有创建,在物理学里还证明了几个定律,推翻了几个定律。在经济学里他培养了无数著名的经济学家,有些他的学生已经拿到了诺贝尔经济学奖,只不过这些人是美国人。阿莱原来坚持一个原则就是不用英语写作,就被主流所排斥。而他在90年代末得了诺贝尔奖,可能是被他学生推出来的。后来人们发现,这个人有无数的成果发明。他还是在西方世界里,只是他不用英语写作,就出现这样的事。
    2017/12/29 8:15:35
  • 最后一个是中国的自主创新工程是违背中国加入世贸时的协议,外国企业受排挤,要撤资。这都是为了扩大市场,实际上外国企业谁也不说受排挤了,都可以进入我们的市场,参与我们的自主创新。他们做这种事更多地是为了扩大在中国市场上的份额,这个事情不用多说。

        (三)神话的一般特点

        制造谎言的一般特点:
        (1)生拉硬扯,混淆事物逻辑。似是而非,误导人们。这个是经常出现的,他会给你讲很多道理,但我们认真思考之后就会发现,他所讲的道理不见得是有因果关系的,但是他把这些事情拼到一起来讲。

        (2)瞒天过海,隐藏真正的信息和利益,跟你说的都是无关紧要的。比如说八十年代初期,一段时期曾有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沙特阿拉伯拼命增加石油产量,违反了欧佩克对它的规定,每天大概要比欧佩克规定的多产了一百万桶,当时舆论都说是沙特阿拉伯为了防止苏联进入石油市场,要先垄断市场,所以即使利润不那么高,也愿意进行这个活动,唯独不谈的是九十年代以后,美国自己证明了实际上是当年美国派特使到沙特签了一个协议,以军事保护换取沙特增加石油产量。

        当时里根上台之后要制苏联的邪恶轴心,搞了一个经济战的队伍,包括国防部长、中情局局长等。他们研究了苏联的经济,认为苏联之所以能够与美国竞争,很大程度上因为苏联是石油出口国,而石油价格高。苏联就能换取源源不断的外汇,从西欧进口技术产品,保持武器开发速度,和美国进行军事竞争。如果美国把石油价格打下来,苏联就没有外汇来支持武器开发,也就无法继续与他们竞争。

        所以他们就觉得找到了苏联的弱点,决定把国际石油价格降下来。然后他们就找到沙特,因为沙特的石油开发成本不到一美元,而且控制产量很容易,说服沙特每天多生产一百万桶。反过来,他们也可以让沙特每天减少一百万桶石油,沙特是美国控制国际石油价格的阀门。

        当时美国确实通过这个办法,将国际石油价格一下子打了下来。在两次石油危机之后,石油价格已经涨到了38美元一桶。经过这次操作之后,石油又回归了8美元一桶,对苏联打击还是巨大的。对苏联的出口换汇能力削弱很大,在当时经济战中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但这个事在苏联垮台十年后,才由前中情局官员写的一本书里说出来,之前根本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是什么。
    2017/12/29 8:12:31
  • 大圣归来,悟空下界!
    2017/12/28 21:00:04
  • 然后他们就想出了一个更加子虚乌有地东西,就是二氧化碳排放权。这是一个说不清楚的东西,到底该排放多少,该以多少为准?他们就打算将这个东西卖来卖去,他们手里现在已经攒了大量的这种产品。美国的很多很多金融机构和政治学家,包括罗伯特•;戈尔在内,都持这种观点。戈尔是一个特别有名的反二氧化碳排放的专家,他曾经做了一个关于全球回暖的片子,还得了诺贝尔奖,诺贝尔委员会跟这个事情直接有关。

        实际上全球回暖是一个根本没有依据的说法,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找到比较可信的证据,证明人类的工业活动造成了全球变暖。这个说法就是根据最近几年的变化,尤其是近几年人类工业活动发展比较快来吓唬人。我发现还有很多的中国老百姓相信,出于善意地理解这个事情,出于公益活动保卫地球,保护地球之类的想法。但这个善意很容易被别人利用。在你还不知道这个事情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很积极地去做,而这个事情可能什么都不是。

        唐朝的平均气温要比现在高得多,而且唐朝的中国是当时世界上最发达的经济体。唐朝的史书记载,在黄河流域有大象出没。当时种荔枝的地方不光是在现在的广东、海南,还有湖南、湖北,所以当时说杨贵妃爱吃荔枝,用快马将荔枝送到长安。那不是从广东那一带运过去的,而是从湖南湖北运过去的,所以路程并不那么远。而且当时长安种了很多橘树,皇帝李世民摘橘子下来分给大臣吃。今天再在西安种橘树就会冻死,因为气温比当时低得多,橘树今天在西安根本种不活。可当年长安城里种的到处都是橘树,所以这些历史资料证明了全球变暖根本就是子虚乌有。因为现在的气温要比那个时候低得多,不然我刚才说的事情就不可能实现。

        好在中国是一个历史记录比较多的国家,通过这些我们可以知道,历史有回暖的过程,也有回冷的过程。宋朝是一个不断回冷的过程,所以我们才轮番经历北方民族南下。一会儿跟契丹人打,一会儿跟金人打,一会儿跟蒙古人打,就是因为北方民族在北方活不下去了,一定要往南走。在宋朝的时候,江西、湖北这些地方的橘子树全部冻死,就是因为太冷。气候变化不是人类造成的,气候变化是正常的,可能会有咱们还没完全掌握的周期。人类绝没有那么“伟大”,人类一点工业活动排放的二氧化碳就把冰川都融化了?这多半都是瞎编的故事。
    2017/12/28 19:54:02
  • 但是这种共和的原则可能在权力制衡方面是个比较好的制度,但是它在历史进程中也不断地变化,特别是权力制衡里的许多机制在历史过程中以民主的名义被破坏了,因为民主就是多数人的统治,只要大多数人同意就可以取消。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当年为了通过反恐这个事情,要搞爱国法的时候,就把很多共和制里的制约机制取消了,而且是以民主的名义。当时国会在反恐的名义下必须服从布什政府的决定,所以很多权力制约的东西都被他废除了。

        2010年美国最高法院通过了一个决议,是个特别值得担心的事情。这个议案,取消了美国企业对竞选运动的捐款上限。原来美国对企业捐款是有上限的,就是说你不能无限地捐款,防止大企业、大老板们控制美国的政治。但是我们知道美国最高法院的法官是由总统不停地任命,不停地换,所以2010年的时候,共和党换上去的法官有四名,民主党有三名,然后他们就以四比三的格局推翻了之前关于捐款上限的法令。很奇怪的是,接着共和党就在2010年的国会选举中拿了多数,这也是“占领华尔街”运动的背景之一。

        就是说,如果你可以随便地让有钱人拿钱赞助竞选的话,那么选举结果基本上是事先就知道的。美国前副总统戈尔竞选总统失败以后,组建了一个班子去调查,得出一个结论,你在选举的声望和成功与否与你用钱有极大的关系。只要你出钱去做这些事情,你的声望,你的票数一定会上升。实际上选举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自由,只要你愿意拿钱,足可以影响选民的行为,结果跟你投入的金钱有直接的关系。这些事情说明美国非常在乎自己那点事,但是它对别人都说,你们从来都错了。

        还有一个神话是全球回暖问题,二氧化碳是元凶。

        这个问题实际上到目前为止根本是一个假设,谁也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炮制这个事情的完全有可能是一些金融集团。因为有很多证据表明,有很多金融集团手里握着大量的碳排放权交易产品。也就是一旦要把二氧化碳排放权作为一种交易的金融产品的时候,会造成巨大的金融财富。次贷危机房地产泡沫破灭了以后,损失了一大片,所以金融机构必须找到新的代替产品。否则他们创造出来的巨大的金融财富就会无处可去,就会成为泡沫,所以一定要创造各种各样的东西来。
    2017/12/28 19:49:26
  • 神话之四就是经常说要重写历史,老跟我们说你们从头就错了。

        美国人经常鼓动、赞助各种重写历史的事。当年对苏联就是如此,拼命鼓吹各种人重写苏联的历史,骂苏联,颠覆苏联。直到苏联解体之后,才有一些当年被西方人鼓吹写作的人开始后悔,开始对自己当初写的东西后悔。

        比如说,索尔仁尼琴。当年写《古拉格群岛》,得到西方人的热烈吹捧,并且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他在苏联垮台前就到美国了,在美国生活了十几二十年,又看见了苏联的垮台,非常后悔。

        后来他又重写了一本书,彻底反思了一把,又把美国臭骂了一通。他说,如果我当年要知道会有这样的下场的话,可能我不会写那些东西的。这些事情实际上就是话语权。

        而这些事情,你们要注意一下,在中国也在发生。很多很多在中国翻写历史的背景中间,要注意后面的背景,不知道有什么在支持翻写历史。比如说中国大跃进时候造成的自然灾害,造成的饥荒,死了多少人,这就是很严重的一种翻写。翻写从红太阳升起,包括整个革命初期这些事情等等。所以这些东西就是让你们觉得你们从头就错了。

        我再跟你们说一件事,在美国从主流的出版物中,你找不到任何翻写美国当年历史的东西。但你可以偶尔在一些地方看到,比如说在美国被禁,后来跑到英国等其他地方出的东西。反过来想一想,其实挺正常的。因为美国建国的时候是什么人,是一帮奴隶主精英,所以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发生,会有我们拿今天的人权标准衡量很黑暗的事情,这个不用太认真想就能知道当时奴隶主对奴隶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所以你也明白,当时的美国不可能是一个民主的国家。

        但是,他们却按照共和的原则制定了一套宪法,而制定共和的原则是非常合乎逻辑的,也就是说,一群奴隶主去建立一个国家,谁都担心有人最后会把这个国家变成自己的财产,所以设置了一系列权力制约机制,谁也不能用这个制度把国家控制了。

        所以美国有一个强大的国会,他们在这里头说了算,然后谁都可以控制谁,谁都可以制约谁。所以他们设计了这样的共和制度,目的是谁都可以制约对方,不让其有过大的权力,它是这么一套逻辑,这么一套道理。
    2017/12/28 19:44:43
  • 其实,这个事情在历史上根本经不起推敲。历史上,从古代的民主到现代的民主,民主国家非常好战。主动发动战争的往往是民主国家。你不信就拿历史书看。从伯罗奔尼撒半岛战争开始,也就说从古希腊时期开始,第一个发动战争的是雅典,而雅典是当时古希腊城邦国家中民主的代表,其他城邦国家则不是。但正是希腊挑起了伯罗奔尼撒半岛战争,是它要建立帝国,民主要建立帝国。所以民主是想扩张,民主是愿意建立帝国的,古代民主就如此。

        后来美国当然也如此,美国在扩张的时候很愿意打着民主的旗号。美国向南吞并墨西哥的那些领土时,总统叫杰克逊。在杰克逊之前,美国人不太提民主。美国现在自诩为民主国家,你们去认真研究一下《联邦党人文集》,最开始美国建国的那些人从没有人提民主,讲到民主时不是当褒义词,而是当贬义词,与暴政差不多。

        民主是从杰克逊以后才成为美国政治中的褒义词的,而杰克逊是一个扩张主义者。在他的任期内,美国开始拼命向外扩张,打的就是民主的旗号,所以民主是好战的,民主是扩张的,民主是爱玩帝国的。

        神话之三是民主能自我校正,不会出现极端现象。

        这是常听的说法。以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为例,当时整个美国国会基本上一边倒地投票赞成打仗,然后今天才发现不对。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斯蒂格利茨做了一个跟踪研究,大概在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中,美国花掉了大概三万亿美元,而这三万亿美元根本没有任何回报率。等到金融危机的时候,美国国会要拿出七千亿美元救市的时候,无论如何都拿不出来。

        然后斯蒂格利茨就讽刺说,你可以拿三万亿去打仗,需要你拿七千亿去救市的时候,你却拿不出来。民主怎么自我矫正了?民主什么也做不了。而且在做这些事情的投票时,大部分议员都是支持的,而且民意调查显示民众也是支持的。

        而这场仗是没有道理的。以什么名义来打这场仗?打伊拉克的时候说是为了消灭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到了以后,却发现什么都没有,既没找到核武器,也没找到化学武器,什么都没找到。也就是说子虚乌有地找了一个茬,打了一场仗,花了这么多钱,死了那么多人。为什么?不知道。你说民主可以自我矫正,这么严重的错误,这么天大的谎言,有什么自我矫正的功能在里头吗?什么都没有。所以这个说法根本站不住脚。
    2017/12/28 19:39:03
  • (二)政治方面的神话

        在政治方面,西方也炮制了一些神话,比如说政治发展导致民主必然是历史的终结,新兴发展国家必然走向“民主”。

        就是说走向和西方一样的制度是历史的必然,我们还记得福山的那本书《历史的终结》,市场加民主就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最高形式了,不会再有其他的形式了。

        当然这次危机爆发之后,西方人才开始慢慢会想这个问题,第一个是市场的神话已经被他们自己打破了,不再相信市场是完善的了,所以市场的神话被打破。最后,民主的神话也在被打破,占领华尔街是一个最大的代表,那些占领华尔街的人声称他们是99%的居民,当然这个东西谁也没有证明,还不能说是定论,但的确是极少数人的财富在最近三十年里大幅增长,而多数人基本上没有增长。

        美国的劳动阶层,也就是蓝领阶层的平均工资收入进入二十一世界以来还不如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这是因为后来这一段时间比如全球化、解散工会、解除管制等等,使得美国的劳工没有能力进行谈判,收入持续下降。他们的非工业化是跟这整个过程有关的。所以现在就引起了这样的怀疑,我们的民主制度还有多大的代表性?

        美国的《外交》杂志,该杂志是美国的主流媒体,曾登出了一篇文章,说我们的民主还有多少代表性。美国的民主不是直接民主,是代议民主,代议民主就是说实际上你的民主权利不是由你自己而是你的代表来行使的,而他们发现他们的代表越来越没有代表性,所以就有了这篇文章。这是一个非常非常致命的问题,就是说,我们原以为美国的民主是很有代表性的,但现在这个民主出问题了,所以,自己也开始了反思。

        神话之二是民主国家之间不打仗,起码在二战后如此。

        这个事情根本经不起推敲,很多事情我们都习以为常了。刚才我说的这些定律,基本上我觉得都已经在我们的脑子里成型了。你们想想自己是不是这样?而这些想法是从哪里来的?是不是从各种各样的报纸、杂志上的文章看来的?你们有没有推敲过,这些事情是不是这么回事?民主国家不打仗,有这么回事吗?美国人老说,我打的都是不民主国家,虽然我们先发动战争,但因为对方是不民主国家,所以我们跟他们打仗。
    2017/12/28 19:35:34
  • 比如说在2009年的时候,我们觉得外部冲击很大很严重的时候,就可以推出一个很大的刺激计划,然后这些计划很大程度上是靠发票子来完成的,因为现在的发票子没什么限制,不像当年金属货币垫底,必须得跟你的某种金属储备有关系,或者是跟一种外汇储备有关。我们今天的货币发行是你愿意发多少就发多少,你只要发钞票引发的价格上涨是居民承受得了的,你就继续干。

        所以在目前这个完全纸币的状况下,你发行的货币量与你的外汇储备没有什么关系。中国再继续出口赚外汇是没有意义的。当然不能说完全没意义,它对提高你的工业水平,提高劳动生产率是有意义的。除此之外,不是说只要囤积外汇,就可以不断地换取财富。

        这跟当年获得财富的观念是不一样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说中国是重商主义国家是没有道理的。重商主义只有在历史的条件下才有意义,在失去了黄金白银本位的情况下,它没有任何道理。

        还有就是垄断稀土的说法,更是子虚乌有。对于影响一国国家安全的能源出口的管制是属于一国主权之内的,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太大的道理。确实中国的稀土出口是太无人管控了,才出现了中国的出口占世界生产的97%,并不是说中国的稀土就这么丰富,我们中国虽然探明的稀土储藏量也不太少,占世界的40%左右,之所以产量这么大就是因为国家没有控制,没有协调,谁都可以开发,这就造成了资源的极大浪费和一些人的暴富。

        而有一些国家,比如说日本是没有稀土储藏,稀土完全靠进口的国家,但日本在世界稀土产品的出口中占第二位。也就是说它从中国进口了大量稀土,不仅储藏,还把大量稀土加工提纯再出口,靠这个来赚钱。一个没有稀土储量的国家其稀土产品的出口竟然占世界第二位,可见这是多么的不合理。
    2017/12/28 14:23:21
  • 而当时白银最多的是中国,因为白银是中国的货币本位。在国民党时代,中国的货币还是以白银为主,虽然中国有法币,但就和美国一样,是以白银储备为基础的。在这种情况下,因为国际市场上的银价开始上涨,然后中国的白银就开始往外流,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包括走私,那时候东北已经被日本占领,日本就大量往外倒白银,就从中国的占领区搜白银。大量白银外流,使中国陷入了鸦片战争后的陷阱,一下子白银就不够了。白银不够货币就不够了,就陷入了通货紧缩。

        就在这种背景下,国民党搞了所谓“货币改革”。就是当年蒋经国出面搞的几次货币改革,就是金元券,即恢复金本位,或者将法币与当时的几种货币如美元、黄金挂在一起,发行一种新的货币。结果什么效果都没有,仍然控制不住。当然在整个改革过程中间,也很腐败。各种国民党的大员,像几大家族趁机赚了大钱,使得所有的货币改革到最后都越来越糟。通货膨胀起来了,最后便管不住了,只好滥发纸币,滥发纸币的后果就是通货膨胀很凶。因为这个事,国民党在城市迅速失去了民心,一下子就垮台了。

        我们现在如果重读一下毛泽东的一些文章,就会明白弗里德曼说的谁失去了中国是非常有道理的。在1947年中共七大的时候,毛泽东还讲,我们要经过五年、十年的艰苦努力,才能逐渐打垮国民党反动派。就是说在1947年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想到会发生1948年、1949年的事情。而1948年、1949年突然发生的事情,就是因为货币改革失败,造成了城市整个的反转,政权一下就丢了。弗里德曼讲谁失去了中国,就是说美国的一个决定,美国要扩大市场,增加白银的这么一个决定,最后给中国造成了巨大的货币困难,当时的中国政府完全失败于货币改革。

        所有这些事情就告诉我们,货币在这里的重要性。列宁曾说过,颠覆一个政权,莫过于破坏它的货币。但这个事情到今天来讲,我们的人民币现在完全是一种纸币,你只要管理货币的发行,使货币的发行可以促进经济增长,同时又不会引起过度的通货膨胀,你只要维持这个量,就调控这个量,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2017/12/28 14:20:2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晓竹,网名风行九天,工科学士。男,汉族。1963年2月22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克东县,祖籍河南省濮阳市南乐县。1981年入伍。1987年毕业于南京通信工程学院。历任通信排长、报道干事、指导员、沈阳军区特种大队宣传股长、通信股长、技术中心主任。1999年转业到辽宁省葫芦岛市物价局工作。主要成就:1987年开始诗歌创作,1989年于鲁迅文学院深造。1992年从事新闻工作,1993年与旭源合作出版诗集《手中的花》。2006年10月与李桂秋合作出版《老子》译著《变化之道》。2006年被邀请参加在武汉举办的《海峡两岸唯道论研讨会》,提交论文《唯物论、唯心论、唯道论》,并做大会发言。 2009年被邀请参加在北京召开的首届国际老子道学文化高层论坛,提交论文《道德经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社会兼职:福建省老子学会顾问。
邮箱:xyj39@163.com  电话:13802283907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