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英俊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道学庄 - 薛英俊首页
字号:

  • ㈥王震编著《徐悲鸿年谱长编》10月3日:

      李子(‘智’之误。笔者)超等罢教后,国民党北平市党部抓紧倒徐运动,受市党部支持的北平市美术协会,是日下午马上召开常委会议,打着维护中国艺术的招牌,支持罢教的教员,举行记者招待会,散发歪曲事实的反对《徐悲鸿摧残国画》的传单。攻击徐先生是“以西洋画改造中国画”。 [24]
      
      王震的《徐悲鸿年谱长编》虽然出版在二十一世纪,除了材料更加丰富之外,遗憾其观念和三十年前没有变化。
    2016/7/3 10:32:58
  • (五)李松编著的《徐悲鸿年谱》,仅引述了徐悲鸿的观点和廖静文、骆拓的文章,均未见三教授一方的任何主张。其“事略”曰:
    国  民党文化运动委员会领导的“北平市美术会”,借中国画问题为名,发动对徐悲鸿的攻击。 [23]

      李松先生的《徐悲鸿年谱》显然受了廖氏影响,“有关记述”也仅限与徐氏一派观点,不够客观,这有材料掌握不周和时代上的局限,因其早出,情有可原。事实上十余年来,李先生发表的关于三教授和北京传统派的评价,有着很多与时俱进的肯定。
    2016/7/3 10:30:17
  • ㈣骆拓《历史巨人  画坛伯乐——我所知道的徐悲鸿先生》:

      寿石工……与北平那批墨守成规,沉醉于藉国画的“传统”“神韵”来反对国画的改革和创新的保守派文人站在一起,评议陈半丁、溥燕荪(徐燕孙之误,笔者)、溥雪斋、秦仲文为代表在当时北平的大大小小的报刊上发表宣言,写了大量文章,攻击徐悲鸿“摧残国画”“……毁灭几千年来的中国艺术传统……”向徐悲鸿展开了猛烈的进攻,这是近代轰动一时的国画论战,也是新兴的力量和旧的保守势力之间的一场持久的大辩论。
        
      经过大论战之后,徐悲鸿也不排除异己,这些人还继续任教,…… [22]“墨守成规”、“保守派文人”早已成为钉在北平那批画家身上惯用的标签,骆拓为徐悲鸿好友清泉翁之子,又为悲鸿义子、弟子,他沿用这样的观点不足为奇。其人长期生活在海外,尚没有染上国内“阶级斗争”的恶习。只是“经过大论战之后,徐悲鸿也不排除异己,这些人还继续任教”并非事实。
    2016/7/3 10:28:04
  • 其次,“首先是国民党中央文化运动委员会领导的北平美术协会散发了铅印的宣言……”也非事实,所谓“宣言”当然是指《反对徐悲鸿摧残国画宣言》,它的散发不是“首先”而是“之后”,是三教授罢教并致函徐悲鸿得不到满意回复而采取的升级举措,已是罢教十一天之后的事情(参见下文)。很明显,作者在这里想通过“重构事件的时间链条”来使读者认为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政治陷害,从而让徐悲鸿的形象在政治生态和社会心理上立于不败。第三,廖先生刻意强调“国民党中央文化运动委员会领导的北平美术协会”,而不说“国民党中央文化运动委员会领导的中华全国美术会北平分会”,无非是想不动声色地绕开徐悲鸿是“中华全国美术会理事”这一事实,但这也只能起到掩耳盗铃的作用。

      北平美术会乃中华全国美术会的一个分会,其性质无非是一个由业界同仁组成的民间社团,其时邓以蛰、张伯驹任正副理事长,李振冬与李智超等五人同为常务理事,秦仲文、陈缘督也在理事名单之中。因此,作为弱势的三位兼职教授一方,在得不到徐悲鸿答复的同时,寻求所在社团的支持也是情理中的事情。
    2016/7/3 10:21:01
  • ㈡  廖静文《徐悲鸿一生》认为,“三教授罢教与有关国画的争论”这场“倒徐运动”,是从停聘某位不称职教授开始酝酿的 [15]。又说:
      
      一九四七年十月,秋季开学不久,南京国民党中央文化运动委员会专门派来的一位文化特务,亲自策动和指挥的一场“倒徐运动”开始了,首先是国民党中央文化运动委员会领导的北平美术协会散发了铅印的宣言,肆意攻击徐悲鸿,诬蔑徐悲鸿是美术界的罪人。

      在宣言发布的同时,北平艺专国画系三位兼任教授宣布罢教,国民党的报纸也以惊心触目的字眼攻击徐悲鸿摧残国画,为其摇旗呐喊。面对敌人的进攻和诽谤,徐悲鸿作了坚决的回击。 [16]
      
      首先,国民党的文化特务姓什名谁?“亲自策划和指挥的”证据何在?廖先生都没有披露,是否是李振冬?据张伯驹记载:“徐悲鸿任北平艺专校长,约四七年春时(十月之误。笔者),秦仲文、陈缘督、李鹤筹(李智超之误。笔者)三个教授辞教,秦仲文等曾找李振冬(国民党派来组织北平美术会的人)支持他们,有油印的攻击徐悲鸿的传单” [17]关于这一点李智超予以否认:“李振冬不可能,没企图,但我们没有找他。” [18]究竟如何?本文不作评论,暂且存疑。这也许就是廖静文等先生观点的依据。但北平美术会作为中华全国美术会的一个分会,成立于1947年3月25日,李振冬最迟1947年8月既已当选为理事 [19],也就是说李振冬至少此前就已到任,所以“一九四七年十月,秋季开学不久,南京国民党中央文化运动委员会专门派来的一位文化特务,亲自策动和指挥的一场“倒徐运动”开始了”与李振冬对不上,要麽另有其人(仍需证据),要么是莫须有。不过,按照廖先生的逻辑也只能得出:“南京国民党中央文化运动委员会专门派来的一位文化特务,亲自策动和指挥了一场反对国民党中央文化运动委员会领导的中华全国美术会理事、国民党教育部任命的国立北平艺专校长徐悲鸿”这样狗咬狗的结论。
    2016/7/3 10:19:45
  • 二.各类文本中所见关于“三教授罢教与国画论争事件”的叙述

      徐悲鸿研究至少从新中国成立以来,一直是一门显学,相关的文本洋洋大观,不可计数,其中关于“三教授罢教与国画论争事件”的叙述,它塑造了我们对此的既有认知。
      ㈠  徐悲鸿《四十年来北平绘画略述》:
      北京确为新文化运动策源地,而在美术上为最封建,最顽固之堡垒……吾于三十五年八月任职国立北平艺专校长,即推行写实主义于北平,遭到一班顽固分子之剧烈反对。但我行我素。 [14]

      此文作于解放初,文章对居京十一年,同时在艺专任教的黄宾虹竟未置一词,可见黄公在徐悲鸿心中的地位,这与傅雷同一时期对宾翁的认知大有霄壤之别。文后“此暮气已深之北平美术界,尚始为垂死之挣扎,其冥顽不灵殊为可怜。迨去年解放,接触到毛主席一九四二年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讲文艺为工农兵服务,始相顾失色,急起某改造学习。”这是在嘲笑与“三教授”同一阵营的北平传统派。但徐文中此刻已将原来形容传统派“保守”“墨守成规”的词语,置换成“封建”特别是“资产阶级”这样具有强烈意识形态特点,类似我党文艺干部的话语,这在徐悲鸿以往文章中是罕见的,也是滑稽的。可见,徐除去继续坚持写实主义的主张外,也在开始接受新文艺政策的改造。与此相伴的是,徐悲鸿进入了一个创作的瓶颈,没有再画出什么太有影响的作品,“主旋律”创作《毛主席在人民中间》审查没有通过,对他的打击是极大的。事实证明,在写实技巧之外,徐悲鸿对新政权的适应,较之传统国画家并没有太多优势。
    2016/7/3 10:16:39
  • 尽管三教授一方在道义和学术层面获得双赢,但也没能阻挡徐悲鸿以西方古典写实主义改造中国画的进程,这是因为整个二十世纪中国历史文化大的走向及其主流意识形态,始终笼罩在由近代悲情与进化论催生出的 “西方文化先进,中国文化落后”“写实先进,写意落后”的错谬逻辑之中。今天考察分析整个事件的全过程,可以让我们从当时讨论所涉及的问题中照见今天国画现实的一切,进而在回望“来时路”的过程中有所反思、觉悟,还可以还当事双方和整个事件以本来面目,将颠倒的历史颠倒过来。
    2016/7/2 23:53:30
  • 1945年,抗战胜利。黄功渚任北平临时大学第八班班主任,秦仲文时任教务分处处长兼教务股和注册股股长,溥雪斋时任国画系主任。1946年7月底,徐悲鸿抵京,北平市美术协会召开大会,对徐悲鸿的任职表示热烈欢迎。8月,徐悲鸿就任国立北平艺专校长,重组艺专、重聘教员,辞退溥雪斋、胡佩衡、吴镜汀、溥松窗等教员,强力推行以西洋写实主义(素描)改造中国画的措施。鉴于1928年上任时单枪匹马孤掌难鸣的教训,这次他广罗亲信、弟子占据各个要职,学生吴作人任教务主任兼西画系主任,亲信宋步云任总务主任,叶浅予任国画系主任,大姨子廖雪琪管财务,小舅子管图书 [13],并陆续聘李可染、宗其香、李斛等人前来助阵。自此,历经1928年、1937年的两次教授辞教(萧俊贤、陈半丁、王雪涛等)和1946年的解聘(溥雪斋、胡佩衡、吴镜汀、溥松窗等), 1947年的三教授罢教和1948年黄宾虹的南迁等,北平艺专国画系也由一个全国美术院校的国画重镇,沦为艺专诸“学科之一部”而已的地步。以历史的眼光看,这不仅是艺专的遗憾,更是中国画永远的遗憾。
    2016/7/2 23:51:31
  • 吴作人在《追忆徐悲鸿》一文说得清楚:“当时他发觉北平艺术学院的国画教学基本上是掌握在保守派手里,而他的素来主张对陈陈相因、泥古不化的所谓‘传统’,要进行改革。他大胆吸收新的以写生为基础训练的主要教学方向,是不见容于当年画必称“四王”,学必循《芥子园》的北平艺术学院的。尽管还有少数有新意的画家如陈衡恪、姚茫父等人,但他预见到他在北平是孤掌难鸣的。他在北平住了不到三个月就束装南归了。” [11]尽管吴的回忆不乏错谬和偏见(先不说此际陈衡恪已经故去五年,姚茫父因中风而半身瘫痪,是否仍在该院任教值得怀疑。而“有新意的”陈、姚与所谓的“保守派”始终是同一阵营。说北平艺术学院“画必四王”、“学必《芥子园》”,也未必尽然),但还是道出了其“孤掌难鸣”的真实境况。也许是有了此前林风眠短暂任职的经验,徐悲鸿对这一结果早有预感,所以才会说:“这次去平,时间不会太长,是去看看,也许不久就会回来。” [12]
    2016/7/2 23:49:51
  • ㈢1928年10月,徐悲鸿任北平大学艺术学院院长,推行以西方写实主义改造中国画的主张,受到了广大师生的抵制。国画系主任萧俊贤愤然辞职,上海《新闻报》曾刊萧俊贤轶闻:“先生主教国立艺专时,有新校长主政,不负众望,先生愤而辞职。学生闻而惶恐,恳切挽留,呼吁者再,先生以去意已决,不可复任……其耿介拔俗有如此。” [9]同样,《陈半丁档案•;参加革命前的社会简历》中也显示:“1928年艺专辞教。”1928年的徐悲鸿“不负众望”是肯定的,更关键的是他关于中国画教育、中国画发展道路的主张在国画系不被认可,陈的辞教很可能与萧也是同一原因,只不过萧、陈二人选择的不是罢教而是辞教,道不同不相为谋,民国画家颇具传统文人的风骨。后来成为罢教三教授之一的李智超此时正在国画系就读(时秦仲文也在此任教),他亲历了这一“倒徐”运动,从心眼里认同陈半丁、萧谦中、汤定之、王梦白等先生的艺术和主张,并奠定了他日后坚持中国画笔墨气韵的道路 [10],也为后来的事件埋下了伏笔。
    2016/7/2 23:47:40
  • ㈡与汉字改革(走世界文字拼音化潮流)主张的提出与实践相同,在百年来中国文化艺术界的主流看来,具象的、写实的西画是先进的,意象的、写意的中国画是落后的。因此,早在“五四”运动发生之前的1917年,康有为就在《万木草堂藏画目》,提出了“近世之画衰败极矣”“岂复能传后,以与今欧美、日本竞胜哉?”的论断,倡导匠人“专精体物”的形似,排斥文人的“神似”“写意”和“士气”,所谓“墨井寡传,郎世宁乃出西法,他日当有合中西而成大家者。日本已力讲之,当以郎世宁为太祖。” [5],吕徵、陈独秀的相关通信以《美术革命》为题发表在1918年1月出版的《新青年》6卷一号上,陈独秀主张“革王画的命”“要改良中国画,断不能不采用洋画的写实精神。” [6] 1919年10月蔡元培《在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上的演说》指出:“甚望学中国画者,亦须采西洋画布景写实之佳,描写石膏像及田野风景。” [7]当写实成为唯一的标准,郎世宁、吴墨井便成了楷模,因为他们要么“乃出西法”,要么是天主教徒“他画法的布景写物,颇受了洋画的影响”(陈独秀语),而西方由古典“进化”为印象派、现代派的绘画被忽略不计了。在美术界,徐悲鸿深受康有为和新文化运动领袖们的影响,认为“中国画不能尽其状。此为最逊欧画处。”并将整个一千年来的中国画历史说成是一部退步的历史 [8],自此徐悲鸿成为二十世纪以西方古典写实主义来改造中国画主张最坚定的践行者和推广者。
    2016/7/2 23:44:27
  • 值得思考的是,今天汉字没有灭(汉字、汉语的影响力已经排名世界第二),中国更没有亡,她的GDP反而越居世界第二,其发展的势头和明天所能达到的高度,已经势不可挡。今天汉字输入计算机的速度超过西文;联合国通用的六种文字中,汉字的文本最薄、最简捷;说汉字难写难认,影响全民文化水平的提高,无法解释没有进行汉字改革的台湾,文化平均水平反而高于进行了汉字改革的大陆这一事实。事际上汉字形、音、义结合,最易辨识,西文则不同。时间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以往泼在汉字身上的污水全是莫须有。在二十世纪中国某些特殊历史时期,保守才是先进,壁垒也许就是丰碑。
    2016/7/2 23:42:4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晓竹,网名风行九天,工科学士。男,汉族。1963年2月22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克东县,祖籍河南省濮阳市南乐县。1981年入伍。1987年毕业于南京通信工程学院。历任通信排长、报道干事、指导员、沈阳军区特种大队宣传股长、通信股长、技术中心主任。1999年转业到辽宁省葫芦岛市物价局工作。主要成就:1987年开始诗歌创作,1989年于鲁迅文学院深造。1992年从事新闻工作,1993年与旭源合作出版诗集《手中的花》。2006年10月与李桂秋合作出版《老子》译著《变化之道》。2006年被邀请参加在武汉举办的《海峡两岸唯道论研讨会》,提交论文《唯物论、唯心论、唯道论》,并做大会发言。 2009年被邀请参加在北京召开的首届国际老子道学文化高层论坛,提交论文《道德经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社会兼职:福建省老子学会顾问。
邮箱:xyj39@163.com  电话:13802283907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