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英俊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道学庄 - 薛英俊首页
字号:

  • 咸卦是在讲神之“感”要感于内,不要感于外,而艮卦则是在讲神停止感,即感于“无”。
    艮,《说文》:艮,很也,从匕目,犹目相匕。匕,原意为取饭之工具,叫柶。意为取饭时有所止方可取到饭。匕又有匕首之意,意为制止。庭者,《说文·广部》训为:宫中也。从广。总上述,艮所言乃神要当止时则止,如取饭时的动作。

        故曰“时止则止,时行则行,动静不失其时,其道光明。艮其止,止其所也。”主体之神要如匕首之功用,坚决而利落,止于宫中之内,于人而言,“宫中”乃上身之空处,是谓“庭”。

        特别注意的是上九的“敦艮”,其意为神止而穷神知化。敦者,《说文》:厚也,即厚艮,止而又止之谓也,亦即:“神”用于“无”,故可以止于外,更止于内,达到忘物忘我。即《庄子天下篇》“堕肢体去聪明离形去智”之坐忘境界。厚终者,厚者,山陵之厚也,德也。终者,絿丝也,君子曰终。厚终者,乃终得君子也,即知天命之谓,即得道也。可见若能为道,生有命,死亦有道,为道者,其生命必将超越人的生命形式,此所谓,“人心死,道心生是也!”

        结束语

        对“神”之意义的追寻表明,“神”不是我们理解彼岸神,也不是偶像神,更不是无神论所言的无神。而是与我们的生命息息相关的主体性之神,没有“神”与“形”的“和中”,生命将不复存在。

        而现实又同时表明,在这个物欲横流、金钱至上的时代,受利益的驱使,多数人选择的是形神相分的存在形式,人们只顾享乐,没有理想,只求眼前利益,没有长远目标,这不仅造成当代人心的浮躁从而导致各种各样的个人和社会问题。更重要的是,从长远来看,这将造成人性的泯灭从而导致一切文明的消亡,此非危言耸听之言。
    2017/9/17 9:58:24
  • (三)从形神中和到穷神知化

        《系辞传上》有“精义入神,以致用也。利用安身,以崇德也。过此以往,未之或知也。穷神知化,德之盛也。”的论述,这就说明,“形神中和”只是性命之理的基础,更高的境地是“穷神知化”,当然,其也是通过“神”的操作来实现的。穷神,是指主体的神穷尽,即主体之神不仅是中和于形,且在形之内也停止了用,即神用于“无”,反映这一操作方法的是

        《艮》卦:

        艮:艮其背不获其身,行其庭不见其人。 无咎。
        《彖》曰:艮,止也。时止则止,时行则行,动静不失其时,其道光明。艮其止,止其所也。上下敌应,不相与也。是以不获其身,行其庭不见其人,无咎也。

        初六:艮其趾。无咎,利永贞。
        《系》曰:艮其趾,未失正也。
        六二:艮其腓,不拯其随,其心不快。
        《系》曰:不拯其随,未退听也。
        九三;艮其限,列其夤,厉薰心。
        《系》曰:艮其限,危薰心也。
        六四:艮其身,无咎。
        《系》曰:艮其身,止诸躬也。
        六五:艮其辅,言有序,悔亡。
        《系》曰:艮其辅,以中正也。
        上九:敦艮,吉。
        《系》曰:敦艮之吉,以厚终也。
        《象》曰:兼山,艮。君子以思不出其位。
    2017/9/17 9:56:12
  • 365:然。问题就在“所以”二字上。
    2017/9/17 9:52:09
  • 黄帝阴符经讲;人知其神之神;不知其神之所以神。
    2017/9/16 22:40:51
  • 此时,神感于体内,体内真气阴阳交互,使主体形体而生生不息。这就是形神中和的形而上存在方式。这与道家的修道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更加简洁明了易操作。在《庄子·养生主》中,也有与咸卦九五和上六两爻类似的形神中和之法阐述:

         缘督以为经,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尽年。

        “缘督以为经”,就是“咸其脢”,就是上文所述“神感于后背”以督脉为气之循经也。[]也就是说,主体要将己“神”不用于外而内守。关于内守:《黄帝内经素问》论:

        无视无听,报神以静,形将自正;必静必清,无劳汝形,无摇汝精,乃可
    以长生;目无所见,耳无所闻,心无所知,汝神将守形,形乃长生。

        《胎息经注》曰:
         主人安静,神即居之,主人躁动,神去炁散,安得长生?
        
        黄元吉在《乐育堂语录》中说道:
        修炼之道,莫要与水火,须要水清火白,方为先天水火。······炼丹者,第一要凝神。凝神无他,只是除却凡火,纯是一团无思无虑、安然自在之火,方可化凡气为真气......慢慢凝神,如此方为真神,火为真火。凝神于此,息自然调,日变月化,仙胎成就。

        以上就是内容就是“形神中和”的方法论,即”精义入神以致用也,利用安身以崇德也“的性命之理及主体的操作方式。
    2017/9/16 19:31:15
  • 咸:亨。利贞。取女吉。

       《彖》曰:咸,感也。柔上而刚下,二气感应以相与。止而说,男下女,是以“亨利贞,取女吉”也。天地感而万物化生,圣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观其所感,而天地万物之情可见矣。

       《象》曰:山上有泽,咸。君子以虚受人。

        初六,咸其拇。
       《象》曰“咸其拇”,志在外也。
        六二,咸其腓,凶。居吉。
       《象》曰虽“凶居吉”,顺不害也。
        九三,咸其股,执其随,往吝。
       《象》曰:“咸其股”,亦不处也。志在随人,所执下也。
        九四,贞吉。悔亡。憧憧往来,朋从尔思。
       《象》曰:“贞吉悔亡”,未感害也。“憧憧往来”,未光大也。
        九五,咸其脢,无悔。
       《象》曰:“咸其脢”,志末也。
       上六,咸其辅颊舌。
       《象》曰:“咸其辅颊舌”,滕口说也。

        由于九五和上六具体说明了“精义入神以致用也”的“形神中和”的操作之法,所以,本文只对九五和上六进行阐释:

        咸者,感也。感即为主体之神感。“咸其脢”,就是指主体操作自己的“神”使之感而应之于后背。由中医经络学可知,背为督脉所属,统一身之阳脉。“咸其脢”而督脉通,使“精义入神,以致用也”,

        滕《说文》:水超踊也”。段玉裁注曰:“超,踊皆跳也,跳跃也。《小雅》:百川沸腾,《毛》曰:沸出,腾,交也,腾者,滕之假借。”《说文》:“‘辅’,春秋传曰:辅车相依,人颊车也”。由中医经络学可知,辅颊舌为任脉所属,任脉统一身之阴。所以,上六之感,由背而上,“咸其辅颊舌”表明所感已过督脉,感在身体之任脉。显然,经九五与上六之感已使督脉与任脉相通(小周天通),故精化为气而有“咸其辅颊舌,滕口说也”的口水如泉涌,辅颊相须用事吞咽而下的愉悦之感。[]
    2017/9/16 19:27:52
  • 三、神的生命操作

        上述表明,“形而中者谓之人”的“存在”方式有“形神相分”和“形神中和”两种。

       (一)形神相分
        人之形体存在在其自在的存在层面上只属于“形而下”,而非“形而中”,故人死之后,形体虽未马上消失,但我们皆言此人已经不在了,因其形体只是形下之器物,已不可代言此人之生命,故可埋可焚,终化为乌有。只有“妙万物”之“神”与人之形体合一,使人之形体获得生生之命,即为生命。[]如此,才有“神而明之”存乎其“中”之人。所以“神形和中”才能称之为“人”,否则只能是器。

        形神相分,即神用于形体之外而造成的分离,因“阴阳不测之谓神”,所以,此“分离”不是“形式化分离”,“形式化分离”是看不见的,此处所言分离是“方式性分离”,即主体驭“神”的方式。具体表现在:

        主体之神被形体以外的花花世界诱惑和支配,其“神”思始终在盘算如何获得更大的价值和利益,美其名曰为幸福生活奋斗,一切物质所得用于一时口食之欲与肉体享受。自然与他人成为主体竞争的对象甚至敌人。从生生大化而来的那点“神”“气”就此在不断的耗费,从而生命的质量受影响,生命的长度也J将受到影响。不只如此,主体因为竞争和斗争导致矛盾和问题增多,树敌也同时增多,这样就又使得“神”的耗费速度加快,真可谓恶性循环。

        “以时空统一论言之,就是“形而中”之“神”投入生命的“外时空”存在之中,而遗失了生命的“内时空”维度,从而只能在“外时空”的“形而下”中思维,成为“形而下”的器物存在,而不知道内“时空的形而上”,从而,在充满问题和矛盾的人生中终此一生,终究无法达于形而上的存在。”[]这就是咸卦初六、六二、九三、九四描述的主体因志在外而使“神”咸其拇、咸其腓、咸其股而造成的《系辞传》描述的“憧憧往来朋从尔思”个人和社会问题,究其原因,是因为不明“贞吉悔亡”的性命之理。

        (二)形神中和
        由鞠曦对“神”的正本清源可知,“形神中和”的操作理路是在《咸》卦中推定。这是因为,“神而明之存乎其人”的人通过“妙万物”,从而推定的《周易》的象数理义体系。

        即“《说卦传》所推定的‘数往知来,天地损益’的‘损益之道’”[]。咸卦作为益道第一卦传达的就是如何通过对“神”的操作,实现“精义入神,以致用也”的形神中和,从而迈出益道第一步:
    2017/9/16 19:17:56
  • 主体通过把握精气神的运动变化而“形神中和”,即可与形而上之“道”合一实现主体生命的生生不息。从而,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孔子会有如下表述:
        
        君子不器。《论语·为政》
        下学而上达(于“道”)。《论语·宪问》
        朝闻道,夕死可矣。《论语·里仁》
        志於道,据於德,依於仁,游於艺。《论语·述而》
        笃信好学,守死善道。《论语·泰伯》
        君子谋道不谋食。耕也,馁在其中矣;学也,禄在其中矣。君子忧道不忧贫。《论语·卫灵公》
        
        这就是说,孔子之所以对“道”非常重视,是因为孔子认为“道”是主体可以生生不息的最高的存在方式。

        鞠曦进一步认为,当主体之神如果没有运用于形体以内,就是形神相分。这与人之所以为人的本质是相背离的,就会成为“形而下者谓之器”的存在。所以,鞠曦认为,“神”的形而中的主体性就应当拒斥形神相分的形下性,通过“形神中和”实现“形而上”的存在。

        通过本节论述,我们可以推定:
        1.鞠曦对神的推定与《周易》对神的推定是统一的,两者都没有远离“神”之本意,只是将“神”的客观性与“主体性”进行了关联;
        2.按照鞠曦对神的推定,我们对主体之“神”的用法更加明晰,即“形神中和”;
        3.形神相分是神用于外的存在方式,属于形而下的存在;
        4.形神中和是主体生命应然的存在方式,是达到形而上存在的必经之路,其拒斥形而下的存在方式。操作之法在《咸卦》中推定。
    2017/9/16 10:55:53
  • 1.“精义入神,以致用也。利用安身,以崇德也。”,是说“精”是生命之本,“精”之所在,“神”之所用,是谓以致用也。主体通过神去把握精的运化,使得生命生生不息,能够以此而利用安身,是德之所崇,是主体应崇尚的道德。此所谓“利用安身,以崇德也。”[]。这就是说,生命之本是精的运化,这是生命的自然存在。而用神把握精的运化,是主体的操作。只有正确的操作,才能保证生命的存在。

        鞠曦对“精”的生命机制还从中医学原理展开了进一步论述,以帮助我们进一步理解“精义入神”所阐释的“形神中和”原理。即天地之阴阳大化而又“味”、“形”、“精”。味归形,形归气,气归精,精归化。精食气,形食味,化生精,气生形。(《黄帝内经素问·阴阳应象大论》说明了三者的转化过程。鞠曦认为,对人的生命而言,是形食味,即人食味后而化生精,精归化而成气,气生形,津液相成,而神生。从而有“神而明之存乎其人”,即人之性命之说。

        现实情况也告诉我们,人的一动一静皆由神而主之,而神之所用者,由上文可知,是从精气所化,精气所化者,食以五味而得。所以,人的生命是由食而精,由精而气,由气而神的运化方式,而精气神无不在阴阳“阖辟成变”中运化。所以,“精义入神”是关于精气神的性命之理,而“形神中和”的主体操作就是把握精气神的运动变化。

        2.具体的操作方法就是《咸》卦的九五和上六爻推定的方法。他认为《系辞传》对咸卦的解释论证中阐述的“精义入神以致用也”是性命之理的基础,是理解形神中和的主题操作性的关键所在[]。
    2017/9/16 10:53:14
  • 对此,鞠曦这样论述:

        “阖辟成变”是推定“一阴一阳之谓道”规律的本体论方式。天地万物包括人的性命无不在这种“阖辟成变”的“一阴一阳”的规律之中。所以,主体把握“阖辟成变”是以“形神中和”的“一阴一阳”实现的。上论表明,主体能“利用出入”的是“神”,以此“制而用之”使之成为方法,即主体之“神”把握“一阴一阳”的“阖辟成变”,是主体把握性命的“形神中和”的形上性操作方式。“神”作为“形神中和”的操作主体,在“阖辟成变”形成的“一阴一阳”中,主体通过“神”对阴阳的把握从而把握自身的性命。这就是说,在“阖辟成变”中生成了主体的性命,主体之“神”对“阖辟成变”感而应之,形成主体性的“一阴一阳”的方式,所以主体之“神”能以“一阴一阳”的方式把握“阖辟成变”的规律,并把握自身的性命。因此,主体的“形神中和”是以把握“阖辟成变”的“一阴一阳”之运化而进行操作的。“阖辟成变”是生成阴阳运动的根据。人存在于“阖辟成变”的阴阳运动中,因此,阴阳对于性命非常重要。[]

        这就是说,主体的“神”也是以一阴一阳的方式存在。只要主体之一阴一阳与本体之一阴一阳相和,就是“形神中和”,这对人的生命非常重要。鞠曦的这一推定在《系辞传》中得到印证:

        《周易·系辞传》:《易》曰:“憧憧往来,朋从尔思。”子曰:“天下何思何虑?天下同归而殊涂,一致而百虑。天下何思何虑。日往则月来,月往则日来,日月相推而明生焉。寒往则暑来,暑往则寒来,寒暑相推而岁成焉。往者屈也。来者信也,屈信相感而利生焉。尺蠖之屈,以求信也。龙蛇之蛰,以存身也。精义入神,以致用也。利用安身,以崇德也。过此以往,未之或知也。穷神知化,德之盛也。”

        显然,在《系辞传》中,孔子将人的生命存在形式推定为“精义入神,以致用也。利用安身,以崇德也。过此以往,未之或知也。穷神知化,德之盛也。”对于“精义入神,以致用也。”这一阐述,鞠曦是这样推定的:
    2017/9/16 10:51:27
  • 可以看出:

        鞠曦在此揭示了《观·彖》所蕴含的与“形而上”——“形而中”——“形而下”相统一的“大观——中观——下观”的理路,大观在上,中正以观,下观而化。主体因“神而明之存乎其人”从而可以“中正以观”,从而得天之“神”道,进而以此明了形而中之“神”道,并以之示于人,此“神道设教”本质上已经成为了“人文教化”。

        在鞠曦的文章<《易》理论体系与《说卦传》——“主体中和”与“形神中和”>中,他进行了这样的表述:

        “生生大化使万物产生了“形”,以“形”为“中”, “中”于“形”体而能以此为“中”者,称为人;“中”于人之“形”体之外,称为“下”,为“器”; “中”于人之“形”体之内,称为“上”,为“道”。”

        结合上文所论与《系辞传》中“阖辟成变”的论述,我们可知:此“生生大化”实际就是上文表述的天之“神”。由此上段可以表述为:生生大化——形而中——器,即本体之“道”——“形而中”之“道”——器。这就表明:

        1.人之“道”从生生大化而来;
        2.人在“道”中,可以识“道”、悟道、得道;
        3.人可为道,为器,全在人之操作。
        4.形而上之“道”不是生生大化之道,即不是本体之道。
        5.本体之道与主体之道的存在方式是一致的。

        “人是有形的存在,人具有‘形而中主体之谓神’的主体性,因此人不是形下之器,也不是形上之道。‘神’是人之所以为人的主体性质。‘神’是以形上和形下的理路把人的主体推定为形而中,故‘形而中者谓之人’。[]”那么形而中之人应当如何自为?

        鞠曦认为,人应当以“神而明之存乎其人”的“形而中主体之谓神”的主体性进行性命操作使得“神”和于主体之形来实现的对生命的安顿,从而生生不息。鞠曦称之为“形神中和”。形神中和的机制是生命的“一阴一阳”的运动。之所以生命是“一阴一阳”运动,是因为天地以“一阴一阳”的运动方式作为存在方式的,他的依据来源于:

        《系辞传上》曰:
        阖户谓之坤;辟户谓之乾;一阖一辟谓之变,往来不穷谓之通;见乃谓之象;形乃谓之器;制而用之谓之法;利用出入,民咸用之谓之神”。
    2017/9/16 10:48:35
  • (二)鞠曦对神的正本清源

        鞠曦对“神”的正本清源是通过将《周易》自在的哲学理路外化为“形而中论”实现的。鞠曦认为:
        “神”在《周易》中承诺着人的形而中的主体性,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哲学推定。然而,“神”却是一个被模糊了几千年的没有被正确认识的的概念。[]
        鞠曦所说的形而中的主体性,就是上文所论的“‘神’存在于人之‘中’”,即“神而明之存乎其人”。这就是说,“神”呈现为客观性,被人的“神而明之”而明,从而以“卦”的方式“类万物之情”,这样一来,“卦”和“神”被推定为客观规律的统一。“卦”就是人对规律“神而明之”的正确认识。“神而明之”进一步表明了人是认识万物的主体。由此,“神”——卦——客观,天——人——地,上——中——下,天“神”——人“神”——器,几者是同一问题的不同表述,他们是相互对应的,由此,鞠曦形成了“形而上”——“形而中”——“形而下”的建构。

        在鞠曦的著作《易道元贞》249页中,有这样的一段话,我们可以进一步体会形上、形中、形下。

       《说文》:“神,天神引出万物者也。从示”;释“示”曰:“示,天垂象,
    见吉凶,所以示人也;三垂,日月星也;观乎天文,以察时变,示,神事也;凡示之属皆从示”。段玉裁注“示,神事也”曰:“言天悬象著明以示人,圣人因以‘神道设教’”。显然,段玉裁是以《观·彖》的“观天之神道,而四时不忒;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进行解释的。但是,《观·彖》的前两句是“大观在上,顺而巽,中正以观天下”、“下观而化也”,然后才是“观天之神道,而四时不忒。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所以,如果不从《观·彖》的前两句推定“神”,显然就是“观天之神道”之意,容易把“神道设教”误解为宗教。但是,如果以《观·彖》的整体性陈述推定“神”的意义,即对“观”的认识论原理进行推定,“中正以观天下”和“下观而化之”表明,“天之神道”就是人“中正以观”的结果,使“神道”具有形而中之“神明之德”的意义,即主体以“神明之德”进行的“神道设教”。
    2017/9/15 15:59:0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晓竹,网名风行九天,工科学士。男,汉族。1963年2月22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克东县,祖籍河南省濮阳市南乐县。1981年入伍。1987年毕业于南京通信工程学院。历任通信排长、报道干事、指导员、沈阳军区特种大队宣传股长、通信股长、技术中心主任。1999年转业到辽宁省葫芦岛市物价局工作。主要成就:1987年开始诗歌创作,1989年于鲁迅文学院深造。1992年从事新闻工作,1993年与旭源合作出版诗集《手中的花》。2006年10月与李桂秋合作出版《老子》译著《变化之道》。2006年被邀请参加在武汉举办的《海峡两岸唯道论研讨会》,提交论文《唯物论、唯心论、唯道论》,并做大会发言。 2009年被邀请参加在北京召开的首届国际老子道学文化高层论坛,提交论文《道德经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社会兼职:福建省老子学会顾问。
邮箱:xyj39@163.com  电话:13802283907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