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新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家主义 - 何新首页
字号:

  • 钦佩是因为你有本事,胡扯就不喜欢了,共济会有又怎么样,比黑社会黑一点,比共产党差远了.
    2012/8/28 20:54:51
  • to82楼:现在主动“四面树敌”的国家是日本。这你就不说了。一个不爱中国的人你却奢望他“为中国国家利益贡献力量”,这不是笑话又是什么?
    2012/8/28 20:32:03
  • 君以国士待吾,吾以死效之,君视为草芥,吾视君为无物。多好的儒家思想,现在才知道一代不如一代。
    2012/8/28 18:05:08
  • 啥都别想,治理所有行业的腐败,共同富裕,搞自己的航天母舰,别叫敌人有消停时候。 就这没简单。听那些老九的话,就是慢性自杀。
    2012/8/28 18:01:13
  • 当然我觉得一个人有选择自己所热爱语言的权利,爱国不一定必须要爱自己的母语。
    __________________这句话怎么听着那么别扭呢?一个连母语都不爱的人能“爱国”吗?爱他什么?国家是一个空洞的名词吗?
    2012/8/28 16:48:20
  • 78楼RanD:
    无论从思维“外壳”工具功能还是审美对象来看,汉语和汉字独特的优势和魅力,是其它语言无法比拟的,纽约时报发表这样明显有失公允的文章,是不能令人容忍的!何新先生的批判没有什么不妥。

    汉语有表意、组词的强大功能,古老而新兴,是最有潜力的语言之一。感 兴趣的网友可以看看武汉大学哲学教授邓晓芒“让哲学说汉语”的相关论述。
    2012/8/28 13:31:15
  • 海先生,
    中文一样可以写得很美丽,就如。。。朱自清先生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一文中的话:
    “我们明知这些歌只是些因袭的言辞,但依然被它们牵扯着,摇曳着,相与沉浮于其中了。”
    没有什么逻辑,但文辞很美丽。总得占一头吧。
    (20多年前读的,记忆一定有误,大概齐吧)。
    2012/8/28 12:14:15
  • [72楼] 评论人: 海懿 查看 海懿评论专辑
    "...
    语言这个东西尤其是中英文是全民参与,在目前学者们不屑于对两种语言的优劣比较及制定汉语发展战略的情况下,在英语浪费了中国人的教育资源和金钱的情况下,草根们七嘴八舌参与讨论一下有何不可,难道真理面前不是人人平等吗?"
    ***
    海先生,
    我也不认可全民学英语的情况。浪费资源浪费人力,没有什么实际用处。那些国内开的国际会议上中国人自己之间还说英语的情况也是让人莫名其妙。你说的这些都没有错。
    但我们应该把这些事情归咎于人,而不是语言。不能抱有自欺欺人的态度:"我们不学英语,那是因为英语没有中文高级". 在这个问题上,不是人人平等,大家都可对可错,因为它不是真实的。人们可以"七嘴八舌"地说, 但最好是让他们知道,他们说的不对,或不全对,以及为什么。就如我说何新先生的语言既无逻辑也不美丽,不是中文的错,问题是在何新先生自己身上一样。
    语言各有千秋,比较那个更高档,毫无意义。
    这就是何新先生错误的根源所在:敞开了嘴说,对错不问。一篇纽约时报上的无聊文章竟然引起他的这通吆喝。拿着美国的一根鸡毛当令箭,如获至宝地引入其"阴谋论”中去。难怪被一个美国妇女当街把他的相机摔在地上,居然声都不敢吱一下就落荒而逃了。这样的人,居然还堂而皇之地在这里给全国人民解释"美国的阴谋",真是奇了怪了。
    2012/8/28 11:35:53
  • [72楼] 评论人: 海懿 查看 海懿评论专辑
    “.....
    而另一种文章政治正确但逻辑有瑕疵,就像何先生写的文章,立足于草根白丁读,当然某些高雅人看不上眼,觉得不入流。...“
    ***
    海先生,
    你这么说,何新先生自己能答应么?他可是自比”管仲,(另一个叫什么来着?)之人呢?
    你是说何先生知道草根人民容易骗,所以才如此这般的毫无顾忌的不讲理?
    你太小瞧我们革命的草根群众了。
    事实是,何新先生的追随者越来越少,更多的是擦亮了眼睛的人民群众。
    革命形势振奋人心地可喜呀。
    2012/8/28 11:16:43
  • [72楼] 评论人: 海懿 查看 海懿评论专辑
    “.....
    由类似于何新先生那些人写的文章,不仅仅缺少逻辑与美丽,而且到处是失控的对基本常识的歪曲,”说得过去的文章无非有两种,一种是政治正确且充满缜密逻辑,可这样的文章大多谈不上美丽,甚至很枯燥,...“
    ***
    海先生,真是这样么?
    我们看看莎士比亚在哈姆莱特中的片断:
    "But to my mind, though I am native here
    And to the manner born, it is a custom
    More honour'd in the breach than the observance.
    This heavy-headed revel, east and west,
    Makes us traduced and tax'd of other nations;
    They clepe us drunkards and with swinish phrase
    Soil our addition; and indeed it takes
    From our achievements, though perform'd at height,
    The pith and marrow of our attribute.
    So, oft it chances in particular men,
    That for some vicious mole of nature in them,
    As in their birth—wherein they are not guilty,
    Since nature cannot choose his origin—
    By the o'ergrowth of some complexion,
    Oft breaking down the pales and forts of reason,
    Or by some habit that too much o'erleavens
    The form of plausive manners, that these men—
    Carrying, I say, the stamp of one defect,
    Being nature's livery, or fortune's star—
    Their virtues else—be they as pure as grace,
    As infinite as man may undergo—
    Shall in the general censure take corruption
    From that particular fault. The dram of evil
    Doth all the noble substance of a doubt
    To his own scandal." (Hamlet,Act 1, Scene 4)
    这是随手找的一段,其中既有逻辑,文辞还很美丽。
    去读读Hamlet, 你一定能体会到许多美丽。不仅仅是这一段,整个play, 随便翻开一页,就是美丽的语言及深刻的道理。
    英国人因为自己国家给世界贡献出了莎士比亚而自豪不是没有坚实的理由的。
    2012/8/28 11:08:40
  • [72楼] 评论人: 海懿 查看 海懿评论专辑
    [70楼] 评论人: shalako
    “但我不认为把两种语言相比较, 以得出一种比另一种要好(的结论)有任何意义。”问题是西方人先下手贬低中文,纽约时报可是严肃的刊物,是美国媒体的指示标杆,连这种刊物都不能按您的政治正确的要求,您又何必回过头来要求您的同胞坚守你的政治正确呢?
    ***
    海先生,
    这话有失公允吧。
    你看我在[70楼]德倒数第三段中,有这样的话:“...可轻易被一些无聊之人用以证明他们的中文“抑制了创造力”的观点,从而最终使得中文受到损害。..“
    2012/8/28 10:59:01
  • 我没有看出今天中文面临什么危机,反而看到孔子学院的影响在全世界迅速成长和扩大。作为国内生产、销售语言教学仪器设备的资深从业人员,我对此感到很欣慰。
    2012/8/28 9:42:2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在今日中国知识分子当中,最具争议及传奇性的人物非何新莫属。自从80年代以来,何新先生的文化研究,经济和国际问题研究,他所首先倡导的一些基本观念,已汇为思潮,深刻地影响了当代中国的文化和社会发展。受到支持者和反对者的广泛注意。人们可以不赞同他,但是不可能不重视他。何新的学术在80—90年代中国政治与文化这一巨大转变时代留下了深深的思想印迹。由于何新的特殊影响,他一度成为海内外各主要新闻机构追逐采访的对象。采访过他的包括美联社、纽约时报、共同社、ABC、NHK、美国之音、路透社、独立报、费加罗报等世界著名传媒。1994年后,何新主动拒绝与一切内外传媒作直接接触。也不再出席公开会议,讲课讲演。从公众视线中遁失。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