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锦清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走出书斋 - 曹锦清首页
再造“语词”
2014-08-17
字号:

  • 文化自觉的前提是懂中国汉字,很多汉字,特别是基本汉字,一个字就是一个概念或者多个概念,一个字就是一种思想,面对变化的世界万物,只需要进行不同组合,即可表达出来,根本不需要像西方那样先杜撰概念才能思维,与西方根本是截然不同的两条路。
    2014/8/17 10:49:33
  • 说到国家政治,我们是分道、法、体(统)用多个层次来认识和评断的,是系统且细致的。说到社会,中国历史各朝代虽有奴隶,却并无一个显明的奴隶社会阶段,只有商文明比较具备这种特征,细细品察奴隶制似乎与商业文明有着某种深刻的关联;虽然帝王官僚与士农工商、家长与家属有名分等级主从之别,却又有礼乐法度规制调和。说到法治,莫过于秦,但其高成本为世所不堪,不得不倒回去一些,逐步充实其他一些属性成分,基本上形成以道(自然无为)为先,以德为导(教化),以法为后运作的国家社会体制(概括起来就是和合一体)。如果中华先贤没有这种和合一体的综合智慧,恐怕就会如地中海、欧洲一般长期四分五裂,小邦林立。
    2014/8/17 10:45:34
  • “这些概念进来以后,不用这些概念我们无法思考,使用这些概念我们就胡乱思考。这是一百多年来的民族困境,我们如果 不从这一根本的语词问题中解放出来,所谓“文化自觉”云云,都是空话。”
    很对。
    2014/8/17 10:31:49
  • “我们不能把中国纷繁的、丰富的历史经验,贬低到西方理论的注释之中。无论我们自信也罢,不自信也罢,这是现在面临的一大困境。”
    不容回避。
    2014/8/17 10:29:42
  • “中国的大部分大学、研究所,其实都是西方设在中国的分部,是西方理论、概念的分销站。在这种格局下,我们很难避免用西方语词讨论中国问题的困境;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 ,我们仍将生活在这种语词和概念表达的困境之中。”
    确实如此。
    多么可悲!
    2014/8/17 10:27:05
  • “我只是用这三个案例说明用西方的大概念很难切中我们现在的问题,根据中国自身的经验对一系列概念进行重新定义是必要的;用西方语词讨论中国问题的格局不改变,我们就很难认清中国 的问题,中国的经验就永远模糊一片。”
    非常对。
    2014/8/17 10:25:39
  • “在没有道德的国家要用法律来管理,成本会非常高。”
    成本高,还不能解决问题。
    2014/8/17 10:24:25
  • “目前,中国正面临着这样一个不借助西方语词便无法表达、但借助西方语词又不能准确表达的困境,这可以说是我们当前的最根本的困境。”
    很对。
    2014/8/17 10:18:55
  • 中华文化的名词很难和西洋文化完全对接,例如吴思曾提出用“分”来翻译“right”,但“分”本身就包含了权责两个方面,因此要用两个西洋语词才能勉强与“分“相对接;再例如sex,我们是用“淫”“色”两层含义来表达类似意思的。
    2014/8/17 10:17:01
  • 中国学术没有主体性,也就不能很好的解释中国、建设中国。要从多研究中国实际问题入手,扬弃一些西方概念,这才是中国学术的出路。
    2014/8/17 9:24:2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49年生,82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哲学系,86年在华东师范大学获硕士学位。曾任教于上海市城建学院,现为华东理工大学社会学院教授。著作有《现代西方人生哲学》、《平等论》、《当代浙北乡村的社会文化变迁》(合著)、《中国单位现象研究》、《黄河边的中国》、《中国七问》等。其中《当代浙北乡村的社会文化变迁》一书是他与同事花了4年时间,在浙北的一个乡村进行实地调查的基础上著成,该书曾获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