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鸿兵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货币战争 - 宋鸿兵首页
字号:

  • 老是看你们一会左一会右的,请问左倾和右倾的定义是什么?如何量化?评判标准是什么?如果想不左也不右那怎么定义?难道就全靠人为来认定?太不科学了。
    2016/10/17 22:58:49
  • 看人的,一代不如一代!
    2016/10/17 9:07:07
  • 老夏
    让我不用回复,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数千楼辩论戛然而止,你自知自明

    老要张狂少要稳。我不亢奋
    欺老不欺少。我不欺你
    你左右无出我俯瞰批判

    经济理论不懂货币不行
    言已尽矣夏虫不可语冰
    纸币时代社科非回头路
    祝你健康快乐返老还童

    2016/10/16 18:53:25
  • Q7:

      现在开始讨论【左左右右】啦?
      那么你的【货币】,正面是左,还是右,反面是左,还是右?

      你懂得货币,就提出解决房价【芝麻开花节节高】的难题吧,拿不出来有效性解决办法那是:空谈。自娱自乐而已。

      一年多了,一点进步都没有,还是老一套,显然落伍啦!
      不要回复,没时间跟你个【货币经济学理论家】磨磨唧唧。

      哈哈~~!
    2016/10/16 16:09:31
  • q7:

       多日不见,还是你的一套货币理论?毫无与时俱进的创新!

      你还在唧唧歪歪的个什么呀?
      事实胜于雄辩!口号式理论都是自娱自乐。
      纯粹理论毫无意义。拿出来实践性证明与可行性验证的解决办法说话吧!

      哈哈!!!
    2016/10/16 15:57:01
  • 楼主,你踢球能踢过当裁判的运动员吗?
    望答复。
    2016/10/16 15:42:27
  • 144
          你自己把自己的左右标准弄颠倒了吧?
          以【超过现实的持正方法】为【右】,那么,你131楼中“国务院具体管经济与资本共事,历来自然性趋右”该改为“趋左”了。
    2016/10/16 13:27:07
  • 回136楼
    1——老曹,是你把时间弄颠倒了
    2——法律从提案到批准孕育中的决断是关键
    3——国务院归中央管,正治左右为中
    2016/10/16 12:13:15
  • 2016年10月13日-15日,中国共产党对外联络部主办、中共重庆市委承办的“2016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会”在重庆举行,开幕式结束后,同时举办了4场不同主题的“慧见”小型对话会,其中,“全球经济治理中的大国合作”为主题的对话会由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主持,世界银行前高级副行长、北京大学教授林毅夫,英国前能源与气候变化大臣、前工党领袖埃德·米利班德参会。
    ——————
    中国共产党对外联络部主办——当代中国在俯瞰研判

    世界银行前高级副行长、北京大学教授林毅夫——中国台湾人(不是中共政治局)

    英国前能源与气候变化大臣、前工党领袖埃德·米利班德——不是美国人(不是美国美联储)

    最终绝决——共产党共济会——开诚布公

    此级别的开诚布公须大成大智慧统御
    中国草根版《哲政经通论》大成探索
    2016/10/16 10:56:59
  • 在土地革命时期,毛泽东也经常被人指责为右倾。可事实上不是毛右倾,而是指责他的人左倾。面对强大的敌人和严峻的形势,不得不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毛泽东那时是实事求是的模范。
    2016/10/16 10:47:07
  • 转——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潘维:在以往处理经济困境时,比如1929年和2008年,加强政府调控似乎是一个最佳选项,起码压过完全放开市场的声音,但是在当下这个经济滞涨时期,减少政府干预的声音则愈发洪亮,就算是在中国,也是有很多人倡议减少调控,请问二位怎么看这个问题?

    林毅夫:这是个充满争议的问题。新自由主义者认为政府干预越少,经济发展越好,但实际上在经济困境的时候,新自由主义并不能发挥什么作用,甚至是困境的始作俑者。我是在政府干预这一边的,我认为经济困境时,政府应当介入市场进行基础建设投资,这里面有两个明显好处,一个是发掘经济发展潜力,释放发展动能,一个是增加就业。这是有事实佐证的。新自由主义者总是无视现实需求,只看书本。

    米利班德:首先,我认为2008年这次经济危机是源于市场和国家的双重危机,当然危机根源是市场导致的。其次,我认为西方很多人已经被新自由主义以及相关理论教化了,导致不能够很好的应对经济危机和困境,没有能力认知和处理新自由主义和自由市场失败导致的问题。第三,这三十多年来西方的经济理论和实践充满了失败,我们需要一次全面的体系革新而不是简单的修正。
    2016/10/16 10:43:59
  • 转——
    王文:那么第三个问题,现在中国好像有双重身份,一方面是作为学生,要向西方国家学习社会治理等各种治理的经验。而另一方面是老师,很多发展中国家要向中国学习发展经验。对于这个问题,二位对中国的领导人有什么政策建议吗?

    米利班德:中国的发展使得将近7亿人口脱离了贫困,西方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做到,我们得先是学生然后才是老师。而中国需要学习的就是必须将增长的成果公平分配,否则的话,社会矛盾就会日积月累,最终爆发。以英国脱欧为例,很多英国人感受不到欧盟带来的好处,英国发展带来的好处,英国的贫富差距又逐年加大,脱欧就是民众对于政府无能的惩罚。有英国这个失败的例子在先,中国发展必须关注分配公平,否则社会矛盾会积重难返。

    林毅夫:回答这个问题我需要用一句儒家的古语: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诚然,中国在减贫、多样性发展方面颇有经验,可以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经验。但中国依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很多方面还是需要向发达国家学习,同时也可以避免在发展路径上的一些弯路。此外,中国的经验虽然可以学习,但也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需要各个国家因地制宜。以前西方就认为自己的发展经验和理念是可以完全复制的,然而很多时候这种复制可能只会对发展中国家带来更大的伤害。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需要的是更多的平等交流、分享经验。所以中国可以是学生,同时也可以是老师,这两者并不产生矛盾。
    2016/10/16 10:43:1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环球财经研究院院长。20世纪90年代初赴美留学,主修信息工程和教育学,获美利坚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硕士学位。长期关注和研究美国历史和世界金融史。曾在美国媒体游说公司、医疗业、电信业、信息安全、联邦政府和著名金融机构供职。近年来,作者曾担任美国最大的非银行类金融机构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的高级咨询顾问,主要从事房地产贷款自动审核系统设计,金融衍生工具的税务计算分析,MBS(资产抵押债券)的风险评估等方面的工作。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