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字号:

  • 另外,不是所有的东西失传了就是真的失传了。真正的大道会于无声之处起惊雷。原先失传的东西,在一个大彻大悟者面前,都是会自动显现的。
    有一种能力,不必亲身经历、不必曾经阅读,就会看到那些湮灭的、或者未来的事物之轮廓。
    2013/9/14 1:08:22
  • 老赵当时没有平等看人之心,觉着任何人都应该是徒弟。必须用徒弟的口吻请教。否则就会视为大不敬。
    老汪呢,估计今天还在看。他又会说:你说的很对,但是你错了。呵呵。
    老汪啊,你不就是想让老赵能够在有生之年将这个横空出世的理论能够写出来吗?我理解你的想法。
    但是他能不能写出来,不是人力所为的。能写出来就是能写出来,你看司马迁就能忍辱负重留下史记。还是顺其自然吧。
    2013/9/14 1:00:34
  • 老汪说的很对,小金的狂气是被我、黄老山人、汤姆、转型灯等人捧起来的。没有我们前面对其的推崇,他不会那么狂。特别是我那篇“紫薇圣人”的文章,让小金自况为“紫薇圣人”,更是以为天地皆赖其以存了。呵呵。
    老赵的脾气,又何尝不是被众徒弟和老汪、老非给捧起来的呢?
    太在意了,反而会失去。顺其自然吧。
    2013/9/14 0:52:46
  • 呵呵。我认为阴阳是平衡的。收支是相等的。
    如果安静的环境更适合老赵做学问,则他大可以带着徒弟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潜心做学问。远离论坛、远离网络的喧嚣。但是不能同时,既要网络的喧嚣,又不要网络的喧嚣吧?
    既然想让大家看,就不能不让大家评论。如果不想让大家看,自然可以带着徒弟找个安静的地方安心做学问。
    总之,除非草根网用技术手段保护起这个以上年纪的宝贝疙瘩,否则树欲静风不止,到处漏风的网络上,老赵根本找不到适合他研究的环境。
    2013/9/14 0:44:40
  • 回[74楼] 评论人 奇正相生:
    不同认识层面之间,首先需要的是对话与沟通;相同认识层面之间,才可进行交流。否则的话,就会把“城门楼子”听成“玻璃球子”,张冠李戴、指鹿为马、挂羊头卖狗肉。现如今,这样的所谓国学研究学者还少吗?
    2013/9/14 0:42:23
  • 【我依然认为也许属性数学很高深(说实在的我没看几篇文章),但是我认为很难超越皇极经世书中的“数”学。
    大凡真正能够传世的文章,多是由有大气量的人写出来的。因为格局小了,视野根本到不了很宽广的程度。没有宽广的视野,难以留下传世之作。
    但是限于一隅的学问,终究不是通家所为。我实在无法想象老非、老汪、过河等胸们对其的无上推崇。我不知道你们是“看懂后”的推崇,还是“看不懂后”的推崇。
    若是“看懂后”的推崇,则希望众胸们能有一个给我大致讲解一下高深在哪里。
    若是“看不懂后”的推崇,那就另说了。】
    对于一个没看过别人几篇文章同时又不懂的人,如何轻狂地评价与结论“限于一隅的学问,终究不是通家所为”?其“妄自尊大”、狂妄无知的性格一览无余。
    阿郑啊!本人有好生之德,活人之术。我劝你还是早一点找我来看看病吧,你病得不清!早晚会发癫狂的!这个病千万不要去看西医,他们治一个毁一个;只能找中医看,但是,全中国能把这个病看好的中医也不多。我还是算一个的!
    不要说自己没病!因为精神病人都说自己没病,就像喝多了酒的人一样,都说自己没多。
    2013/9/14 0:36:55
  • 既然在创作的过程,那么更应该广收质疑,以期更加完善。这样不是更好吗?
    说实在的,我当时写《豪强论》我就处处用豪强论的观点解读和评论。有人反对我观点,我才能完善我的观点。我现在准备写《狄夷论》我就到处用狄夷论的观点来解读和评论,这不跟小金折腾了这么许久,狄夷的形象更清楚了。这个过程中即收获了学问,又让草根网的网友熟悉和了解了华夷之辨是怎么回事。这样不是很好嘛?
    2013/9/14 0:30:08
  • 连山,你如何知道你老师得道了?你若不得道,怎知得道是怎么回事?你若得道,那就由你代你老师来讲解,气不两全其美?
    2013/9/14 0:22:44
  • 回[52楼] 评论人奇正相生:
    【不过据我了解的阿郑判断(仅逻辑判断),我想其“质疑”应该是纯粹处于学术范畴,一般没有主观恶意,当然不排除其无意释放的“狂气”和“迷信不觉”!
    然阿郑也是一个认真做学问之人,阿郑的“狂气”和赵老师的“固执”难道不是同一性质的东东吗?相反相成,相反才相通。不是说真正的“知己”恰恰是你的“敌人”吗?赵老师这一层难道没有觉察到?】
    说老实话,阿郑的逻辑思维只不过是形式逻辑,从根本上来说,还是没有摆脱西学的简单的绝对的直观的线性的认识层面,这一点,对他研究国学是一个非常大的障碍,也是他无法走进中华远古知识体系领域的根本原因。所以你说他“迷信不觉”是恰如其分的。也正因为如此,才会“狂傲不羁”,因为无知者无畏嘛!
    至于您所说的阿郑的“狂气”和赵老师的“固执”是同一的,我实在不能苟同!因为此二人的认识层面的差距是巨大的,不可同日而语!阿郑的“狂”是因为无知,赵先生的“固”是知“道”后的执“道”、传道、授业和解惑。两个人怎能相提并论?
    2013/9/14 0:18:14
  • 若是“看懂后”的推崇,则希望众胸们能有一个给我大致讲解一下高深在哪里。
    若是“看不懂后”的推崇,那就另说了。
    2013/9/14 0:17:47
  • 但是限于一隅的学问,终究不是通家所为。我实在无法想象老非、老汪、过河等胸们对其的无上推崇。我不知道你们是“看懂后”的推崇,还是“看不懂后”的推崇。
    2013/9/14 0:15:41
  • 奇正啊。如果他老赵确实有大学问,也许我能帮他发扬光大;这或许就是你口中的缘分吧。当然人家不屑于让我看其自己文章。
    我对老赵的研究是乐观其成,但是任何人只不过是一个理论的发现者,而不可能是创造者。只有“道”才是创造者。如果老赵的发现真是“大道”之理,则这个“大道”之理,早就明白无误地摆放在世人面前了;早晚会有人发现。不一定非要等某一个特定的人来发现。
    2013/9/14 0:08:2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