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新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家主义 - 何新首页
字号:

  • 何老忧心有年,而党国高层仍然没显示出他们对国家民族战略性的思考,更不用说,将用什么思想来引领人类文明了。。。
    2011/11/21 16:18:40

  • 世上难寻万全之策,只能以隐蔽对隐蔽,以公开对公开;概率制胜,心中应有破解韬略;但过分犹太化、妖魔化似乎在策略(公开)上也并无多少有利之处……
    2011/11/21 14:47:49
  • 若是社会上一批异想天开的伙计弄了这些东西,你尽可以把他们当邪教。但西方“精英”或掌权者(无论掌政权还是金权)前赴后继地信这个,就不得不防了。何新老师不厌其烦地再三叮嘱,还是要听一听、想一想的,信不信另说,但愿别犯糊涂就好。
    2011/11/21 14:30:47
  • 共济会这样的组织对全球9成草民来说,本来也可以成为某种福音,它是欧美人探寻的相对成熟并成型的未来世界的组织方式之一,是人类文明中的欧美文明提出的未来世界具有可操作性的组织方式,其实马主义也可以说是欧美人探寻出的未来世界的可操作性的组织方式,我们不得不承认这都是是欧洲人在世界的视野下思考的东西,那么东方人或者说有着东方人最大基数的中国人提出的未来统一世界的可操作政治组织模式在哪里?这是一个痛心疾首的问题,中国人的务实精神正在毒化他们去构造可行性的未来世界的想象力,竞争竞争竞争,人家的底牌亮出来了,我们文明构建未来世界的底牌在哪里,我们的文明难道就造就了一批被迫害狂和一帮帮被迫害狂退烧的自诩为有良心的人吗,总得来说,我们要问一句:中国人的世界视野的战略家在哪里。
    至于那个影子世界据说要消灭世界几十亿人的纲领本人表示怀疑,因为这和他们的智识不匹配,一个由人组成的组织把自身置于人类文明的极端禽兽地位的反人类事实上也具有的反自身性行为,不能拿人性来定义的组织,内部能达成一致性共识确实令人怀疑,更可况他们的未来世界也需要杰出的智识人士,而这种高精尖人才的产生既在教育但还具有很大的随机性,人口基数纵使有很大的问题但仍然是这种随机性高的前提。
    再说一遍,黄种人构建的具有操作性的未来世界的组织形式在哪里
    2011/11/21 13:52:39
  • 补充一点:天下是众生的天下不是公济会独家所有,中国有一句古话叫作人算不如天算,天命所在人所不能为,未来五至十年动荡之后必然迎来崭新的薯光.
    2011/11/21 13:30:11
  • 何新老师我看过您很多有关公济会的文章深有同感,只是出于我对各宗教的了解及自身修行的体验(我是一个大学生,本来不信神,身体有病练了气功有了体验逐步涉入各宗教教理)对公济会有了特别的认识,那就是它们的会标“独眼“符号.其实公济会的前生是史前文明一修行团体,该团体的灵性长老们通过修行得道天眼神通,其位在人头两眉中间印堂部,因为只有一个固称独眼.当时的修行者思想纯正,道得高尚,不带有任何现代式政治色彩.正因为神通力,这些长老们看到了未来世界的境况(对应我们的时代),未来时代人类在经过大动荡之后,在东方有一个被上帝选中的大国(中国)将以崭新的人类思想光芒引领人类进入新世纪文明.事过境迁,现在的公济会了解并信服了他们前背们的预言,但因为他们没有修行,也就没有前背们的修行品得,丑恶的欲望,自大的傲慢,自以为是的品质使得现在的西方世界国家及募后政府公济会极端恐惧当今时代的来临,因为它们控制世界的时代和能力即将终结,这是他们及不愿意看到和乘受的,这也就不难理解现在西方国家围堵\打压\分裂乃之削灭我中华秧秧大国的丑恶嘴脸了.只有看清了他们的心理状态和最终目的,才能制定出我们对应的战略战术,使之立于不败之地,最终实现我们古人孔明\猿天罡\刘伯温及西方先哲们的伟大预言,我们中国将以高尚的思想哲理及强大的综合国力引领世界走入新世纪.
    2011/11/21 13:05:52
  • 相信有这样的丧心病狂者,也相信多数人在智慧、能力上并没有劣势,特别是,许多有能力者没有这样的价值取向。

    需要担忧的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掌握权,要令人放心地被控制,特别是美、俄,包括我们。
    2011/11/21 10:01:3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在今日中国知识分子当中,最具争议及传奇性的人物非何新莫属。自从80年代以来,何新先生的文化研究,经济和国际问题研究,他所首先倡导的一些基本观念,已汇为思潮,深刻地影响了当代中国的文化和社会发展。受到支持者和反对者的广泛注意。人们可以不赞同他,但是不可能不重视他。何新的学术在80—90年代中国政治与文化这一巨大转变时代留下了深深的思想印迹。由于何新的特殊影响,他一度成为海内外各主要新闻机构追逐采访的对象。采访过他的包括美联社、纽约时报、共同社、ABC、NHK、美国之音、路透社、独立报、费加罗报等世界著名传媒。1994年后,何新主动拒绝与一切内外传媒作直接接触。也不再出席公开会议,讲课讲演。从公众视线中遁失。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