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英俊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道学庄 - 薛英俊首页
字号:

  • 西医攻击中医不科学,将中医的阴阳二气、五行生克、经络脉案等等统统打入张天师胡大仙一党,旧医登记案的提议者余岩干脆称中医为“依神道而敛财之辈”。“由于自恃有生理解剖、化学、物理以及药理学做后盾,他们的气很粗,明显处于攻势。奇怪的是中医们也没有祭起扁鹊、华佗的大旗,抬出《黄帝内经》、《王叔和脉经》的道理来反驳”,只是“紧紧抓住‘效验’两字来做文章,似乎凭借的也是科学与洋人。”

      中医们此次虽然取得了胜利,但是实际上,这“胜利”是要打一个大折扣的。因为“在这场中医存废的论争中,西医说中医没有科学上的根据,而中医却要强调科学的实证性来证明自己,中医在道理上的屈服已经是不言而喻的了,毕竟,在那个时代,科学是具有无穷魔力的名字,任何人都不能不向科学低下自己的头。谁说五四科学与民主的启蒙没有成功,至少科学一词变成了法力无边的魔杖。也许,那个时代的大多数老百姓并不如此想,甚至连科学二字都听不懂,但是,毕竟一个社会有声音大和声音小甚至无声群体的分别,在某种情形下,只要声音大的群体认可这种道理,那么这个道理就会变成社会的公理。这就是为什么当时还很幼稚(整个上海才有一台X光透视机),数量远不及中医的西医们敢于提议废止中医,而声势浩大的中医却只能哀兵求告,还要加上疏通和贿赂才能抵挡的缘故。事情就是这样奇妙,当这个社会或者说国度的大多数人还并不知科学为何物的时候(包括某些高喊科学的人),对‘科学’的名词崇拜却能畅行于世。”
    2016/6/20 12:54:10
  • 二、中医异化的国内国际背景  
      中医和西医与生俱来的差异,决定于各自所赖以建立的科学依据。中医的科学依据是阴阳五行;西医的科学依据是细胞、生理、病理解剖、生物化学等。那麽,为什麽近现代以来的大部分中医院校却要以西方科学作为基础理论,而各方各界都极力推进中西医结合呢?是由很难抗拒的国内国际背景决定的。
        
      中医异化的国内背景在张鸣先生《旧医,还是中医?----70年前的废止中医风波》中讲得清清楚楚:在70年前的中国,“废止中医”议论是家常便饭,稍微熟悉一点鲁迅的,从他对中医那深恶痛绝的态度,大概可以推测,在那个时代,中医在当时的精英眼里是个什么形象。尽管中国人“跟英国人学的叫英医、德国的叫德医、意大利的叫意(义)医,各守家法,互不相能。但大家对付起中医来,却是同仇敌忾,换言之,中西医之间的敌意甚深。”“不许宣传中医,不许开设中医学校。”
    2016/6/20 12:51:15
  • 中医学的脏腑经络学说,不是实物学说,而是气化学说。中医学中被现代医学称为“想象”的理论,不是凭空想象的,而是依据“天地之阴阳五行”与“人体之阴阳五行”的代名词——五脏相参相应“想象”出来的,这两个五行的相参相应,即是通常学术界所说的“天人相应”,也称“天人合一”。作为中医学基础理论的脏腑、经络、气血、荥卫、八纲(阴阳、表里、虚实、标本)辨证等学说,都是在阴阳五行根基之上生发出来的。尤其是对脏腑、经络的名称和功能、性质的认定,药理性能的认定等,都取决于阴阳五行八卦这个根本(11)。由此可知,中医学是自成体系的学说,中医学术理论体系的科学依据是“阴阳五行”,中医学自成体系的特殊性也正在于此。这一特殊性与西医的科学依据是细胞、生理解剖、病理、生物化学等没有丝毫的共同点。
    2016/6/20 12:47:32
  • 张介宾先生指出:“知天地之气候,则人有五虚五实,皆可因而知之矣。”(6)即只要通晓天地之气的属性——五行,那么人体的五虚五实,全都因此而能够通晓。
    《内经》则一再强调:“不知年之所加,气之盛衰,虚实之所起,不可以为工矣。”(7)即不懂得年节律,不懂得气的盛与衰,不懂得人体虚实因何而发生,就不可以做医生。民国时期杰出的学者恽铁樵先生,在批判了以往解释五行生克的庸俗偏见时说:古人虽愚,必不以为木生火即钻木可以取火,水生木即树木得水而荣等等。《内经》中反复谈五行是由于“内经认定人类生老病死皆受四时寒暑之支配,故以四时为全书之总骨干。四时有风寒暑湿之变化,则立六气说以属之于天,四时有生长收藏之变化,则予五行之说以属之于地。五行、六气所以说明四时也。”(8)人体的脏腑直接与阴阳五行相参相应,由人体肝心脾肺肾的脉象体现出来。即“春脉玄、夏脉洪、秋脉浮、冬脉沉。谓四时之经脉也。”(9)恽铁樵先生还一针见血地指出,“古人内经之五脏非血肉之五脏,乃四时的五脏。不明此理则触处荆棘,内经无一语可通矣。”[10]
    2016/6/20 12:45:05
  • 被现代医学认为中医学缺乏科学依据而“想象”的中医学脏腑、经络,其数目、性质与功能,不是与解剖出来的器官、神经相吻合,而是与阴阳五行、八卦、十干、十二支的数目分毫不差,而且其功能性质与这些数目所标示的天地之气的功能性质也是直接对应的。在中医学术理论体系中,则将十二正经与十二支所纪的一日十二时辰、一年十二月直接对应:子—胆、丑—肝、寅—肺、卯—大肠、辰—胃、巳—脾、午—心、未—小肠、申—膀胱、酉—肾、戌—心包、亥—三焦。这种对应在中医学界是众所周知的,但是这种对应的原理却不是众所周知的。那麽这种对应的原理是什麽呢?是“天地之阴阳五行”与“人体之阴阳五行”相参相应,人体之阴阳五行就是指五脏。正如《素问》所指出的:“天有五行御五位,以生寒暑燥湿风。人有五脏化五气,以生喜怒思忧恐。”这也就是中医学将肝的属性定为木、心的属性定为火、脾的属性定为土、肺的属性定为金、肾的属性定为水的科学依据之所在。《灵枢·经别》就指出:“余闻人之合于天道也,内有五脏,以应五音、五色、五时、五位也;外有六腑,以应六律;六律建阴阳诸经,而合之十二月、十二辰、十二节、十二经水、十二时、十二经脉者;此五脏六腑之所以应天道也。”(4)五位、五色、五音、六律、十二月、十二辰与四时,都是天地阴阳五行体现出来的时段规律 [5]。
    2016/6/20 12:41:51
  • 不是中医学没有严谨、系统、完整的科学理论作依据,而是现今学术界对这一问题的探询方法走上了歧途。学术界对中医学科学依据的探询,不是从中医学术理论的根本上去做文章,而是从中医学的哪些内容与现代医学的内容相一致上下工夫。全然不顾两种体系之间根本就无法一致起来。比如稍加思考就会发现,西医也不乏医疗实践经验,可是对中医学的理论却无法认同。中医对现代医学的理论同样也无法接受。这究竟是为什麽呢?当然是各自的科学依据不同使然。中医是依据阴阳五行,西医是依据组织、器官、细胞、分子。比如中医学的历史上并没有“非典”的记载,但是在广州的首例“非典”病人发烧、憋闷,现代医学使尽全身解数收效甚微的情况下,是 “银翘”等祛邪退热的中药,为病人解了燃眉之急。尽管西医一直在研究“病毒学”,但是面对“冠状病毒”却束手无策。虽然中医学不以“病毒”作为致病原因,在中医学中也从未见过“冠状病毒”的名称,但是没有经验过的病症依据传统的中医治疗方法,只要对症下药,仍然可以速见疗效。难道这还不足以证明中医的科学性、前瞻性吗?
    2016/6/20 12:39:44
  • (三)中医不以生理、病理、生物化学作为基础理论
      对中医学颇有造诣的学者,尽管精通脏腑、经络学说,但是却没有明确地论述中医学的这些脏腑、经络理论,是依据什么而建立起来的。只有医学大家李时珍先生《奇经八脉考》曾谈到“内景隧道,惟反观者能照察之。”(2)即人体内部的经脉,只有练气功达到一定境界的人,才能够体察到。但是自有文字记载以来的中医学著作,也没有告诉我们中医的脏腑、经络学说,是由那一位高超的气功大师体察出来的。在各门学科都要求有科学依据的当代,学术界也只是差强人意地解释说,中医学术理论是依据丰富的医疗实践经验而建立起来的。然而照此逻辑推断,继承中医学术事业,就只能对古人所经验过的病症照猫画虎,从故纸堆里找出治疗理论和方法;对古人没有经验过的病症,如近些年出现的艾滋病、因毒气而导致的人体高位截瘫,当前肆虐的“非典”等疾病,中医学则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前去问津。简而言之,就是“光靠临床实践,病历分析,不能创造新医学。”(3)如果仅仅以感性直观的经验为科学依据,那麽没有经验过的疾病就无法找到有效的医治方法,中医学就只能停留在已有的理论基础和技术水平之上,不会再有新的发展与创新。这种仅仅以感性直观的经验为科学依据的肤浅认识,不知不觉抽掉了中医学活的灵魂。
    2016/6/20 12:37:39
  • (二)中医不以细菌、病毒、红白细胞增减异常等作为致病因素
      尤其是中医学把脏腑、经络理论与玄奥、艰深的阴阳五行八卦、十干、十二支相提并论。如肝属木,心属火,脾属土,肺属金,肾属水,即将五脏配属五行;奇经八脉配属八卦;五脏五腑配属十干;十二正经配属十二支。几乎是言必称阴阳五行,说到脏与腑之间的关系,即认为脏为阴,腑为阳;脏与脏之间的关系则与五行生克相一致,如肾水生肝木,肝木生心火,心火生脾土,脾土生肺金,肺金生肾水。又如肺金克肝木,肝木克脾土,心火克肺金,脾土克肾水,肾水克心火。并认为,人体五脏:肝、心、脾、肺、肾,分别与四时之气直接感应,如春应肝、夏应心、长夏应脾、秋应肺、冬应肾。而且人的怒、喜、思、悲、恐这五种情志直接与五脏相通,如怒伤肝、喜伤心、思伤脾、悲伤肺、恐伤肾。肝气主宰人体“筋”的正常活动与病变;心气主宰人体“血脉”的正常活动与病变;脾气主宰人体“肉”的正常活动与病变;肺气主宰人体“皮毛”的正常活动与病变;肾气主宰人体“骨”的正常活动与病变。如果人体在春天患病,那么主要原因在肝。春天要注重肝的保养。肝气足,“筋”也柔和。肝气不调,就会出现“筋”的迟缓或者拘急,甚而萎缩;如果人体在夏天患病,那么主要原因在心。夏天要注重养心。心气足,血脉环周不休,营养全身,就会面色红润光泽,脉象和缓有力。如果心气不足,脉象就会鼓动无力,面色无华,甚而晦暗,唇舌青紫,胸闷憋气和心区刺痛等。心失所养,就会面无光泽,心悸不宁。……人在天底下、地面上,生存于天地之中。人体的气血运行系于天地四时之气的运行。天地之气失去常规,比如春不暖,夏不热,秋不凉,冬不寒,就会导致人体的生理异常,甚至发生病变。如此等等,就更难为现代医学所认同。用现代医学的认识方法,同样会称之为“想象”的理论,因为现代医学认为细菌、病毒与红白细胞的增减异常,等等,是人体致病的原因。
    2016/6/20 12:33:32
  • 中医学不以解剖实物来命名脏腑、经络。这被外国学者认作:据《内经》记载,人体的内脏分为两大类,其中一类为脏:肝、心、脾、肺、肾、命门;另一类为腑:胆、小肠、胃、大肠、膀胱、三焦。其中的“命门”、“三焦”这一对脏腑,是中医“想象的器官”(1)其实,按照现代医学的认识方法,中医“想象的器官”,并非只有“两个”,就连其他十个与现代医学名称相同的脏腑、“经络”,就中医学所论述的脏腑、经络的性质与功能而言,几乎大部分会被现代医学称之为“想象”的理论。
    2016/6/20 2:17:08
  • 一、中医与西医的差异

      中医与西医的差异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中医不以解剖实物命名人体器官
      中医学对解剖学的研究始于上古时代,在对人体的认识上,与现代医学的理论和方法大不一样。五千多年前的《黄帝内经》记载了人体内脏和骨骼的部位、长度、重量、体积等知识,明确使用了“解剖”两字,其中有关消化道长度的数据与近代解剖基本一致。现代医学对人体科学的认识,则是就解剖所发现的实际物质而言,如主要研究人体的内脏、血管、神经系、感觉器官和内分泌器官、运动器官(肌肉、骨骼与骨连接)和人体的运动,以及各器官的构造、功能、位置和各个器官之间的关系。中医学则不然,它将人体内的脏器统称为五脏六腑(只是在论述经络理论时,才称六脏六腑),认为支撑人体生命和支配人体生理活动的物质是“经络”(也称经脉)。并将人体的主干经脉分为十二条,又称“十二正经”。十二正经分手三阳经、手三阴经;足三阳经、足三阴经。它内联脏腑,外络肢节,由头走足,由足走腹,由腹走胸,由胸走手,由手走头,再由头走足。循环往复,周而复始。就象圆环一样,没有开头,没有结尾。在中医学中,根本没有现代医学中的所谓盲肠、十二指肠、胰腺、神经线之类名称,所有器官的生理、病理内容,全都包容在脏腑、经络、气血等学说之中。在现代医学的解剖学理论中,也无法找到中医的“命门”、“三焦”这一对脏腑。尤其是经络,在解剖中,根本不象现代医学的神经线一样,能够找到它的踪迹,但是,经络却实实在在地存在于具有生命活力的机体之中。
    2016/6/20 2:16:33
  • 中医-西医,同医不同一
    光明社区  本真中华文明的个人空间
    2012-5-24

      摘要  中医、西医各自自成体系。近现代以来,在国际国内以第一世界的话语为世界中心语的背景中,学术界用西方现代科学理论的话语释义中医理论,导致了中医的异化。                        
      关键词    中医    西医   差异   异化

      中医是中华民族自羲黄时代创立并一直延续至今的医学体系;西医是包括英国、德国、意大利等国医学在内的西方医学体系,学术界称它为现代医学体系。虽然中医与西医同是人体科学,但是各自在基础理论、内容、诊断治疗方法等方面,却好似木质材料与金属材料的不能水乳交融一样,有着本质与形式上的不同。讲得通俗、直观一点就是,西医把人体看作一台机器,把人体的各个部位看作机器零件;中医则把人体看作一个整体,把人的各个部位及毫毛肢节与人整体的关系看作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2016/6/20 2:14:54
  • 五、结语

      如果不能正确地认知中西学术的源流与两者之间的差异,就不能对中西学术的内容及其价值做出公允的评价。长期以来,学术界相当一部分学者对中西学术源流、差异,以及治学目的之间差异的认识,相当严重地迷失与错位在仅有“两干多年的发展过程”之中。这一迷失与错位截断了中西学术的源头。对作着无根漂浮的两种学术,分析其内容以及各自在治学目的、治学方法之间的差异,只能是夸夸其谈而不着边际。其结果导致学术界对很多学术问题的分析与论述似是而非,在(世界霸权学术、西方学术体制为中心的)经意与(被桎梏的第三世界学术的)不经意之中使学术研究失去了科学性、客观性、实用性,从而造成了中西方学术相当严重的相互误读。只有从真正的根源之处厘清中西学术的差异,才能不盲目肯定或否定两种学术的诸多内容及其所具有的真正价值,进而洞悉两种学术之所以存续到今日,且仍有发展的无限空间之生机所在。也只有在此基础上来研究、探讨中西方学术,才能真正结束中西方学术之间的相互误读,真正实现中西方学术的平起平坐,真正使生成、存续了近万年以上的中西方学术,共同更好地在世界“全球化”过程中,为解决政治、经济、科技、思想文化等领域出现的诸多危机,古为今用,推陈出新,提供确有实效的方针策略,真正使整个人类社会更加和谐,更加美好。
    2016/6/19 20:27:1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晓竹,网名风行九天,工科学士。男,汉族。1963年2月22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克东县,祖籍河南省濮阳市南乐县。1981年入伍。1987年毕业于南京通信工程学院。历任通信排长、报道干事、指导员、沈阳军区特种大队宣传股长、通信股长、技术中心主任。1999年转业到辽宁省葫芦岛市物价局工作。主要成就:1987年开始诗歌创作,1989年于鲁迅文学院深造。1992年从事新闻工作,1993年与旭源合作出版诗集《手中的花》。2006年10月与李桂秋合作出版《老子》译著《变化之道》。2006年被邀请参加在武汉举办的《海峡两岸唯道论研讨会》,提交论文《唯物论、唯心论、唯道论》,并做大会发言。 2009年被邀请参加在北京召开的首届国际老子道学文化高层论坛,提交论文《道德经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社会兼职:福建省老子学会顾问。
邮箱:xyj39@163.com  电话:13802283907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