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铁面监管 - 郎咸平首页
2010年经济趋势
2010-03-03
字号:

  • 不知道政协委员宋祖英和刘翔对此有何见解。
    2010/3/4 5:13:01
  • 郎教授的文章读过不少,从中也学到了不少东西,总的感受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有些地方还是夸大了些。话归正题,郎教授以前不是说过资本主义最重要的是契约,意即信用,反观美国金融危机,不正是这一体系崩溃的结果,历史上各种制度也是一直在不断更新和变化的,资本主义的前身就是罗马帝国元老会的升级版,只要能够持续对外掠夺,对内输血,就可以维持其强大,反之就走向没落。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美国只有把中国变为世界工厂,借用中国的大量劳动力才能维系其世界霸权地位。所以,中美之间汇率大战和贸易大战是不可避免的,那么战争中什么最重要呢,第一肯定是高度集中的指挥能力,危机中一个集权国家要远比一个民主国家的反应要快,应对的措施更有力。美国的总统只不过是一个牵线木偶,是金融集团的代言人,最近美国开飞机撞击税务大楼的行为,正说明美国国内矛盾的突出,也反映了资本主义的契约信用的崩溃的前夜,在地球村的今天,由外补内的方式已不能适应当下的需要了,只有创新新式社会义道路,通过全球内部循环经济才是以后的方向。当然中美之战不可避免,二百年前英美之间,不是也一样嘛,只有共同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应对之策短期群策群力,分化敌人。长期教育为本,民富为先。
    2010/3/4 1:59:47
  • 郎咸平是狼,嫌路太平了。老说路是不平的。美国人的恐怖片拍的好,郎先生懂英文,把美国人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古训理解的很透彻。我朝立国60载,万岁、太平之声不断,西湖歌舞不休久矣。郎先生即使是一匹真正的狼,即使在国(家躯)体上狠咬一口,是不会留下牙印的。再聪明的草民也是一根草,即使是一根懂洋文的草,也还是草。像伊藤博文那样的草才是历史之草。郎先生必将是一根淹没在历史洪流中的无名小野草。可惜也罢!无奈也罢!毕竟有几个黄皮肤的国产土著人曾经认识过着跟草。郎先生,你说你是不是一根草呢?
    2010/3/3 23:39:11
  • 郎教授多次强调产业链条概念、制造业、六加一概念。
    提出了藏富于民和知识应用需要有消费支持的模型。
    2010/3/3 21:50:16
  • 刚刚在个人日志区,
    提出了知识中产平台的概念。
    大意是:居住加上网加教育下乡,就可以遍地开花,都是中产,不过是知识中产。
    这是靠中小企业遍地,解决就业多多增加收入分配的,
    不需要和厂长老板签协议,几年涨一次工资,
    而是大环境上,降低企业门槛,打破垄断,这是自我解决分配,是一种激发,
    人超人来解决,不是人救济人。
    所以,工作多多,收入能不多吗?工作多,是要上数量级的,就是知识中产,就是中小企业遍地开花。为什么能?提出了知识链,知识中产原型非常简单,一个住处,一个网络加人员。而知识链影响产业链的创新和高端化,这才是想多要钱,从利润中拿去!
    没有这个,多要?别看垄断规模大,其实处在产业链的中低端,产出太多要赔。只能发货币或国债,靠出高价资产吸引大头,咱得小头,这压着广义的通胀在里头,是一种得过且过的解决方法。
    2010/3/3 21:40:46
  • 郎教授的学识可以领导国家。
    2010/3/3 21:10:04
  • 我们虽然加入WTO,虽然谈分配改革,
    可是不知到小企业意味着什么,
    觉着大企业也能活,也制造。
    需要放眼远看,既然分配改革,不可能靠从富户那里扣出来增加,
    分配改革看的远,就是资源消耗速度,
    只有中小企业才能基本按节约于行业标准之上来经营,这是中小企业之“一大”。
    /
    如果大企业仅仅满足于靠垄断,吃注资,吃套消费者的垄断利,
    从而能把原料运来,开动机器生产,那么,这种企业的技术永远不可能有创新的真动力,
    也意味着,它们必定处在世界范围内的-产业链条、定价链条、知识产权链条之中下游。
    这是一种得过且过的依附关系,开放开放,可能成为依赖比较严重,甚至无法不开放。
    这是中小企业的“二大”。
    这两大还不够大么?
    很多人,提分配改革,就是多记着涨工资;提医改,就是注资。
    可是钱,钱从哪里来?谁给出?他出,他的钱最终来自于哪里?不是羊毛出羊?
    如果深陷链条中下游,基本上利润率是看总控制源头端的脸色的(甚至人家可以不靠这支,
    靠别的一支链条,而链条中下游的就受不了了。
    很多人,一说机制,就是,也应倾向一点中小企业,可是听话头,还是好像不好意思,好像中小企业就等于个体户,永远长不大的个体户一样。有市场就有设备,有订单就有利润,不看原来的规模。
    过去的医改,多次了,耗时多年,早已涉及到了收入利益分配等问题,最终像走迷宫,绕了一顿,又回去了。怎么绕,最后效果还是基本没变。就是这个道理。
    2010/3/3 20:19:02
  • 二楼说的在理,比名过其实的郎强。
    2010/3/3 18:25:42
  • 徐文英同志该下课,商务部多是技术性官僚,毫无大局观,象现在多数官员一样,在国际谈判中失去的东西都赶上满清了。
    2010/3/3 17:14:29
  • 希望国家领导人能听听郎教授的观点,这对国家宏观经济政策的制定没有坏处。
    2010/3/3 16:25:07
  • 楼主说全球气候变暖是美国造的假?这个假造的也太大了吧?
    2010/3/3 16:08:16
  • “在这种危机重重的国际谈判当中,我们派出来的堂堂贸易谈判代表徐文英同志竟然不会讲英文。她在当时破口大骂美国国际贸易协会,咆哮公堂,说它是恶意中伤中国。徐文英说,你们美国敢制裁我们中国的轮胎,那我们中国就不出口便宜轮胎给你了,所以美国人就换不起轮胎了,如果美国人换不起轮胎,高速公路车祸就增加了。这就是我们贸易谈判代表的回答,你能想象吗?她讲完之后,全场是哄堂大笑。”

    悲哉!
    2010/3/3 13:04:5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6年出生,祖籍山东。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博士;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曾任沃顿商学院,密西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教授;郎咸平作为世界级的公司治理和金融专家,主要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破产等方面的研究,成就斐然。2004年,郎咸平用最为传统的财务分析方法,痛陈国企改革中的国有资产流失弊病,质疑某些企业侵吞国资,并提出目前一些地方上推行的“国退民进”式的国企产权改革已步入误区。引起巨大的影响,被称之为“郎旋风”。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