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鞍钢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情分析 - 胡鞍钢首页
字号:

  • 你把我批判你【在此文下时代倒错诋毁毛主席之非愚即恶,非恶即愚,必居其一】的评论拆开,回复为你智能经济与我纸币民享之争转移视线——非愚即恶,非恶即愚,必居其一

    车武军非恶非愚就停止撒野离开此文,否则继续复制批判
    鬼才毁三观,我在毁鬼三观呢,可怜见,你告状抓狂没用

    学术争论,你的水平,根本不配
    离开此文,奖你争论,教化愚昧
    2016/7/8 22:00:13
  • //非愚即恶,非恶即愚,必居其一
    鬼才毁三观,草根网你是来错了地方
    不批你,你不知道鬼域之外乾坤朗朗//==

      谁最恶?你觉得草根网还有人能够超过你吗?你颠倒是非黑白的对鬼才进行凶狠的攻击,你敢说草根网不是你最恶?鬼才找上你了吗?鬼才在你的文下发过一篇评论吗?鬼才招惹的你吗?
      草根网是学术平台,鬼才一直在发表学术言论,草根网为何是鬼才来错了地方?倒是你的动机令人起疑,一定要鬼才认同你的垃圾言论,鬼才不同意,然后你就针对鬼才进行无厘头诋毁,疯狂的辱骂,攻击,其用心之险恶昭然若揭。你觉得草根网应该是你这种流氓该呆的地方吗?
      也不知管理员跟你啥关系,一直放纵你在草根网污言秽语为非作歹。你这种人不赶出草根网实在是太没有天理了!
    2016/7/8 21:40:44
  • //蒙昧臆想自吹自擂的回头路【智能经济】实质就是——把【陈云统购统销国家定价产品经济方法】中的大团结货币换成了电子货币(仅此而已) //==

      回头路多好,有毛主席这个靠山,你那么拥毛,怎么的,现在有开始反毛了?你的行为是不是有些自相矛盾?
      电子货币与纸币多大的区别,电子货币能够垄断交换,建立完整的国营市场,垄断黑市,怎么样,看到高明了吗?纸币能够做得到吗?有了纸币,一个国家的内在矛盾永远无法消灭,要不你试试看,你的纸币民享能够解决什么社会矛盾问题?你能够从根本上解决一个社会矛盾问题吗?鬼才的智能系统就有这么牛逼,社会一切经济矛盾问题悉数摆平,你能够跟鬼才比吗?鬼才随便点一个问题你就难产,但你针对鬼才的智能系统随便提出什么经济矛盾问题,鬼才就能够把它摆平,相比之下,你的理论还是理论吗?是不是垃圾?如果你不承认是垃圾,敢不敢接受挑战?
    2016/7/8 21:07:26
  • //学术遮挡批判,玷污学术二字
    面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现实问题缩头逃避,说市场经济模式无治却说不出其机理,配学术二字吗? //==

      哈哈,听先生您看到了吗?您挺的李久生懂历史,是过来人,过来人这都说的什么胡话?鬼才反对市场经济就是对市场经济缩头逃避?鬼才还要怎么指出市场经济无法修复的内在矛盾?至少重复论述不下百遍了吧?鬼才说市场经济的本质内在矛盾就是:企业产出值-投资成本=剩余价值,这个剩余价值无对应货币,构成市场经济机理的利润枯竭,只能以生产过剩的形式表现出来。你看得懂吗?就凭你那么弱智的程度也配研究这么高深的理论?
      你不惧怕市场经济,你很了不起是吗?那么你来啊,你把这个剩余价值破解出来,你能够破解的话,那么你就有坚持市场经济的理由了,你敢吗?
    2016/7/8 20:53:13
  • 智能经济保中国50亿年,鬼话连篇没了边

    学术遮挡批判,玷污【学术】二字
    面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现实问题缩头逃避,说市场经济模式无治却说不出其机理,配学术二字吗?纸币时代市场经济【新增双权货币去资本化直接民享就是消灭了资本剥削劳动的权力】你完全不懂,你配学术二字吗?

    蒙昧臆想自吹自擂的回头路【智能经济】实质就是——把【陈云统购统销国家定价产品经济方法】中的大团结货币换成了电子货币(仅此而已)

    自己臆想没人理你,不老老实实自己臆想,于此文妄想通过38楼说【毛泽东不懂经济】博人眼球沽名钓誉,为此歪曲历史罔顾事实否定毛泽东时代经济成绩,甚至于在237楼胡扯【毛主席的政治合法性】问题

    非愚即恶,非恶即愚,必居其一

    鬼才毁三观,草根网你是来错了地方
    不批你,你不知道鬼域之外乾坤朗朗
    2016/7/8 20:35:26
  • 奇正相生:
    ///剩下的思想工作您也不必做了,因为那是浪费时间。
    =================
    呵呵 ,这你就多虑了,俺这是“互动读书法”。//==

      相互理解就是最大的尊重!
    2016/7/8 18:51:05
  • 风行九天:
    //呵呵。十二甘罗策一国相事,三尺项橐收孔丘为徒。

      鬼才虽有不足,但未离学术,固挺鬼才一把。
      策士虽有时用,终归不久存,车裂苏秦是齐。//==

      看见没有,风行九天先生说出了大实话,鬼才的评论没有离开学术,而各位是在讨论学术吗?鬼才怎么总是感受到你们的字里行间有什么阴谋呢?
    2016/7/8 18:48:57
  • 剩下的思想工作您也不必做了,因为那是浪费时间。
    =================
    呵呵 ,这你就多虑了,俺这是“互动读书法”。
    2016/7/8 18:45:00
  • q700220:
    //你个没长毛的小屁孩车武军,看看88岁新超越是怎么评判你的//==

      听先生看到了吗?您挺的什么样的人?替这个学术流氓出头,您值得吗?
    2016/7/8 18:40:54
  • 新超越:
    ///最近红歌会网发了一部分戚本禹的回忆录,那才是真实的历史并客观公允。其他方面的所谓历史都是扯淡滴。其中有“反右”的真实历史。诡才多看看这些历史知识,整天在那闭门造车地胡说八道,是不会有长进滴。诡才、苗实等估计都是挺聪明的年轻人,但治学方法有问题。
    一个从事研究政治经济学类的学人,不熟知古今中外政治经济文化历史,就不能周延人类社会的终极生活目的。你的学术就不知道为了做什么。为了学术而学术,是不可能走出垃圾学者设置的学术迷雾滴。//==

      请允许鬼才说一句对您不敬的话,对于社会分工与应用理论,这是你知识结构的缺陷,至少,你基本没有进入这个社会分工框架当中展开研究,你对鬼才所有的不客气评说就象一个站在门外瞎咋呼的人一样,你这样下去永远不知道屋里发生了什么。
      至于“戚本禹的回忆录”,鬼才也瞄了几眼,没有太在意,戚本禹是站在自己的视角来回忆以前经历的所见所闻。孰是孰非已经不重要,因为所有人都被愚弄了。
      什么“一个从事研究政治经济学类的学人,不熟知古今中外政治经济文化历史,就不能周延人类社会的终极生活目的。你的学术就不知道为了做什么。为了学术而学术,是不可能走出垃圾学者设置的学术迷雾滴”。???
      研究古今中外的政治经济文化史的人多了去了,怎么就不见有一个象你描述的那样的人出现?学多了有可能会学成书呆子,学傻明白不?
      鬼才主攻社会分工与应用理论,你去到历史书籍、现代书籍当中找一本指导社会经济分工与应用的书来试试?鬼才就对这个东西感兴趣!至于别的书,鬼才看了就想睡觉。
      鬼才说过,智能社会主义经济模式可以保中华人民共和国永存于50亿年,可以与地球同老,您说说这能不能周延人类社会的终极生活目的。鬼才的学术不知道为了做什么吗?能够挺起共产主义社会脊梁的的学术会不知道为了做什么?鬼才是为了学术而学术吗?
      各种各样观点的书看多了,是不可能走出垃圾学者设置的学术迷雾滴”。您说是不是?
    2016/7/8 18:36:24
  • 新超越:
    //278楼q700220虽然“纸币时代”地一根筋,但其是过来人,了解真实的毛时代历史,有辩证看问题的历史感,并且对诡才的批判是有说服力的。
    诡才年轻,知识面窄,歪打正着,思想解放,不受旧过时知识教条束缚,但太缺乏历史知识和历史感,对毛时代一窍不通,一看就是一个没长毛的小屁孩。不懂历史就不要通过道听途说瞎批判,那种丢人现眼的事最好别干。//==

      你也不用在鬼才面前摆谱,鬼才知道你是听先生,你的有些概念还是很熟,这个鬼才清楚,鬼才平时很讨厌读书,为什么呢?因为理论界无数学术理论都是形而上学的理论,心中没有体系,没有乾坤,那么理论家们的视角就会很窄,展示出来的观点就是片面的。所以鬼才不愿看,看了就生气。
      同时,鬼才保留对你的一点尊重,希望您说话时注意一下进退,挺那个学术败类是你的事,在鬼才面前挺他而打击鬼才却没有摆出半点事实根据,这个令鬼才反感!
    2016/7/8 18:04:03
  • 奇正相生:
    //这个弯,老夏都转过来了。呵呵//==

      老夏转过弯来了是老夏的事,鬼才不是老夏,因为鬼才自认为自己找到了真正正确的路径,再转过弯来就转到错误的路径上面去了,那么鬼才的智能系统就不是智能系统了,而是脑残系统了。所以,剩下的思想工作您也不必做了,因为那是浪费时间。
    2016/7/8 17:50:0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3年生于辽宁省鞍山市,1969-1976年先后在黑龙江北大荒农场插队和华北地质队务工。1978-1988年先后在唐山工学院、北京科技大学、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获工学学士、工学硕士、工学博士学位。1991年赴美国耶鲁大学经济学系做博士后;1993年在美国Murray State University经济学系做访问学者;1997年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人文学院做客座研究员;1998年在香港中文大学经济学系做客座研究员。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国情分析室主任,中国科学院-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