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鞍钢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情分析 - 胡鞍钢首页
字号:

  • 管理员您应该看到,象李久生这样的人纯粹是一学术流氓,对鬼才进行恶毒的辱骂就是他的一贯伎俩,鬼才随随便便质疑一下,他就无言以对,在理论方面干不过,就想借毛泽东的威望夹枪带棒的打击鬼才,鬼才若干次明确表示不愿与这种理论素质十分低劣的人再做任何学术讨论,但他阴魂不散的无止境纠缠鬼才,各种卑劣的诋毁、侮辱言论层出不穷,脏话不离口,鬼才实在是气得没有办法,希望管理员能够主持公道,惩戒这种学术流氓行为!
    2016/7/8 0:49:11
  • 纯纯粹粹傻鬼瞎驴思维逻辑,于人则是愚蠢至极
    毛泽东时代把一穷二白农业国建设成世界第六工业国的建设过程只能依靠生物能(人力畜力),改革开放是在矿物能工业国基础上,挖掘机100升柴油完成的土方量毛泽东时代人畜要吃多少吨粮?人懂人知道。
    毛泽东时代农田水利化肥农药已完成配套,改革开放之初已是稳产摘桃,粮食产量增加人畜消耗减少,才能有副食品丰富。人懂人知道。
    傻鬼瞎驴古昏君——何不吃肉糜?//==

      畜生也吃粮?人都没有饭吃还给畜生吃粮?你家的牛天天给饭它吃?
      依靠生物能怎么了?生物能种田就该不够饭吃?大不了多付一些人工而已,满足几亿人的粮食产量还是可以保证吧?为何会饿死人?
      改革开放机械能就能代表产量高?产量可以随着机械翻种增产增收吗?13亿多人,什么概念你知道吗?同样的土地养活几亿人会饿死人,养活13亿人反过来有过剩,这么大的悬殊你都不懂对比?
    2016/7/7 23:27:01
  • 267:同样的土地,计划经济时期才多少人口?从4亿增长到9亿,而改革开放之后超过13亿,改革开放之后有说饿死人吗?而4亿到9亿之间为何会饿死人?想清楚是什么原因吗?因为现代有充足的副食品补贴主粮,而计划经济时期完全依靠主粮生活,一个人一餐吃掉两斤米的例子并不新鲜。吃粮那么厉害,主粮自然不够吃了。
    ————————
    纯纯粹粹傻鬼瞎驴思维逻辑,于人则是愚蠢至极

    毛泽东时代把一穷二白农业国建设成世界第六工业国的建设过程只能依靠生物能(人力畜力),改革开放是在矿物能工业国基础上,挖掘机100升柴油完成的土方量毛泽东时代人畜要吃多少吨粮?人懂人知道。
    毛泽东时代农田水利化肥农药已完成配套,改革开放之初已是稳产摘桃,粮食产量增加人畜消耗减少,才能有副食品丰富。人懂人知道。

    傻鬼瞎驴晋惠帝——何不吃肉糜?
    2016/7/7 23:04:53
  • ///纸币时代【纸币民享人本商品经济】是承继金属货币时代马列毛【消灭资本剥削劳动的权力】之主义基础上的科学社会主义创新理论(鬼不懂的当代真理)//==

      别忙着涂脂抹粉,既然你说马列毛搞的是产品经济,为何你要搞商品经济呢?你应该继续搞产品经济才是继承马列毛理论,商品经济是马列毛一直反对的,这个你都不懂?你还想继续骗左翼?
      你说说看,你的“纸币民享”是怎么【消灭资本剥削劳动的权力】的?那么多资本家怎么办?你如果解决不了这个剥削问题,是不是证明你在撒谎?
    2016/7/7 22:56:00
  • //在纸币时代批金属货币时代【产品经济的货币化贫困】是不懂经济——时代倒错,非愚即恶//==

      哪里有产品经济?前计划经济是产品经济吗?产品经济是取消货币的理论,这个你都不知道?国营供销社、黑市到处都有,哪里是你说的产品经济?不会下定义就不要丢人现眼,拥毛害毛才是非愚即恶!
    2016/7/7 22:47:08
  • //金属货币时代,马克思产品计划经济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正确唯一,毛泽东践行社会主义产品计划经济成就最大最优 //==

       这就说明基本上没你什么事儿了,那你为何还要鼓捣自己的理论?难道你感觉不到自己的理论很多余吗?
    2016/7/7 22:38:39
  • ///即便按愚蠢者的”马克思毛泽东都不懂经济”逻辑,其自以为是的智能经济所面对和要解决的是改革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问题,与毛主席没关系,显而易见其此时刻意指责“毛泽东不懂经济”动机之恶(其曾发文:为资本家平反昭雪)//==

      你也配与鬼才谈动机?你自己的理论与马克思主义理论、毛泽东思想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块儿,你说说你拥毛的理由吧?马克思主义是取消货币的共产主义社会的理论,在这一点上,毛泽东是支持的,计划经济时期实在没办法,用票证形式也代替不了货币的作用,才会提出列宁的社会主义设想。共产主义理想是中国共产党的灵魂,你的理论究竟是支持共产主义社会还是支持资本主义社会?你自己扪心自问,你如此拥毛,但你的理论为何与马列毛理论背道而驰?
    2016/7/7 22:33:54
  • //研究经济,说计划经济时期的“票证是货币”,显而易见其思维的愚蠢性(金属货币时代的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经济学理论的时代真理性其不可能懂)//==

       “票证”能不能买东西?只要能够买东西,那就是货币形式的翻版。 你吹捧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理论干什么?马克思的理论是取消货币的理论,你自己的理论是取消货币的理论吗?你把马克思理论吹捧成“科学社会主义经济学理论的时代真理”,那么你的理论还有位置吗?你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你知道鬼才为什么会说毛泽东不是真正懂经济的原因吗?鬼才表现的就比你高明多了,鬼才想在毛泽东的理论思想傍边挤一挤,让毛泽东挪一个位置好安放智能社会主义经济模式。而你呢?拼命的把马克思主义毛泽东经济理论吹成神话,结果呢?你的理论已经没有立足之地!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这是不是说明你很愚蠢?
    2016/7/7 22:21:59
  • 阶级民主:
    ///回复260楼鬼才:什么叫作毛泽东时代的“非货币化的物质财富?”
      
        答:“非货币化物质财富”主要是指毛泽东时代的人们参加的义务劳动或者人们不计报酬的劳动所创造的财富。如当时很多高中就是当时的师生学工学农自行建造的,我所读的高中就是前两届同学义务劳动为主所建,还有当时的水库,水渠等都不是国家投资而是由各队或集体按比例抽劳动力集体劳动所建//==

      你提供的例子不叫货币化贫穷,让人错误的理解是货币本身的问题一样。受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影响,以致货币理论太落后导致社会丧失公平分配。农民的边角地共产撂荒,也不给农民种点啥,以致饿死人的现象发生。同样的土地,计划经济时期才多少人口?从4亿增长到9亿,而改革开放之后超过13亿,改革开放之后有说饿死人吗?而4亿到9亿之间为何会饿死人?想清楚是什么原因吗?因为现代有充足的副食品补贴主粮,而计划经济时期完全依靠主粮生活,一个人一餐吃掉两斤米的例子并不新鲜。吃粮那么厉害,主粮自然不够吃了。加之浮夸风盛行,导致生产队将口粮过分上交,两个月过去,公共食堂就无米下锅了。接新收还有几个月,农民怎么活?
    2016/7/7 22:03:28
  • //鬼不离开——复制不止。//==

      把鬼才狠狠的辱骂一通之后,然后说“鬼不离开——复制不止”。世界上有这个道理吗?这明明就想占山为王,象黑社会抢地盘一样,纪念毛泽东的文下只能你一个人评说?
      既然你那么拥护毛泽东,你为何把鬼才的学术理论赶到“回头路”上?这难道不是你所希望的吗?“回头路”肯定就是支持毛泽东了,但你为何又要将鬼才的学术理论骂成“蒙昧幼稚脱离实际”呢?你这是不是证明你的骨子里面就是反毛的呢?这是不是说明你表面是冠冕堂皇的拥护毛泽东,而在内心却在想方设法的挖毛泽东的墙角。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你这究竟是什么行为?是不是阳奉阴违的行为?
    2016/7/7 21:43:39
  • ///如此水平者,时代倒错妄言不服毛主席经济理论——挨批是必然的
    人本中国人正大光明三观背面的东西统称【鬼】,纪念伟人毛泽东的文章下容不得毁人三观之鬼在此撒野 //==

      鬼才不服没有理由吗?一个真正懂经济的领导者会把一切社会经济矛盾问题悉数摆平,而不是把失败展示给所有人看。你说说看,你评说一下一个真正懂经济的领导者应该展示怎样的社会效果?鬼才敢说实话就不怕挨批,因为鬼才有理由。
      鬼才毁人三观毁得没有道理吗?你说你的哪个观点能够搬的上台面?你的观点除了招摇撞骗的欺骗左翼想获得左翼的支持之外,你的观点还有什么用处?能够解决什么问题?你说?鬼才毁你三观不应该吗?
    2016/7/7 21:28:23
  • 复制
    研究经济,说计划经济时期的“票证是货币”,显而易见其思维的愚蠢性(金属货币时代的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经济学理论的时代真理性其不可能懂)

    即便按愚蠢者的”马克思毛泽东都不懂经济”逻辑,其自以为是的智能经济所面对和要解决的是改革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问题,与毛主席没关系,显而易见其此时刻意指责“毛泽东不懂经济”动机之恶(其曾发文:为资本家平反昭雪)

    事实上
    金属货币时代,马克思产品计划经济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正确唯一,毛泽东践行社会主义产品计划经济成就最大最优


    在纸币时代批金属货币时代【产品经济的货币化贫困】是不懂经济——时代倒错,非愚即恶

    纸币时代【纸币民享人本商品经济】是承继金属货币时代马列毛【消灭资本剥削劳动的权力】之主义基础上的科学社会主义创新理论(鬼不懂的当代真理)
    2016/7/7 21:12:1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3年生于辽宁省鞍山市,1969-1976年先后在黑龙江北大荒农场插队和华北地质队务工。1978-1988年先后在唐山工学院、北京科技大学、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获工学学士、工学硕士、工学博士学位。1991年赴美国耶鲁大学经济学系做博士后;1993年在美国Murray State University经济学系做访问学者;1997年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人文学院做客座研究员;1998年在香港中文大学经济学系做客座研究员。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国情分析室主任,中国科学院-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