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平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纸上风云 - 杜平首页
字号:

  • To [39 楼] 老树--------(5)
    (4)要介入, 又不想与美国发生正面冲突,只能与美国达成协议。明确告知:中国不会对38南的领域有任何企图,也同样不能容忍美国与南韩把其领域扩展到鸭绿江边。为了避免这样的局面,中国必须在认为合适的时候出兵保护自己的利益---用武力接管北韩(在战争不以中国的意志为转移的情况下开始的情况下)。但绝不会对38线以南的区域有任何进入。作为交换,美国必须同意其地面军事行动必须仅仅限于38线以南,不越过38线进入以北地区。 其实,就是与在战事展开以后与美军个把一面,必要时可以相互帮助(美军的空中支持),以使战事尽快结束。结束以后,中国队北韩实施一定时期的接管。这样,既没有失去北韩的战略缓冲地的作用,又可以使时局稳定下来。具体的操作很难, 危险很多,但是不是比不介入任其发展要要好些?鉴于美国在伊拉克的教训,最初就要以重兵来掌握军事上的绝对优势。另外,尽快扶植一个政府,以夷制夷, 用现在北韩的管理方式继续管理,全面掌控媒体。再有,以最快的速度开始战后的发展经济(用中国自己30年的经济改革经验)。北韩社会思维方式与中国1978年前相似,管理起来应该不是特别困难。对于奋起反抗的北韩游击队,一定要清剿加收买。另外,以北韩现在的经济状况,人们会对任何经济改善欣喜若狂的。只要让人们感觉到生活的改善,事情就好办些了。
    2009/6/4 11:52:24
  • 4)要介入, 又不想与美国发生正面冲突,只能与美国达成协议。明确告知:中国不会对38南的领域有任何企图,也同样不能容忍美国与南韩把其领域扩展到鸭绿江边。为了避免这样的局面,中国必须在认为合适的时候出兵保护自己的利益---用武力接管北韩(在战争不以中国的意志为转移的情况下开始的情况下)。但绝不会对38线以南的区域有任何进入。作为交换,美国必须同意其地面军事行动必须仅仅限于38线以南,不越过38线进入以北地区。 其实,就是与在战事展开以后与美军个把一面,必要时可以相互帮助(美军的空中支持),以使战事尽快结束。结束以后,中国队北韩实施一定时期的接管。这样,既没有失去北韩的战略缓冲地的作用,又可以使时局稳定下来。具体的操作很难, 危险很多,但是不是比不介入任其发展要要好些?鉴于美国在伊拉克的教训,最初就要以重兵来掌握军事上的绝对优势。另外,尽快扶植一个政府,以夷制夷, 用现在北韩的管理方式继续管理,全面掌控媒体。再有,以最快的速度开始战后的发展经济(用中国自己30年的经济改革经验)。北韩社会思维方式与中国1978年前相似,管理起来应该不是特别困难。对于奋起反抗的北韩游击队,一定要清剿加收买。另外,以北韩现在的经济状况,人们会对任何经济改善欣喜若狂的。只要让人们感觉到生活的改善,事情就好办些了。
    2009/6/4 11:51:10
  • To [39 楼] 老树--------(4)
    那美国就会又“把战火烧到了鸭绿江畔”了,就如50年代的那场战争一样。中国一定不能容忍美国的军事实力与自己的国土只有一江之隔。但如果介入,如上次一样帮北韩打“美国鬼子”,以中美两国现在的经济连在一起的程度,对谁也没有好处。这就是人说的两难了。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最好的办法(当擦枪走火发生以后),就是中国通过自己的介入,达到既不与美国发生军事冲突又能将局势控制住,以防战火烧到自己的家门口的情况发生。
    2009/6/4 11:09:42
  • To [39 楼] 老树--------(3)
    战略上最怕的就是处在一个被动的地位-----你的所有行动是对对方的行为的反应,而不是用主动的行为来掌握事态的走向。中国在这个危机中就是这个位置----对这种最坏情况的开始没有太多的控制权。但这并不是说中国只能一味地等待。枪不在中国手上,所以,“擦枪走火”中国无法控制。但起码可以在走火以后的处理问题上有些准备。这就是我前一次讨论了。做好最坏的打算。(应该是。Be prepared for the worst. 英语不好,让人们看不懂,也就没有人加入讨论)。一旦战事拉开,如果中国在战事中不介入,双方的持久战对中国也是极其不利的---要搞经济建设,可家门口却是天天炮声隆隆,日子怎么过?况且,一旦开战,以北韩的经济实力,能支撑多久?就算中国继续援助,美国人为了不与中国冲突也不说什么(就如德国在二战时对美国未加入前给英国的物资援助一样,不予理睬,但德国的潜艇可以打沉70%的由美国开往英国的货轮),但以现在的技术,美国可以控制并摧毁任何鸭绿江以南北韩境内的运输线。最终战事应该是以南韩美国方胜利告终。
    2009/6/4 11:08:15
  • To [39 楼] 老树--------(2)
    (2)北韩直接进攻中国的几率几乎是零,这点我同意你。但问题不在这里。问题在于北韩与美国之间的相互叫骂的状态能维持多久。美国最担心的(美国政府官员在媒体上阐述的)是北韩一旦有了核技术,就可能用它来与恐怖分子做交易换取它急需的金钱。任何事情,一旦到了暗处就难控制了。北韩担心的,是美国对其进行侵略,颠覆其政权。不管它是真信还是作为他价还价的借口,事情就是摆在这里。今天网上看到一条转载国内青年报的消息,说美国在日本开始部署兵力。而北韩最近可能会试射远程导弹(可以打到美国的阿拉斯加州)。可能都是虚张声势,为下一轮的谈判做准备。但万一“擦枪走火”怎么办?战争有时会由于判断失误而在两个本来无意开战而只是叫骂的国家间爆发的。

    (3)中国的处境比较被动,在于它对事态的起始无法控制,可却要承受一旦事态恶化而带来的麻烦。 这里的事态就是指北韩与美国任何一方一旦(基于自己利益的考虑)作出错误的判断而引起军事冲突,局部的军事冲突(如美方对北韩的核武器设施采取轰炸加以摧毁, 或北韩错误地以为美军南韩要对其进攻而率先进攻)失去控制导致全面开战(这是中国无法控制的),中国怎么办?
    2009/6/4 11:05:41
  • To [39 楼] 老树--------(1)

    老树你好。

    “从安全角度,中国也不必中立。小金虽然狡诈,但没有疯掉,谁是他的敌人他清楚得很,主动攻击中国的可能性为零。意外攻击中国的可能性有,但中国现在要拦截他的导弹没有任何问题。因为它的发射场距中国不过几百公里,实时监测不难,而且核导弹体积大加速慢,在过境以前就可以将其击落。倒是日本比较难办,他要监测太远,要击落又太快,与朝鲜又有仇。所以,要大伤脑筋的不应该是中国。”
    -------------------------------- 以上是你的话。

    (1)对发射导弹的监测,是在空中进行的。与两国之间的距离没有多大关系, 倒是与卫星监测技术有直接的关系。但发射以后的危险,却是与距离有密切的关系。距离越近越危险。因为距离小,就意味着导弹在空中行走的时间短,由此,目标国所有的反应时间(拦截)也就少。这点,我与你的看法不同。
    2009/6/4 11:04:31
  • 世界某些国家限制核武器没有错。朝鲜发展核武器也没错。都是站睚各自的立场上说话。
    2009/6/2 20:53:10
  • 虽说中国在朝鲜与美韩之间并非中立,但在今日之世界上,所谓的“中立”不都是这样吗?以色列在中东象疯狗一样对待邻居,主子何时中立过?所以道义上说,中国不必中立。
    从安全角度,中国也不必中立。小金虽然狡诈,但没有疯掉,谁是他的敌人他清楚得很,主动攻击中国的可能性为零。意外攻击中国的可能性有,但中国现在要拦截他的导弹没有任何问题。因为它的发射场距中国不过几百公里,实时监测不难,而且核导弹体积大加速慢,在过境以前就可以将其击落。倒是日本比较难办,他要监测太远,要击落又太快,与朝鲜又有仇。所以,要大伤脑筋的不应该是中国。
    2009/6/2 19:37:59
  • Be Prepared for the worst ---(20)

    (The discussion above is purely based on some hyper assumption of some worst case scenario, the possibility for which to happen is as remote as a wild mind can carry us to be. The suggestion should be only seen as some discussion, with many more factors to be thought over and added into. But the core concept is as real and important as the assumption is unreal and hyper: prepared for the worst)  
    2009/6/2 13:59:44
  • Be Prepared for the worst ---(19)

    . Some people have been talking about how powerful China in the future will be when dealing with international affairs and crisis. What if today is the future they have talked about, for the crisis clearly is an international one, with China’s interest greatly at stake? One thing is for sure, if you do not throw yourself into the decision-making process, the odds that the decision's outcome is in your favor will be long, for you have placed your own interest squarely at other people’s mercy.

    The truth of matter is that no one gives a damn to your interest if you yourself do not fight for it.

    2009/6/2 13:58:25
  • Be Prepared for the worst ---(18)

    Being powerful definitely needs to be equipped with the noble ideas we human beings have recognized through the good days and bad days in the long course of history before us, but being powerful also needs the mind-set of knowing some painful reality can only be dealt with by a forceful hand, the so-called “necessary evil”. If without it, the basic order of a community, domestic and international alike, whereupon the interests of everyone within the community rest, would be impossible. Being powerful also means having a heart big enough to live with some unpleasant consequences or even blames resulting from the harsh but necessary actions done for the common good of the entire society.
    2009/6/2 13:56:39
  • Be Prepared for the worst ---(17)

    China had always been at the receiving end of bullying from outside until 1949 when a new China was established. Its suffering experience in history might have taught it to be nice to others, which actually is a very noble idea---- people should work together for their common good by treating each other with respect and kindness. But merely being a nice guy will not be enough to transfer China into a powerful country, as the current crisis has shown us. I have read some opinions published here on this website, suggesting with a wishful thinking that China may somehow become a powerful country through a peaceful process, “an understanding simple and unschooled”.
    2009/6/2 13:54:3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86年获得英语语言文学和国际新闻双学士之后被中国国际电台聘用,1988年出任驻欧盟和北约首任记者,被派往欧洲联盟总部所在地、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总部所在地的布鲁塞尔,1992年调回北京总部担任时政采访部主任兼首席外交记者。1999年8月,开设了《纸上风云》专栏,定期撰写评论文章。著有《现代中国的面孔》。非左非右,不中不洋,里通外合,忽东忽西。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