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之诚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历史方向 - 江之诚首页
字号:

  • 147楼沙子:
    转自宋鲁郑文章:
    中国法治进步,从常理上讲,中国的自由派人士应该感到欣慰。毕竟这是他们执着的理念,是一直在竭力鼓吹的。然而事实却再一次令人大跌眼镜。一个国内著名的自由派媒体评论员在接受法国广播电台中文部采访时,虽然承认此次“程序及公开方面有进步,超出预料。某种程度上显示了未来司法改革的方向。”但认为审判内容避重就轻,其结论是“这种‘公审’徒然为对方阵营制造图腾,于未来遗患无穷,战略上愚不可及。”他在最后甚至还这样主张:“无霹雳手段,如何对付此等枭雄?”
      我们真搞不懂自由派人士究竟主张什么。中国司法有缺陷时,就批中国法治不彰落后,法治有进步却又成“战略上愚不可及”,难道他们主张“黑打”采取“霹雳手段”才是“战略高明”吗?难道自由派也要因人用法而不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吗?要用“战略”代替法律吗?
      其实说白了,自由派中极端教条的人士恐怕并不真的希望今天的中国进步。中国进步了,他们也就没有了市场,没有了舞台,只有中国总走错步,他们才有机会。
      国人不知道西方究竟怎样为自己不遗余力地抹黑寻找解脱之道,但我还是很想善意地提醒“两下”西方,一是亡羊补牢,吃一堑长一智,不要再在同一条河流里跌倒两次。二是在抹黑别人,或者哪怕不是抹黑,是实事求是,也一定要先用镜子照照自己。
    2013/8/24 19:12:47
  • 146楼沙子:
    [140楼] 评论人: 奇正相生
    --------------------------------
    bogu确实如他所说的精神脆弱的人。bogu的性格:小资、贪图舒适、吸毒,这样的人很怕死,求生欲望强。
    2013/8/24 17:16:26
  • 胡温肯定恨死了这个微博直播。哈哈。
    2013/8/24 17:08:02

  • TO:[136楼] 评论人: 沙子      
    目前为止有如下事实:
    1:没有他为徐明谋了什么利,他也没做什么对国家不利的事
    2:他从未主动有过受贿贪污的心思
    3:10年前当了30年的官 已经是大官 只有疑似唐、徐二个行贿者
    4:最近10年 官进一步做大  却没有任何经济问题
    5:他掌握多少工程发包、批条、官帽 的资源 他没有干过一件谋私利的事。
    各位根据事实 自行判断 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

    公诉方整了一大堆没用的证据,绕了天大的圈子,无非是想证明:B是利用谷的渠道来贪污受贿。

    特别是想证明给徐明批的所谓工程是为其谋利,然后好报答B并取利的逻辑,更是幼稚可笑到了极至。要知道做为一个市长,在中国的审批制度条件下,那是一个市的所有的大中项目都是需要市长批的。按照此逻辑,市长是在为所有他批的公私项目的老板在谋私利,这理怎么可能讲的通呢。也就是说,中国所有的市长都有为公、私企业谋私的嫌疑,都有犯罪的嫌疑。那这市长还有人敢当吗?

    整个案件更象是在审谷开来,B反倒成了陪衬了。即想证明谷的贪污受贿行为是B授意和支持的,两人是狼狈为奸的。然后把谷的贪污受贿行为用一些线索联结给B,让B承担法律责任。这就是这个案子的逻辑。而没有一笔是B自己亲自直接拿的。

    2013/8/24 16:10:58
  • 137楼沙子:
    [135楼] 评论人: 奇正相生
    ----------------------------------
    主席岳飞于谦我的心能通他们 我就是死了我也永远敬仰他们 一切正义人士我都敬仰 我要给你一个大拇哥。
    2013/8/24 15:34:19
  • 136楼沙子:
    目前为止有如下事实:
    1:没有他为徐明谋了什么利,他也没做什么对国家不利的事
    2:他从未主动有过受贿贪污的心思
    3:10年前当了30年的官 已经是大官 只有疑似唐、徐二个行贿者
    4:最近10年 官进一步做大  却没有任何经济问题
    5:他掌握多少工程发包、批条、官帽 的资源 他没有干过一件谋私利的事。
    各位根据事实 自行判断 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2013/8/24 15:29:44
  • 134楼沙子:
    一点也心智未乱 一点也未方寸大乱 了不起 非内心有正气不能如此 佩服!
    2013/8/24 15:21:25
  • 132楼沙子:
    被告人:我对谷开来是有感情的。她是一个比较脆弱的女性,加上经济情况她必死,通过检举很快就能出去了。那她能检举谁呢?所有我的指控都出自谷开来。
    这点辩的很有力  他很犀利。
    2013/8/24 15:20:02
  • 正确的逻辑应该是这样的:

    如果要重判,由于这必然涉及到未来‘反攻倒算’的问题,因此必须要有一个强有力的身板,才能挺得住‘重判’的巨大压力。----谁有这个抗压能力呢?

    新班子显然不具备,必需要老班子才有这个能力,最好是新老班子两代人共同承担这个压力。因此重判的最佳时机,就在老班子下台之前,如此,相当于两代人来共同承担这个巨大的压力,尚可。

    但是,后来在最佳时机过去了之后,没有重判,因此可以判定,上面已无意重判了。

    所以,轻判是最符合逻辑的预测结果。

    逻辑上就这么简单,但其推论经得起历史的检验。拭目以待。
    2013/8/24 14:48:21
  • 125楼过河:
    老奇,这类问题你在行啊~~

    偶事多,无暇顾及。
    2013/8/24 14:04:02
  • 123楼沙子:
    我始终想他怎么敢收干部王弄过来的500万工程款呢?这不是授人以柄吗?他能有这么傻 ?该行为符合他的性格吗?看了他的辩论:
    被告人:证人证言实际上自相矛盾,他所说的这些证言和客观现实也差距太大,并且是不符合常理的。首先,这个事情不符合事实,不符合常理,按照王正刚昨天回答来说,他第一次找我我没有答应,他也没有说别的,第二次也没说任何理由我就答应了。第二,他在之前他从来没有给我送过钱,也从来没听过我收过钱,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能够断然把这500万元给了我,就提出这个建议呢?再有,他让我收钱,总得说出一些理由来,他刚才讲因为我老婆孩子在外面,他想给我补贴一点家用,这个理由对一个领导干部来说,能是一个打动他人心的理由吗?要知道,我的大儿子也是在国外留学的,而且我从来不担心他有什么困难。还有,谷开来的收入情况非常好,谷开来证实她共办有5个分律师所,经济情况非常好。还有,谷开来还给我说瓜瓜也很优秀,有奖学金,我有什么理由担心他们有什么困难呢?王正刚说他给我送钱的理由,如果说我收500万元,我总得思考、策划,对于一个贪污犯来说他总得想想这笔钱还有谁知道吧?收这笔钱安全不安全吧?我觉得王正刚当时如果对领导负责的话,总得保证我的安全吧。涉及到李某某的问题,李某某当时是否知道涉密,刚才王正刚一再否认没给李某某提过涉密的事实。但两次笔录清楚地写着他去找过李某某请款,给李某某讲过这是领导安排的涉密工程,李某某还回应他既然是涉密工程,就不问了,拿起笔来,就给签字了。试问,李某某在完全不问的情况下就能签字吗?如果我在这之前已经给李某某把情况说清楚了,对涉密情况了如指掌,那么我有没有胆量把这500万元再揣到自己兜里?
    2013/8/24 13:54:16
  • 122楼过河:
    [119楼]奇正相生:
    现在的问题是,处理薄容易,聚合民心难;法制处理薄容易,服天下难;事情本身处理容易,如何转换利害难;当下处理容易;如何照顾大局难;下决心容易,形势判断难。
    -------------
    老奇的这段话总结滴非常经典~~

    CCP收拾个把人容易,可收拾人心就难了~~
    2013/8/24 13:53:0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秉修道之心持人民立场具历史自觉之草根思想者、战略者和践行者。本博客内容除特殊注明外均为笔者原创,欢迎转载但请注明来源和作者,更欢迎网友就共同话题进行深入探讨,邮件地址:zckjiang@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