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绍节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草野山人 - 段绍节首页
聊聊创新之艰难
2017-06-14
字号:
    现在国家提倡创新,从党中央到各级领导的报告中,都少不了创新强国,可是细想起来创新又何其艰难也。

    创新是一种社会行为,因为所有的创新成果一定要被社会所采纳,为社会所应用,成为人类社会的财富被永久的保留传承下来。但创新又只能是个人所为,不可能是全社会的人一起创出一个新的什么东西,现今社会上的一切技术、装置、科学知识都是首先由某个人所创新出来的,当然也可能是由个人组成的一个团队。也正如此在科学领域中一些规律是以个人的名字命名的。正是出于此种原由,创新就是一个社会环境与个人努力的结合结果,即是一个个人如何能在社会中创新及创新如何能被社会承认并被社会应用传承的问题。如果这个问处理的不好,创新也就难以出现了。这是因为所有的人只能是社会的人,也正为此人才成为人。其它的动物之所以不能成为人,就是因为它们不能传承个体的创新成果行成一个集体认识的社会范筹——科学、技术、设备,从而也就不能构成社会的继续传承发展,就一直停滞在一个发展阶段的水平上。

    创新首先必须是这个个人能在社会上存活并充分的传承了社会已存在的认知,只有活人才可能创新。由此创新的第一个条件就是社会首先能给创新者一个安稳的生活条件及良好的教育条件;其次是给创新提供所需的一切必要的物质及精神条件;第三则是创新的成果能被社会承认并应用传承。这些条件不能同时满足创新也只能是空话一句而已。也正为此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人创新的结果会越来越多,社会越优越创新的成果就越多。创新在某种程度上也标志着人类社会的进步程度。

    由于一个社会是由各个阶层的人购成的,只不过不同的社会不同阶层人员的购成多少不同而已,由此任何一个社会都存在有一个人数多少不同的创新人群存在,即在任何社会都会有创新,只是创新成果多少程度不同而已。我国历史上就有四大发明等等的创新,在世界创新史上是名列前矛的,只是到了近代国贫民弱,在创新上也就少了许多,落后了许多 。

    我国现实的情况怎样呢?

    首先应该说经过几十年的艰苦革命奋斗,尤其在改革开放后的现今,我国现实所有的人应该是生存有保障了,尽管现在我国还有贫困人口存在,但这些人的存活已不成问题,更何况现在国家正在大力的精准扶贫,失业人员也有了生活保障,人的存活已不成问题。即第一个条件的前一部分已经不成问题。但由于我们究竟吃饭问题解决的时间尚不很久,人的传承问题即教育的问题尚正在逐步完善的过程中,这样全民的创新条件还要有一段时间才能到来,但这必将是会逐渐到来的,即我国创新人群在不断逐年快速增长着,一个全民创新的新时代很快即将来临。

    但应该看到目前我国的创新条件尚有很多地方不尽如人意,使创新艰难的很。比如现在看中央电视台的”我爱发明”节目,基本上都是个人在为创新不懈努力,在不断反复修改,最终完成创新。而其中明显表现出了这能进行到最后创新的只能是其创新者必须有创新条件(各种加工条件),否则创新就无从谈起。而在现实中有创新条件的人又有多少呢?没有条件又有一定好创新想法的人又如何可能去创新呢?应当说现在吃饱了有创新想法的人数大大多于有创新条件的人,即人的存活条件不成问题了,但要进行创新的物质及精神条件却是欠缺不少,在这方面如果只是靠市场经济来掌控,而国家(社会)不创造出一定的实际上的条件支持,是不可能有爆发式的创新浪潮出现的。比如国家可以创迠一些创新作坊之类的场所,给有一定创新设想的人在其中进行一定的创新制作的实验条件(这无非是一些加工工具设备之类的条件),同时在这个类似的作坊中也就自然的形成了一个创新的氛围。这个作坊由国家出资并管理,当有创新成果出来并有收益后可以收取一定的服务费用,这就给没有创新条件的人提供了创新的有利条件,会大大的促进更多人的创新。其实这正是将我国现行的国家创新团队及一些大企业研究团队的成功作法普及到普通老百姓而已。这种作法成就了两弹一星、航空航天、下探深海、可燃冰的应用等等的諸多创新成就,也一定能为我国普通百姓的创新提供更加有利的方便条件,促进全民创新高潮的到来。

    另一个问题是创新被社会的承认问题。我没统计过我国现在每年的专利批准量是多少,只是觉得现在我国申请的专利量越来越多,大约也已成为专利申请大国了。但国家是否统计过我国批准的专利能被社会应用了多少呢?批准了的专利无疑是一种创新,因为专利批准的根本条件就必须是创新,而且有一定的应用价值,否则不可能被批准为专利。这其中国家队及企业的专利是不存在这些专利利用问题的,但现在个人申请的专利推广完全要靠个人,在现在的社会条件下能支持创新所需物质经济条件又能支持推广专利经济条件的个人能有多少呢?这也可能正是有很多已申请批准了的专利而只能是一个专利证书而不能被社会转化利用的原因。既然创新是社会问题,那么在这方面也不能只靠市场经济,作为社会管理的国家应当有所作为,应当有切实的推广机构,当然也可以是有偿服务类型,但只能是在推广有了收益后进行收费,这也许是更现实的鼓励创新。

    这里还想聊聊基础的科学研究。现在我国的体制这些似乎只是在一些官办的机构中进行的,如研究院、所、大学中,而一般的个人似乎进不了这一领域,同时这一领域也被一些专家、学者所把控。确实基础研究是最艰难的,成果也不易,但这似乎也挡不住真有兴趣一辈子潜心研究的人,当然这些不在官办的机构从事基础研究的学者不多,但并不能说没有。这些人要想出创新成果就更艰难了。这种状况正如与我最近巧遇五十多年未见的大学同学聊天时所聊的那样:

    我:五十多年不见了,现在过的还好吧?

    他:还好。毕业五十多年了,由于你分配的那个单位保密不好联系,也就一直没找你。看来你的变化并不很大,过的不错吧!现在退休了,一天都在忙些啥?

    我:上上网,看看电视,有时逛逛公園。退休后前几年倒是将以前作过的实验研究工作进行了一下总结,写了两本书。现在倒是随心所欲,想干点啥就干点啥,再不受约朿了。

    他:最近的电视剧“外科风云”看了没有?

    我:看过了。

    他:有啥感想?

    我:还真有点百感交集五味杂陈。干了一辈子实验研究工作,虽也有过痛苦的选择,但十分庆幸没有遇到修敏齐老那样要能继续进行肺移植的手术研究,竟要突破作诚实人的底线,去加害一个无辜的护士这样的残酷选择。作为一个外科医生,真难为他过了三十年后还说现在还会是这样的选择。出现这种令人震悚的现实正是创新当时所遇到的实际情况。其实有时创新真的就是如此的艰难,会遇到一些令人难以想象的复杂境况。我国现实这种情况虽有好转,但真的就杜绝了吗?真不太好说……

    你退休后都干点啥?

    他:我没你那么幸运,毕业分配的工作离开了所学的专业,只是为了生计每天忙忙碌碌直到退休,也没什么好总结的。现在好想念学生时代那种天马行空思想奔放的时光……哦,你还记不记得咱们在北大未名湖畔讨论过的问题吗?

    我:好像在未明湖畔我们争论过有关相对论的问题,还有那个电动力学的一些问题。工作后由于一直忙于实验研究工作,这种基础研究的问题就很少想了。怎么,你还一直在想这些。

    他:退体后一直空闲,加之女儿病逝心中悲悶,只好找点事想想填补消解心中之痛,就又把在大学时的一些想法翻了出来。经过退休后这十几年的不断思考倒真的理出些想法。

    我:那好哇,说来听听。

    他:愛因斯坦是从对空间(距离)与时间(同时性)的分析出发,最终得到的狹义相对论。我是从电场与磁场是物质的客观存在分析出发,得到了复空间的电动力学方程,从而完成了电场与磁场的统一,并由此得出了电荷粒子同时就是磁单极、空间也不只有实空间,而是包含有虚空间的复空间。这些在现在看来似乎是有些疯狂吧!

    我:一个新理论,特别是与传统观念不相同的理论,要得到认可,必须要经过时间和实践的考验。那你就把它整理出来发表就是了。

    他:你说的容易,早已试过了,结果是退稿。现在要发表文章是要有人推荐的,更何况现在我国有那个期刊敢登离经判道的文章。寄到国外去我既不方便又不情愿。就此打住吧。

    我:……

    过后我曾想,我国若是现在有一个专利局的办事员的爱因斯坦把他的“论动体的电动力学”(狭义相对论的论文)一文寄给我国的期刊,是一定也会遭到退稿处理的。理由很简单,一没人推荐,二没人能审稿(据说当时能懂相对论的只有两个半人),三没有刊物敢登这种破天荒的文章。这也无怪乎现在我国大凡有点新义的论文都去国外发表。难道我国的刊物就不能突破自已,发表一些破天荒的文章吗?这好象也是我国目前在基础研究上存在的最大问题。

    我国现在还没有给个人提供基础研究的平台,现在的科学研究基金申请都是面对单位的,没有个人可能进行这种申请,由此要想进行研究一切只能靠个人。而有这种能力的个人在现实生活中的老百姓中大概是极少数人,这也就从一始就将普通百姓的基础研究之路给堵死了。而那极少数能突破这一死路的人可能进行一定的研究,但限于条件限制又是其中的极极少数才能有所见树,但就是这样成果的发表又不可能,即其不能被社会所接纳,由此也就完全断送了创新的可能。不发表出来让社会知道,又何以谈要社会经过时间和实践来考验呢?这也可能正是我国现在在基础研究上还没出现有闪光点的创新成果及不能出现全民创新的最终原由吧!

    现在还有一个怪现象,所有有点分量的论文都要到国外刊物上去发表,好象只有国外的刊物发表了才是被认可了,是有价值的了。其实我们国内刊物之多已能容下再多的论文量,同时也有一些高层次学术杂志,那为什么会出现我们研究的成果论文都风涌到国外去发表呢?这难道与国家的一些作法无关吗?不可否认在国外的一流刊物上发表论文会得到更多观注,也会获得更多同行的首肯及可能获得个人想要的利益,但这对国家地全力支持又获得了什么呢?如此长久下去我们的确是支持了国外的刊物,但我国的刊物也就永远的居于人下,成为二流了,因为连自已的一流创新成果都不屑于在上发表,更何况外国的创新成果就更不可能到我国的刊物上发表了。这其实不是一个很严重的现实问题吗?在这方面国家难道不该进行一番深深的思考与进行切实的改革吗?

    在过去几十年中,我们主要靠引进、消化、吸收先进技术和跟踪科学前沿。而在今后的发展中,就只能靠我们自已的创新了,因为走在最前面是没有现成路的,只有自已开拓道路了。由此要发展就必须要首先解决的是实现全民全面创新的问题。

    现在作为国家(社会)不能仅仅只是停留在口中高喊创新创新,而是应当切切实实的作点促进创新工作的实事。因为说到底创新是个社会行为,如果不是国家提倡并提供优越的创新条件,那喊的再凶也是出不了创新成果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本文所谈情况属实。
    2017/6/14 21:28:20
  • 期刊不让上,论坛不是都开放着的吗?国家科技成果网上,有什么创新想法都可发表,沒什么不便。只是上网的人很少,沒成果?还是不知道?这就不清楚了。
    2017/6/14 19:04:37
  • 破天荒?

    在网络时代,不妨先开一网页,名字就是“破天荒”,专门发布世界各地破天荒研究原始文章(神学的,反人道的等除外),且作者可动态修改也能也读者随时互动。。。
    2017/6/14 17:22:42
  • “难道我国的刊物就不能突破自已,发表一些破天荒的文章吗?这好象也是我国目前在基础研究上存在的最大问题。”

    这也是一重大问题,似应该允许成立一种期刊,专门发破天荒文章(当然,反人类,反国家等的文章不能发)。
    2017/6/14 17:10:16
  • 不久将来,真正创新效率高的国家,一般公共知识一定是免费方便获得的,一般创新中间环节也一定是免费提供的。
    2017/6/14 17:07:44
  • “比如国家可以创迠一些创新作坊之类的场所,给有一定创新设想的人在其中进行一定的创新制作的实验条件(这无非是一些加工工具设备之类的条件),同时在这个类似的作坊中也就自然的形成了一个创新的氛围。这个作坊由国家出资并管理,当有创新成果出来并有收益后可以收取一定的服务费用,这就给没有创新条件的人提供了创新的有利条件,会大大的促进更多人的创新。”

    博主想法很对,这实际上就是国家为创新提供一些必要的中间环节支持。
    2017/6/14 17:06:43
  • “创新就是一个社会环境与个人努力的结合结果,即是一个个人如何能在社会中创新及创新如何能被社会承认并被社会应用传承的问题。”

    的确如此!
    2017/6/14 17:05:29
  • 博主对创新的认识有深度,也有亲身体会。
    2017/6/14 17:03:56
  • 现在还有发展机会的,是民间文化的创新创业,但恰恰在这方面,官方不给民间人士任何机会。
    现在官方鼓励民间人士成立新公司,但你试一试注册一个民间出版社,看是否能够批准?
    而批准了你也不能开展业务,中国城市没有了街头小书店,连大型的高铁站,小小的书报社都没有,更没有分发书报给全国书报零售店的公司。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现在官方急着要民间人士成立公司带动就业,但不要说赚钱,能够维持经营成本的行业有什么呢?所以官方对宣传创业的热度也降低了,迎接失业大潮吧。
    2017/6/14 16:16:4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38年7月15日生。北京大学毕业,分配到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核物理与化学研究所工作,直到退休。研究员。现居住北京海淀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