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英俊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道学庄 - 薛英俊首页
卦是全方位转译与表达生象范畴作用关系信息的思维式法
2011-09-18
字号:

  ——生象文字与卦之四

  薛英俊  李桂秋

  那么,卦是什么?卦研究的又是什么呢?

  《汉语大字典》第94页:卦,guà。

  1.古代筮法的一套符号。以阳爻 (——)、阴爻(— —)相配,每卦由三爻组成。单卦共八个: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分别代表天地雷风水火山泽。八卦互相搭配,又演为六十四卦。占人用 以占吉凶。《玉篇·卜部》:“卦,八卦也,兆也。”《易·说卦》:“观变于阴阳而立卦。”韩康伯注:“卦,象也。”《周礼·春官·太卜》:“掌三《易》之法:一曰《连山》;二曰 《归藏》;三曰《周易》。其经卦皆八,其别卦皆六十四。”郑玄注:“别者,重之数。”唐陆贽《奉天论延访朝臣表》:“其列卦也,乾下坤上乃为泰,乾上坤下则曰否。”后也用以称预 卜吉凶的其它形式。元佚名《朱砂》担楔子:“又道是‘打卦,打卦,只会说话’。你怎么信那些油嘴的话头?”老舍《骆驼祥子》:“我刚才用骨牌打了一卦,准知道你回来。”

  2.卜卦。《史记·李斯列传》:“二世惊,自以为惑,乃令太卜令卦之。”《说苑·反质》:“孔子卦,得《贲》。”

  3.变化。《广雅·释诂三》:“卦,匕也。”王念孙疏证:“卦,化,古声亦相近,故卦有化义。”

  4.通“挂”,“挂”。《广雅·释言》:“卦,挂也。”王念孙疏证“《易乾凿度》云:‘卦者,挂也’,挂万物视而见之。”清朱玉存《说文》假借义证:“手部:‘挂,画也。’《特牲 》、《小牢》二礼并云:‘挂于季指。’注:古文挂作卦。是卦为挂之假借。”

  查完字典后,我们是不是就懂得了“卦”的真正意义?在古代,一直在传统文化生活氛围里,或知识体系中,回答自然是肯定的。但是对于被不伦不类的“中西文化”搅乱了思维的现代中国 人来说,回答应该说实实在在地是否定的。理由当然就更加科学了:模糊逻辑。这还不过是因为20世纪末科学界提出了混沌论,还显得模糊逻辑也是科学的一个种类,所以尚有承认的一点意 思在里面。否则,恐怕就只有此时不置之死地而后快更待何时的慷慨激昂了。

  但是,如果我们仔细地捋捋其思维脉络,相信体会将大不一样,结论或许也就跟着乾坤倒转了。

  1.会意。变化。就是说,在思想范畴中,卦范畴的“主体”运动属性(不是黑格尔所谓的概念的运动)恰恰具有着打破迷信教条、僵化思维的思辨的本质属性的。那么,以此为前提的符号体 系,又怎能创造出宗教迷信一类的“封建文化”呢?

  2.象形。“卦者,挂也,画也。挂万物而视之。”这里像的是什么“形”呢?原来,要么是摹仿事物(如偏旁卜)画其构形要素;要么是把“万物”挂(所谓的“玄之又玄”不也是这个意谓 吗)起来,以研究分析其功能作用及运动变化的规律。非分析的科学者何?

  3.指事。卜卦。啥事就是啥事。“静生动”,没二话。

  4.假借。古代筮法的一套符号。

  就是说“卦”是“筮”的“工具”。没有这套符号工具,你就无法“筮”。不能“筮”,就不知“兆”,也就无法提取事物未来发展变化的可靠信息。那么,作为个人、团体、组织、国家, 对自身的发展前景也就失去了判断和推演的工具,必至手足无措之境地。这时,人们的第一感受恐怕就不是言词具利的批判,而是对其“乾凿度”之明确与真实茫然失措了。

  这里,我们不妨审察一下关涉六十四卦中每卦六爻所表述的关系作用之“卦”的整体内涵与外延的例示解说。

  催之养化:鼎卦的诠释⑹

  (下巽上离)鼎:元吉,亨。

  [释诠]鼎卦:整体机制健全,机(几)能畅通,社会(自然)就和乐融融了。

  [把握]把“鼎”字横放,我们就看到“易龙图”的类立体原象的“法象”(思维式法)了。巧合乎?巧妙也。而其“法象”之太极权重的释义表征,以及“自新新人”的暗示,不能不让人 对中华传统文化的庄重深沉与继往开来之蕴涵佩服得五体投地。

  《彖》曰:鼎,象也;以木巽火,烹饪也。圣人亨以享上帝,而大亨以养圣贤,巽而耳目聪明,柔进而上行,得中而应乎刚,是以元亨。

  [释诠]《彖传》说:鼎卦,大道机制的“法象”。风吹火旺,烹饪食物滋养众人。圣人以文明做疱是让人类享受大自然的恩惠;大道机制则能让一个社会圣贤辈出。思想与逻辑通境相应, 人就能耳聪目明,从实证领域上升到哲学认识,并常获佑助。“法象”与“法”相互印证,互激互励,整体就必然通畅了。

  [把握]《集解》引虞翻曰:“六十四卦皆观象系辞,而独于‘鼎’言‘象’,何也?象事知器,故独言也。”所谓基因的复制、转录亦在于此。如无对此“象系”殊制反悖的认识,老子的 阴阳观即退回到庄子辩证法的“两难悖论”之中去了。尤其《彖》辞中对“象”与“理”的层层递推喻示,正是解开西方“悖论”之谜,特别是康德所谓“二律背反”的金钥匙。而赫拉克利 特的“上坡路与下坡路是同一条路”也就找到了道学解释。包括阿那克萨戈拉的“毛”、“肉”突变之问,彭罗斯的“精神物理”皆不出此“象系”也。所以,我们才看到一个稀奇的现象: 西方的大科学家们无一不爱《庄子》,而惧《老子》。海德格尔更因对《道德经》的困惑难解而大骂“该死的汉语”。可见西方的先知先觉者已经意识到了他们知识体系的局限性和面临的真 正的“强敌”:汉语。所以,我们说,强盗逻辑就是强盗逻辑,只能培养强盗,而难塑大德于当世。只要有汉语在,有《易经》、《老子》、孔子的经典在,西方理念文化永远坐不到文明的 道德至尊宝座之上。

  《象》曰:木上有火,鼎;君子以正位凝命。

  [释诠]《大象传》说:柴木在鼎下燃烧,这就是鼎的范畴作用关系之“生象”。公务人员因此必须懂得自己的使命不是越俎代庖为民众设计人生,而是根据人民整体和个体的不同所需,去 做辅助催化的作用。

  [把握]这一点是东西方文明至关重要的根本区别,也是“现代性”对“人性”催残的明证。“刺激消费”不正是人性“错位”的表现吗?所以“理念论”害人之深,已使现代的人们久而不 闻其臭了。而以五行之木取代八卦之风,更可见《易》学体系的自然哲学性质了。

  初六,鼎颠趾,利出否;得妾以其子,无咎。

  [释诠]初爻:犹如把鼎器的头脚颠倒过来,有利于倾倒出其中的所盛之物一样,男女结合,生子生女,反肖父母,这是自然法则,没有过错。

  《象》曰:“鼎颠趾”,未悖也;“利出否”,以从贵也。

  [释诠]《小象传》说:“颠倒了鼎器”,并非就颠倒了事理。“有利于倒出所盛之物”,更是自然界吐故纳新的生生使命。

  [把握]物不害理,自在自发。以理害物,却是人类中心主义意志论的常态。吾曾言马克思颠倒了黑格尔的“辩证法”,却没有颠倒过来“矛盾”的相互作用,即此。而此爻男女婚媾“生生 ”,犹为精辟,因其已非静止固化的“物对儿”,而是“一”与“多”的“能之互系”,因此彻底打通了“能量”与“物质”的本质区别。更为重要的是,这里同时传达出一个信息,科学体 系是从实证范畴(子女),找到认识范畴(父母),强调的是因果关系的决定论;而哲学体系必须是从认识范畴(父母),派生实证范畴(子女),从而把握的是姻缘关系的构形生成论。二 者的逻辑范畴起点恰恰是反称对偶(反对回护)的。

  科学管理的是现实的岗位行为责任后果;哲学担当的是谋全局、继万世的道义意识。如此,在社会领域才能分清主管和主官的区别。科学是管看得见摸得着的这块儿,是搁置或割裂背景的阶 段论;哲学则不但要管看得见、摸得着的这段儿,还管看不见、摸不着的那片儿,尤为关键的是要管所有要件之间的关系,所以是生死相替的终始论。

  有了这样的思想逻辑,解决“鸡生蛋,蛋生鸡”这一“悖论”,在思维上就有了确实的着落。即答案应当是:哲学上讲是“蛋生鸡”,科学上论则是“鸡生蛋”。就是说,整体认识是从事物 原初的“几”、“胚胎”、“种子”起始,是范畴把握;而阶段研究则是从具体的事物现象启动,是局部的实践法则。没有范畴把握,物就成了僵化之器,不但丧失质素,还会失去自然之道 ;没有具体事物的分割剖析,不但无法清楚认知具体事物的构形要素,还不能“开物成务”,为人类造福。这二者,不是西方传统文化“悖论”意义上的“矛盾”,却正是作为万物之灵的人 ,从动物性的“小我”,升华到文明“大我”的必然要求。显然,在真正的意义上,人格在“大我”之中,而不是在“小我”上。决定一个人是“大我”(公心,即自然思维)为主,还是“ 小我”(私心,即利益获取)为主的,关键是思维方式,而不是“空洞”、“抽象”的理性。

  同样,由此还可推出另一个结论,就是智人就是智人,绝不是由猿演变过来的。

  九二,鼎有实;我仇有疾,不我能即,吉。

  [释诠]二爻:法有象,心灵才能充实。心思与行为不相协调,是不能单从身体上找原因的,还必须考虑思想的缘故。认识到这一点,才能明白逻辑的本质及其作用。

  《象》曰:“鼎有实”,慎所之也;“我仇有疾”,终无尤也。

  [释诠]《小象传》说:“心灵因法象而充实”,但对法象的选取必须要慎而又慎。只有选准了法象,才能解决“心思与行为不协调”的问题,人生也就不会出现大的过错了。

  [把握]所谓法象,也就是西方学人们正在努力寻找的“理智原型”,但限于其字母文字与事物原象的断裂、分离所造成的“理念”之“神”的“幻象”,强化了意志的“超人”追求,所以 只要他们运用字母文字的工具来从事思考,用线性逻辑来进行推理,是很难回到“事实本身”的。只有明白了这一点,中西会通才能分清主次、上下关系,并有序进行。否则,坚持以下犯上 ,西方哲学就只能在自大中终结自己的使命,西方的所谓“自然科学”就只能在疯狂中毁灭世界。

  九三,鼎耳革,其行塞,雉膏不食;方雨亏悔,终吉。

  [释诠]三爻:正像耳被除去,鼎不好移动,就无法方便地啜食其中的美味羹汤一样。身躯知觉器官相互间的联系一旦被切断,人就无法接受完整的信息了。只有整体与局部阴阳交合、五官 通畅的时候,才能消除误解,获得幸福。

  《象》曰:“鼎耳革”,失其义也。

  [释诠]《小象传》说:“知觉器官相互间的联系被切断”,人们对事物的认识就会阴错阳差、千奇百怪了。

  [把握]五官和谐通畅,方可整体认知事物,这就是五行生克图的真正意义。此一爻表征了大道哲学本身就与自然科学相一致的根本原因。在中西哲学比较中,这一点尤其关键。它既可以打 通中西哲学的“法象”(思维式法)与“理智原型”之结,也可以纠正西方现代科学被简单等同于全部自然科学,而将人文科学隔绝自然之外的错误。《易》之时义大矣哉!

  亚里士多德的“四因论”的三个因(质料因、动力因、形式因),一个法象的“构形”即可包涵。而目的因,不过是必然性和周期规律信息的另一种表述,实质不过是“生成”之义而已。但 “四因论”逃不脱理念“上帝”割裂的魔爪,使得“大自然”被人的意志所扼杀;而“构形生成”,尤其是“阴阳构形生成法则”,却通贯了自然界中所有的自组织。

  九四,鼎折足,覆公竦,其形渥,凶。

  [释诠]四爻:鼎不堪重负折足断腿,倾覆了八珍之膳,沾染一身的污秽和龌龊,即如人遭遇了凶险一样。

  《象》曰:“覆公竦”,信如何也!

  [释诠]《小象传》说:“八珍之膳都被倾倒了”,还怎么能够获得人们的信任呢?

  [把握]知小谋大,据少求多,不堪其任,必受其辱。所以圣人才一再强调知人者智,知己者明。告诫人们先要做一个明白人,然后才能担当社会公务。其用心,何其良苦啊。

  六五,鼎黄耳金铉,利贞。

  [释诠]五爻:大道法象一旦成为国家的“礼器”,治国理政的指导方针,整个社会都会生长在阳光下。

  《象》曰:“鼎黄耳”,中以为实也。

  [释诠]《小象传》说:“大道法象被尊为国家建设的指导方针”,整生逻辑才能真正发挥出它的无所不能的作用。

  [把握]古时学人所以要“货卖帝王家”,作者之所以一再强调公务人员必须要懂得大道哲学,原因就是国家体制的本质是为人民服务的,而哲学的本质就是其普适性和战略地位。拿决策、 定律法的人不懂大道哲学,就会偏狭局促,扰乱邦国。百姓遇不到保证自己生存的法律,其生活就无法获得真正保障,这比一个国家没有军队还要更加凄凉悲惨。

  上九,鼎玉铉,大吉,无不利。

  [释诠]上爻:大道法象如能成为团体、组织循规蹈矩做事的指导方针和基本原则,那就更为大吉大利之事,百姓的生活就会充满阳光了。

  《象》曰:玉铉在上,刚柔节也。

  [释诠]《小象传》说:团体、组织有了行事的正确指导方针,整体、个体的利益诉求就都会节制有度了。

  [把握]国家政府考虑问题的前提是整体全局的利益,团体、组织考虑问题的前提是集体局部的利益,二者兼顾,岂非“善之善者”、美不胜收乎?

  [总论]鼎卦,作为大道机制的法象,是权衡的中枢神经。是靠打、治、压迫;还是靠养、调、催化,取决于大道机制,而不是理念幻象。“济渡天下”、“自新新人”;而不是“利益核心 ”、“自利利人”,才是宇宙万物生灵共荣的大同思想。

  太阳、月亮,在地球上唯物的实践论者看来同样地都是东升西落。但是,月亮绕着地球转,地球却带着月亮一起绕着太阳转,这应该是感觉论者怎样感觉都觉得别扭的事儿,却已是不容置疑 的天文事实。

  大道哲学,超越于唯物实践论之处,就在于具备第三只眼——形而上的思维之境。不是做了大官,就能做成大事。没有形而上之思,就无法站在天外看宇宙,就无法在局部的处境中把握整体 状况。只有具备了形而上之思,才能真正懂得大公无私和天下为公的真正含义。这是我们每个炎黄子孙所不能不深为警醒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欧内斯特·F·费诺罗萨(ErnestFranciscoFenollosa,1853-1908),明治18年在日本三井寺法明院受戒皈依佛教,受戒名是“玄智院明彻缔信居士”。

          美国语言心理学家费诺罗萨通过对汉语和西方语言的对比研究,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汉语是世界上最优美、最理想、最富于诗性的语言。

          费诺罗萨在《汉字作为诗歌媒介的特征》一文中盛赞汉字的形象性、动态感、隐喻作用以及字与字的烘托。汉语重在“意”,学习汉语重在进行体验感悟,所以汉语具有突出的诗性。

          汉字作为一种象形文字,具有贴近“自然”的特殊“及物性”,从来没有失去表现事物复杂功能及事物之间关联的能力,它由象形的图案组合而成,不用符号。因此用这种文字写成的诗,能够达到事物本身。而且这种字体构造方式后先相续,基本精神从未中断,所以至今仍然“葆有原始的活气”,这也决定了汉语是世界上最优美、最理想的诗性语言。

          费氏还认为欧洲中世纪的“逻辑”是一种暴政,它使英语不再具有表现物象的能力,而变成任意专断的符号。西方语言讲究“词性”、“语法”,语言经过层层抽象概括,就使词语失去了字词直接表达“自然”的清新品质。词语被装进“词性”和“语法”的匣子,是违反自然的主观任意行为,语言和“自然”的自然联系由此大大削弱。
    2019/3/29 20:09:55
  • (丙)汉字表意的西方文艺

          汉语作为一种哲学或哲理的语言,深刻影响了西方诗学。罗伯特·克恩教授指出:根据(法国哲学家)德里达,在17世纪,汉语书面语言“作为一种欧洲幻觉”在起作用;……莱布尼茨的相关思想,是希望借助于汉语来发明一种适合的哲学语言,使之成为哲学的工具……。莱布尼茨和诗人庞德所看到的是,汉语是人们所寻找理想的言语表达形式的楷模。

          对于费诺罗萨来说,汉语是美德和特权;毕竟,把它放在爱默生的术语里,汉语则是意象和修辞的语言,由此不断提醒我们那是诗的起源……。艾兹拉·庞德习惯地把汉字表意融入他的字母文字写作之中。


          “汉字表意”奠基了从诗歌到电影的西方或现代文艺,它构成了西方传统的一部分。斯坦福大学教授罗兰·格林写道:在1977年,阿洛多·坎波斯(Haroldo de Campos, 1929-2003)汇编了一部著作,题为《表意文字:逻辑、诗歌和语言》(Ideogram: Logic, Poetry, Language),其特点是翻译被热议的费诺洛萨的论文《作为诗的媒介的汉字》;它是在费诺洛萨去世后,由庞德编辑出版的。该书还包括另一篇论,即爱森斯坦(Sergei Eisenstein)于1929年写的《电影原理与表意文字》……。

          正如阿洛多·坎波斯所昭示的,费诺洛萨是这一学统的哲学家和诗人之中的一员,即从笛卡尔和莱布尼茨到爱默生和庞德;他们寻求功能性的诗学框架,它是基于像表意文字的通用符号。
    2019/3/29 20:06:16
  • 直到1700年左右,由于其表音文字有幸寄生于汉语内涵(表意、雅言),它才开始胜任于书写“古典、经典”;因此,那具有审美或文学价值的《荷马史诗》和“莎士比亚”等,都是在18世纪这个“中国风、中国启蒙”(启蒙运动)及其所牵引的浪漫主义运动的环境下,粉装玉琢、粉墨登场。

          德里达还说:“汉语写作概念作为一种‘欧洲幻觉’而发挥作用。”这就是说,“西学”——尤其是“古典西学”——是由汉语概念所形成的“欧洲幻觉”。

          17世纪的欧洲精英们探索具有合理表意的通用语言,也称为“哲学语言”——“培根、霍布斯和威尔金斯皆相信,越是完美的语言越是包括着达到完美哲学的模式和方法。”换句话说,通过“完美语言”来建立学术(包括文学、科学和哲学),而“完美语言”(通用语言或哲学语言)则是基于合理表意的。毋庸置疑,这就是汉语特质。所以德里达提醒我们:莱布尼茨把汉字当做建立西方哲学的基石。

          比奇洛教授解释道:他(莱布尼茨)提出,中国书面语言是哲学语言的典范。换言之,莱布尼茨想象有这么一种书写文字,它与思想形式本身直接挂钩,而非通过口语和具体物质来表达。……然而,莱布尼茨这个梦威胁着这一成说,即欧洲文化本身可能存在真理。……的确,莱布尼茨的通用语言是把数学与逻辑推理结合起来的语言;正是由于这个缘故,他被白晋说服,而把汉语当作完美模式,因为汉字起源于远古的易经象数。

          这里顺便说一下,在莱布尼茨时代,即在17、18世纪之交,所谓的“文艺复兴”及其所发现的“古希腊”都是微不足道的。实际上,两者都是在19世纪被“经典化”的(“文艺复兴”是1840年被命名和定性的,而“古希腊”则是更迟才成型的)。

          反过来想:如果在17、18世纪,古希腊和文艺复兴也具有如今的“历史意义”,那就不会发生这两种情况:
          第一,培根、笛卡尔和莱布尼茨等欧洲精英都把汉字当做“真正的字”,把汉语当做通用语言及哲学语言的典范;
          第二,直接受中国影响而发生了塑造现代西方的三件事:中国风、启蒙运动、浪漫主义运动。

          在文艺复兴、启蒙运动、浪漫主义运动、意象派文学运动等欧美世俗化进程的重大事件中,中国元素都是主要的催化剂,尤其是汉字的启迪,欧洲在智识生活上一直遭受的煎熬、困扰和瓦解才得以解脱。
    2019/3/29 11:14:13
  • 明朝和清朝早期的瓷器(并且最终,英国人从中造出了仿制品)在十八世纪的英国大受欢迎。在1690年代玛丽女王引领这场热潮在她汉普敦王宫里摆满了蓝白色的花瓶和盘子,精英和中产阶级妇女纷纷效仿。在18世纪中期,没有壁炉架上不是摆着一个中国坛子,一个笑佛的。

          大卫·波特提醒说,一件明朝瓷器,可以同时满足对古玩的渴望和对新奇物件的渴望。的确,在英国人眼里,蓝白色的瓷器是新奇的,但它又是“带有四千年血统之久的新奇物件”。因此这种“中国古玩热”开始影响到英国人的口味和英国家庭空间。
          ——《The Chinese Taste in Eighteenth-Century England》

          (乙)“汉字表意”的西方写作

          哲学家德里达这三句话耐人寻味:“文本以外无一物”、“对宏大叙事存疑”和“权力就是知识”。这个“权力”,我们理解为征服世界的“海权”;归根结底,它产生于西方幸遇的“天时地利”——由陆海丝路、蒙古征服、郑和远航和科技西传等因素,把亚欧大陆西端的“海隅”的地缘政治提升了起来。

          下面借喻德里达的话来甄审西方文学:西方在其有了权力之后便伪造其知识传统与文化历史,包括《荷马史诗》这样的“宏大叙事”。《荷马史诗》有真实文本吗?常言,虽然荷马本人是眼盲加文盲,但它的口传故事则被后人记载下来,保存至今。可能吗?
          ——所以说“对宏大叙事存疑”。

          再说,我们知道,表意文字(汉字)相对稳定,因而可以传播和传承;而“表音文字”则相反:在印刷术之前,“表音”是不可能的——随时随地都会变乱,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哪会真实文本呢!既然近代以前的西方没有文字和文学,那就是一无所有。
          ——所以说“文本以外无一物”。

          西方在15世纪左右依靠印刷和纸张才算有了文字,却是“各表其音、各执歧见”;没有合理合法的“表意”作为标准,争讼和冲突在所难免(宗教战争与此有关)。即使写下文本,那也是“辞不达义、词不逮意”,尤其是缺乏文学性和哲理性(例如所谓的“文艺复兴手稿”和旧版荷马、莎士比亚等)。
    2019/3/29 11:09:28
  • 三、若非汉语(汉字)则无西方的文学艺术

          (甲)汉字密码与欧洲的中国化

          最近十多年,西方中心论之“东方主义”,尤其是它的中国观,备受冲击而摇摇欲坠。让我们来介绍与此相关的大卫·波特教授所写的两部书。

          第一部书是《表意文字:现代早期欧洲的汉字密码》,其大致内容为:从1583年第一次成功赴华的耶稣会士到1816年英国贸易使华团的失败,在这两百余年间,中国文化在西方的实践魔幻般地吸引了各行业、各领域的精英以及社会批评家。
          其直接的影响是多方面的和极深刻的:从欧洲宫殿花园的中国茶馆到大众舞台改编的中国戏剧,从呼吁按照中国的科举文治模式创立西方政府体制、到尝试儒家式的儿童道德教育。然而,比显而易见的模仿和引进更重要的则是“解读策略”,那就是:在这样一个文化输入的过程中,欧洲人通过翻译和编译,把那闻所未闻、玄之又玄的中国的典籍典宪,想方设法变成了他们熟悉的语义形式;由此,让它们汇成新兴的欧洲现代话语。……该书还追溯了欧洲通过“想象中国”,进行自我构建的文化创举,主要是在四个凸出领域——语言、神学、美学和经济。

          大卫·波特的另一部书是《18世纪英国的中国品味》,它的大致内容为:18世纪的英国日益被卷入一个由中国主导的经济全球化之中,并且复制后者的生活与生产方式。英国的消费者迷恋异域情调的东西,也就是中国风格的商品、艺术和装饰物。然而,他们也经常被这些商品中所体现的外来审美,给搅乱了。……大卫·波特分析了这一过程,即中国美学思想是如何被英国所同化的。

          虽然对威廉·霍加斯(William Hogarth)和霍勒斯·沃波尔(Horace Walpole)的个案研究,看上去很反常——两人分享“中国风”,却又仇视之;但是,大卫·波特做了充分的诠释,那就是在18世纪,“中国风”的奢侈、消费、品味和美学观念都逐渐转向(英国)民族主义。他例举了许多中国和中国灵感的物品与艺术,它们构成了18世纪英国文化史的主要方面。

          柯林斯博士说:“18世纪的英国复制中国商品和消费文化皆有助于形成不列颠自身的现代性。”

          大卫·波特还进一步论证:现代早期欧洲的进步就是“中国化”(Sinicizing),而欧洲在知识和文艺方面的成就则都是“汉字密码”的展开。
    2019/3/29 11:03:46
  • 【意象理论】起源很早,汉字本身就是象形与表意的有机组合,汉字构形的六书中,“象形”、“表意”排在最前面;《周易·系辞》中的“观物取象”、“立象以尽意”之说,就包含了意象。

          “意象”一词始现于中国东汉王充的《论衡・;乱龙篇》“夫画布为熊、麋之象,名布为侯,礼贵意象,示义取名也。”而梁代刘勰《文心雕龙・;神思篇》“独照之匠,窥意象而运斤”,更是首次把“意象”用于文化艺术领域。

          从先秦的《周易・;系辞》,到东汉王充《论衡・;乱龙篇》,再到魏晋时期王弼《周易略例・;明象篇》、刘勰《文心雕龙・;神思篇》,唐代王昌龄《诗格》、司空图《诗品》,明代王廷相《与郭介夫学士论诗书》,清代叶燮《原诗》等,意象的来源和意象理论形成的发展路径清晰而简明。

          20世纪初崛起的美国新诗运动中影响最大、最引人注目的首推意象派,其代表人物埃兹拉·庞德从中国古典诗歌中找到了“意象”的理论支撑点和诗歌创作与翻译的灵感,掀起了一场翻译和阐释的热潮。正如【英】马库斯·坎利夫(Marcus Cunliffe)在《美国文学史》中指出:“正当这些诗人山穷水尽时,找到了中国古典诗歌”。

          所谓现代西方概念下的“意象”,不过是对中国古代“意象”的重构,类似将“解刨”改为“解剖”、把“饕餮纹”说成“兽面纹”。其做派正是“颠覆”,正如哈罗德·布鲁姆在《影响的焦虑》一书中的分析,后驱模仿者总是企图通过抹杀其先驱者的存在,千方百计地想把其先驱者永久地打入黑暗中,以独享某种“首创”的专利。

          三月桃花妖,还是来欣赏一下中国古人如诗如画的“意象”吧。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2019/3/29 10:56:40
  • 回6楼。

    呵呵,名副其实,百嗑都讲。
    2012/7/3 21:52:23
  • 愤怒出诗人,失望出学术。

    圭,是理论掌握后的实践,这个实践过程是为卜服务的,也就是实践的目的是更好地掌握理论认识
    2012/7/3 14:56:31
  • 大道哲学,超越于唯物实践论之处,就在于具备第三只眼——形而上的思维之境。不是做了大官,就能做成大事。没有形而上之思,就无法站在天外看宇宙,就无法在局部的处境中把握整体 状况。只有具备了形而上之思,才能真正懂得大公无私和天下为公的真正含义。这是我们每个炎黄子孙所不能不深为警醒的。
    2011/11/5 17:25:26
  • 圭,是理论掌握后的实践,这个实践过程是为卜服务的,也就是实践的目的是更好地掌握理论认识
    2011/10/10 10:01:48
  • 卦字分析:左右结构。左为先,右为后,圭即垒层,是一种实践,而卜是理论层面,这就是实践出真知的道理。
    2011/10/10 9:59:59
  •    【树一面传承中华文化的猎猎大旗。】

        呵呵。慢剑阿飞过奖了。
        那面旗帜国家早就树立在那里了。
        能真正地为各路英豪踩出一条羊肠小道,以免踏进雷区,也就不枉我们的一片苦心了!
    2011/9/19 16:34:5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晓竹,网名风行九天,工科学士。男,汉族。1963年2月22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克东县,祖籍河南省濮阳市南乐县。1981年入伍。1987年毕业于南京通信工程学院。历任通信排长、报道干事、指导员、沈阳军区特种大队宣传股长、通信股长、技术中心主任。1999年转业到辽宁省葫芦岛市物价局工作。主要成就:1987年开始诗歌创作,1989年于鲁迅文学院深造。1992年从事新闻工作,1993年与旭源合作出版诗集《手中的花》。2006年10月与李桂秋合作出版《老子》译著《变化之道》。2006年被邀请参加在武汉举办的《海峡两岸唯道论研讨会》,提交论文《唯物论、唯心论、唯道论》,并做大会发言。 2009年被邀请参加在北京召开的首届国际老子道学文化高层论坛,提交论文《道德经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社会兼职:福建省老子学会顾问。
邮箱:xyj39@163.com  电话:13802283907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