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英俊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道学庄 - 薛英俊首页
字号:

  • 综上述,我们可以进行如下推定:

        1·由《周易·系辞传·上》论“阖辟成变”可知,天地的“阖辟成变”运动创生了万物。这与“神”的造字意是统一的;
        2·《周易》还指出了“神”的性质——阴阳不测之谓“神”,也就是说,“神”指的是阴阳的交互运动,这是不可以以形来测度的;
        3·《周易》认为,主体可以通过把握“神”来妙万物之情状,进而知“鬼神”之情状;
        4·主体之“神”来自于天地之“神”,两者性质和运动方式保持一致性;
        可以看出,这些结论与上文追寻之本意有着统一性。
        那么,主体之“神”遵循这“阖辟成变”的“一阖一辟”的阴阳运动而实现把握万物之情状,与其由“神”而成的“生命”有何意义呢?《易》曰:

        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
        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上者谓之器。[]

        也就是说,主体的价值取向是:主体虽然继承了一阴一阳生命运动的方式,还要“成之”。即成为“形而上者”,那样,就可以称其为“谓之道”的存在了,这是由人的本“性”所决定。这里的逻辑是这样的:

        由于“神而明之存乎其人”[],人才称之为人。由上文可知,此“神”乃天地“阖辟成变”而成。所以,要保持他的存在,至少是要遵循他的运动方式,这样才能保持他的存在。但这不是最终极的目标。最终极的目标是要像天地之“神”一样,不存乎于人之形体之“中”,那样就可以避免成为形而下的器物存在从而超越形体的限定性存在而永远存在了。而实现这一终极目标的方法就是以和于道的“一阴一阳”的运动方式。然而,这一目标,只有“神而明之存乎其人”的人才可以实现。不能不说,这都是“神”之所致。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作出以下推定:
        1·《周易》对神的阐释一方面没有脱离“神”之本意;
        2· 另一方面,在洞悉“神”之本意基础上,发现了“神”与主体生命的关联,解决了主体的生命问题。这样,消除了主体对天地鬼神的恐惧和不解,将“神”之用与人之体相互结合,不能不说,这是人类智慧的飞跃。
    2017/9/15 15:56:35
  • 阖者,合也,闭也《说文·门部》。辟者,开也。这就是说,天地通过“阖辟成变”的“一阖一辟”之阴阳变化创生了包括人在内的万物,天地万物都囊括在天地的“阖辟成变”规律之中,往来不穷。在这样的变化之中,主体可以观到“象”,也能观到“器”。而主体之所以能够“利用(之)出入”而“观”,并“制而用之”,是因为有“神”的存在。即“民咸用之谓之神”。而这个“神”,是天地在“阖辟成变”中生成的并可以“利用”的“主体性”。所以说,“民咸用之”之“神”来自于天地“阖辟成变”,此变中生成了主体之“神”。故《周易》说:“神而明之存乎其人”[]。即“神”存于“人”之中,可让人“明”而“妙”万物。也就是,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神”存与“人”。这与本文第一部分之追寻结果统一。

        因此,对于主体而言,因为生命来自于“阖辟成变”而生成的“神”,所以,主体之“神”的规律和“阖辟成变”之“神”的规律一定保持着一致性。因此,用主体“神”把握“一阖一辟”的运动方式,并与之“和”,这应当是主体的生命方式,只有这样,主体之生命才能够“存在”,否则,将因为“不合时宜”或“不顺从”与“阖辟成变”之神而走向消亡。此“神”“阴阳不测”[]而“无方”[],此“神”“不疾而速,不行而至”[]由此,人可以“天生神物,圣人则之。”[]可“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可以“神以知来,知以藏往。”[]可以“引而伸之,触类而长之,天下之能事毕矣。显道神德行,是故可与酬酢,可与佑神矣。”[]可以“精义入神,以致用也,穷神知化,德之盛也。”[]最终“知几”[]而“体天地之撰”[],最终“知变化之道”[]而“聪明睿智神武”[]。试想,若“非天下之至神其孰能与于此”[]?(最当注意者,就是这个“至”字,其表明主体之“神”与“阖辟成变”之“神”的联系之密切性,即主体之“神”来自于本体之“神”)

        若此,主体便可成“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的大人,与“天地盈虚,与时消息,”[]而“知鬼神之情状”[],从而“成变化而行鬼神”[]。此时,对于主体而言,不可捉摸的存在——“鬼神”也不会被称其为鬼神了。因为人与鬼神同在天地之中,同样遵守“阖辟成变”之阴阳大化之规律,也同样“害盈而福谦”[]。所以主体若能以“神”认识万物之情状,当然也会认识鬼神。
    2017/9/15 15:54:02
  • 二、神之正本清源

       (一)《周易》对“神”的诠释
         “史料记载表明,孔子集其以前两千五百年以上的文化之大成。又开其后两千五百年以上之新统。在此五千多年,中国历史进程之指示,中国文化理想之建立,具有最深最大贡献者,殆无人堪与孔子相比伦。”[]同时,孔子是儒家文化的开创者,儒家文化作为主流文化支配和影响了中国数千年,因此,我们可以说,中国文化的内核是儒家文化。而儒家文化的代表性“著作”是孔子以“述而不作”的方式亲自编纂的《诗》《书》《礼》《易》《乐》《春秋》六经,《乐》失传之后,后称为五经。其中,《周易》自古以来就被称为五经之首,六经之源,历来被认为是中国文化的源头活水。所以,考究《周易》中对“神”的诠释,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事实表明,易经原是用来卜筮的,但是,《易经》经‘孔子序传解经’[]后,其原有的卜筮性得以扬弃,从而成为了中国的哲学和科学的代表。”[]其哲学性表现在用“卦”形成的“象数理义”思想体系对“主体性神”的诠释,其科学性表现在以“卦”形成的象数理义思想体系对“主体性神”具体操作之法的诠释。事实表明,“《周易》之《经》中,并没有出现“神”字,在孔子所序之《传》中才能见到,共出现34次。其中,《文言》1次,《彖》3次,《说卦》2次,《系辞传》30次。”[]这说明,由于《经》原来是用于卜筮活动,其作用就是与人们敬畏的“神”进行交流,所以,卜筮性质的《经》中是不会出现“神”字的。而孔子认为“只要洞悉天地万物之情,‘神’也就不再为‘神’了”[]。

        在对天、地、万物(包括人)进行深刻洞悉的基础上,孔子把握主体之“神”来认识把握万物的方法和规律。于是,将这个规律用《周易》承载。下文的推定将证明这一点。
    《周易·说卦传》言:“神也者,妙万物而为言者也”,“妙”者,精妙,微妙,要也。意为:主体能认识到万物之微妙并能够表达出来,这是很精妙的。而这一精妙是通过主体“神”来实现的。什么是“神”的呢?
        《系辞传上》曰:

        阖户谓之坤;辟户谓之乾;一阖一辟谓之变,往来不穷谓之通;见乃谓之象;形乃谓之器;制而用之谓之法;利用出入,民咸用之谓之神”。
    2017/9/15 9:25:50
  • 3.无“神”论
        建国以来,我们接受的是唯物主义教育。唯物主义认为,意识的起源是物质,意识是自然界和社会长期发展的产物,是高度发达的物质系统--人脑的机能。认为人脑是意识的物质器官,是客观世界的主观映像,是对客观存在能动的反映,任何意识都能从客观实在找到原型。即没有被反映者,就没有反映者。意识的内容是客观的,其形式是主观的,意识就是客观内容与主观形式的有机统一。

        显然,唯物主义并没有注意到:“人何以能‘反映’客观”这个问题,或者说,为什么反映客观的是人脑?在唯物主义那里,这个问题本质上是被玄搁起来的。然而,在大一统意识形态的统治下,经过长期的唯物主义熏陶,人们最终从意识上习惯性地接受了自己仅仅是一团物质的“事实”。加之唯科学主义之首是瞻,人们对生命的安顿和现实的关怀全部寄望于科学,对自己的主体性——“神”视若无睹。并认为,谈“神”就是迷信,就是唯心主义,这显然是被愚弄的结果。   不能不认为,无“神”论最终把自己形而下化了。人们对“神”的重视只是停留在“精神”的概念上。认为吃饱了喝足了睡好了就有精神了,认为自然死亡就是永远的没了。所以流行在人们口头的一句话就是:“趁活着的时候快好好享受吧!”就这直接导致发生人们只关注当下,不考虑长远的短视行为。

        4.娱乐化“神”

       人们可以遗忘“神”,但本质上却不能回避“神”。所以,人们精神上还仍然需要“神”的“安慰”。从而,人们通过影视剧等娱乐作品及其中由电脑特技实现的玄幻的“神”满足人们对“神”的需要。在人们的心底,人们多么希望这些“神”是真的存在啊。这种娱乐化方式实际上反映了人们生活的物质世界和自己精神世界的矛盾,甚至反映出被唯科学主义扭曲了的变态的心灵。

       此外,以笔者的认识看来,民间还有不少对“神”笃信的人,但这种信奉纯粹出于迷信。

       综合上文论述,我们可以作出以下推定:
        1.在西方文化的影响下,当前我们对“神”的认识已经偏离了神的本意,而且越偏越远,甚至是盲目的、人为的、刻意的遗忘;
        2.在本质上,人们无法逃避“神”的影响,人们还需要“神”的安慰和滋润;
        3.当前人们对待“神”的方式是带有功利性而不得法的。

        以上问题,将随着本文行文的深入而得到自在的化解。
    2017/9/15 9:23:11
  • (三)中国当代文化对“神”的误解

        现实表明,在西方文化的影响下,中国当代主流文化对“神”的理解(同时也是误解)不仅偏离了本意,而且越偏越远。我们从当前几乎是初级、中级、高级中学生统一使用的标准字典——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中的解释可以管窥一二。《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第1211页。对“神”的解释如下:

        1.神:宗教上指的是天地万物的创造者和统治者;
        2.神:迷信的人指的是神仙或能力、德行高超的人物死后的精灵;
        3.神:神话中的人物,有超人的能力;
        4.神:精神。
        可以发现,当代主流文化对“神”的认识趋向宗教化、虚幻化(神话传说)、迷信化(也称功利化)和“无神”化。不能不认为,这样的认识,除受历史遗留因素的影响外,还主要受到了西方文化的影响。具体表现在:

        1.贿赂偶像(圣人)神
        中国人当然有自己的“神”崇拜,但是这些“神”是历史上实际存在的“圣人”。与外来神的彼岸性质不同,这些“圣人神”带有此岸性质。如上文所言,圣人神是带有鼓励性质,意在指引和鞭笞后人向圣人学习,亲近圣人,最后成圣。可是,当代文化的形下性,人类为物质利益心浮气躁,人们做什么事敬什么神,但无论敬什么神,人们都是以贿赂的方式祈求神给予自己护佑,赐予自己发财、升官、挣大钱的机会。

        2.信奉外来神。
    基督教的“上帝”、伊斯兰教的“真主”、印度的“佛”等彼岸性质的“神”,成为中国当代文化对“神”的代表性理解。但是,国人对此信奉与其发源地的信奉还是有区别的。中国人不光贿赂自己的偶像神(也是此岸神),对于外来的彼岸神也不例外。对他们的信奉,无非也是出于获利的心理:同样是希望自己的“贿赂”可以求得这些外来“神”的护佑,赐予自己平安、健康、财富和地位等。
    2017/9/15 9:18:32
  • 通过对“神”字涵义的梳理,并结合上文的造字义,我们可以推定几点:

        1.“神”的意义从天地的“创生”关联到了主体“能”认识所“创生”的万物,如“妙物之名”、“妙万物而为言”的用法;

        2.“神”不可用形来测度,是超越形的存在。
        神是不可以用具体之形来把握的存在。这从主体诠释“神”之时使用的概念:“电”、“阴阳激耀”、“阴阳不测”、“恍惚”、“不可测量”等可以得出;

        3.对主体而言,是主体的一种性质。
        神是主体对自然和自我的一种认识,是主体从自然继承而得一种“创生”的能力。因具有这种“创生”的能力,主体才有生命一说。也就是说,“神”就是主体的主体性。例如用神去认识万物(神者,妙物之名。《庄子·知北游》),是智慧的源泉(神者,智之渊也。《淮南子·俶真》)。

        4.称圣人为神,是对圣人的赞誉、敬畏和崇拜
    将“圣人”视为“神”,是因为圣人具备了能让人“生”的德行和能力,人们称圣人为“神”,是一种对对圣人敬畏和崇拜的表达,是对圣人的赞誉和对常人的鼓励,具有指引常人通过努力以达圣人境界的作用。

        5.主体在创造“神”字的过程中,本质上对存在作了以下区分:
        A.不可用形来测度的阴阳激耀式的存在—“神”,即超越形的存在;
        B.不可以形测度的“神”相和于人之形体,即“神”形和中的存在;
        C.天之“神”所创生的器物,但有形无神,即形和神相分离的存在;
    2017/9/14 20:27:00
  • 以上对神的诠释,虽与“神”字的本意——“生”相关:前两者是直观描述,而后两个解释显然已经带有了主体的推理和“不可思议”之感,传递出“主体认为“神”是一种不可知的存在”的感觉,从而导致将“神”对象化的倾向,使其在表述中带有敬畏和不解。“怪物”、“能”、“兴云致雨”等概念就带有这种倾向。而明确的带有这种倾向的有如:

        神者,圣人曰神。《法言·修身》
        神农者,土神也。《礼记·月令》
        神者,谓川渎之神。《资治通鉴》
        神者,即先圣《礼记·乐记》孔颖达疏

        3.“神”与主体
      
    天地之“神”创生万物,这是事实。但这个“万物”如果没有主体去认识,也就只是一种自在的存在而已。所以,万物之所以为万物,是主体能够认识并强为之名的结果。也就是说,“万物”这个概念是由主体之“能”所“创”而“生”的结果。就这个性质而言,主体之“能”与“神”之本意是一样的,都有“创生”的“能力”,主体的这种“能”就此与“神”关联在一起,是谓主体之“神”。

        主体之“神”:
        神者,妙物之名。《庄子·知北游》
        神者,妙万物而为言。《太玄·玄告》范望注

       主体的主体性:
       神者,生之本也。《史记·太史公自序》
       神者,生之制也。《淮南子·原道》
       神者,人之神也。《吕氏春秋》
       神者,人生存之气。《礼记·祭义》
       “神”与主体之用:
       神者,人之守也。《淮南子·精神》
        神者,心之用也。《太玄·中》
        神者,心之实也。《淮南子·精神》
        神者,智之渊也。《淮南子·俶真》
        神者,以内知外谓之神。(文选·班固)

        “神”还被主体用来卜筮:

        神者,蓍草曰神。(论衡·实知)
        蓍草者,《博物志》记载:蓍,多年生草本,用蓍草为材料用于卜筮,蓍之为言也,老年历年多,更事久,事能尽知也。蓍千岁而300茎,其本已老,故知吉凶。

        主体对神的把握:
        神者,不测之用也。《庄泽·天地》
        神者,不测之名。《庄子·天地》
        神者,本其所由之理不可测量之谓也。《孔颖达疏·易经·系辞传》
        神者,恍惚无形者也。《论衡》
    2017/9/14 20:25:48
  • “申”,《说文·申部》:伸也,《广雅》:明也《集韵》:引也。“甲骨文的“申”写作, 代表神秘的劈雳或朝各个方向开裂的闪电。”[]可见,“申”的造字意,有“电”的意思。“电”,《说文·雨部》,训为:“阴阳激耀也”。从而,我们可以得出:“电”是“阴阳激耀”的表现。从造字意来看,“电”当然指的是雷电。依据生活经验,我们会自然的将雷电与雷雨联系在一起。

        在《易经·解卦·彖辞》:
        解,险以动,动而免乎险,解。......天地解而雷雨作,雷雨作而百果草木皆甲坼。解之时大矣哉!
        “甲”,《说文·甲部》训为:东方之孟,阳气萌动。从木戴孚甲之象。一曰人头宜为甲,甲象人头。上下结构的(人+甲),古文甲,始于十,见于千,成于木像。万物解孚甲而生也。坼,《说文·土部》训为:裂也。甲坼之意,乃为“万物解甲,使土裂而出。”

        综上述,我们可以作以下推定和总结:
        1·“神”字的意义主要体现在“申”的部分;
        2·“申”与“电”同,表示雷电,是“阴阳激耀”的表现,是主体对“闪电”的一种直观的描述;
        3·“雷电”与雨密切相关,雷雨后万物生长,主体由此而将雷电与引出万物联系在一起;
        4·因不明所以,而认为神秘,于是主体对这天地间能创生万物长养万物的“雷电”产生了崇拜和敬畏,于是便有了祈祷性的祭祀,“神”就代表着这种祭祀活动。
        

        (二)“神”的意义演变

        事实表明,当一个概念被主体创造出来以后,随着在实际中的使用,就会被赋予更多的与之关联、相近的涵义,我们习惯上称之为“引申义”。以此类推,越“赋”越远。这就像现如今一些概念被引申异化而盛行的网络“网络用语”,很多概念的写法与称谓与原来一样,但代表的意思却与原意相去甚远。最终导致后来者不知其本意,“神”字当然也难逃这种遭遇。
    下文,我们把历史上有文字记载的“神”字的诠释进行简要的分类整理:

        1.贴近本意的诠释
        神者,引物而生。《礼记·礼运》
        神者,引物而出,(谓祖庙山川五祀之属也。)《礼记·礼运》

        2.偏离本意的解释
        神者,山林川谷丘陵能出云,为风雨,见怪物,皆曰神。《礼记·祭法》
        神者,凡山林能兴云致雨者皆为神。《后汉书·明帝纪》
    2017/9/14 20:23:44
  • 追寻失落已久的“神”
    万 靖

    导言

         从“存在”的方式而论,人的“存在”与其他的“存在”显然有着很大的不同。这一不同点表现在:“人”不只是形体(或曰肉体)的存在。也就是说,如果只是在“形而下者谓之器”的层面上,那么,“人”是以器物的形式“存在”的。然而,由于在“人”之形体之“中”,还“存在”着与“器”不同的“存在”——“精神”,从而,使得“人”在“存在”方式上不同于其他的“存在”。

        “ 精”者,神也。(《左传·昭公七年》孔颖达疏)“神”者,生之本也(《史记·太史公自序》)。可知:人,是“神”与形体相“和”的存在,唯有两者相“和”,“人”才能称之为“人”。

         然而,本文的研究表明,长期以来,我们对“人”之“神”的认识、理解和操作,并没有遵循正确的进路,“神”之意义的上空“云雾缭绕”、“雾霾叠生”,致使我们没有触及到“神”之“真容而致之“雪藏”。多数情况下,我们失落了“人”之真谛,以“器物”的方式存在而不自觉,并由此而引发了许多个人和社会问题。

        有鉴于此,本文以“追寻”为承诺,力图实现“神”之正本清源。为保障这一承诺的实现,本文是以鞠曦思想为指导原则的。而事实上,笔者正是在研读鞠曦思想的过程中,才发现了“神”之意义的失落。这也是本文的写作缘起。

        一、神之义

        正本必清源,清源必正本。所以,本文追寻的逻辑起点选择了“神”字的“源”头——“造字意”。由此我们将看清楚:“神”,起初究竟是以什么面貌,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如此,对于任何一次有关“神”字概念的使用,我们就可以粗略地推定:其是否远离了“神”字的原意,以及远离的程度。

        (一)“神”的造字意

        “神”,《说文·示部》训为:天神引出万物者也。“天”,《尔雅》释义:“天”者:颠也,神也,地也,形也。天之言镇也,居高理下也。“天”,也有“神”的意义。那么,“神”到底是什么?

        《说文·示部》:“神”字属于“示”部,“示”者,天垂象,见吉凶,所以示人也。三垂,日月星。关乎天文,以察时变。示神事也。“示”(也读qi,二声)有借“示”为“祈”之意。就是说,凡是与“示”部相关的字,都与祭祀相关,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限定。所以,“神”字的核心意义,就在于“申”了。
    2017/9/14 20:19:59
  • q700220(342、3、4):结构主义可以注解周易,认同微积分数学可以注解结构主义
    但是其相对——我认为的【周易—入世人本—儒法道统—唯物主义劳动价值—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纸币民享共产主义—大同】——是琐碎哲学。
    ------
        唉。你能在此打开思想闸门,而不再误解我之本义,余愿足矣。至于你坚持什么,那是你自己的事儿,俺不想在此发表什么看法啦。

        祝愿你:学有所成,早为世用。
    2014/10/25 19:31:03
  • 如是我闻:“官知止而神欲行”,这是庄子在《养生主》中对包丁解牛的描述。也是中国文化对“神”“思”最准确的描述。
    ------
        呵呵。此一解释极其“神似”,但仍是拘于“有”——思维,或人本。
        虽然年少时,非常神奇于庖丁之技,其实现在想来,还真就未得其要领。
        先生今引此语,倒给俺一个大提醒:不专执于某一器官的感知,才能真正开启思维直观通道,从而实现思维透视效果的“全息”转录。
        谢谢啊!

        但必须指出:这一“全息”,还是着“象(相)”的。真正的“神”之“思”,是无“原象(相)”的。其只是与“全息”之象共行的“性”。能够完全表达这一“性”的,只有“道系”或逻辑。《老子》因将“系”丢掉,强名之为“道”,所以,使得“道学”,轻松滑入理念论;也就是说,一“唯心”,也就必然形成“宗教”了。
        “履霜坚冰至”,这一爻辞的描述,才是对“无”之“神”,更精准和静动相应的“明德”。

        所以,方有“神无思,而易无体。”
    2014/10/25 18:58:36
  • “官知止而神欲行”,这是庄子在《养生主》中对包丁解牛的描述。也是中国文化对“神”“思”最准确的描述。东西方文化的思维的起点是不一样的。东方文化思维起点是“知”,就是儒释道三家常说的“心、性、灵、明德、道、阿弥陀。;老子说“有物浑成,先天地生”,说明这个起点是生命的起点,在没有人类就有它了。天人本一源于它。甲骨文也告诉你“天人本一”。儒家的“慎独”、“毋意、毋必、毋固、毋我”、“至良知”,佛家的“明心见性”和三家的经典都是围绕这个“知”在说。“知”之一字众妙之门。所谓的“天人合一”是后世儒学弟子的误解,不可将“官知”和“神欲”打成两段。这就会出现西方的上帝和天堂的宗教思维,将上帝人格化,大家都说自己的上帝是真的。这种思维给人类造成的麻烦也不小。 西方文化的思维是以“概念”,或是“绝对理念”为起点。而西方讲的“概念撑破大天不过是黑格尔的“精神绝对理念”。因为它不是生命的起点,而是“主观故意“,即使近代西方思想家汤因比对概念作的反思,仍然是一种“无情感误置”。以概念为基础寻找规律、原则、公式的所谓的西方哲学只能是妄想的组合游戏的“戏论”。沙上建塔,水中捞月。由于思维起点不同决定价直观和思维方法的不同。所以我们说中国文化是觉悟文化,内省文化,是“实践理性”的思维方法。而西方文化的是以“主观故意”,以人的肉身为基础,所以它是由动物的功利为价值观,以“逻辑理性”为思维方法。西方的神思是两张皮.
    2014/10/25 15:18:2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晓竹,网名风行九天,工科学士。男,汉族。1963年2月22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克东县,祖籍河南省濮阳市南乐县。1981年入伍。1987年毕业于南京通信工程学院。历任通信排长、报道干事、指导员、沈阳军区特种大队宣传股长、通信股长、技术中心主任。1999年转业到辽宁省葫芦岛市物价局工作。主要成就:1987年开始诗歌创作,1989年于鲁迅文学院深造。1992年从事新闻工作,1993年与旭源合作出版诗集《手中的花》。2006年10月与李桂秋合作出版《老子》译著《变化之道》。2006年被邀请参加在武汉举办的《海峡两岸唯道论研讨会》,提交论文《唯物论、唯心论、唯道论》,并做大会发言。 2009年被邀请参加在北京召开的首届国际老子道学文化高层论坛,提交论文《道德经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社会兼职:福建省老子学会顾问。
邮箱:xyj39@163.com  电话:13802283907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