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英俊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道学庄 - 薛英俊首页
字号:

  • 呵呵。精诚所致,金石为开。曹老师在草根网几经打磨,脑洞大开,思维已站立潮头。

      可喜可贺!点赞先。
    2016/7/2 14:41:28
  • 国运兴衰,字画荣辱。
    2016/7/2 11:44:56
  •     今天偶然接触“三教授事件”,很想写篇《“三教授事件”与学术自由》的评论文章。对“三教授事件”进行更多的了解之后,我竟无法下笔,唯有唏嘘而已。
        恢复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恢复中华文明的应有地位,任重而道远。
        请薛先生参考一下《国立北平艺专三教授罢教与国画论战事件考察与研究(上)、(下)》,跳出国共斗争、保皇与革命(或革新、改良)之争的政治框框,看看中华文化、中华文明在近代以来的遭遇。
    2016/7/2 11:24:20
  • 应当看到,所有这一切“目睹之怪现状”,都是以牺牲老一代为代价的。如果你有机会到国外去,就能看到相当强烈的反差,并由此看出国内的不正常。比如到唐人街去吃饭时,你会发现相邻的大圆桌旁,主要地都是乐呵呵的老年人,他们现在已经告老退休,也不再背负房贷的压力了,所以比起他们的孩子来,生活压力算是基本消失了,可以从容地享受最后的时光。可是,一旦回到中国的饭馆里,邻桌食客就几乎全是年轻人,他们才是餐饮业的主要顾客。那么,一边既要求父母去节衣缩食,牺牲生命中的最后时光,另一边却仍不忘去享受美食,个个都还这么心安理得,这能算是一种正常的文化吗?
    2016/7/2 11:10:46
  • 问:年轻人啃老,也是被逼出来的吧?比如刚工作没几年,就要买房子,一般人哪拿得出那么多钱来?

      答:这问题应当反过来看。常能看到这样的房产广告——“丈母娘同意了”,因此也就常有人这样说,是中国的“丈母娘推高了房价”。那么,为什么其他国家的丈母娘,没这么暗中帮助房地产商呢?那当然是因为,人家总还有相对正常的文化。当今中国的怪现状却是,既然家庭不再是一种文化了,人们就只具有原始的天性了,而只要顺着这种原始天性走,哪怕只是受命于体内的催产素,老的就更倾向于要呵护小的,而不是由小的来供养老的。正是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丈母娘为了呵护自己的女儿,就会对房子提出过高的要求,而且她们也同时就料定了,公婆为了呵护自己的儿子,也会心甘情愿地让他去“啃老”,而不忍心看他去“打光棍”。更重要的是,开发商也早已料定了,会有那些省吃俭用的爹娘,甘愿为自己的孩子掏腰包,哪怕是掏出养老保命的钱,不然他们怎敢如此地抬高房价。要是在一种正常的国度,就算哪个资本家再贪婪、再心狠,也不敢把房价这样去抬高,甚至能达到年均收入的几十倍、上百倍,除非这个开发商自己想跳楼!
    2016/7/2 11:09:14
  • 进一步说,还不光是在同代人之间,儒学要强调“兄友弟恭”,并把这种情感推向社会,而且在代际之间,儒学又强调“父慈子孝”,并也把这种情感推向社会。不消说,在后边的这一种关系中,儒学还特别强调“子孝”的一面,这曾经引起过不理解的喊叫,特别在参照了西方的“原子化”以后。可现在,我们已经可以看得更清楚了。实际上,全力去呵护自己的下一代,是连动物都具有的天性,这才不必去特别予以强调,文化性正是要提升动物性的。你看现在这些“小皇帝”,长那么大了还在“啃老”,而他们的父母还心甘情愿。这当然也表现出了人性的侧面,然而,这却病不属于正常的文化。正常的文化总要有道德约束,而道德又总要跟自然趋向相逆,总要反过来强调牺牲精神,总要对人们进行后天的教化。也只有这个,整个社会才有交互的作用,在代际之间才具有公平性。无论如何,要是以过去的眼光来看“啃老”现象,那简直是不可思议的,简直是太无天良、太不孝顺了。父母为孩儿操劳了大半生,所以等到儿女成年之后,那正是他们应当“反哺”的时候,而现在把这些全都弄颠倒了!
    2016/7/2 11:07:11
  • 家庭作为一种文化

      问:中国的文化脉络,是否已经发生了断裂,您怎么评估这种情况?
      答:这种文化现象,包含了各种各样的断裂情况。比如,从最小的社会细胞说起,尽管家庭作为社会组织还在,然而家庭作为一种文化细胞,实际上已经基本断裂了。这一点对于儒学特别致命,因为儒家文化正是建基于家庭之上的,它要求孩子在这个最小的社会细胞中,通过操演而逐渐习得社会情感,再把它扩张到更大的社会组织中去,也就是说,儒学不光要求去“修身”、“齐家”,还更要去“治国、平天下”。而现在,由于种种的不合理原因,这种家庭文化早已经断裂了。比如,长期推行的独生子女政策,就在无形中带来了巨大挑战。古代人原是很讲究“孝悌”的,可现在谁都没有兄弟姐妹,那还怎么来操演这种德行呢?
    2016/7/2 11:06:07
  • 当务之急是,如果要价值方面返本开新,去重建全社会的道德生活,那么现在的教育就必须改进。比如,正像你刚才向我提问的,都已弄得连老太太都不敢扶了,那就说明现有的道德教育“出大事”了。既然如此,为什么还不反思现在这种空洞的政治课呢?你把它充实扩展成为公民道德课,行不行呢?真正的要害问题在于,你如果只引导学生们去想,他们都只是物质意义上的存在,从天性中就只会追求物质利益,那么等他们进入社会以后,能不发扬这种“恶的本性”,能不利欲熏心、蝇营狗苟吗?为什么不去教教传统的“义利之辨”呢?为什么不让他们记住,正所谓“不义而富贵,于我如浮云”,所以即使在这个现代社会,也需要“先明道义、后讲功利”呢?为什么不能让他们记住,正所谓“民吾同胞,物吾与也”,所以即使有那样的物质条件,如果过分地放纵物欲和消费生态,也仍然属于一种道德缺失呢?事实上,只有总是由这代人去告诉下代人,做人就应当父慈子孝、泛爱众生,这个社会才能保持基本的祥和,而人们才能过得上善好的生活。一旦有意无意地去宣扬,人生不过是物质上的“块肉”,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那么,不要说由他们所组成的社会了,就是原应由世代来共享的大自然,也会被他们弄得山河变色,暗无天日,难以为继。
    2016/7/2 11:03:55
  • 重建全社会的道德

      问:在儒家思想和社会现实之间,应当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
      答:当然话又说回来,再从现实的关切出发,如果能够按照儒家的理念去生活,让观察的角度更加立体化,整个社会也自会安定得多,人和自然的关系也会融洽得多。而现在,由于受到了科学主义的影响,就只想用科技手段去解决问题,比如生态恶化本是技术发展所致,你又想用另一种技术来纠正它,没想到新的技术准会带来新的问题,到头来就只有像发达国家那样,再把污染源头转嫁到别国去。这怎么能真正解决问题呢?大家怎么就没想到,还可以通过转变人生的态度,提倡幡然悔悟的生活方式,来更加彻底地、也是更合道德地解决问题呢?你看在现代化的运动之前,正因为工具合理性还没有恶行膨胀,还没脱离价值合理性的制约,虽说几千年来都在留恋现世,可老祖宗也并没把生态给弄坏,他们身上有很多传统的美德,比如亲民爱物,物吾与也,钓而不网,弋不射宿,连一张写有文字的字纸,都要以诚敬之心来尊重爱惜,哪里会像现在这样去炸鱼、电鱼、竭泽而渔呢?
    2016/7/2 11:01:53
  • 漂亮。北安,非常正点!
    2016/7/2 11:00:16
  • 101楼北安:
    为此还要先把我们预设为“罪人”。慢说这种想象中的天神,原本就属于莫须有的东西,即使姑且设定它的存在,那么按照儒家的道德学说,要是只有被别人盯紧了,才愿被动地去做道德的事,这本身就已经很不道德了。
    ----
    是啊。认为自已有“原罪“所以如果自己有了不当行为或坏的念头也能“坦然“啦,并找个小黑屋去向“主”忏悔也就将心放下了。不过这种性恶论发展到极端就会丢弃“忏悔”的这个补救环节,原罪的观点反而成为放纵自己的借口或理由,演变成弱肉强食不要廉耻的丛林现象。
    “人人皆可成佛““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东方文化即强调了后天的作用,也肯定了人的“善”根,为了解人生带来光明的温暖的内心世界由此生出善良的天性。
    对比中西方文化相对而言:中国文化的理想主义的色彩更浓一点,而西方文化的现实主义的特点更多一点。不可否认在利益面前往往理想主义打不过现实主义。所以要将中华文化发扬光大必须提供制度的支撑。也只有社会主义及公有制才会使人们最终认识到:实现个人利益的最有效的途径反而是为社会和他人做贡献,到这时奉行中华美德才能成为人们自觉的行动并可以使人“名利双收“。
    至于个人的修行在唯物主义者看来,即不同于通过忏悔求得心灵的解脱,也不同于闭门求得心灵的净化。而要向毛主席说的那样: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投身到火热的社会实践中去从而使自己的精神世界得到升华。
    2016/7/2 7:21:51
  • 中国文明的“无宗教而有道德”,跟苏格拉底所讲的“知识就是美德”,也同样具有这样的亲和性。实际上,人类的道德之心,原是在从猿到人的演化中,随着环境变迁而自然生成的,而研究这种道德的伦理学,原本也只是人间的、现实的学问。如果要调节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或两个主体之间的关系,只需这两人经过反思和论辩,便可以找到共通的结论。比如,当孔子说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时,那完全是顺着道德直觉脱口而出的,根本不必引用什么天条或戒律,却又属于颠扑不破的、千古不磨的断论。而且,从这样的“道德金律”出发,也根本不必再预设一个超越者,让他在天上死死地盯着,为此还要先把我们预设为“罪人”。慢说这种想象中的天神,原本就属于莫须有的东西,即使姑且设定它的存在,那么按照儒家的道德学说,要是只有被别人盯紧了,才愿被动地去做道德的事,这本身就已经很不道德了。

      所以,对于中国文化中的价值,不能采取太过功利的态度,尤其是不能拿它当作“维稳”的统治工具,否则就实在是焚琴煮鹤、买椟还珠了。那样的做法,一定会把国学也给“玩坏”的,而现在就很有这样的苗头了。必须从更高的层次看到,儒学真正能向我们提供的,是一个独到的人生解决方案,而且,即使把它拿到世界范围去,跟那些被当作天条的信仰相比,儒学的方案也仍有充分的理由,甚至也仍有它独特的优长。
    2016/7/1 23:56:0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晓竹,网名风行九天,工科学士。男,汉族。1963年2月22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克东县,祖籍河南省濮阳市南乐县。1981年入伍。1987年毕业于南京通信工程学院。历任通信排长、报道干事、指导员、沈阳军区特种大队宣传股长、通信股长、技术中心主任。1999年转业到辽宁省葫芦岛市物价局工作。主要成就:1987年开始诗歌创作,1989年于鲁迅文学院深造。1992年从事新闻工作,1993年与旭源合作出版诗集《手中的花》。2006年10月与李桂秋合作出版《老子》译著《变化之道》。2006年被邀请参加在武汉举办的《海峡两岸唯道论研讨会》,提交论文《唯物论、唯心论、唯道论》,并做大会发言。 2009年被邀请参加在北京召开的首届国际老子道学文化高层论坛,提交论文《道德经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社会兼职:福建省老子学会顾问。
邮箱:xyj39@163.com  电话:13802283907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