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英俊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道学庄 - 薛英俊首页
字号:

  • 杜维明、郑永年等西儒们,属于“高级废物”,精神上、本质上和阿Q没什么区别。
    2016/6/20 21:33:10
  • 呵呵

    西方为何养着马儒和海外中式西儒这样的废物们?

    不就是要拿这些废物来“忽悠-混绕”中国人?

    西方为何不资助中国的“毛学”?
    2016/6/20 21:12:10
  • 杜维明认为,21世纪的中国更需要“自我更新的儒学”。他的期待是,儒学要面向整个世界——儒学第一期是从曲阜的地域文化、地方知识发端,经历数百年成为中原文明的核心、中国文化的主流;第二期从中国文化发展到东亚文明;未来儒学的第三期发展,要真正成长为“具有全球意义的地方知识”。“而这就要看儒学能否对整个西方文明、尤其是从启蒙以来的‘启蒙心态’作出回应,并进而能否给人类社会提供有价值的东西”。

      这恐怕不仅是一个学术研究者的期待,也是中国成为大国的文化使命与必然路径。
    2016/6/20 20:18:41
  • 唤醒传统文化之魅,又赋予其现代化之魂

      传统文化被视作救世良方,但从另一面看,有“国学热”一地鸡毛的前车之鉴,如何从儒家文化中汲取文化重建的正能量,亦是严峻挑战。

      有人说,中国传统文化的圆融、自足,是一个“超循环”机制。资本主义经济全球化的蔓延打破了这种“超循环”,进而使中国传统文化无法抵御帝国主义挟持着达尔文主义和丛林规则的侵略。在这种境况下,传统文化被救亡图存时期的主流知识分子抛弃,而其后的文化封闭又让断裂的传统文化缺乏更新的机会。

      著名学者杜维明曾撰文说:“过去我们打倒孔家店、批判孔老二,人们把官员贪污腐败、民众贫穷愚钝、新旧极权主义、错过了工业革命、没能建立民主人权法治社会、不完善的市场经济,等等,都归结于传统之恶劣。我们拿几千年积累下的文化污垢同欧美文化中的优质部分作比较,把责任归结到传统文化,尤其是儒家思想与伦理身上,这显然有失公允。”
    2016/6/20 20:11:38
  • 一段时间以来,电视剧热播宫廷斗争、尔虞我诈,官场、谍战、职场、家斗也是常演不衰的题材,折射着犬儒主义盛行、人际关系恶化、社会诚信缺失的现实,显规则被弃置一旁,“潜规则”却大行其道;圈子盛行,彼此谋利,参与其中的人都希求在制度之外找到获取资源的渠道;不劳而获、一夜暴富被仰慕推崇,毒奶粉、毒大米、地沟油、瘦肉精频频出现,更可怕的是不少人正逐渐对此见怪不怪、麻木不仁;山寨文化几乎成为“中国标签”,各个领域仿冒成风,这些人非但不以为耻,反而认为能赚快钱就是英雄;盲目从众事件时有发生,理性的思考和表达却少有人倾听。

      20世纪90年代兴起的“国学热”,似乎让人们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各种“文化明星”名利双收,汉服、唐装招摇过市,大典、仪仗隆重登场。但很快就有人批评这种热潮浅薄片面,只求功利实用。当代中国人对自己民族文化的理解,大多局限于“中国结”“功夫”“舌尖”等符号化的平面维度上,在信仰的高度上,在求善求美的高度上,却少有耐得住寂寞的关注与追求。
    2016/6/20 20:07:37
  • 参考文献
      (1) 苏,伊万尼茨基,《人体解剖学》,北京,人民体育社,1959.6,P11;
      (2)明,李时珍,《奇经八脉考.钦定四库全书.子部五.医家类》,P10
      (3)沈自尹,《中医基础理论研究方法的探讨,上海中医药杂志,1980(2),P2
      (4)南京中医学院中医系,《黄帝内经灵枢释义》,上海,科技社,1986.3,P125
      (5) ;[11] 张建芳,《试论阴阳五行是中医学术理论的根》,2003年《中医杂志》(增刊),P58  
      (6) 明,张介宾,《类经》,北京,人民卫生社,1965.8,P639
      (7)唐,王冰,《黄帝内经素问》(上下),上海,商务馆,1931.4,P55;(9)P43
       (8);(10)民国,恽铁樵,《群经见智录·五行之研究》
       (12)2002年6期《读书》,P136页
      (13)王岳川,《后现代主义文化研究》第八章,第三节,北京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
      (14)叶世祥,《中国文化保守主义的西学背景》,2002年10期《学术月刊》,P85-91
      (15)刘力红,《思考中医:对自然与生命的时间解读》,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P5;P9,
      (16)张建芳,《试论十二支的赤道属性》,2003年6期《贵州教育学院学报》
      (17)任继俞,《瞻望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哲学》,2002年12期新华文摘,P25页
      (18)黄世瑞,《中西科技思想文化比较》,2002年7月《自然辩证法研究》,P68页
      (19) 王岳川,《发现东方与中国文化输出》,《解放军艺术学院学报》,2002年3期,P5
    2016/6/20 17:19:18
  • 只有依据原汁原味的中国传统科学知识和语言,用我们真正的母语,透析中医学术理论的脏腑、经络、气血等学说与阴阳五行八卦之间密不可分的关系,才能真正恢复中医固有的解释系统,建立健全真正科学的中医学术理论体系。

      适值当今全国、以至全世界医学界都在探究根治“非典”的灵丹妙药,我们更应该抓住这一机遇,从探讨中医学的科学依据入手,运用马克思主义辨证唯物论、历史唯物论,揭示西学对中学、中医的歪曲和虚构,将颠倒了的乾坤再颠倒过来。在世界反对霸权,反对殖民文化的大潮之中,中医与“中学”一样,应该从“世界中心语”的语言与意识的桎梏中挣脱出来,用我们自己独俱魅力的科学依据与语言风格进行重构的时候已经到来了。
    2016/6/20 17:14:35
  • 作为权威性的学者,一定不会懵懂到“只要声音大的群体认可这种道理,那么这个道理就会变成社会的公理”的地步。只不过隔行如隔山,不可能亲自探讨深层次中医学术理论的奥妙,只能听从运用中学西范方法研究出来的现代中医理论的误导,故而不是对中国传统医学避而远之,就是随声附和。如果真正弄懂弄通了“阴阳五行”不是对客观物质世界“朴素直观”的认知,而是对客观物质世界本质属性的科学认知,我们就会发现,东西方人文科学方面的差异来自自然科学的不同认知方法和体系(有另文分析)。

      我们研究中国传统文化与研究中国传统科学技术、思想文化的学者应该携手并肩,正视处在西方强势语境的中医学,在很大程度上已被西方科学的用语包装得置之于“盲点”之中,要想保持中医的特殊性而不被西方观念所牵引和异化,首要的任务就是应该恢复我们中医固有的解释系统。

      阴阳五行是中医学术理论的根,这“根”置身于充满灵性之光的中国传统科学思想文化的沃野之中。用现代学术界的习惯用语讲,就是中医学术理论体系建立在中国传统科学取得最高成就的基础之上。
    2016/6/20 17:12:38
  • 三、正视中、西医之间的差异,从语言与意识的桎梏中挣脱出来中

      时至今日,认为“中医有很好的临床经验,有些验方很灵验,但中医将要在21世纪取得大发展,走向世界,为世人所接受,就必须经过分析化学、近代生理、解剖学、生物学的洗礼,把《黄帝内经》中朴素直观的五行、阴阳、三焦、虚实、表里等辨证施治经验,用科学语言表达出来,才可以丰富医学知识,为人类造福。”(17)这一“中学西范”观念似乎已经成为国际国内文化精英和普通百姓的共识。而且,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的学者们,一般只注重社会科学领域如政治制度、哲学思想、文化艺术等的研究,很少注重对自然科学领域如天文、医学等的研究。在涉及到“自然科学”一词时,多是称“近代科学在西方产生,中国传统科技在近代明显落后于西方” (18)

      羞羞答答地不敢称中国有传统科学,勉勉强强承认“中国传统科技”,处处比西方要矮一节。关键是他们认为:各国的信仰冲突来源于人文科学方面的差异。“众所周知,有中国哲学、有美国哲学、有法国哲学,但是似乎没有中国化学、美国化学、德国化学之说,自然科学是通用的。人文科学差异却不可抹掉……”(19)这些学者不会不经常听说“中国医学”、“西方医学”,也一定承认在医学领域,有中、西医的不通用。只是不太了解中国传统科学技术、思想文化与古代中国天文学的独特性一样,不与西方国家的相同,尽管中医与西医同是自然科学,却无法象化学、生物学、微生物学那样相通。
    2016/6/20 17:08:35
  • 这一根源处的问题,就是近一百多年来的“以现代医学解释中医”,中医丧失了“以中医解释中医”的能力,中医学术理论沦为被现代医学任意解释的对象,中医渐渐成了“西方的中医”,中医学术理论成了西方文化视野下的中医学术理论。中医异化的国内国际背景,导致中医在回应现代医学挑战的过程中,自己先乱了自己的解释系统,中医和中国传统科学思想文化知识变得整体性地失语了。这种失语使得中医学术的言述方法、思维方式和制度方式丧失了科学性而走向异化,使原本有血、有肉、有灵魂的中医、中国传统科学思想文化知识被丑化、被践踏、被桎捁,从而失去了昔时蓬蓬勃勃的生命活力和穿透性的世界性魅力。中国传统科学思想文化知识中的关键词,如不停歇地动感的“阴阳五行”被僵化为固体的“五种物质元素”;双向的“阴平阳秘(阴气平和,阳气密固)”被释义为单向的“阴阳平衡”(有另文分析);“十二支”、“二十四节气”被戴上了希腊“黄道”、埃及“地平”的“桂冠”(16);“天地”被“自然界”、“大气层”所取代,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尤其是中医的经络,尽管高层次的专家学者大多数都知道在解剖中找不到它的踪迹,但是能享受高等教育的毕竟不占多数,我们的初、高中生在接触这些知识时,首先能理解到的是他们曾经接触过的“神经线”知识。如此西化的国内国际背景,又怎麽能够不使中医异化呢?
    2016/6/20 13:03:20
  • 中医异化的国际背景在于,自鸦片战争以来,随着帝国主义的武力、文化入侵,第一世界掌握着文化输出的主导权,可以将自身的意识形态看作一种占优势地位的世界性价值,通过文化传媒把自身的价值观和意识编码在整个文化机器中,强制性地灌输给第三世界,而处于边缘地位的第三世界文化则只能被动接受,他们的文化传统面临威胁,母语在流失,文化在贬值,意识形态受到不断渗透和改型。历史在被中心话语重新编织中受到“认知暴力”的挤压(13)。中国有很多优美的东西无法在世界的话语圈中争得合法地位,加上近现代以来诸多高层次圈儿内的学人如曾国藩的幕僚,“第一位中国留学生”容闳、戊戌变法失败后在海外流亡十余年的康有为、从日本输入“国粹”一词的章太炎、在哥伦比亚大学获博士学位的冯友兰等人以及他们所代表的“体用派”、“孔教派”、“国粹派”、“学衡派”、“现代新儒家”、“当代保守主义”,都是长期浸淫于西学之中(14)。再看低层次圈儿内,从私塾到洋学堂、从洋学堂使用的半中半西的教材,由这些不伦不类的教材而教出来的,虽然是在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的氛围中生长,但是却使用西方人的认识方法论看事物的芸芸众生。“中学”如此,中医更不例外。尤其是现代,大多数中医对老祖宗遗留下来的中医学术理论的了解一团雾水,支离破碎,不得要领,且不说其中之偏颇者对西方医学、生物化学的崇拜敬仰之情与对中医理论的刻意歪曲之意了。我们中医院校及其研究机构培养的学士、硕士、博士多是读分子生物学之类,而不读我们的中医经典(15)。即使读,又有多少人能够真正读得懂呢?一些研究中医古籍的专家、博士,也大多只是在整理文献、校勘古籍、疏理史实上有成就,在对中医学术理论体系及基础理论的阐释上往往不得力,甚至多所误解,导致中医学术理论在根源处出了问题。
    2016/6/20 13:00:27
  • 事件过后,卫生部长薛笃弼声明中医不可废,但要科学化。实际上,以西方医学理念建立的卫生部门(虽然当时还很幼稚),本身与中医是存在着深刻的矛盾的,卫生部门要想建立现代的卫生体系,势必要改造中医,只是从那以后,中西医问题的解决,基本上是单向度的。国民政府的卫生部要求中医从业要经过考试(西医也需考),但考试的内容则以西方医学为主,而且西医考试通过称医师,中医则称医士(当然,比起英国统治下的香港的中医只能称“Herbalist“,意思为“种植或贩卖草药者“还是要强一点)。对中医中药的研究整理,也大体上按照以西方医学科学的观点和方法来分析中医中药的路径进行。……属于西方科学研究的范围,目的充其量无非是将中医中药作为要素摄取进西医体系。可是这种理路,却实际上贯穿了改造中医中药的全过程。“到今天,中医中药确实走上了一条‘科学化’的道路,中药成剂可以批发生产了,但也越发像西药了。一批又一批医学精英本着科学的理念,用科学的仪器来探索经络的实存,当然是越探究越不明白。进了中医院,诊断上的望闻问切不见了,俨然化验、照相、透视、CT这一套,开出的药,也是中西合璧,成剂多汤剂少。毫无疑问,中西医高度结合了,但中医实际上已经成了拾遗补阙的角色。一代一代的医学发展下去,有名的西医层出不穷(主要是好刀--外科与眼科等),可有名的中医却在老一代相继谢世后不见了,一位中年中医告诉我,现在哪有中医,我们都是西医。”(12)中医异化的过程与中西医结合的尴尬由此可见一斑。
    2016/6/20 12:56:4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晓竹,网名风行九天,工科学士。男,汉族。1963年2月22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克东县,祖籍河南省濮阳市南乐县。1981年入伍。1987年毕业于南京通信工程学院。历任通信排长、报道干事、指导员、沈阳军区特种大队宣传股长、通信股长、技术中心主任。1999年转业到辽宁省葫芦岛市物价局工作。主要成就:1987年开始诗歌创作,1989年于鲁迅文学院深造。1992年从事新闻工作,1993年与旭源合作出版诗集《手中的花》。2006年10月与李桂秋合作出版《老子》译著《变化之道》。2006年被邀请参加在武汉举办的《海峡两岸唯道论研讨会》,提交论文《唯物论、唯心论、唯道论》,并做大会发言。 2009年被邀请参加在北京召开的首届国际老子道学文化高层论坛,提交论文《道德经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社会兼职:福建省老子学会顾问。
邮箱:xyj39@163.com  电话:13802283907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