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文章分类
最新评论 更多>>

统计信息
创建: 2017/7/3 16:02:58
文章: 863
评论: 710
链接: 0
访问: 31315744
评论对象: 《科技前沿》随想录(116)
评论人: 宝剑夜啸  查看评论专辑
好的。谢谢思考探索。我以为黑洞理论、量子理论大都属于一种想像中的说法,其中的道理也有相通之处,所以检索这些方面的资料,也能发现双方共有互用互通的情况。比如霍金的整个理论体系,在联系或者系统介绍中,就有将黑洞现象与量子学说相结合叙述的情况。当然可能没达到你意中那种"一致″的程度吧。总之,我对此的相关议论大致是处于一种随想式理解思考状态,往思想哲学哲理上靠得更多吧,可能严谨性不够。申明一点,我并不反对你希望严谨一些的努力
2018-06-30
评论对象: 《科技前沿》随想录(116)
评论人: 夜啸宝剑  查看评论专辑
谢谢推敲。读到关于黑洞的一些资料,似乎皆讲到黑洞的引力极大,至于黑洞内部(量子状态下)有没有引力并不明确。凭想象看,既然黑洞物质是“坍塌”“坍缩”着的,也应该是一种内在的力量所致。所以,黑洞内部也应该存在引力了。
2018-06-29
评论对象: 《科技前沿》随想录(116)
评论人: 夜啸宝剑  查看评论专辑
欢迎批评。有关黑洞的理论说,黑洞会坍塌至小至密引力至大。我理解“坍塌”“坍缩”是针对一定形态的物质而言的。物质为什么有形态呢?应该在于其微观上分子、原子一定秩序上的排列所致,换句话则是说物质微粒间的一定距离是决定物质既定形态的基础。如果这种距离无限度消失,就会坍塌坍缩,物质形态便不复存在,便会趋向于零了吧。
2018-06-28
评论对象: 《科技前沿》随想录(60)
评论人: SleepyBag  查看评论专辑
我是一个粉刷匠
2018-05-05
评论对象: 《科技前沿》随想录(60)
评论人: SleepyBag  查看评论专辑
this is a test message
2018-05-05
评论对象: 《科技前沿》随想录(42)
评论人: taoweixi  查看评论专辑
指甲的主要成分是角蛋白,塑料袋的主要成分是聚乙烯,由于表面光滑,两者均能反射光波,而且运动的物体反射光波时易识别。
2018-04-18
评论对象: 《科技前沿》随想录(10)
评论人: 宝剑夜啸  查看评论专辑
神创论本质是思想上的先验论,或者说,精神信仰本质上即思想的先验论,即让一系列超越现实状态的思想意识灌输给人,使人们在这样超越性思想意识支配下产生相应的超越性行为方式(如阿基米德即使面对侵略者的枪杀,也要呵斥侵略者不能损坏他自己的科学计算图式,其唯真理唯大的思想行为对于过去那种局限于个人生命和俗世利益的思想行为是何等超越何等高尚何等意义深远!),最终推动社会的前进。工业革命这样史无前例的根本性变化能够在人类历史上出现,即是与其先有的那种包含(超越性)求真意识的精神信仰哺育了科学理论为因果关系的,接着,又是与英国那时特有一系列超越性思想意识(如平等意识等)的精神信仰(如基督教)为因果关系的。 假设没有这样的超越性思想意识为内涵的精神信仰引导,人类怎能酝酿产生工业革命呢?!比如我们中国就一直缺乏这样样超越性思想的精神信仰,我们的观念文化是固守现实现状的世俗功利性的,社会主流的是信而好古述而不作的保守恋旧的思想文化,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向然性农业经济永远无法变更,循环停滞的周期率根本跳不出来,谁能想像在这里能够出现蒸汽机和工业革命呢?!如果中国继续封闭,即使再过几十年,几百年,也一定没有这样的革命的。这就是所谓中国思想(传统观念文化)的宿命咯。“崇洋不媚外″,记得是三十年前《世界经济导报》的一句名言,此时此刻却合吾心矣。
2018-02-23
评论对象: 盛行的哲学与智慧的哲学
评论人: 宝剑夜啸  查看评论专辑
回视上述,所谓中国哲学恰好就是为了诸如纲常之类观念的学问。而西方哲学则是为了诸如求真之类意识的学问。如将它们捏合起来,自然就成了总合的哲学、广义的哲学了。非常值得深考的问题是布鲁诺、牛顿这些伟大科学家坚韧不拔的求真意识所来源的那种特定的精神信仰背景。我们由于一直生活在世所罕见的世俗功利文化治下,对此常常不能正确理解,总将其求真与他们的宗教信仰(文化)对立起来,以为他们反对的是宗教信仰本身,其实未必。 比如从布鲁诺走上求真道路的过程也即是他接受宗教研究生活的历程。1565年,17岁的布鲁诺进入多米尼克僧团的修道院攻读神学,同时他还刻苦钻研古希腊罗马语言文学和东方哲学。10年后,他获得了神学博士学位,还得到了神甫的教职。再比如牛顿也是虔诚的基督教徒,他研究物体运动规律发现了力学第一定律后,苦于无法解释找到推动这些物体运动的初始力量来自哪里,最后又只得回到宗教精神去找上帝推动的答案,可见牛顿还是信仰上帝。
2018-02-17
评论对象: 盛行的哲学与智慧的哲学
评论人: 宝剑夜啸  查看评论专辑
非常值得深考的问题是布鲁诺、牛顿这些伟大科学家坚韧不拔的求真意识所来源的那种特定的精神信仰背景,
2018-02-16
评论对象: 盛行的哲学与智慧的哲学
评论人: 宝剑夜啸  查看评论专辑
1548年,布鲁诺出生在意大利那不勒斯附近诺拉城一个没落的小贵族家庭。在十余岁时,父母将他送到了那不勒斯的一所私立人文主义学校就读。布鲁诺在这所学校学习了六年。1565年,布鲁诺在强烈的求知欲的驱使下,进入了多米尼克僧团的修道院,第二年转为正式僧侣。布鲁诺在修道院学校攻读神学,同时他还刻苦钻研古希腊罗马语言文学和东方哲学。10年后,他获得了神学博士学位,还得到了神甫的教职。布鲁诺不仅在修道院学校学习,还经常参加当时的一些社会活动和一些人文主义者交往甚密。在当时强大的人文主义思潮影响下,布鲁诺阅读了不少禁书, 其中对他影响最大的是哥白尼的《天体运行论》和当代著名哲学家特列佐(1508 - 1588)的著作。他被哥白尼的学说所吸引,开始对自然科学发生了浓厚的兴趣,逐渐对宗教神学发生了怀疑。他对经院哲学家们所宣传的教义持否定态度,写了一些批判《圣经》的论文,并从日常行为上表现出对基督教圣徒的厌恶。布鲁诺的言行触怒了教廷,他被革除教籍。宗教裁判所指控他为“异端"。但布鲁诺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毫不动摇。为了逃避审判,他离开了修道院,逃往罗马,后来又转移到威尼斯。由于宗教法庭到处通缉他,整个意大利没有一块他立足的地方。1578年,他越过海拔4000米高的阿尔卑斯山流亡瑞士。在日内瓦由于他激烈反对加尔文教派,遭到了逮捕和监禁。1579年,布鲁诺获释后来到法国南部重镇土鲁斯,在当地一所大学任教,他在一次辩论会上,发表了新奇大胆的言论,抨击传统看法,引起了该校一部分反动教授和学生的反对,他被迫离开了土鲁斯。1581年,布鲁诺来到巴黎,在巴黎大学宣传唯物主义和新的天文学观点,遭到法国天主教和加尔文教的围攻。1583年,他逃往伦敦。这个时期是他思想完全成熟和创作高峰的年代。这些年他发表了数部用意大利文写的作品:《灰堆上的华宴》、《论原因、本原与太一》、《论无限、宇宙、与众世界》、《驱逐趾高气扬的野兽》、《飞马和野驴的秘密》、《论英雄热情》等等。这些著作语言丰富生动,论述尖锐泼辣,结构严谨无隙,既可见当时哲学论战之尖锐激烈,又体现出他宣传新思想的满腔热情。在牛津大学的一次辩论会上,布鲁诺为捍卫哥白尼的太阳中心说,发表演说批判了被教会奉为神圣不可侵犯的托勒密地心说,同经院哲学家门展开了激烈的论战,于是布鲁诺又被禁止讲课。
2018-02-16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