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新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家主义 - 何新首页
字号:

  • 爱国爱民者,该如何面对日益沉沦的中国“现象”?
    2011/7/28 17:47:24
  • 高铁对中国重要性,爱国皆知,自不再论。就如日本福岛核泄漏事故,本人是同情理解搞技术的艰辛和贡献。尤其东电会长下跪求情,又何论?搞言论,理应站高点。至于食品安全,这是关系民生大问题,也同时安全问题,因此,中国的根本矛盾在哪里:文化修养、体制管理。
    2011/7/28 17:40:37
  • 自有高铁,就有高铁现象,高铁问题,正面、反面,必然!化解矛盾,解决问题,言论不必过激,过于极端,毕竟言论不是真相。
    2011/7/28 17:10:37
  • 何老东拉西扯的阴谋论功夫天下第一。他对全球共产主义做出的最伟大贡献就是揭批共济会这棵大毒草,所有何老不喜欢的言论都是共济会网络鹦鹉的聒噪。
    2011/7/28 17:03:01
  • 马克思早就说过这话了。只不过人们听多了,耳朵磨出茧子,不信了。用人的私欲驱动的世界必然要把一切都毁掉,没有办法。私人的恶德,哪有公益的美德?
    2011/7/28 15:53:06
  •        很认同博主文中的忧患意识。

         这次网络水军从各个层面与渠道高举着“民主”与“自由”的大旗,有多少为资本所俘获,不得而知,怎么一个“私利”了得?

         民主与自由的真与伪,千人千词,似是而非。小老百姓当然是自己的小日子实在,但也深感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

          而丢掉国家与民族的整体性与总体性,将国家总体与个人个体对立起来,正是这群人假借民主与自由大旗所树立起“利己”的勾当。

          自由、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罗兰夫人
                              
    2011/7/28 14:34:04
  • 我今天早上上厕所,竟然没有拉出来,我猜想可能是美帝的阴谋。
    我中午去买菜,菜商居然跟我收钱,我猜想这都是疯狂拜金与捞金的全民逐利的“跨越式”市场运动的结果。
    2011/7/28 14:32:03
  • 我还担心,只有我一个人觉得“高铁”系列事故有些夸张的被传播了。尤其是有些媒体上说的,“遇难者家属要求事实真相”,。。。表面没错,却不经推敲。
    这些事情背后应由推手。但不知这个推手是怎样的力量,是爱国的力量,还是灭国的力量。
    总总乱象,都指向了“党的执政能力”。我担心党已经没有自愈的能力了。
    真如此,国人、民族甚至所有被压迫的人类,将伴随“马列主义”的消亡而走向地狱。
    而自愈的方法,只有一条,那就是:党能够重新举起“为人民服务”的大旗。
    被腐蚀了30年,党还有这个能力么?
    2011/7/28 13:49:59
  • 市场化是有好处的,但是要有相应的惩罚机制。国内往往是没有的,这次事故合同是5亿的,就加倍罚10亿。下次还会有哪个企业随便呢?还真怀疑善后的赔偿是不是铁道部出的。。。
    2011/7/28 12:55:29
  • shalako同学,两篇文章要合起来看。至于如何理解就看自己的了。

    何先生也不是神仙。不要要求太高了。

    2011/7/28 12:47:54
  • "鉴于铁路是国民经济的命脉,关系民生与国防至大至重!本人建议:如有必要,应对铁路系统实施军事管制。"铁路信号灯故障导致温州动车特大事故发生,我也第一反应建议国家对高铁信号灯管制实施军事管制!我有一次从上海浦东飞回珠海机场,结果晚上十一点抵达珠海机场时发现机场跑道信号灯灭了,结果飞机临时停飞广州白云机场等候查明原因,晚上一点珠海机场查出了是老鼠咬断了跑道地灯的电线导致地灯全部灭了!好险啊!
    注重细节才能更好地生存是中国人必需吸取的教训!责任心要放在第一位!
    2011/7/28 12:11:05
  • 国之道当以民为本;
    政之体当以人为本;
    经之本当以智为本;
    2011/7/28 11:42:4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在今日中国知识分子当中,最具争议及传奇性的人物非何新莫属。自从80年代以来,何新先生的文化研究,经济和国际问题研究,他所首先倡导的一些基本观念,已汇为思潮,深刻地影响了当代中国的文化和社会发展。受到支持者和反对者的广泛注意。人们可以不赞同他,但是不可能不重视他。何新的学术在80—90年代中国政治与文化这一巨大转变时代留下了深深的思想印迹。由于何新的特殊影响,他一度成为海内外各主要新闻机构追逐采访的对象。采访过他的包括美联社、纽约时报、共同社、ABC、NHK、美国之音、路透社、独立报、费加罗报等世界著名传媒。1994年后,何新主动拒绝与一切内外传媒作直接接触。也不再出席公开会议,讲课讲演。从公众视线中遁失。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