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甘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天马行空 - 老甘首页
字号:

  • 本来前面还回应了几条,但是一刷新就没了,太遗憾了。

    再补充一句,资本下乡经营农地也没什么关系,我只要求一条,政府不能用大量的财政补贴来来支撑资本经营。既然中国的国情是小农经济汪洋大海,资本愿意下海游泳就去吧,被淹死是正常的,有弄潮儿也是正常的。只要政府不补贴,不给特殊优惠政策,让一般的小农与资本家在土地上公平公正地竞争,我也相信小农最终会战胜资本。这不是由经验能力决定的,而是由客观结构决定的。我考察的资本经营农地,没有一个能够竞争过小农,要不是政府在后面用大量的资金和项目死撑,搞形象工程,这些社会资本早就跑了。你去农村问问,看资本家跑了多少,破产了多少,最后都是地方政府拣烂摊子,农民遭罪受——因为农田水利基础设施建设被破坏了。农业经济学在理论和经验上都论证过资本参与产中环节的低收益,在实践中也是被印证了的。

    这时候资本家的力量又出来,说什么现代农业是大势所趋,政府应该扶持规模经营,小农经济是落后的封建社会的经济基础,等等,实际上不就想要国家多给补贴嘛!我见过几份优惠政策的合同,上亿资金补贴,最后这些资本家还是没有能够撑下去。本来农地就是好的保障,政府硬是要打肿脸充胖子,补贴资本下乡击垮小农经济,然后政府又出钱建立保障体系。博主,政府钱从哪里来?还不是纳税人的钱?谁受益了?不是农民,是资本家。就像牌馆里赢钱的最终只能是店家而不是赌客。
    2013/1/25 11:38:45
  • 解释一下,贺教授说警惕资本下乡,主要是针对资本下乡深度介入农地从事农业生产经营这一块,至于资本想要在农业生产的产前和产后环节进行投资,当然是无可厚非的,也是应该鼓励的。只是在产中环节,就让农民自己安安静静地种田吧。国家提供基础设施建设。重申一句。警惕资本下乡,主要是针对农地。

    那么“城市化的低成本扩张”又什么意思?博主说,你看吧,贺教授不也是支持资本下乡圈地吗?博主,你要注意,这里涉及到的是农村土地转变为建设用地这个过程。城市化要的不是农民的农地用来种植农业,它是要这个空间搞建设。城市化低成本扩张,就是说,农村的土地(不管是农地还是农村建设用地)转变为国有土地搞建设的时候,土地面临的巨大的增值收益都归了国家,国家再用这一笔收益搞城市化的下一步推进。现在媒体上鼓吹的是让少部分钉子户享受这一笔收入,那么这部分在城市周边的少数农民就一夜暴富,地方政府却因为失去了城市化的资金而无力再去推动城市化进程。城市里的经济发展的剩余被一小部分“地主”吞噬了,这样的城市化成本就很高昂。我们的宪法已经规定了,土地公有制,因此土地涨价应该归公。尤其是在农地转为建设用地这个过程,因为有巨大的收益,因此更应该归公。

    这两类资本下乡是两码事,博主你看出来了吗?
    2013/1/25 11:25:52
  • 博主说,避开农业问题而谈农民问题是空谈,我只能说,你确实不是很了解三农问题的深层关系。三农问题在媒体上总是拿在一起讨论,好像农民、农村、农业问题是一样的。其实不然,三农问题有不同的侧重,这主要是与我国的基本国情决定了的。不夸张地说,晚明以来,也就是500年来,我们的三农问题都是农民问题,而不是农业问题。革命时期是这样,建设时期还是这样。农业问题本来不是核心问题,却硬是被操作成了三农问题的核心,实在是让人深切感受到了资本的意识形态动员力量之强大。贺教授有一本书,叫《组织起来》,专门探讨这个问题,博主有暇可去一阅。其实资本下乡经营农地,那也是去把农民组织起来,但是是把农民作为生产要素的一种整合进资本的运行逻辑里去,其他的农民被排挤在生产之外,成为垃圾人口。而且还有越来越多的劳动力被排挤出来,形成越来越多的农村剩余人口。我们要的,是有一定的农民主体性的农民组织,这样的组织要能够解决农民生产生活中的一些实际问题,但又不是让农民组织起来成为一个政党(日本、台湾就是这样的,那里的农会强大到能够决定政治,这就过头了)。真正把农民组织起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农业问题在当前根本就不是三农问题的核心问题。农业上出现的问题大都是因为农民问题引起的衍生性问题(抛荒?水利?基础设施?农技?农资?等等无一例外),可叹见识到主要矛盾的人之不多,见识到这个矛盾之主要方面的就更少。
    2013/1/25 11:25:45
  • 53楼RanD:
    老甘在扯淡。
    2013/1/25 9:37:34
  • 再和tmsn211

    看看今天贺教授的《中国要有“低成本的城市扩张”》——是不是很傻眼啊?其实贺教授也是支持“资本下乡”的,没有资本下乡何来“城市扩张”啊,只不过贺教授指望“低成本”——以最廉价的形式和最利润的方式,实现资本下乡。
    2013/1/25 9:22:08
  • 和46楼H特约:
    如果感觉老甘有损你的言辞,那一定是有原因的,起码从心里希望你提高评论水准,为草根网争光,是善意的,请理解。

    我很纳闷,H特约怎么把经济学里的“资本”和社会学里的“资本”混在一起呢?再说你那“权势论”也不属于社会学的什么资本啊,你很有“情绪”——像是一种落魄文人的习气。

    既然H特约否定“市场经济”,否定“国企改革”,那就失去了我们探讨问题的基础或背景,老甘——无语了。
    2013/1/25 9:06:48
  • 继续回答tmsn211

    4(6)、老甘并不研究经济,和什么“右翼经济学家们”风马牛不相及。如若正如朋友认为【楼主不同的,无非是用社会主义教科书里的一套话语包装起来,而不是用市场经济的话语来做包装。这样激进的一篇农村改革宣言,实在是近年来在泛左翼中少见的。因为这样的一封宣言,实际上显示出了博主的极左政治倾向(把农民无产阶级化)】,那么“楼主”一定是一个极端的学者——正如老甘所言——“缺乏全局性”。

    5(7)、理论上讲,我们不要激进,我们也反对保守,我们需要“科学”——或说“适度”。

    6(8、9)咋感觉你也否定贺教授啊?还运用了毛主席的话来否定之——“贺教授保守”,保守是什么?

    7(10)、100元一斤的米你买吗?100元一斤的西瓜你买吗——“去年上半年国际市场谷物价格明显低于国内市场。进口玉米每斤0.8元,国内市价是1.2元,东北米国内市价每斤3元左右,越南大米进口成本每斤仅1.8元】。傻了吧?

    8(11)【其核心是“农民问题”,而不是“农业问题”。】闹笑话了不是,以规避“农业问题”而谈“农民问题”,那只能是——空谈!
    2013/1/25 8:59:13
  • [48楼] 评论人: 老甘    查看评论专辑  
    首先要感谢41、42、43、44楼tmsn211朋友如此认真的点评,这是草根网最为宝贵的东西,老甘向你学习。下面我就回答你其中的几个问题:
    1(1、2)、关于老甘的“腔调”与其中的“粗俗”,或许有,或许没有——有,那是在字面上,的确有腔调粗俗的用词;说没有,那是因为这些粗俗一定是针对粗俗的(你不妨前后对照下)。

    2(3、4)、 朋友看看你第4章节的言辞,那是不是是“打棍子扣帽子”呢?再说,本网是一个学术网,允许各种观点冲突,老甘对贺教授的观点持不同意见,说点“反话”,“道歉”什么?就因为贺教授“搞调研”了?你咋知道老甘没搞过调研呢?朋友显得有点幼稚了吧?

    3(5)、我看过贺教授很多文章——贺教授在草根网发表多少文章,我几乎就看过多少文章,只是老甘和你不同,老甘觉得贺教授在很多文章中,缺乏联系,也缺乏全局性,在贺教授的文下,老甘有过很多的评论——或许那时还没你呢。
    2013/1/25 8:38:09
    ===============================
    建议 [41楼] 评论人: tmsn211  网友就下面几个问题与老甘博主展开辩论:
    1、腔调是否粗俗问题、谁粗俗的问题;
    2、谁在打棍子问题,老甘是否有过调研问题;
    3、你应认真思考是否具有评论资深博主老甘的文章的资格问题,是否具有与资深博主老甘辩论的资格问题。
    2013/1/25 8:53:52
  • 首先要感谢41、42、43、44楼tmsn211朋友如此认真的点评,这是草根网最为宝贵的东西,老甘向你学习。下面我就回答你其中的几个问题:
    1(1、2)、关于老甘的“腔调”与其中的“粗俗”,或许有,或许没有——有,那是在字面上,的确有腔调粗俗的用词;说没有,那是因为这些粗俗一定是针对粗俗的(你不妨前后对照下)。

    2(3、4)、 朋友看看你第4章节的言辞,那是不是是“打棍子扣帽子”呢?再说,本网是一个学术网,允许各种观点冲突,老甘对贺教授的观点持不同意见,说点“反话”,“道歉”什么?就因为贺教授“搞调研”了?你咋知道老甘没搞过调研呢?朋友显得有点幼稚了吧?

    3(5)、我看过贺教授很多文章——贺教授在草根网发表多少文章,我几乎就看过多少文章,只是老甘和你不同,老甘觉得贺教授在很多文章中,缺乏联系,也缺乏全局性,在贺教授的文下,老甘有过很多的评论——或许那时还没你呢。
    2013/1/25 8:38:09
  • 像老甘这样的博主,若说他不懂什么是马哲笔下的“资本”,那纯属欺人且自欺的笑谈。但他在本文讨论中自然不会涉及资本的本质,其混淆资本实质的目的也是显而易见、路人皆知的。
    这等手段在中国已横行三十几年,并将继续横行,这是权力与资本联姻的社会伦理基础之一。
    草根网很是有一些老甘这样的博主与评论。
    2013/1/25 8:14:04
  • 我只是就事论事,前面批判博主的观点而已,对博主本人没有人身攻击的意思。至于博主对我特约身份不满,呵呵,说实在话,我对特约不特约的没放在心上,上草根网就本着草根的心态,对个虚名斤斤计较还草什么根?

    再谈老甘等几位同学和我的意见分歧。37楼说资本就是钱,呵呵,涉世未深啊!有权有势的那个钱才是“资本”,仅仅钞票很多的财主只是待宰的肥猪,冤大头而已,说他们是“资本”太抬举了。这个比喻比较浅显,往深了说,“资本”就是一股有组织的势力,白道在前台用钞票唱戏,后台用关系网,人员组织网支撑。这样的势力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资本。不信你抱着几千万下乡圈地试试,你无权无势的话,那你就是善财童子,无数个坑等着你填。但是你不小心是哪个市长的小舅子,哪个银行行长的三奶的什么亲戚,同时手上有钱有人,那恭喜你,你就成为堂堂正正的资本家了。下乡圈地如同城里拆迁拔房子一样势如破竹,财源滚滚。古今中外,资本大约都是这样的,有钱有势才能巧取豪夺。我就没有见过心肠特好,像陈光标那样下乡送温暖的资本,即使有也是作作秀而已,别当真!“资本”不图财,不以增值为目的就不叫“资本”了。

    改开30年,中国是已经私有化了。但是还有很多社会主义制度的残余,农村的小农承包模式就是农村残余的一点社会主义福利。“资本”把城市的生存空间占了个精光,现在开始打农民的主意了。还是跟当年国企改革忽悠的一样,打着“唯生产力论”的旗号。国企工人就该下岗,就该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谁要你挡了“先进生产力”的道?就像钉子户挡了开发商先进生产力的道一样,活该被黑社会迫害。现在这个逻辑又搬到了农村,资本一旦惦记上农民手上的一亩三分地,就有人为资本大爷鸣锣开道。呵呵,杨白劳还是识趣点,把喜儿交给黄世仁大爷,还能挣点赏钱,不要挡了“先进生产力”的道呢!

    老甘说资本下乡提高“生产力”,我信,凡是能加强社会组织化程度的运动,都能促进生产力。但是说给农民造福,我笑了。狼跑到羊群里去说给羊造福,哈哈。。。虽然农民作为思想落后,组织落后的弱势群体必然不敌强势的“资本”大爷代表的“先进生产力”,但是他们有反抗的权利,有良心的知识分子为弱势群体喊一嗓子更不是扯淡。
    2013/1/25 1:32:56
  • 给44楼:祝贺“tmsn211”网友通过本站最新审核,成为“草根评论员”,期待你的更多精彩发言!
    2013/1/24 20:28:0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有幸把工、农、商、学、兵、政、党干了个遍,有幸把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当了个遍。曾就读陆、海、空等四所军校,曾受训县、市、省、中央等四级党校。

E-MAIL:yhgsm@126.com 

QQ:312690494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