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松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邋遢道人 - 杨松林首页
字号:

  • 饿死人是肯定的,偶曾祖父就是被饿死的。

    但“饿死三千万”应该是夸张的。偶爷爷那个大村子里,被饿死的也就是偶曾祖父等两三个人,还都是老弱病残的。

    偶曾祖父1959去世,享年75岁,在那个时代算是活的挺长的了。
    2013/8/10 23:23:20
  • “民心向背”在中国从来就不是一个问题,草民的贱命也就自然不是一个多大的问题,现代尤其如此。这种问题的文章,恐怕在大家都安于现状的今天,不会引起多大的反响,当然,逞口舌之快除外。只是不明白,博主此文究竟只是想还原一段年份的真相,还是想学习共产党的秋后算帐?
    2013/8/10 22:33:14
  • 回hnyxyzcyc :
    你提问都不会提,在这个语境下,我会说是其他年份吗?
    我写的前三条也是1960年到1961年发生的事,这些在我过去的贴子里写了详细过程,你若想追个究竟,就去翻看吧。
    我讲的实例是我得到的信息,没有谎言,没有夸张,可能有描述不准确的情况,但大的方面没有差错,我终生承担责任。
    你们带着脑子里接受的信息形成的价值体系,见到不同意见时,要么暴跳如雷,要么不屑一顾,要么打口水仗,拿自己那一套观念来横挑鼻子竖挑眼。总之,面对事实,也不承认不同观点,不许谈你们不愿意听和不愿意想的事情。
    靠你们这样的思维方式治理国家,中国不可能进步。当然,一个人的世界观一旦形成,往往要带进坟墓的,所以,我没有指望说服你们。
    2013/8/10 22:04:38
  • 改开以来国家政策还是好的,我有个问题想不通,现在的干部基本都是高学历,怎么办事有时就出人不解呢?听新闻国家投资这里几个亿哪里多少亿到底是否审计了呢?当然有些补贴是拉动消费,哪么农村老百姓每人发50元酒卷(还限购30元以上的酒)结果很多人没用,这个钱是哪里来的又到那里去了呢?
    2013/8/10 21:02:17
  • 宁草勿苗之论,必是经毛公允许之后才可能流行于世也,如此尚有异议乎?

    况且此言绝非凡俗所思之不堪,此论乃‘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翻版尔,有何不妥?

    以毛公之理想主义,说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豪言,又有何不可?!
    2013/8/10 19:43:48
  • 因饥荒而饿死人的事,在中国历史上不算少。
    不能归罪于毛。
    2013/8/10 18:32:00
  • 都要有杨博主的这种研究问题的学风与态度就好!
    中国当下太多信口开河的学者,没有人品,只有利益利益之徒。
    2013/8/10 18:27:23
  • 毛公之伟岸,超乎世俗。遥想当年,‘宁草勿苗’,何其大气。然过于理想主义,终至有此失。

    毛公岂不知‘单干’可短期促进经济发展乎?然此方法蒋公早已行之、历朝历代皆已行之,毛公不屑于此尔,因此发出‘宁草勿苗’之雄论。

    后来人论毛公曰‘空想主义’,但于毛公而言,实不得已尔。毛公率众起事者,最终目标欲突破‘历史之周期律’也。毛公深知,牺牲数千万人民之性命,若只是顶层换人重走蒋公之路,则广大人民与无数烈士情何以堪?

    是故虽明知单干可促进短期经济繁荣,毛公亦决然否定此路,并使之上升为‘路线斗争’之高度,从毛公角度,必力争上无愧于青史、下不负于百姓,如此一切一切,皆为不得已尔。
    2013/8/10 17:45:50
  • 一直在关注Lcl555888的评论。私有化、市场化、殖民化、权力私有企业化是当今中国大问题的根源。这”四化”似乎没有被主动遏制的迹象。这四化是什么力量在推动,什么力量在阻止?是历史演进的必然趋势,还是末定之数?我们普通人是观众,还是参与者?我们该怎么办
    2013/8/10 17:25:32
  • [33楼] 评论人: 布谷鸟 查看评论专辑
    我们村死了三分之一,不是当年粮食减产,而是粮食被锁在仓库,要上交国家,与苏联有关,所以饿死人不是自然灾害。
             这事不足以动摇执政基础,朝代更替伴随人口巨减,但和平年代冻死五个小孩却能左右民心。
    ----------------------
    我们村死了三分之一---你才多大?你的道听途说不足为信。
    你的:不是当年粮食减产,而是粮食被锁在仓库,要上交国家,与苏联有关,所以饿死人不是自然灾害。 ---------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是由于地方上的粮食产量浮夸,地方政府为了自己的政绩、面子而不肯实事求是报告情况,向上面要粮食救命,而不是中央政府一定要把农民的口粮也拿下 给苏联还债。所以 饿死人与中央战略政策无关,而与地方政府的做法有关,这就是不同地方饿死人情形大不相同的原因。
    2013/8/10 17:20:09
  • [42楼] 评论人: dinglimin
    -----------------------------
    你看到的局部不能代替整体。现在谈的恰恰是全中国饿死多少人的整体问题。
    大家都知道 信阳地区饿死人厉害,但同样的中央战略政策指导,为什么不是全国农村“均匀”饿死呢?,可见这与当地的执政者如何管理有关,而与中央战略指导政策无关。
    普遍的浮夸政绩风就是饿死人的更本祸害原因。信阳地区浮夸厉害,发生饿死人苗头还官僚作风不采取措施隐瞒事实终酿悲惨结局。
    中央的战略指导方针---大跃进没错。大跃进本质上是在客观基础之上要求发挥人的能动性,希望能有超常规的发展,在当时的薄弱基础上是可以有这种可能的(主席要求不要保守,但也要尊重客观,就是要拿捏度)。可惜却败在严重的浮夸风上,可谓又成了汪中求的《细节决定成败观点》的实证。
    2013/8/10 17:13:25

  • 昨天俺在何新先生的〈中国真正的危机是什么?〉文章后面的跟贴说了以下的话,今转发点过来算是对“道人说的这件事”的一个感慨吧。

    =======

    何新先生说:当前中国面临若干危机,主要问题在三个方面:1、贫富分化造成的社会危机;2、由于腐败问题造成的政治危机;3、意识形态、民族精神危机。我认为,自80年代后期以来,中国面临的真正危机,主要不是经济危机,也不是由于腐败导致的政治危机。根本危机是由于意识形态与现实分裂造成的精神的危机,价值的危机,信仰的危机。

    =========

    俺认为,何新先生所说的这三个危机,归根到底是多年来进行的“超过极限”的“私有化、市场化、殖民化和权力社会化(权力私有企业化)的新四化,最终要实现一盘散沙式的贫富两极分化的政治经济文化自由化、多元化的奋斗目标”所造成的。

    原因是原来的“社会主义思想理论”不能逻辑自恰和自圆其说,虽然在实践中干的不错,但却是因为“会干不会说”,而让西化走资派钻了思想理论认知水平太低的空子。比如:咱们干了快60年的“社会主义”了,可无论上下,谁能拿出一个有强大说服力的关于“社会主义”这个最基本概念的定义呢?

    而象这“饿死3000万人的谣言”,这么大国家,花了那么大的巨资养了那么多社会科学工作者,就是没一个专家学者能把这事说清楚明白。倒是让一个民间的有社会责任感的学者给说清楚明白了。这些难道不是“会干不会说”的表现吗?

    也就是说,你都不知道自己干的是什么,出了问题都不知道什么原因和理由,理论都无法解释实践,那么别人一质疑,一胡搅蛮缠,一不怀好意、别有用心地诱导,就立马蒙圈了,就立马立场不坚定了,就立马掉进走资派的圈套里了,就人家外国怎么给顶层设计就怎么是了。

    也就是说,你那思想理论即不能逻辑自恰,又不能自圆其说,更不能“准确合理地解释”所有的政治经济文化现象,并“正确有效地指导”实践,真不知道“你的理论自信”来自哪里?是来自强权压制封网封贴呢?还是来自相矛盾、漏洞百出的自说自话的一个劲的穷唠叨呢?还是来自拿着不是当理说的胡搅蛮缠和强词夺理呢?

    时代不同了,信息交流工具也鸟枪换炮地今非昔比了,还是有话好好说地“以理服人”吧。明明干了很好的社会主义了,但就是说不出道理来。真是奇了怪了。人再傻也不能傻到这个份上啊?
    2013/8/10 17:01:3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人民网《强国论坛》知名作者。1949年生,河南偃师人,1977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合著书有:《河南经济发展史》、《中国西部:发展与改革的新抉择》、《县级经济发展研究》。 新著《道说天下》是作者从数年来几万个精彩文章帖子中,系统性地精选而成,对当前时事新闻、重大事件、热点问题提出尖锐批判和极具启发性的分析。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