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博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桑博之子 - 桑博首页
最新评论 更多>>

统计信息
创建: 2012/3/2 10:45:22
文章: 14
评论: 493
链接: 0
访问: 165847
评论对象: 和维吾尔人一起抽莫合烟(上)
评论人: jiangpub  查看评论专辑
有些人认为汉族人就是该让着他们宽容他们怂恿他们,他们的一切问题都是别人的错,他们的错误甚至犯罪都是应该原谅的,如果和他们的习惯不同则是歧视,而他们从不适应别人的习惯。   这是一篇制造分歧煽动仇恨的文章,完全没有他文中所说的宽容和宗教的慈爱。作者虽然和维吾尔人一起抽了一颗莫合烟,但他不会由此就变成淳朴热情开朗的底层维吾尔人,因为这改变不了什么,作者永远是巴依阶层,只不过是另一种自封的‘代言人’,是思想复杂,目的可疑的精英人士,而经常抽莫合烟的维吾尔人确是淳朴单纯善良的劳动者。他们是不同的人,作者这么套近乎让我想起一句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开发和经济发达,使穷困孤弱的人们在自己的故乡变成了难以立足的异乡人。他们背井离乡,告别了葡萄架下的浓荫和流经门前的潺潺清凉,挤上肮脏拥塞的列车,伴随着列车员的呵斥与白眼’
2012-08-20
评论对象: 和维吾尔人一起抽莫合烟(上)
评论人: jiangpub  查看评论专辑
这说的什么?是开发和经济发达导致人们在自己的故乡变成了难以立足的异乡人吗?这不是颠倒因果吗?应该是超生人口太多经济不发达资源有限才导致人们必须外出谋生吧!这样的人叫农民工,在中国有二亿人!这有什么可煽情的?中国经济发展提供了人们外出谋生的机会,这不是件好事吗?总比大家都挤在狭小的绿洲内恶性竞争要好。客车员的呵斥与白眼对所有的很少坐火车农民工是一样的吧,甚至对汉族人的态度只会更恶劣,对少数民族只可能多些客气,不是因为他们的觉悟高,而是因为作者文中所说的胆怯,即欺软怕硬,这和歧视少数民族完全不挨边,由此即可看出作者的挑拨是非,制造分歧的企图,这是整篇文章的宗旨。中国的民族政策可以说在世界上都是最好的最照顾少数民族的。有一系列的优惠,甚至犯罪都二少一宽。还要怎样?   不光汉族人歧视他们,回族也歧视他们,作者对准这两个民族不是没有来头的,不管作者是不是有意如此,事实上这是在为杀汉灭回制造舆论,提供理论和思想基础,在历史上他们中的一些极端分子就曾多次这么干过。近百年来他们中的一些知识分子的思维竟毫无变化,不管他们说的如何委婉动听,他们的血腥和暴力是一直不变的,只是他们不懂得那不是他们所擅长的。自从他们晚于汉族一千年从贝加尔湖区域来到西域后,历史上他们从来没打过像样的胜仗,基本上是得谁输谁,难道还真的把小毛贼式的街头打打杀杀以及对平民的杀戮当成是勇敢和战争能力了?这得多愚蠢和浅薄!靠搞点偷鸡摸狗的恐怖袭击有成大事的吗?古今中外还没有这个先例!靠正面作战?呵呵,别忘了对手是谁,这完全不成对手,层次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所以,我们还是谈点别的吧,比如舞蹈音乐,福乐智慧什么的
2012-08-20
评论对象: 和维吾尔人一起抽莫合烟(上)
评论人: 桑博之子  查看评论专辑
TO:[12楼] 评论人: panzi “先知穆罕默德曾向犹太人的送殡队伍起立以示尊重。”这一典故出自《布哈里圣训实录》第一卷第四十九节。(祁学义译《布哈里圣训实录全集》第一卷第272页,宗教文化出版社2008年12月第一版) [1311]据欧拜杜拉·本·米格散传述:贾比尔·本·阿卜杜拉(求真主喜悦他父子俩)说,有一次一个殡尸经过我们时,先知站了起来,我们也跟着站了起来。我们说道:“真主的使者啊,这可是一个犹太殡尸。”先知说:“当你们看到殡尸时,就应当站立。” [1312]据阿慕尔·本·蒙拉传述:我听阿卜杜·拉赫曼·本·艾布·莱俩说,塞赫勒·本·胡奈夫和盖斯·本·赛阿德两人在卡迪西亚坐着,忽然见人们抬着一个殡尸经过他们,他俩便站了起来。有人对他俩说:“那可是一个异教徒殡尸。”他俩说:“有一次人们抬着一个殡尸经过先知的时候,先知便站了起来。有人对他说:‘那是一个犹太殡尸。’先知说:‘难道他不也是人吗?’” [1313]据阿慕尔传述:伊本·艾布·莱俩说,我曾经同盖斯和塞赫勒(求真主喜悦他俩)在一起,他俩说:“我们曾同先知在一起。”据伊本·艾布·莱俩传述,艾布·麦斯欧德和盖斯两人看见殡尸时就站立。 “圣训”在伊斯兰典籍中的法律地位仅此于古兰经,在伊斯兰的四大立法依据中,地位居第二位。《布哈里圣训实录》是“六大权威圣训集”之首。
2012-08-16
评论对象: 和维吾尔人一起抽莫合烟(上)
评论人: panzi  查看评论专辑
先知穆罕默德曾向犹太人的送殡队伍起立以示尊重。这个典故出自那里,请明示
2012-08-16
评论对象: 21世纪的武器(上)
评论人: 桑博之子  查看评论专辑
5、对于毛泽东思想,我素无研究,不敢浪言。 对此,我认为:作为一种政治思想的毛泽东思想,与传统意义上的宗教信仰还是有区别的。因此,它能够成为现实政治的指导理念,但并不能够替代宗教信仰,不能满足人们对宗教的需求。 对于毛泽东,我本人深怀尊重。尊重的理由有二:1、他是一位始终将个人立场与底层受压迫民众立场结合在一起的人;2、至少,他是一位超脱了低级物欲情趣的人。无论如何,无论他一生犯过多少错误,这样的人,是值得敬重的。但是,作为一个七零后,对于毛泽东这样一位如此重要的历史人物,张口就来,是轻率和不自知的表现。我们没有资格去评论他。 只有一个预感:中国人,认真地反思和公道地评价毛泽东的时代,还没有到来。 6、最后,您所说的“信仰对信仰、科技对科技、经济学对经济学”,我感觉其中隐含着一个误区:是的,纯粹的精神信仰不能替代人类的全部生活,但是,精神信仰绝不可等同于“科技”、“经济学”甚至政治,放在同一个层面上看待。精神信仰,是一切的起点——它决定着科技将是什么样的科技、经济将是什么样的经济、政治将是什么样的政治……我想,您明白我的意思。 这种跟帖评论的方式,实在不是一种好的交流方式。勉为其难吧。 信口而来,说的不对的,请指正。
2012-08-15
评论对象: 21世纪的武器(上)
评论人: 桑博之子  查看评论专辑
黄松明朋友:您好。 对于您对伊斯兰教表现出来的兴趣和交流的愿望,我感到高兴。 我所高兴的,不是由于您对伊斯兰教观念的认可,更不是出于对您接受伊斯兰教信仰抱有期望。而是:不同信仰的人能够进行交流,以平等的、互相尊重的、话语的方式,而不是诽谤、攻击甚至枪炮的方式。 下面谨就您提及的几点,略表个人看法: 1、阿拉伯语是一种拼音文字,只要学会了字母读法规则,可以读出来,但不知其意。 2、关于中国(回民)穆斯林的来源问题,是历史学感兴趣的问题。不论西北东南,除了它自身的特殊性之外,更重要的是,回族的族源、形成更具有历史上所有人类迁徙、融合变迁的共性。就我而言,与其强调回族穆斯林形成的特殊性,我更对它作为人类之一部分的共性感兴趣。过多地纠缠于本族、本教的特殊性,我认为不是一个好的倾向。 3、东南亚的穆斯林历史,我不是很熟悉。但从历史宏观轮廓来看,恐怕不仅仅与中国东南沿海的穆斯林侨民、不仅仅与郑和有关系。 4、您有“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的千多年恩怨”一语,这一点我个人不认可。我认为,就宗教而言,伊斯兰教与基督教之间并无恩怨。非但如此,伊斯兰教对于基督教从教义、经典到先知是全面认可的,这在古兰经中比比皆是。只是双方对于先知弥赛亚的身份认识上有分歧,而这一点,恰恰是穆斯林对于“今天的基督教”所持的见解不认可。尽管如此,历史上伊斯兰世界与欧洲之间的千年攻守,事实上与宗教本身并无太大关系。宗教只是被用作号召双方的人们进行战争的旗帜。十字军东征,为的是黄金,而不是圣地。
2012-08-15
评论对象: 21世纪的武器(上)
评论人: 黄松明  查看评论专辑
还是我跟你谈伊斯兰教吧。我是有一本中文的《古兰经》,但版面编排不好。而我在印尼买的古兰经是外面有塑胶套的口袋书,拉链一开,天天使用古兰经的穆斯林马上可以找到要看的章节,中间的阿拉伯文是念经用的。店主当着我的面念出来,我问他是不是精通阿拉伯文,他说不是,但可以把古兰经的阿拉伯经文念出来。 桑博你熟悉中国西北部的伊斯兰教,这是通过西北沙漠的丝绸之路传过来的。而中国东南部福建省的伊斯兰教是阿拉伯人乘船来的,元朝曾经优待阿拉伯人,而在元朝灭亡时,福建泉州的阿拉伯人拥兵自立,和当地人矛盾很大,结果被起义军陈永定和当地人所灭,有一部分人应该是逃亡到印尼各岛。以前元朝远征印尼爪哇岛的时候,阿拉伯人应该是熟悉从福建泉州去印尼的航路。 后来明成祖优待伊斯兰教,三宝太监郑和下西洋,不少伊斯兰教徒参与,按照中国和印尼的学者,是郑和与伊斯兰教徒随从向马六甲和印尼传播伊斯兰教。而我认为是从福建泉州逃亡的阿拉伯人开头的。 中国东南部的伊斯兰教是在印尼延续下来。现在印尼已经是最大的伊斯兰教民主国家,一个和以色列仍然没有正式邦交的国家。 看桑博的文章,我想起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的千多年恩怨,伊斯兰教曾经从北非渡海攻占西班牙和葡萄牙,伊斯兰教军队曾经攻到维也纳城下。 现在我极力想恢复中国人对毛泽东思想的信仰,信仰对信仰,科技对科技,经济学对经济学,用思想武器才能够打败西方的思想武器,因为西方的物质武器是从思想武器来的。
2012-08-15
评论对象: 21世纪的武器(上)
评论人: 文古子  查看评论专辑
报刊体文章就是比论文体文章好看,艺术性也高些
2012-08-15
评论对象: 21世纪的武器(上)
评论人: 忽忽绿茶  查看评论专辑
有错别字NND ,6楼是基地组织,不是基础组织
2012-08-15
评论对象: 21世纪的武器(上)
评论人: 忽忽绿茶  查看评论专辑
这文章可以当基础组织“人弹”洗脑教材
2012-08-15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