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文章分类
最新评论 更多>>

统计信息
创建: 2017/7/3 16:02:58
文章: 887
评论: 692
链接: 0
访问: 33150981
评论对象: 自由的约束条件是什么
评论人: chenzhuping  查看评论专辑
(一)从自由的本义看,个人的自由或独立与个人的社会关系成反比:个人的社会关系越多,个人的独立自由相对就越少,就越要受社会关系的牵制或约束。但社会关系是人的本质(马克思),是人性的本义,因此,个人自由的约束条件就是其人性或社会性。 (二)人的自由与动物不同。动物的自由都是个体的自由,因为动物成年后都能完全独立生活和拥有脱离同类的自由。而人成年以后也不能脱离同类或脱离社会而完全独立地生活,因此,人类没有完全的个体自由。【人类只有整体自由】。这是人类自由与动物自由的一个本质的区别。 (三)真正人类的自由是人类作为一个【整体】或【整体人】的自由。比如,人类的知识,无论自然知识或社会知识,都体现着人类的思想自由,而人类的知识都不是个体完全独立自由思考的结果,而都是后人继承前人和由此人类作为一个【整体】思考的结果。因此,人类思想自由具有【整体】性,是一种来自整体又服务于整体的整体自由,而不是任何个体自由。所以,美化知识分子个体思想自由,其实是美化错了的。即使大师级的知识分子也不可能有完全的思想自由,因为他们首先也必须继承前人的思想成果。可见,一直以来,资产阶级喜欢鼓吹的无约束的个人自由是多么有欺骗性啊! (四)人类的自由是人类作为一个整体的自由,这就意味着:【只有解放全人类,才会有真正人类的自由】。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自由观。在解放全人类之前,一切自由都不是真正人类的自由。一个真正的自由战士,就应该像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那样为解放全人类而战。
2017-07-28
评论对象: 自由的约束条件是什么
评论人: chenzhuping  查看评论专辑
人的自由的约束条件就是人性,即人的社会性。
2017-07-28
评论对象: 《鲁迅这个人》沉思
评论人: 宝剑夜啸  查看评论专辑
鲁迅先生当时的呐喊的确产生了唤醒国人的作用。他对国民的劣根性进行深入剖析,就像外科手术一样犀利,使人们从麻木中阵痛苏醒,从而为积极上进者在一定程度上廓清了前行之路。鲁迅的批评如同良药,这在健康社会里其实也司空见惯。如《丑陋的日本人》《丑陋的美国人》,还有台湾柏杨写的《丑陋的中国人》都有其功用。 问题是促进社会的进步光靠揭露是不行的。鲁迅先生当时也讲到过,他十分敬重那种民族脊梁式的人们。谁是这样的人呢?一定是兢兢业业不畏艰辛终身致力于民族存续发展奋起的建设者,所以在这个角度上讲,建设比揭露更为重要了。当然建设也要是在弥补不足的基础上展开,这里也少不了揭露者的功勋的。揭露也好建设也好,其实他们最最基础最最根本最最方向的取得还在于一种思想的引路引导,于是乎思想家的到场就特别关键了。鲁迅先生确实是以思想家到场的,问题是他有了揭露之功,却乏建设之举,终究是件憾事咯。
2017-07-25
评论对象: 《鲁迅这个人》沉思
评论人: 宝剑夜啸  查看评论专辑
鲁迅先生当时的呐喊的确产生了唤醒国人的作用。他对国民性的劣根进行深入剖析就像外科手术一样犀利,使人们从麻木中阵痛苏醒,从而为积极上进者廓清了前行之路。鲁迅的批评如同良药,这在健康社会其实也司空见惯。如《丑陋的日本人》《丑陋的美国人》,还有台湾柏杨写的《丑陋的中国人》都有其功|用。
2017-07-24
评论对象: 《鲁迅这个人》沉思
评论人: wysh121  查看评论专辑
不知作者在褒还是在贬?
2017-07-24
评论对象: 《鲁迅这个人》沉思
评论人: mikezc123  查看评论专辑
矫枉过正,在那种时候是必要的。
2017-07-24
评论对象: 任正非为什么不浮躁
评论人: zzh201389  查看评论专辑
本人强烈要求,请版主把我更名:“我己大彻大悟”。谢谢!
2017-07-21
评论对象: 任正非为什么不浮躁
评论人: 终成正果  查看评论专辑
关于基督教问题。说基督教的爱与宽容的精神是现代市场经济精神的源头,有一些道理。但必须注意到的是,基督教的根本精神是原罪思想,其人性观是性恶论。即使近代以来的新教伦理也没有摆脱这个窠臼。性恶论是民主法治的理论基础之一。俗话说政府只是不可缺少的必要的“恶”嘛。这样一来一切中央集权性质的政权都是恶的。 而中国人的主流人性观是性善论。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需要改变的只是习。西方人的主流思想则认为人性的恶是不可改变的,因此权力制衡是必须的,只能加强。以西方人的眼光看中国政府的政治体制,就必然是邪恶的。因为人必然的只要有空子钻,就都是小人,无论职位高低。这种思维的好处是权力架构叠床架屋,处处掣肘,比较平稳。坏处是人与人关系紧张,执法机关疲于奔命。 中西方文化结合起来,那么在国家的高层,应该运用中国文化的性善论来治理,以德性与神性文化为主导,以达成高层管理者的默契与团结,如此社会变动成本最小。而在中低层,则更多的要靠健全的制度来运行。从事物的复杂性来看,复杂的动态的事情是很难找到固定程序的,因此制度上只能是粗框框,否则没法做事。而简单的静态的事物处理则可以处处以制度为根据来处理,因为它是易细分易执行的。
2017-07-21
评论对象: 任正非为什么不浮躁
评论人: 终成正果  查看评论专辑
本人觉得,把政治只作为文化的附属品的看法是不妥当的。政治受到文化的影响,但一经确立,就具有自身的独立性。因为人首先是生物意义上的人,因此首先追求的是自身感官的满足。因此当世袭制的政治体制形成后,原先提倡神性的文化必然被追求自我的世俗文化所取代。这个时候,儒家文化由于提倡等级制而必然会被统治者所利用与扭曲。实际上儒家的等级制的文化基础是人的神性。越有神性的人,越有德性的人,才越有资格居于高位,即天下国家之王位,有德者居之。儒家讲究的是王道。在儒家知识分子的心中,三皇五帝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王,其他都等而下之。这就如同柏拉图提倡由哲学王来治理国家一样。其次是贵族寡头制,再次是君主制,最后才是民主制。柏拉图与孔子的相似之处,在于他讲究管理者的德性,或神性。这是古代西方不同于基督教思想的另一个思想资源,但其不占主流地位。
2017-07-21
评论对象: 任正非为什么不浮躁
评论人: liubell  查看评论专辑
民主也只能走向互不服气与极端自我下的多数人暴政 ...... 7楼这个提法很新颖,一针见血地表述了帝国主义对第三世界民族的压迫。
2017-07-21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