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航程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土证券 - 陆航程首页
组织“聚集经济”让政府更加有效
2019-04-09
字号:
    --《资本经济与国土证券》第五稿之三十七

    在扶贫攻坚战中,政府运用“社会(国家)资本生产”手段,聚集多种生产力要素,解决一家一户的脱贫致富、经济发展的实践,是一种“初级形式”的“聚集经济”应用,发挥出的脱贫致富效应,是政府主导的“聚集经济”产生了“经济聚合效应”。虽然以“劳动分工”为基础,但不是靠市场经济的自由配置,而是政府运用国家资本进行优化配置,追求的不是短时间的投资效益,而是消除贫困的社会经济目标。这就是社会主义优势。资本主义永远做不到,永远不会设定这样的目标。

    数亿农民脱贫致富,这启动了多大的内需市场空间,中国需要不断地激发内需市场。中国需要不断地将经济赘肉转化为经济动力。推动这个转化的不是自由市场,只能是政府主导的“社会(国家)资本生产”。西方发达国家在起步阶段也是靠政府扶持和保护,才培养起自己的民族企业。至今,西方政府也在为本国企业提供各种补助和保护。

    任何国家,发展本国经济都需要对企业提供财政支持和信贷支持,在一些人的口中,这都叫做“灌水”。其实,不论是“大水漫灌”,还是精确滴灌,都是经济手段。经济工作不能废止任何手段,不同时期为了达到不同目的,就会采取不同的手段。

    国家需要考虑的不是“绝不”采取什么手段,而是针对什么情况、要达到什么目标。眼看经济发展速度已经下降一半了,就要考虑需要聚集哪些生产要素,如何推动经济要素的聚集运行,是如何为企业扩大市场空间,提高人民生活质量。

    几年来经济下行,反映的是市场萎缩,尽管这个萎缩,有国际货币趋紧的原因,但我们国内可以找到逆势发展的途径。市场萎缩是企业找不到投资的空间,企业没有钱赚当然经济下行。这时候,政府要想办法扩大内需、营造市场需求。做到需求、供给两手都硬,灵活运用,发挥综合手段、“聚集经济”效应,建立“劳动分工”与“集聚生产”两种生产力的复合结构(蔡定创)。

    推动中国经济,尤其是中小企业发展的关键因素不是降税、降息。降税降息虽然能够降低眼下的成本、得到喝彩,但并不能推动经济长期快速发展,反倒让政府过紧日子,缩小了“社会(国家)资本生产”调动资本的能力。这种做法反映出理论的贫乏。表面撒糖,改变不了企业缺乏资本与市场空间之苦。中国需要更加长效的机制。即:行政开支要压缩,但扩大需求的干预手段不能减小。

    真正需要做的就是加大“社会(国家)资本生产”的资本投资力度,像消除贫困一样去工作,能不能像“一村一策”一样,做到“一企一策”?不仅为企业提供政策,更要为企业精准地、以多种形式注入更多的资本金。更重要的是由政府出面组织“聚集经济”,企业开展的是“资本生产”,靠“劳动分工”创造财富。在社会生产力更多通过“聚集+”创造财富的今天,更需要政府引导企业超越“资本生产”,组织更高维度的“聚集经济”,注入新动力,让经济更加强健。

    “聚集经济”至少是对失败的“自由资本主义”的补偿。“资本生产”无法克服“资本死亡”,让经济陷入周期性危机,只有政府组织的“聚集经济”,才能挽救经济衰退。永远不要说经济下行是“新常态”,永远不要迷信哪些经济周期理论,周期背后都是人为的操弄。经济的本质是人的行为,既然周期是操弄出来的,反周期措施就可以实现“逆增长”。

    经济发展客观上是有起伏、也有危机,尤其是“资本死亡”(失去投资利润),但不是不能够逆转。经济乱世与下行需要有为政府,否则就没有罗斯福新政。罗斯福新政的本质,就是政府扩大“社会(国家)资本生产”,组织“聚集经济”,逆转了经济危机周期。从这个意义上说,是代表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聚集经济”,帮助罗斯福挽救了美国经济。

    “聚集经济”简单表现为生产力的综合投资,完成“资本生产”无力完成、无意愿完成,但又对经济环境起到重要改善作用、直接扩大市场空间的一些公共项目,中国这样的项目需求十分巨大,把他们归纳聚集起来,可以拉动中国今后数十年间保持在7%以上的经济增长速度。

    政府就是要规划这样的“聚集经济”项目,并积极筹集资金,扩大国家负债和财政赤字,这才是有为政府要做的事,这才是“社会(国家)资本生产方式”发挥作用的范畴。随着“资本生产”机制的衰落,“聚集经济”面临巨大的发展空间。

    具体说,互联网、AI、5G、机器人等等都属于多种生产力综合的“聚集经济”形态,今后所有企业都离不开采用这些“聚集经济”要素提升传统经济生产力,因此,本文中说的“聚集+”,就包括了互联网+、AI+、5G+、机器人+等等。

    政府组织相关企业进行交流与对接,提供资金支持和培训,推动各种“聚集经济”生产力与传统经济的结合,就可以扶持中小微和更大规模的民间资本依靠“聚集+”得到更快地发展,扩大市场空间,提升消费感受。

    推动“聚集+”生产力与传统经济的结合,需要政府准备相应的财政预算,扩大“社会(国家)资本生产”对投资能力,增加对“聚集+”经济的投资。那么资本金从哪里来?当下,最便捷的就是发行国债,扩大采购,推动经济发展,同时在供给侧深化改革,改善供给能力、供给质量和供给条件。

    参照蔡定创先生的理论,改变人民币发行方式,财政部分批发行30-50万亿元国债,央行购买国债,向财政部支付人民币。财政部安排一批纾解经济发展瓶颈的大项目,采购一批带动经济发展的商品下乡改善农民生活,扩大一批改善人民教育、医疗、养老的补贴项目,扩大三农现代化改造投资,扩大新兴战略性产业的扶持力度,增加基础科学投资资金,加快“一带一路”建设投资速度……,经济怎么会没有起色?

    发行国债后,政府有了钱,同样需要节约开支,预防腐败,这与发行国债无关。管理不好干部是党的责任,也是政府的责任。就是要让政府拿着大把银子支持经济发展,而自己清正廉洁,这才是好干部、好官员、好政府、好政党。国家没有资本支持中小企业发展、扩大各项民生事业,自己过紧日子,这不是清廉,是无能。是对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两种生产方式认识不清。

    国际垄断金融集团的兴趣是“帝国资本经济”操弄,而不是“资本生产”,“资本生产”遇到的问题需要政府的“社会(国家)资本生产”来接管、来解决,不能依靠市场来解决。更不能让从事“资本生产”的中小企业遭受到无端的“去杠杆”打压,政府必须承担起对“资本生产”培育、扶持的责任,这个培植、扶持的责任就靠“社会(国家)资本生产”的介入和支持。

    中国需要的是“强政府、活市场”,只有“社会(国家)资本生产”壮大了,才能承担起那些“资本生产不介入环节”的经济发展责任,才能救经济、救市场,扩大市场空间、激发市场活力,这就是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发挥作用的时机,也是社会主义一定会发展壮大的道理。

    一定要搞清楚,发行30-50万亿国债,不是大水漫灌,是定向扩大市场空间。这不是银行信贷扩张,而是政府信用价值生产,是政府信用扩张、是增加基础货币供给,是完善自主货币生成机制。是迅速壮大中国的“聚集经济”,拉动中国以及全球的经济增长。是中国政府为此而负债,为此而负责。这将极大地提振经济信心,树立中国负责任大国形象。

    发行国债是增加中国基础货币投入的一种方式,是能够短期内实施的方式,但也有局限性,其规模也有一个上限。而发行“国土证券”并配合“定向投资循环增值经济”,就是中国及世界取得联手高速发展的最好方式。发行量、即筹资量没有上线,没有后遗症,长期的“共和资本经济”效应更大、更深刻、更深远。

    简单地理解,“国土证券”可以看作是“国家股票”,这个“国家股票”价值,不是以国家制度与治理体制决定的,虽然与此有密切关系。这个“国家股票”是以这个国家公共资产价值决定的。主要是由体现在公共土地“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决定的。像“企业股票”一样,获得“国家股票”并不能改变财产所有权,获得的只是发行国国家经济走势的一种“指数”预期价值“交换券”。“国家股票”持有者可以在相互交易中获得收益。基础是“信用认同”。

    “国家股票”发行国承诺,当“国家股票”的交易价格低于发行价时,可以等价兑换发行国国债。

    “企业股票”拥有分红权,而“国家股票”不拥有分红权,只拥有市场价值的增值收益。

    通过发行“国家股票”聚集起“全球公众资本信托投资资金”,通过“定向投资循环增值经济”,推动发行标的地块的价值不断升值。从而保护“国家股票”持有人的利益。

    全球发行中国“国家股票”获得各国数亿中国国家股民,共同关注和支持中国发展,这就是社会主义经济、社会主义中国政府要做的事。不要怕“西经”代表人物攻击政府手伸得太长,社会主义政府就是要为人民解困,就是要发展经济,就是要承担责任,就是要消除市场失灵,就是要在这时扩大内需,就是要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否则还是什么社会主义,还有什么社会主义经济实践?

    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在消灭贫困的努力和成就,要上升到“社会(国家)资本生产”系统理论层面来理解和发扬光大,要组织对《信用价值论》的研究和实施。在实现全面小康之后,就应当大力发展民族经济,全心全意地为中小企业创业发展服务,让中国经济重新走上中高速发展的快车道。对于制造业大国,企业发展和人民生活的改善,都需要发展速度,世界经济的增长也需要中国的发展速度,要以加速发展为己任,带动世界经济的复苏,才有更大的市场空间。

    (待续)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看你的文章,以为您是一个毛头小子。看你的自我介绍原来是老前辈。对不起,我说话太直,把你当做同辈人了。以后我会婉转点说。
    2019/4/11 21:48:3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陆航程,男,出生于1948年,曾任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执委、中国统战理论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常务理事、《领导决策参考》专家委员会常务理事。曾发表的文章: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十三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二十期(1983年)《略论农业土地转让问题》;《新华社内参》第四十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市场经济理论研讨会”(1993年)《经济社会化与社会化经济》;中央党校《党校科研信息》(1994年)《市场经济就是社会化经济》。个人邮箱:luhangcheng@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