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英俊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道学庄 - 薛英俊首页
字号:

  • ……一代历史文化的形成,不知消耗了多少人的心气和脑汁,绝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我们决不能否认他所唾弃的旧时代不是培养他生命思想的源泉吧?高尔基说过两句话:“艺术家——他是时代的声音,它对于过去知道得越多,就越加能够多懂得现在。”这道理我们不是应该深深的意味一下吗?

      我们愿重复的建议于新时代的画人的,是在接受外来的前进作风及其理论的时候,更不可忽略了自己生存的这块土地,和这块土地上的人群,这人群怎样的发展历史,与历史上美术的遗产,以及遗产给我们的美术修养等等,这些无一样不与自己和自己的创作都在息息相关。一个民族有一个民族的基本色彩,这个不论他的历史怎么变化,文化形态怎么演进,而民族间的别个色彩是(始)终存在的,关于此我们很可以在各民族的艺术创作的技术中窥出端倪,绘画艺术则更容易带有这种色彩的特征。虽然近代世界上的文化已有某种程度的,相互得交流,其中在艺术方面,还是因了他个别的民族气质,地方色彩,生活方式,文化教育的不同,还没有达到如其他部门的情形。因此一下是不能混为一谈的。

      一个民族的政治经济影响下的文化部门,虽能使艺术的面目(题材上的变化)常常改观,而这改观不过是代表一个民族气质的充实吧了。因之,绘画艺术无论怎么接受着别个色彩的刺激和影响创作的意味,总应该有种民族气派的作品,才能算是佳构。
    2016/7/5 12:59:04
  • 十二月中旬,新赴艺专任教的叶浅予,接受《燕京新闻》记者采访时说:

      国画论战已经成为过去,这不过是新艺术运动中的必然过程。站在整个文化运动的立场说,有了新旧之争,倒是好现象。可惜这一次论争,并没听见守旧派,国粹派,有过比较伟大的高论。他们仅仅恐怕国画走上西洋化,却不知西画近来也渗透着东方艺术的色彩。这正好是有力的说明:世界文化的潮流,已渐渐地打破国族的界限,而汇向同一个目标了,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67]

      在中国画的发展道路问题上,叶浅予并不认同徐悲鸿的主张,所以没有违心地支持徐悲鸿的主张,只是斥徐的对立面为“守旧派,国粹派”,并指他们“没有过比较伟大的高论”,大约可以算作对徐悲鸿聘他为国画系主任的一种礼尚往来吧。尽管如此,两军对垒之际,叶氏出场的暧昧表现,据说为徐悲鸿十分不满。

      12月12日,赵望云以《对于中国画的认识》一文,间接地介入了争论,认为:
      中国画固守者的在题材与技巧上的一意复古,自然是当前新时代绘画树立的一个很大障碍;而新兴画人在技巧上全盘接受欧西作风过于忽视了自己的固有绘画技术,也未免是一个错误。……我们意见的要点是:新兴画家除了经常地接受欧西前进的思想和技巧外,对于自己富有几千年来的美术遗产,也应当加以密切的注意和研究;尤其技术方面,批判的利用他的优点,这在新时代的画家,是绝对必要的一部分工作。
    2016/7/5 12:54:18
  • 11月28日,徐悲鸿在天津《益世报》发表《当前中国之艺术问题》,指出:
        
      艺术家应与科学家同样有求真的精神。研究科学以数学为基础;研究艺术以素描为基础,科学无国界,而艺术有为天下之公共语言。我国现在凡受过教育之人,未有不学数学的,却未听说学西洋数学;学素描当然亦同样情形;但数学有严格的是与非,而素描到中国之有严格的是与非,却自我起,其历史只有二十来年,但它实在是世界性的。 [64]

      穷途末路之际,徐悲鸿挥起了科学的大棒自卫。西画确实是科学的、写实的,但中国画与之不尽相同,它是哲学的、文学的,是写意的、象征的,况且将艺术视为科学的观念,在西方也早被现代艺术观念所涤荡,所以谢里法认为:“他(徐悲鸿)的艺术观念与现代西方的距离,有着一个世纪的遥远。” [65]是有道理的。
        
      徐又针对“有人喜言中国艺术重神韵,西欧艺术重形象”的论调指出:
      形象与神韵,均为技法……不得其正,焉知其变?不懂形象,安得神韵?故不能把握现实,而空言气韵之人。我将动用大文豪鲁迅所形容刻画的人物,名之曰‘艺术中之阿Q!’ [66]

      关于形、神问题,至少在一千年以前的中国传统书画理论和实践中就已解决,徐氏在这里拈出重提,恰恰暴露了自己读书不多、运用未通这一软肋。
    2016/7/5 12:51:25
  • 与三教授一样,邱石冥也认识到中西绘画不同的工具(材料),及由此生发出的不同特点,揭示了中国画的优越之处。傅抱石在《中国绘画之精神》中说得透彻:“这种写意精神,我个人认为是产生于中国画的工具和材料尤其是中国人的思想。因为中国人的绢纸笔墨,只能写意,也最适于写意。在这种工具短拙材料不健全之下,能够担负这样伟大的任务,已经就是了不起的了。明朝的查伊璜论画,他说是‘白日做梦’,而且是醒时梦。梦虽无理,而却有情,画不可无理,却不可无情,画家要画得好画,就要打开眼睛做梦,能做奇梦的人,才能画好画。这种说法当然道破了此种之秘,但也是工具材料及传统思想,全面包围下一种无可奈何的前途。……假如中国人用毛笔的习惯不取消,中国的线条是不会变的。比如说将来有一种材料,比现在的纸更健全,那么,中国画的写意精神,也许会动摇。在尙未实现之前,写意是该大书特书的。” [63]以最适合写意的工具材料,去就西方写实的绘画,真有点南辕北辙的味道,其结果不中不西也是肯定的。

      又论国画之构成“非机械的再现客观”,乃“自为造物,以表意象之动态,谓之气韵”,又能咫尺千里,一画而包风、晴、雨、雪和春、夏、秋、冬,这些优越之处,在西画是不具备的。进而指出徐氏的 “新国画”,以素描为基础,“服务”为目的舍本逐末的弊端,是很有远见的。并建议徐悲鸿新国画要改弦更张,可以另起新名,于国画之外,另设一科,不必因袭国画之名,冠以“新”字,如此可以免去许多不必要的争吵。
    2016/7/4 22:02:24
  • 虽然此综合趋向,贯通中西,未尝不可另树一帜,自成风格;且非今日始也,日本画,即其先例。此种趋向,有待发挥之处正多,固不尽如日本画,既寓适用之旨(服务),或供政治宣传,或作社教辅导,此亦艺术部门之一,而现实急需也,当此孕育时期,纵属作品幼稚,而意存革新,亦不容非议。今美术会诸公,或与较量长短,或斥为照相术,揆诸艺术范围,未免情逾乎义。国画有常理常形两类,常形之失,尤有待西法之参证焉?
            
      惟是艺专,既标新立异,改弦更张,显与国画要旨相违,又何必因袭国画之名,冠以“新”字?比之国剧,生旦之外,不妨有丑,然丑则丑也,焉得谓为生旦之“新”?
            
      教育行政,当先正名,若于国画之外,另设一科,阐明宗器,公布课程,然后延师授徒,则称名正言顺,来者无无怨适,纷争何自而起?
            
      吾国科学落后,惟艺术精神,独放异彩,值兹世界扰扰,期望和平之际,要当识大体,求安定,把握特质,分工合作,庻几建国有成,光明可期!
    2016/7/4 21:59:37
  • 其次,画之构成,也有大同小异者:国画系观察物象之特点,构造,及各部概念,重加组织,自为造物,以表意象之动态,谓之气韵。甚至简化各部概念,仅拟符号,即以表线动态,亦犹诗也,造物者能造物象而不能造诗与字。中国文字,与造型之外,益以会意,假借等六书,以资应用。惟画也非象形一端,所能赅备。平地视物不能十里,如山水画中,有咫尺千里之象。一幅长卷,有风雪雨晴之景,是则国画之构成非如西画之狭隘,明甚。国画特点尤在用笔,书法人字之美,与象形之人体无关,而另有其妙,画中亦然,笔法约有十六种,以是为基础,益以创造,不难表现万象,否则纵轮廓凖确,徒对自然,望洋兴叹;其所表现能有几何?是又中西画法之基础,各有所在亦甚显然。
            
      要之,世界画法,此仅两大趋向,分途扬镳,各极其妙。外此而言综合者,能兼二者之法,而不能至其极。自愿小道,熊掌与鱼,不可得兼也。
            
      今艺专倡言“新国画”,以素描为基础,“服务”为目的,并谓“写实方为创造”“学古便入穷途”“山水需辨地域”董王不如学徒,(王石谷集山水画法之大成,开后学通古之门径,姑置勿论),衡诸上述国画要旨,未免舍本逐末 ,有失精华。
    2016/7/4 21:54:37
  • 11月4日,《经世日报》中华民国三十六年十一月四日刊登了邱石冥《评国画之争》的长文,称:
        
      今日有所谓国画“新旧”之争,国立艺专与美术会对立,教授与校长分庭,各执一词,互不相容。当此建国时期,窃以此举,非仅人事问题,实关艺术前途,故不得不就艺术学理,有所辩证。

      稍后从艺术范围角度认为,艺术分为纯艺术和适用艺术。适用艺术是有所为而为,或为宣传或为装饰,或寓教育,或利生活,或喻规讽,或示激励。而从论及纯艺术中之绘画,认为:
      
      中西画各有特质,重点不同,工具各异,因而画法趋向,亦复相反,西画趋向,系利用科学方法,主征服自然,旨在由形入神,故名“就体寻魂”;以表现静态素描之基础,追寻动态,其出发点重客观,故谓素描为造型艺术之基础,既就此种趋向言之也。国画则反是:乃蕴蓄道德精神,主融合自然,旨在驱神传形——姑名“借体还魂”;以表现动态之法为基础,再求合于静态。其出发重主观。如画骏马,只是表现作者英俊气概,顿然“忘我”,非具金石气之笔法不为功。此虽象形未必真切,而其神韵,或超乎真像。反之,西画象形之凖确,亦能入神,然神取之韵,大异其趣,盖因工具不同;国画笔法之妙用,绝非西画所有,西画形象之真切,迥非国画所能。兼之,国画重神韵,(内在美)故采“借体还魂”在之趋向,俾便运用自如;西画重形象,(外形美)故舍就体寻魂之趋向莫辨,此中西画异趣之大要也。
    2016/7/4 21:47:23
  • 指出了中西工具(包括材料)不同,运用方法各异,各自的风格特点与工具、材料、方法密不可分,这是比较深入的观察;继而对徐悲鸿的得意之作《九方皋》及《愚公移山》进行辩难,揭《九方皋》抄袭光绪年间上海画报,至于写马矫首嘶鸣,令人一望便知,是读画未通;又指出招生、教员授课过程中的弄虚作假、弥缝掩饰之计,希望徐氏一一剖析,昭告社会。

      10月30日,《新民报》记者采访徐悲鸿,问及国画争论调停近况,徐称:连日叠接各方好友来函,……其情可感,惟内中有已失去调停人资格,渠等均参加反对反面者。同时大多数函件内容,未能着重学术的探讨,而侧重有关说罢教教员复教及增加钟点等问题。……三教员罢教是自动的,校方并未解聘,为维持学生学业计,已另行聘人接充,故离职教员复职问题,目前实难想出恰当处理之办法。 [62]
      
      其实罢教此举本身,三教授就没有给自己留什么后路。他们的离去,当然为徐悲鸿所乐见,这为推行自己的教学主张扫清了最后的障碍,只不过同时让自己的偏私和对于国画的修养来了一次大暴露,代价有点沉重。
    2016/7/4 17:41:07
  • 兹就学术立场以评先生之作,年来展览,《九方皋》及《愚公移山》似皆为得意之品。九方皋相马事出列子,写其要点应如何注意赏识于牝牡驪黄之外,方为入神,光绪年间上海画报有此图本,先生因袭而为巨幅,至于写马矫首嘶鸣,极尽神骏,以示不凡,果然一望便知,何待伯乐之相。肤浅若是可见读画未通,遑论画理,愚公移山直一裸体野人大会,木炭钩写覆以重墨,全无笔法可言,虽高矮胖瘦尽力取肖,其如与本题不贴切,何余如画马,画鹰,故作怒张之态,而一切笔意不脱剿袭西法,徒纸墨国产而已,日本下流画家早有此技,非尊创也。

      古今以来画派不可悉数,从未闻有如先生以个人偏隘之见,强迫国人尽从于己之理,更以自己学识不精,利用异端,骗欺社会,贻误学生,诱其走入歧途,一生不能自拔,乃尚言高唱新潮流,建立新国画,非但可笑,亦属可怜,而别具用心,尤复可鄙。

      再者,艺专国画学生,清寒子弟殷殷向学,对于国画皆所爱好,而于此次事件,一本天良无丝毫越轨行动,幸勿迁怒,辄以开除恫吓,致人人自危,群言如是,当非妄传。同人等前者进言左右,商榷是非,期在见复遵行,本无恶意,而先生对外护短饰非,范围扩大,以不屑答复之态度置本题于不谈,显然一意孤行,硬强到底。而国画招生分明正取五名,备取五名,今有十三名之多,其中三名从何而来,又闻有专任教员而任课时数不足法定,特设旁听素描三班,以分配是依何法,苟非为避免攻击弥缝掩饰之计,则当一一剖析昭告社会,方见大公无私,琐琐冒渎,幸垂鉴恕,即颂道安。秦文仲,李智超,陈煦仝启,十二月二十四日。 [61]
    2016/7/4 17:36:27
  • 不知道作者引的是哪位革命家的豪言,这是“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典型的社会进化论思维。笔者以为,在整个破旧立新的二十世纪,整个中华民族都要感谢这些“壁垒”,没有这些“壁垒”的存在,整个中华民族的文化(包括全世界最优美的汉字)早就同我们的民族服装一样被扫荡无遗了。这些壁垒或许就是一座座文化的丰碑。
        
      10月28日,《北平时报》刊登秦仲文等人文章,再次质疑徐悲鸿,对徐近作《九方皋》等作品进行辩难:

      悲鸿校长左右:前此致书商略改善竟招一雷霆之怒,肆口谩骂,连带国画前辈,及近代画家,致引起北平美术会反对宣言,舆论沸腾非本意也,艺术大师应有相当修养,孰意触怒一发,不顾一切,乃效灌夫骂座,更以校长身份而出语不逊如此,致社会腾笑,累及声闻,不胜遗憾之至。

      同仁等对于学校本应合则留,不合则去,不过悄然引退之后,于国画系之措置失当依然存在,既无补益于国画前途,同学修业反因而正随先生排除异己计划之中,幸谅请教之,诚实有如骨鲠在喉,不容已者。

      国画乃部定一独立部门,足见重视程度不减于西画,自先生来,偏重素描,不用毛笔,使素无根底之学生,手持木炭三年之久,剩余两年再学执笔。数典忘祖,变夏用夷,莫此为甚,先生以西画之奥妙,非积年工力不得要领,国画何尝不然,今以西画进程,施之国画之教,兴学者虽非背道而驰,亦属纡徊太甚,中西工具本不相同,运用之方由来各异,岂标奇立异,矫揉造作,便为新画潮流耶。
    2016/7/4 17:33:39
  • 10月24日,徐悲鸿对《世界日报》记者说:

      国画论战已成过去……本人建立国画新步骤,系令学生两年素描课程学满后,即可画什么象什么,依复古者之办法,则需二十年功夫。……本人辛辛苦苦这样做,亦仅为国家艺术教育建立新制度,政府相信本人,才令担任校长。……本人十□岁起开始学画,二十多岁即为蔡元培先生聘为北大画法研究会导师,本四十年作画经验,以教学纯为艺术教育,有人反对艺专国画重素描,甚至无礼污辱,当不辩自明。 [59]

      教育的关键不在两年还是二十年,而在艺术道路的选择与基础的奠定,成佛还是成魔是势不两立的。徐悲鸿一生都不明白的是,中国画不是一个简单的造型问题,中国画认为太似为媚俗,取象不惑之后还有笔墨、意境上的更高要求,这又涉及背后的书法、哲学、文学的修养。其实,此刻的徐悲鸿,身上的衣服差不多已被剥光,只能扯些美丽而虚妄的光环来遮羞了。

      27日双槿撰文《国画论争三先锋(上)》,在《生生画刊》刊出,对三教授予以表彰。
    同日,史风撰文综述北平“国画论争”的经过,力挺徐悲鸿。最后认为:

      在这‘新’与‘旧’激烈斗争的朝代,历史正像一股不可抗拒的洪流,它不断地冲破一切旧社会制度,尤其是旧文化思想的壁垒,而朝向着新生活的大道前进,然而,相反地,旧的一切,为要保持它原来的壁垒,也不惜任何牺牲,作顽固坚强的抗衡——好像从来不懂得新的潮流,越受阻挠,而旧的势力是会越早缩短自己的寿命! [60]
    2016/7/4 17:30:06
  • 在艺专早期的学生,看到的是国画优于油画,国画家优于油画家,于是心向往之,遂从油画系转入国画系(如王雪涛、李苦禅等),徐悲鸿治下的艺专则反是。

      22日,张伯驹再次上阵,发表《我对于文化艺术创造之意见》一文,称:凡一个民族建国,文化艺术为其精神之表现,吾中华民族文化艺术之表现,为雍容和平,有一种不可思议之丰度精神,自五胡金元清侵略中国,不能动摇或吾民族国本而反同化之,可见吾民族文化精神之伟大,吾国文化艺术每随时代递嬗创造,而其一贯之精神,则连繫不断……凡属艺术上之美点,无一个时代因创造而丧失,但创造非人人可能言,必须多闻,多见,多学,工夫能力经验俱备,始可言创造,否则其创造之结果,必至非骡非马。

      ……摹仿为创造之本,创造为摹仿之果,吾人为达到彼岸,不能不借古人法则以为桥梁,若谓学为泥古,生而可创造,则书不必读,教师亦不必要,吾最近感于艺专校称徐悲鸿氏发言,谓该校一年级学生之画即比董其昌王石谷为好之一语,最易启学生对艺术轻易之心,试问一年级学生,是否会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而其作品能较董王为优,或人认为系徐氏一时激忿,错乱之言,希望学生不可认为正当,而摇动刻苦用功之意志。

      ……负教育责任者,更应集思广益,勿掩人之长,勿护己之短,总以造成人才为原则,假使王石谷为艺专校长,而不用浑南田之花卉,浑南田为校长,而不用王石谷之山水,盖为自私之偏见,超越教育原则。

      又徐氏云“重古人灵魂则可,不应重古人残骸”,试问古人已死,向何处觅其灵魂?然则古人之灵魂,即寄托其所留残骸之上,吾人不禁更多感慨,自庚子拳乱之后,我们祖宗残骸,源源出国……我们不重古人残骸,有重我们古人残骸者在,将来我们为研究历史美术,必须到欧美看我们古人残骸是否为可悲可惨之事,所以古人残骸,是不是应当注重保护问题,文化艺术之创造,是不是应先循古人法则,以为桥梁,并保存一贯之精神问题,均需要多数学者集合讨论,建议教育部,规定文化学术发展之方针与途径,则学术之争自息,而政治之争,亦可连带减少。至吾人与徐氏个人之争执,乃系支援弱小会员及尊重古人,为一时感情冲动,仍希望徐氏善自压抑,勿意气用事为幸。 [58]

      毫无疑问,张伯驹及三教授等画家对于国画精神的理解,还是较徐悲鸿全面而深刻的。而且从收藏家的角度,提出了文物艺术品的保护问题,是很有历史眼光的。
    2016/7/4 12:14:4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晓竹,网名风行九天,工科学士。男,汉族。1963年2月22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克东县,祖籍河南省濮阳市南乐县。1981年入伍。1987年毕业于南京通信工程学院。历任通信排长、报道干事、指导员、沈阳军区特种大队宣传股长、通信股长、技术中心主任。1999年转业到辽宁省葫芦岛市物价局工作。主要成就:1987年开始诗歌创作,1989年于鲁迅文学院深造。1992年从事新闻工作,1993年与旭源合作出版诗集《手中的花》。2006年10月与李桂秋合作出版《老子》译著《变化之道》。2006年被邀请参加在武汉举办的《海峡两岸唯道论研讨会》,提交论文《唯物论、唯心论、唯道论》,并做大会发言。 2009年被邀请参加在北京召开的首届国际老子道学文化高层论坛,提交论文《道德经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社会兼职:福建省老子学会顾问。
邮箱:xyj39@163.com  电话:13802283907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