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建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牛迹山民 - 曹建明 首页
最新评论 更多>>

统计信息
创建: 2015/6/29 16:32:40
文章: 167
评论: 1288
链接: 0
访问: 2605395
评论对象: 寻走中华路(前言)
评论人: 槐荫树下的老曹  查看评论专辑
只好等到休假结束,由编辑审稿了。
2019-02-05
评论对象: 寻走中华路(前言)
评论人: 槐荫树下的老曹  查看评论专辑
发表评论的禁忌有哪些?为什么会通不过呢?
2019-02-05
评论对象: 寻走中华路(1) 秦安—成纪,中华之大源
评论人: 槐荫树下的老曹  查看评论专辑
当自我约定的文字,在一定的社会范围内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之后,它就一定会向更大的社会范围里扩展。然而,在更大的社会范围内,人们又能够怎样进行相互约定呢?这就导致文字的创作者,再也不能随意创作,而必须要充分理解社会大众共同的生活环境与共同的心理习惯。于是,象形文字,就产生了。 由于象形文字写起来麻烦,所以,进一步的,她必然会在读书人越来越多、使用者越来越多的过程中,逐步地被简化。 第三,半坡遗址出土的鱼纹,显示出进入农业社会的女娲氏部族,主要是以鱼为图腾。这是一种仰慕与感恩崇拜,是仰慕大自然的力量,感谢大自然的赠予,显示出女娲氏部族顺从环境变化、与环境和谐相处的精神特质。这与伏羲氏部族崇拜力量,斗天斗地斗敌人的精神特质,是恰恰相反的。 第四,半坡文化遗址出土的人面鱼纹,与《山海经》中的“珥蛇”,具有不同的宗教形式,却是相同的宗教内涵,都是具有阴阳相互对立统一的哲学思想。这种思想,与《太极图》的思想也是相通的。只是,她们一个包含在宗教形式之中,一个抛却了宗教形式,上升为一种纯粹的哲学。 第五,由半坡文化遗址中的鱼纹鱼图腾,到今天流传的“鲤鱼跳龙门”,以及“鱼化龙”的传说,显示出女娲氏部族阴柔文化,向伏羲氏部族阳刚文化的折服。这也是后来,龙图腾成为中华民族之唯一图腾的原因之一。 第六,半坡类型文化,向东扩展到临潼姜寨文化遗址止步;随后,庙底沟类型文化大行其道。这表明,半坡文化属于女娲时代,而庙底沟文化属于神龙时代。女娲时代,仰韶文化是属于地方性的文化,而神龙时代,仰韶文化则是借着神龙氏的天下盟主之位,以天下主流文化的地位,向四方扩展。
2019-02-04
评论对象: 寻走中华路(1) 秦安—成纪,中华之大源
评论人: 槐荫树下的老曹  查看评论专辑
半坡文化属于仰韶文化,也就表明其主人属于女娲氏部族。女娲氏部族是一个性情平和、阴柔的部族,是不大会主动去侵犯别人的。但是,这不等于他们不会防止别人对他们的侵犯。就像今天的中国,不会主动去侵犯他国,但是,这不等于我们不会加强国防,时刻准备反侵略。 第二,半坡遗址出土有二三十种刻划符号,被学者们判断为中国原始文字的起源。老曹也深以为是。 然而,这种符号与我们常见的象形文字又有很大的区别,是属于一般人看不懂的一种。这也正好与老曹的一种观点相吻合。 老曹以为,文字的发展,经历了自我约定、社会约定、发展简化三个阶段。 自我约定阶段,文字不是用来进行社会交流的,而是用来进行自我交流的,是用来进行这一时间的我,与下一时间的我进行交流的。也就是为了帮助自己加强记忆,防止需要牢记的信息被忘记。 由于是自我约定,所以,这种文字就不需要顾及旁人理不理解,只要自己能够理解就行了,所以,这种文字的产生就比较随意。 然而,即便是很随意的创作,她也是跟从自己的心理习惯而来的,也是要由自己的生活环境与生活经所历决定的。这就导致,虽然自己没有准备让别人理解自己的创作,但是,一些与自己有着相同的生活环境、相同的生活经历的人,还是能够理解自己的创作。 老曹曾经有一段贩烟的经历。有人从云南将云烟贩回家乡,然后,我们又从家乡贩到武汉去卖。利润很大,可风险也很大。不仅烟草局查到了没收,交警、工商局、派出所、车匪路霸,所有的白道黑道,都可以让你碰到了就痛不欲生。因此,搞这一行的人,都不说白话,都像《智取威虎山》里面的土匪一样,黑话连篇。然而,这些黑话,并没有谁教你,也没有人向你解释,只要你进入了这一行,你就自然而然地会听、会说。因为,你和别人有着相同的环境压力,有着相同的心理习惯。 这就是自我约定。
2019-02-04
评论对象: 寻走中华路(1) 秦安—成纪,中华之大源
评论人: 槐荫树下的老曹  查看评论专辑
出土文物陈列,由第一展室和第二展室组成,主要展出半坡遗址和姜寨遗址出土的原始先民使用过的生产工具、生活用具和艺术品等,包括石斧、石铲、石刀、刮削器、敲砸器、 箭头、磨盘、纺纶、骨锥、骨刀、骨针、鱼钩、鱼叉、陶钵、陶盆、陶碗、陶罐、陶甑以 及尖底瓶等,此外还有陶哨、人头、鸟头、兽头等艺术品和一些装饰品。在半坡遗址出土的二十二种刻划符号也展示在陈列室中;遗址大厅,是就地发现、原貌保存的半坡先民居住过的一部分,面积约3000平方米,包括半坡先民居住过的房屋,使用过的窖穴、陶窑、墓葬等先民遗迹,生动而具体地展现了我们祖先开拓史前文明的艰难足迹;辅助陈列,有第三、第四两个展室,主要举办一些与史前学相关的专题性展览。 这些融知识性、趣味性和艺术性为一体的展览,受到了中外游客的广泛称赞和欢迎。 对于半坡文化遗址,老曹也有几句话想说。 第一,半坡文化遗址围绕着居住区的一条深宽各约5-6米的围沟,是做什么用的? 有学者认为,是防止野兽侵袭的。 然而,半坡氏族已有家畜饲养,能够驯养狗和猪。有狗这种人类的忠实卫士预警,人类,还会害怕野兽的侵袭吗? 老曹以为,围沟是用来防止其他部族或部落,前来对他们进行掠夺与攻击的。
2019-02-04
评论对象: 寻走中华路(1) 秦安—成纪,中华之大源
评论人: 槐荫树下的老曹  查看评论专辑
在村落中心,有一座规模很大的长方形房屋,当是氏族成员共同活动的场所。其他较小型房屋环置周围,应是氏族成员的住处。在居住区内,还发现200多个窖穴和房屋交错在一起,它们是用来储藏食物和用具的。 居住区北部靠近围沟的地方,还有两座饲养家畜的围栏遗迹。根据出土的猪、狗等动物骨骼来看,半坡氏族已有家畜饲养,至少已经能够驯养狗和猪。 半坡遗址的墓葬,共发现有250座。成人墓,多坐落在围沟北部的氏族公共墓地;小孩,则埋在居住房屋的近旁,其中,绝大多数是瓮棺葬(用两个陶瓮扣在一起,以为葬具)。 墓葬中发现有两个年龄相仿的男子,和四个年龄相仿的女子,分别合葬在一起的墓穴。在一个年龄只有三四岁的女孩墓中,还发现了丰富而精美的随葬品。 这些现象,直接或间接地表现了母系氏族社会的特点。 半坡遗址中,出土的遗物有近万件,其中,有农业生产工具,包括石斧、石锛、石铲、石刀、碾磨器等;渔猎工具,包括石、角制的矛头、箭头、骨鱼叉、骨鱼钩、石网坠等;手工业工具,包括石和陶制纺轮、骨针、骨凿等,表明农业畜牧业是半坡氏族的主要生产事业,同时,渔猎和手工业,在当时人们的生活中也占有重要的位置。 出土的遗物中,还有大量的陶器,仅完整和能够复原的陶器就有近千件。这些陶器的品类很多,有钵、碗、盆、壶、杯、盘、罐、缸、釜、瓮等,其地红色,上面大多绘有丰富美丽的动物、人形和几何花纹等图案。有的陶钵口沿刻有符号,约二三十种,应为中国原始文字的起源。 半坡氏族公社,现在已经完好保存。遗址上建立了半坡博物馆,供人们参观。 半坡博物馆陈列展览面积约4500平方米,分出土文物陈列、遗址大厅,和辅助陈列三部分。
2019-02-04
评论对象: 寻走中华路(1) 秦安—成纪,中华之大源
评论人: 槐荫树下的老曹  查看评论专辑
另外,随着灞桥遗址出土的,还有隋唐时期的土瓦、琉璃瓦、宋、金、元瓷片,以及北宋维修桥身时利用的唐碑等。 2004年国庆节期间,一场大水过后,又冲出隋代桥墩10座,残长约100米。这是中国迄今发现时代最早、规模最大的多孔石拱桥。 隋唐灞桥,现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楚汉相争前期,“刘邦军霸上”,大有阻止项羽军队入主咸阳之势,于是,项羽大怒说:“旦日飨士卒,为击破沛公军”,从而引出了一段流传千古的《鸿门宴》。 灞桥在唐朝时,设有驿站,凡送别亲人与好友东去,多在这里分手,有的还折柳相赠。因此,此桥也曾叫做“销魂桥”,流传着“年年伤别,灞桥风雪”的词句。 “灞桥风雪”,从此成了长安胜景之一 。 然而,灞桥虽古,却还不是此处的最古。 就在如今的灞桥区半坡村,考古工作者们,发现并发掘出了一处典型的仰韶文化遗址,距今6700-5600年,命名为半坡文化遗址。 该遗址略呈南北较长、东西较窄之不规则的椭圆形,总面积5万平方米(发掘面积1万平方米左右)。遗址中的房屋和窖穴、饲养家畜的圈栏,集中分布在村落的中心,约占3万平方米。围绕着居住区,还有一条深宽各约5-6米的围沟。遗址北部,是氏族公共墓地;东部,则是制陶窑场。居住区和墓地、窑场明显分开。 遗址中,发现了房屋遗迹46座。房屋的形式,有圆形和方形两种,其建筑结构有半穴居和地面木架建筑两类。
2019-02-04
评论对象: 寻走中华路(1) 秦安—成纪,中华之大源
评论人: 槐荫树下的老曹  查看评论专辑
寻走中华路(4)半坡文化 渭河平原,是由地带断层陷落,经渭河及其支流泾河、洛河等冲积而形成的一个冲积平原,因为处在东面潼关(函谷关)和西面大散关,以及南面武关和西北萧关之间,又称关中平原,或曰:八百里秦川。 陕西省省会西安市,就北濒渭河,南依秦岭,坐落在这八百里秦川的中部。 西安古称长安,有着3100多年的建城史、1100多年的建都史,周、秦、汉、莽、前赵、前秦、后秦、西魏、北周、隋、唐等十多个朝代,都曾在这里建都,是中国四大古都之一。 这么彪悍的历史,其值得留连观瞻的去处,当然是会很多的。 而灞桥,就在其中出类拔萃。 春秋时期,秦穆公称霸西戎,将滋水改为灞水,并修“灞桥”。王莽地皇三年(22年),灞桥水灾,王莽认为不是吉兆,便将桥名改为长存桥。隋开皇三年(503年),灞桥重建于早期灞桥的下游300米处,唐至宋代沿用。 明、清时代,灞桥先后几次废毁。到清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陕西巡抚毕沅重建灞桥,但已非过去规模。直到清道光十四年(1834年),巡抚杨公恢才按旧制又加建造。桥长380米,宽7米,旁设石栏,桥下有72孔,每孔跨度为4米至7米不等,桥柱408个。 1949年后,为加固灞桥,对桥进行了扩建,将原来的石板桥改为钢筋混凝土桥。现在桥宽10米,两旁还各留宽1.5米的人行道,从而大大地改善了公路交通运输。 1994年,当地人在灞河取沙时,意外地发现隋唐灞桥遗址。 遗址之桥身长约400米,桥墩4座、残券拱3孔。桥墩呈船形,长9.25-9.52米,宽2.4-2.53米,残高2.68米。墩距5.14-5.76米。墩下以石条铺成长方形底座,石板长达17米,其下布满木桩构成的桥基。桥墩两端设分水尖和吸水兽。
2019-02-04
评论对象: 寻走中华路(2)六盘山——陇山
评论人: 槐荫树下的老曹  查看评论专辑
从文化内涵的比较来看,一方面,二者的主要文化特征差别明显,应为两种不同的新石器时代文化;另一方面,在这类文化晚期遗存中,也有一些与仰韶文化早期遗存相同或相似的因素,如圆形半地穴式房屋、仰身直肢葬等,而陶器中的圜底钵、平底碗、折腹罐、细颈壶等,则十分相似。从而表明,这类文化与仰韶文化是渭河和汉江、丹江上游地区前后相继的两种文化,它们之间存在着承袭与发展的关系。 近年,还发现了可能填补这类文化与仰韶文化之间缺环的“零口文化”。 老官台文化遗址,虽然在考古学家们的心中,已经退位,但是,在老曹看来,正是由于老官台遗址出土的文物较为贫乏,她才在历史学、文化学上,有着特殊的意义。 老官台遗址的文物贫乏,说明这个遗址的人口不多,经济不是很发达。也就是说,她不是一个经济中心或政治中心。在这个地方生活的,仅仅是一个在经济与文化扩张过程中,与自己的族属相依不甚紧密的部落。这个部落是脱离部属依靠,单独渗入到其他文化、其他部族的地盘上,独立地生活的。而他们没有生活在平原区域,而是生活在塬台上,也许是他们习惯了在山区的生活,也许是他们低调,不想与其它文化、其它部族发生冲突。 而在距离自己的族源上,老官台的居民,可以说是这一时期离自己的故土成纪地区最远的。也就是说,他们是他们部族向外扩张的先锋。 那么,他们的这种扩张方式,也就代表了他们这个部族的扩张方式,是单个部落的和平渗入,而不是整个部族集体地武力入侵。 这就和伏羲氏部族“出成纪。徙陈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且,伏羲氏部族是在距今13000年之前就离开成纪,夺权陈仓。老官台的居民,是在距今8000年才离开成纪,到达老官台。前后相隔5000年。 在老官台的居民落户老官台的时候,伏羲氏部族,又在几千里之外的新隆洼安了家。 这中间的鲜明对比,说明了什么,是耐人寻味的。
2019-02-04
评论对象: 寻走中华路(2)六盘山——陇山
评论人: 槐荫树下的老曹  查看评论专辑
综合看来,此类型文化,从距今8000年起,前后延续了一千年左右。依据地层叠压关系和陶器的演变,大致可分为前后两期。前期以大地湾一期为代表,年代约为7300年之前;后期以北首岭下层为代表,年代约为7300年-7000年前之间。 这类文化的居民,以原始农业为主,种植黍等作物,并饲养猪、狗等家畜,过着定居的聚落生活。生产工具以磨制为主,但仍然有不少打制石器和细石器。制陶工艺比较原始,以夹细砂红陶和褐陶为主,火候低、器类少,制法有手制,泥制,捏制。大地湾和北刘两遗址出土的陶器,有呈片脱落现象,说明当时采用“贴筑法“制陶。 彩陶,尚处于萌芽阶段。 从地层学的研究来看,宝鸡北首岭、渭南北刘、西乡何家湾、南郑龙岗寺等遗址中,多次发现了这类文化早于仰韶文化的地层叠压关系。大量的C14测年数据也表明,这类文化早于仰韶文化早期。
2019-02-04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